第十七卷 | 第三章 初显君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寻秦记-改编版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寻秦记-改编版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
    ”);
    ('项少龙与太子丹到乌府,徐夷则等做梦都想不到他转个身便救了子,无不大喜如狂、感激零涕。项少龙心悬乌廷芳、宝儿等,告了一声罪,把招呼太子交给陶方和滕翼,忙往内宅走去,遇上的婢仆,见他来,人人神情,恭敬施礼。穿过花园的廊时,竹林后的小亭处传来男女说话的声音,但却听不清晰。他那有理会的闲情,走了尔步,脚步声响,一把女声在竹林小径间娇呼道:“大爷来了!”
    项少龙别头望过去,原来是周薇。脸可能因生活写意,丰满了少许,比前更是迷人,盈盈拜倒地上,俏脸微红,神情慌张古怪。项少龙正奇怪她在与谁说话时,人影一闪,乌果由竹林小经处追了出来,还叫道:“小薇薇你!噢!项爷!小人!嘿!”跪到周薇之旁,神色尴尬。
    项少龙心中恍然,知道乌果这家伙看中了周薇,正着力追求。当日自己曾鼓励荆俊追求周薇,看来荆俊是把目标转移到鹿丹儿身上去了,才给乌果个这可爱的家伙捷足先登,心中亦感欢喜。周薇见乌果差点是肩碰肩地贴着她跪下,先狼狈地瞪了乌果一眼,才惶恐道:“大爷,小薇……”项少龙趋前扶起两人,欣然道:“小薇不用解释了,见到你两人在一起,我只有欢喜之情,那有怪责之念。”
    周薇俏脸通红,垂头道:“大爷,不是那样哩!”项少龙见她说话时不敢望自己,那还不明白她对乌果大有情意,想说话时,乌果跳了起来,欢呼声中,翻了一个筋斗,抓着周薇的玉臂摇晃道:“小薇薇!我说得不错吧!项爷定不会怪责我们的。”
    周薇挣脱了他的掌握,大嗔道:“你快给我滚,人家要服侍大爷。”项少龙哈哈笑道:“小薇不用再服侍我了。由今天开始,就由乌果服侍你吧!”言罢举步去了,留下乌果向周薇纠缠不清。
    快到后宅时,香风扑至,田贞、田凤两人奔了出来,投入他怀里,喜极而泣,家两只抖颤的美丽小鸟儿。项少龙拥紧两人,进入大厅。乌廷芳与纪嫣然正在谈心,快三岁的项宝儿正依恋在后者的怀内。乌廷芳见到项少龙,什么都忘了,跳起身往他扑来。项少龙放开田氏姊妹,把她搂个满怀。
    乌廷芳一边淡泪,一边怨道:“你这人哪!现在才肯家,”项少龙对她又哄又逗时,纪嫣然抱着项宝儿过来,交到他臂弯内去。项宝儿箍着他颈,以清脆响亮的童音叫了声:“爹!”喜得项少龙在小脸上吻如雨下,心中填满家庭的亲情和温暖。项少龙把项宝儿交还纪嫣然,顺口问道:“致致和柔姊呢?”
