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 第十二章 生死一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寻秦记-改编版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寻秦记-改编版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
    ”);
    ('城门被撞破时,项少龙的人仍有一半人未能进入地道。无奈下,项少龙下令这些人全避进新建成的衣冠坟内,作为掩护,并把特厚的大铁门关起,希望能多争取一点撤走的时间。最好是小盘以为他们早走了,放弃,就更是理想。不过人人都知道这只是妄想。整个城堡的人忽然消失,当然是有通往城堡外的秘道。尉僚若不能把地道找出来,如何向新登基的秦王交待。
    塚堂内众人你眼望我眼,想着鱼贯进入秘道的战士,听着外面隐约传来,但越趋喧腾的喊杀蹄音,都是心急如焚,但又只能听天由命。“隆隆”响声不断传来,显示敌人正在破门入屋,逐一展开。
    “砰!”眼前的铁门终于传来撞击的声音,显示敌人的魔爪终伸展到这里来了。一轮碰撞无功后,又沉寂下去。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咽喉处,呼吸困难。大家都预料得到敌人下趟会出动紮上檑木的撞车来破门。
    一刻钟的时间,像世纪般漫长。殿后的项少龙、纪嫣然、滕翼、荆俊、图先和十多名乌家战士,都掣出弩弓,准备拼死守着大门,好让其他人能有多些时间安然离去。众人都失去了说话的意欲。这时除他们外,仍有三十多人尚未能进入地道。幸好当日设计地道时,特别注重地道的通气装置,否则恐怕未离地道,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早给闷死了。
    项少龙不由望往高置墓堂正中乌氏倮的灵牌,四周是乌应元请画匠精心绘制的图画,正是邯郸突围时的壮烈场面,乌氏倮沉稳站在乌家堡中,四周是熊熊烈火。旁边一群人正依依不舍的逃离,前面是朱姬与小盘,后面是乌应元及项少龙,身边正是赵妮与赵倩。项少龙心中苦笑,想起当初乌氏倮拚死坚守乌家堡掩护他跟小盘离赵时的壮烈,还有远在塞外的赵妮,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爱儿将项少龙杀死时,心中会有多悲伤呢?
    “轰!”整座塚庙晃动了一下,不过大铁门仍是纹风不动。
    “轰!”封着大铁门的三支铁闩同时往内弯曲,门隙扩大,透入外面火把的光芒,喊叫声立时变得真切,潮水般从外涌进塚堂里。幸好这时除他们外,其他人均进入了地道里。项少龙喝道:“快退进去!”谁还敢于此时怠慢,都向地道蜂拥而入。尚未有机会把地道上方铁盖上时,轰然巨响,两扇大铁门连着部分砖石颓然倒下,扬起一片灰尘。
    项少龙、滕翼、荆俊和纪嫣然四人守在地道入口处,准备对来者格杀勿论。他们是不得不这么做。此时整个地道部塞满了人,若让敌人衔尾追来,他们休想有人能走脱。愈能延迟敌人知道地道出口方向的时间,他们活命的机会愈大。
    火光从地道口映下来。项少龙等移后少许,避到火光不及的暗处。只听有人喜叫道:“入口在这里!他们连铁盖子也没时间上。”项少龙等心中叫苦时,地道入口外的塚堂倏地鸦雀无声。接着是跪地拜倒的声音。项少龙四人你眼望我眼,均想到是小盘来了。
    一个沉厚有力的声音道:“大王明监,刚才微臣贴地听声,发觉叛贼尚未离开地道,所以只要我们灌入浓烟,包保可歼除部分叛贼。然后微臣再遣人循最接近这塚墓的城墙方向过去,找到出口,应可把叛贼一成擒。”项少龙等听得牙痒痒的,又是心中惶恐万分,偏是一筹莫展。此人该是那尉僚了。
    嬴政出奇的默不作声。“噗!”是有人跪地的声音。李斯的声音在地道口外响起,颤声道:“大王开恩!”尉僚奇道:“廷尉大人?”然后是一片奇异的沉默。
    尉僚的声音又道:“大王请立即颁令,否则时机一去不返。”接着再干咳一声,问道:“大王为何看着这里供奉的灵牌呢?”