    乌廷芳欣然道:“她们三姊妹相会,什么人都不肯理会了。”项少龙吻了乌廷芳的脸蛋后,田氏姊妹兴高采烈地左右伴着他朝东厢走去准备休息。
    三人来到东厢房,田贞连忙先开门进去准备帮他更换梳洗的,田凤则细心地帮他脱下外衣。项少龙此刻心情正好,看着两位孪生丽人在身边忙进忙出,眼前尽是包裹在衣襟内丰满隆起的胸部与圆润紧致的臀部,想起两女床第间独特的骚浪风情,不禁欲念升起,忍不住一手一个,把她们搂住坐到腿上,在两人脸颊上各亲一下。
    田贞田凤这对姊妹花,好不容易等到项少龙的爱宠,又惊又喜地羞红了脸。但双手却很老实地自动宽衣解带,在项少龙一双魔手的肆虐下,不一会,两具性感诱人却又一般无二的傲人胴体已紧贴项少龙身上,两对饱满弹跳的粉乳在他腰胁之间滑动不已,两只玉手握着龙茎上下套弄,龙茎被挑逗得膨胀欲裂,火硬似铁。
    项少龙搂着两姊妹躺到床上,田贞田凤彼此心灵相通,如事先说好的一般,田凤跪伏到床沿,握持着龙茎缓缓套弄,小嘴将龙头含吮舔吸,不时整根吞入至喉咙深处,销魂之处犹胜蜜穴。田贞则两腿大张,趴伏在项少龙腰腹之上,樱唇半开,香舌微吐,滑过项少龙胸膛肩颈各处,最后深深吻住项少龙,双舌交卷缠绵,津液缱绻流泄,软嫩柔腻的豪乳压挤在项少龙坚实的胸肌上,乳肉四溢,乳首相抵滑动,分外荡人心魄。
    项少龙静静躺着,享受着这对姐妹花带来的极乐肉欲天堂。两手握捏住田贞圆润紧实的丰臀,中指各自觅着后庭与蜜穴,指尖微扣,分别陷入田贞干涸湿润各异的两个深穴之中。
    田贞股间洞穴尽被项少龙攻陷,快感如潮浪般席卷全身,纤腰猛摆,粉臀扭动,喉头咿唔不已,娇躯泛出阵阵汗珠,蜜穴更是浪水泛滥,随手指抽插喷溅而出。田凤感同身受,知姊姊是欲潮难挡,将已满沾津液的龙茎吐出,抵着田贞润湿流泄的蜜穴口上下磨顶。项少龙配地将手指抽出,田贞立时迫不及待地丰臀下沉,将龙茎整根套入,直没至底,田凤同时发出一声满足地娇吟喘息,犹如代替仍与项少龙深吻无法出声的田贞而叫。
    田贞匍匐贴紧项少龙身上,玉臀上下套弄,左款右摆,极尽扭动收缩之能事,龙茎不断传来酥麻难当的舒适快感。田凤感受着田贞传来的阵阵高潮,情不自禁地翻转身去,跨趴在项少龙双腿之间,一对玉乳抵在两膝上来揉弄,蜜穴毛丛贴着大腿跟处不住扭动,淫水沾黏滑腻,同时淫声浪叫:“啊……啊……项……项爷……好……好……好厉……害……小……小凤……也……要啊……”。
    项少龙正沉浸在田贞的热吻之中,听到田凤的哀求,将龙茎自田贞蜜穴抽出,两手觅着田凤柔嫩的臀办,龙茎顺着股缝而下,田凤连忙喜不自胜地握住龙茎,自淫水泛流的两腿之间送入蜜穴,腰肢猛然上下摆动,浪液喷挤四溅,噗哧作响,配着田贞田凤两姊妹完全同步的娇喊淫声,犹如同时与两女交欢般狂乱。
    田凤臀股翻飞,龙茎插送数十下后,田贞感觉蜜穴淫水潺潺,渴求着龙茎再次进入。田凤与姊姊心意相通,两女粉臀同时一抬,再次下沉时,龙茎已入田贞蜜穴,配地天衣无缝,项少龙几乎感觉不出已换了田贞。这般绝无仅有的极致销魂,也只有这对姊妹可以做得到,项少龙已爽得天翻地覆,根本无心控制全身乱窜的电流,弄得紧覆在身上的姊妹俩娇躯酥麻不止,花枝乱颤,淫水四溢,高潮不断,到后来两女已是犹如连体婴般玉腿交缠,蜜穴紧贴,此起彼落地任龙茎猛插狂入,分不清谁是谁了。
    蓦地项少龙感觉尾椎一股酥麻涌上,心神转,全身电流归聚丹田,龙茎一挺到底,精液混着电流疾喷而入,只听田凤狂喊一声,紧抱着田贞不断颤抖抽搐,田贞也同时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快感袭来,阴精狂喷而出,竟也同时达到与田凤一样的高潮巅峰,两女同时狂喊浪叫不止,接着两具胴体瘫软如泥,双双抱住项少龙,一齐沈沈睡去。
    项少龙醒来时,发觉田贞田凤仍蜷睡怀内,忙哄她们起来,匆匆梳洗后,朝王宫赶去。朦翼、荆俊、十八铁卫负责护行。现在与吕不韦的斗争愈趋激烈,随时有被伏击行刺之险,所以各人每次出入均非常小心。
    项少龙尚是首次参加朝会。在一般的情况下,像他这种守城的武官,根本没有参加早会的可能,幸好项少龙另一个身分是太傅。传统上当储君尚未成年,太傅在特别钦准下,是可出席朝会的。刚进宫门,昌平君和昌文君兄把项少龙截着,走到一旁说话。两人又惊又喜,显是知道了在他提议下昌平君被挑了作左丞相的候选者。
    众人下马后,昌平君苦笑道:“我也不知该感激你还是该揍你一顿了,储君昨晚漏夜找了我去说话,说你推荐我代徐相。唉,为何你自己不干呢?若你肯做左相,我们这批无不心服口服。”昌文君更有点怀疑地道:“大哥若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时,那就变成因福得祸了。”
    滕翼笑道:“真想不到这两个小子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反怕了陞官发财,真是笑煞旁人了。”荆俊捧腹道:“有储君和我们在背后撑你们的腰,确是不行时就打原形好了,有什么大不了哩!”