    项少龙等心中升起难以形容的感觉,恍然到小盘正看着乌氏倮的灵位与壁画,想起邯郸的一切,还有他挚爱的母亲。这时除他们外,其他人已过了地道的中段,尚有两刻许的时间,就可撤离地道。不过若小盘接受尉僚的提议,他们仍是死路一条。
    小盘熟悉的声音终于响起道:“尉卿和其他人全给寡人退出去,只李卿一人留下。”尉僚愕然道:“大王……”
    小盘沉声道:“退下!”足音响起。到所有人均远去后,小盘叹口气道:“寡人是否太狠了呢?”一片静寂,李斯显然不敢答应。过了一会,小盘沉声道:“李卿觉得寡人该如何处理?”
    只听李斯以低稳的声音答道:“少龙是绝不可能将此事散播出去的。流言既是吕不韦与嫪毐刻意放出,又无任何证据。大王何不以毒攻毒,命人将当年吕不韦献太后予先王之事传至民间,此事有凭有据,王公大臣尽皆知晓,不用多久,必然甚嚣尘上,传遍天下,届时无人会记起曾有此事。”小盘不悦地道:“那寡人岂不被天下人以为是那狗贼的儿子?”
    李斯不慌不忙地道:“大王已由军方将领滴血认亲证明非吕贼子嗣,此事昌平君等可为人证,大王君权不虞有损。待大王歼灭六国,统一天下之后,那时大王之令遍行大地,届时严谕谁敢提及大王身世,立时斩首灭族,必然人人噤口,谁敢再提。”小盘冷冷道:“但若他们嘴巴不说,却写成稗官野史,传诸后世,又有何法应付?”
    李斯道:“凡着书提及者,加重其罪,阅览传诵者,与其同罪一律坑杀。所着之书籍则集中焚烧。如此可令天下文人谨言慎行,以大王之意为天下之意,则天下定矣!”下面的项少龙听得目瞪口呆,原来焚书坑儒竟是藉自己而起的,被烧的各类书籍,只是掩人耳目的陪葬品,好统一天下臣民的思想。小盘又道:“那吕不韦为项少龙所杀之事又该如何处理?”
    李斯朗声道:“这个容易,可说他畏罪逃食邑,愧见大王而饮鸩自尽。”足音响起,有人来至入口旁。一阵静默后,小盘的声音轻轻传下来道:“师父!祝你一路平安!”接着是小盘的断喝道:“立即撤军!”
    足音远去。项少龙强忍着的热泪终于夺眶而出。他心中深切感到那种创造历史的动人滋昧。当小盘步出衣冠塚的一刻,他再非那来自邯郸的赵盘。因为他已完全割断了和过去的关系,真正成为了嬴政。以后他的心神会用在统一天下的大业上。他跨过倒下的铁门那一刻,六国已注定了逐一被歼的命运。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人能击到的超级霸创建中国,被誉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嬴政。
    项少龙等收拾情怀,追着大队由隧道口逸出,赫然发觉乌果竟和众铁卫杂在队中。原来他们因昌文君控制了水路,被迫改从陆路赶来,故比嬴政要迟上几个时辰,却刚好在地道出口附近与他们会。乌果同时带来了嫪毐被车裂于市的消息,朱姬替他生的两个儿子则给活生生烙死,这都是王剪告诉他们的。至于朱姬,则传被迎返咸阳。当然众人都知道朱姬已经前往塞外隐龙居,被迎返咸阳软禁的只是朱姬安排的替身。
    待嬴政大军撤走后,众人再返牧场,乘马从容离开。项少龙还带走了乌氏倮的灵牌。三个月后,终于安抵塞外隐龙居,完成了渴求已久的梦想。
    由于这次叛乱的吕不韦和嫪毐均是六国的人,加上郑国渠一事暴露了韩人的“破秦计”,而嬴政为了避免六国来的人继续作乱,颁下了“逐客令”,使从东方来的客卿人人自危。李斯知道自己实在知道太多不该知的事,但却更清楚嬴政要统一天下的渴望,遂冒死进谏。
    其词曰:“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昔缪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里奚于宛,迎謇叔于宋,来丕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缪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牧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剖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从,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睢,为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此四君者,皆以客之功。由此观之,客何负于秦哉!向使四君却客而不纳,疏士而不用,是使国无富利之实而秦无强大名也。”
    词中又道:“不问可否,不论曲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然则是所重者在乎色乐珠玉,而所轻者在乎人民也。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李斯慷慨陈词的上书,不但表达了对嬴政的绝对忠诚,还阐述了铁铮铮的历史事实,终使嬴政收成命,撤销了“逐客令”。
    项少龙和纪嫣然的老朋友韩非,就在此时被嬴政慕其名邀请入秦。然因他始终心怀故国,处处为韩说话,兼之口齿不伶俐,故不为嬴政所喜。最后更因开罪了姚贾和李斯,加上两人忌他才华,被毒死狱中。
    嬴政扫除了吕不韦和嫪毐后,收揽了秦国的大权,遂展开了征服六国的大业。六国这时早失去了独力抗秦的力量。但他们联起来,仍能在嬴政即位的第六年使秦人吃了三晋和楚人的一个亏,但韩闯却于是役不幸战死沙场。田单由于失去了吕不韦的支持,失势下台,齐国从此再无杰出人才。善柔见田单下台,即催着解子元辞官,全家离开临淄远赴塞外隐龙居定居,终老于此。
    嬴政也学乖了,改采李斯和尉僚的献计,巧妙地运用贿赂、间离、分化等种种手段,把六国逐一击破。秦王政十四年,韩王安首先对秦屈服称臣,翌年秦军杀入新郑,灭韩。被项少龙一手提拔的桓齮,此时积功至上将军,不幸遇上可使项少龙惨吃败仗的李牧,被其大破于肥,无面目再见嬴政,避隐燕国,化名樊于期。
    终于到了王剪和李牧两大名将正面对垒的时刻。秦军在王剪和杨端和的率领下大举攻赵,李牧迎之邯郸城外,彼此僵持不下时,岂知郭开受李斯反间计所惑,竟怂恿赵王换将,李牧拒不受命,结果被赵王赐死。大树既倒,赵国再无可抗王剪之将,遂被秦军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扫入历史的忆里,韩晶于宫中服毒自尽。
    秦王政十九年,太子丹以桓齮之首为礼,派荆轲入秦国意图行刺嬴政,事败后当场惨死。嬴政出师有名,派王剪攻燕,大破燕人于易水之西,翌年攻人燕人的蓟都,杀太子丹。
    王剪之子王贲,也攻占楚人十余城,次年他再大展神威,决水灌大梁,破之,魏亡。龙阳君于秦军来袭之前,亲自护送单美美离开大梁与赶来的项少龙会,自己则坚守大梁,城破后为免遭敌亵渎,匿于府邸地下密室,自尽殉。
    二十三年,王剪攻楚,在平舆大破楚军,项少龙随即率荆俊及精兵团趁乱潜入楚国,接出凤菲、小屏儿与清秀夫人。次年王剪与蒙武破寿春,楚王和李园同被俘,李嫣嫣于城破之时依项少龙之计服药假死,侍婢皆谓服毒自尽,供于内宫。楚亡。项少龙等假扮秦军抢先进入宫内,救出李嫣嫣。同年,秦军攻破滇国,项少龙救出万青娥、庄保义母子及尤凝之、尤翠之姊妹,滇亡,秦国开通道路至滇。
    秦王政二十六年,王贲攻入临淄,齐王田健投降。六国至此云散烟消,尽归于秦。
    嬴政统一天下后,仍记着项少龙所说的“始皇帝”三字,于是命群臣研究是否适他统一六国后的身分。众人自是大声叫好。于是嬴政自号始皇帝。废分封诸侯之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收天下兵器,铸金人十二。统一度量衡,定币制,使车同轨,书同文,徙天下富豪十二万户到咸阳,确立了日后中国的规模。此时天下一统,赢政始惊觉寿命有时而尽,命徐福至海外求药亦无音,而朝中太子大臣争权夺利,益趋激烈,遂幡然醒悟。
    当嬴政登上始皇帝的宝座时,宏伟的怀清台也同时建成。子民都以为是因他们的帝君为怀念寡妇清而建成。只有嬴政心里才知道,这是因思念着已远离中土的赵妮,并后悔当年曾企图追杀项少龙而筑。
    秦王政三十七年,小盘五十岁,徐福自海外送一具锦盒,内藏金丹一枚,别无他言。小盘于南巡途中宿疾发作,勉力服下金丹后,立时全身僵硬,气息全无。亲信左右依其先前所嘱,以假尸首换装顶替,尸身护送至塞外隐龙居赵妮住处。赵妮抚尸痛哭之际,小盘悠悠醒转,身体如常,宿疾亦霍然而癒,遂与赵妮母子重聚。小盘为表示对项少龙的愧疚,经赵妮首肯,改姓项盘,于塞外安享余年。
    (卷二十五终)
    ')
    ThisfilewassavedusingUERED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寻秦记-改编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寻秦记-改编版》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寻秦记-改编版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