    昌平君气道:“你们倒说得容易,吕不韦现在权倾朝野,人人均趋炎附势,争相捧拍和仰他鼻息说话。少龙你自己躲在一旁,却教我去与他抬杠作对,以后我还有安乐日子过吗?”项少龙搂着他肩头!淡淡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嘿!什么苦其心志,放心吧!有李斯在后面给你打点出意,吕不韦又没有了莫傲,还怕他什么呢?来!我们该进去了。”昌平君怀疑地道:“李斯的公务这么繁忙,何来时间助我?”项少龙向滕翼等打了个道别的手势后,扯着昌平君兄去了。
    官跪拜行礼中,小盘稳坐王座,朱姬坐于其右后侧处。大殿王座的台阶共分两层,小盘的亲卫由昌平君、昌文君两人统率,由王座下的台阶直排至殿门处,气氛庄严肃穆。除禁卫外,入殿者均不准携带兵刃。七十多个文臣武将,穿上整齐官服,雁列两旁,右边以吕不韦为首,接着是王绾、蔡泽、贾公成、云阳君嬴傲、义渠君嬴栖等一众文臣,李斯和嫪毒分别排在第十七和第十八位,官职算相当高了。
    另一边则以王陵为首,跟着是王齕、蒙骛、杜璧。项少龙身为太子太傅,地位辱祟,居于杜璧之下,打后还有近三十人。小盘首先表示了对鹿公的哀悼,宣布了大殓将于七日后举行,当然是由他亲自持了。项少龙见小盘从容自若,隐有未来秦始皇的气概,心下欣悦。
    各人正待禀奏,吕不韦首先发言道:“太后、储君明监,我大秦现今正值多事之秋,先有东郡民变,接着徐相在魏境遇袭身亡,鹿公又因忧愤病故。诚宜立即重整朝政,填补空缺,励精图治,再张威德。”顿了顿,又冷哼道:“血债必须血还,否则东方小儿,会欺我大秦无人矣!”
    王齕怒喝道:“楚人实在欺人太甚,以为送上春申君首级,割让五郡,就可平息我们的怒火,确是太天真了。”众臣纷纷附和。声势浩荡。小盘冷冷审视众人的反应,淡然道:“是否须向楚人讨血债,因此事内中另有隐情,暂且按下不提。至于徐相和上将军空出来的两个遗缺,寡人与太后商量过后,已有意。”
    吕不韦大感愕然,望向朱姬,见后者毫无反应,心知不妙,沉声道:“徐相遇袭致死一事,连楚人都直认不讳,未知尚有隐情﹖请储君明示。”小盘不悦道:“寡人刚说过暂把此事摆在一旁,就是摆在一旁,仲父难道听不清楚吗﹖”这几句话说得极不客气,吕不韦脸色微变,向王齕和蒙骛使个眼色,闭口不言。没有了朱姬的支持,他那敢顶撞小盘。王齕等想不到小盘如此强硬,一时间不敢冒失发言。
    自商鞅改革秦政后,君集权于一身,故若朱姬不反对,小盘确可为所欲为,除非把他推翻了,否则他的话就是命今。小盘却是暗中称快。自项少龙离秦后,在朱姬和吕不韦的压力下,他一查在忍气吞声。现在项少龙来了,无论在实质上和心理上,他都感到形势大改,那还不乘机伸张君权,借打击吕不韦来达到震慑群臣的目的。他若非这样的人,日后就轮不到他来作始皇帝了。
    大殿内一时静至落针可闻。朱姬首次发言道:“军政院大司马一位,由王陵大将军补上,众卿可有异议?”项少龙听得心中暗叹,想到若这番话由小盘这未来秦始皇说出来,那会征询各人意见。王陵乃王齕同族之人,闻言欣然道:“王陵大将军确是最佳人选了。”
    吕不韦本属意蒙骛,但在这情况下,朱姬既开金口,已是无可奈何,不由狠狠盯了项少龙一眼,知道是他从中捣鬼。蔡泽倚老卖老,躬身道:“左相国之位,事关重大,若非德高望重之人,必不能教人倾服,未知太后和储君心中的人选是谁呢?”
    这轮到朱姬说不出话来。因为若说德高望重,何时才轮得到昌平君?项少龙望向站在阶台上守卫一册侧的昌平君,只见他墔垂头不语,胀红了脸,显是心中惊徨,知道若这时不为他制造点声势,待群臣全体附和蔡泽,说不定朱姬会拿不定意。哈哈一笑道:“蔡公说得好,不过微臣以为尚未足够,愚意以为有资格补上徐相此位的人,必须符三个条件。”接着转向小盘和朱姬躬身道:“太后,储君明监,可否让微臣略陈己见?”
    小盘大喜,向朱姬请示了后,欣然道:“项太傅请直言,不要有任何顾忌。”吕不韦等均心叫不好,偏又无法阻止。杜璧则脸带冷笑,在他的立场来说倒宁愿这左相国之位,不是落到吕不韦手下的人去。王齕虽倾向吕不韦,但终属秦国军方本土势力的中坚人物,对项少龙亦有好感,所以只要项少龙说得理,他自会支持。此中形势,确是非常微妙。
    众人眼光全集中到项少龙身上。项少龙微傲一笑道:“用人惟才,首先此人必须有真材实学,足以担当此职。至于德望是可培养出来的,在目前反非那么重要。就以吕相为例,在任相位之初,大家都知是什么一番情景,但现在谁不心服口服,由此便可知微臣提出这第一个条件背后的道理。”众人均哑口无言,盖因项少龙硬将此事扯到吕不韦身上,若还出言反对,反变成针对吕不韦了。吕不韦差点气炸了肺,他最恨人提起他的过去,但这一刻偏是有口难言。
    蒙骛脸色沉了下来,冷冷道:“请问项大人,另外两个条件又是怎样呢?”项少龙从容道:“左相之位,辖下大部分均为军政统属,故此人必须来自军方将领,且为了稳定军心,此人须像徐相般乃出身自我大秦本土的军将,如此才可教我大秦兵将心悦诚服,此条件至关紧要,绝不可草率视之。”这么一说,等若把王绾或蒙骛当左丞相的可能性完全否定了。而完全符这两个条件的,只有杜璧和王齕,昌平君仍差了一点点。
    吕不韦气得脸色发青,却又是欲语无言,因为项少龙确占在道理的一方。秦国的军方将领,自王齕打下,无不颌首同意。小盘拍案道:“说得好:现在连寡人都很想知道那第三个条件了。”项少龙先谢了小盘的允同,微笑道:“第三个条件,是此人必须年青有为,以能陪伴储君一同成长,藉以保证政策的延续。这立论虽似大胆,但其中自有至理,只要细心一想,便知个中之妙。”
    坦白说,这本是项少龙三个条件中最弱的一环,群臣登时起哄,议论纷纷。吕不韦呵呵一笑道:“项太傅这最后一个条件,实大有商榷之余地,未知太傅心中人选是谁呢?”小盘哈哈笑道:“项太傅之言,正寡人之意,昌平君接旨!”
    大殿倏地静了下来。昌平君跑了出来,跪伏龙阶之下。小盘肃容道:“由今天开始,昌平君就是我大秦的左丞相。寡人之意已决,众卿家不得多言,致另生枝节!”项少龙心中暗笑,看也不看气得脸无人色的吕不韦,带头跪拜下去。原本没有可能的事,就这样变成事实了。关键处自是先取得了嫪毒和朱姬的支持,而如此一来,嫪毒和朱姬的一方,亦与吕不韦公然决裂,再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寻秦记-改编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寻秦记-改编版》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寻秦记-改编版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