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 第五章 密商大计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寻秦记-改编版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寻秦记-改编版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
    ”);
    ('项少龙来到李牧在邯郸的大将军府,墙内的广场处聚集了过千人马,整装待发,似要立即出门的样子。项少龙心往下沉,由府卫领往见李牧时,李牧正由宅内出来,一身戎装,见到项少龙,把他拉往一旁道:“大赵没有希望的了,今天大王把我召入宫,要我立即赶返北疆,应付匈奴,更不给我机会提起赵妮的事,还明言邯郸由赵穆负责,你快走吧!否则性命难保。”孝成王的反应,显然亦出乎这名将的意料之外。
    李牧再低声道:“邯郸城内的将领有很多是我以前的部属,我已把你的事告诉了他们,嘱他们暗中帮你一把。”接着说出了几个名字。又道:“假若赵穆派人追你,可往北疆逃来,只要进入我的势力范围内,我便有方法保护你,连大王也奈何我不得。”
    项少龙想不到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如此情谊深重,义薄云天,感激得说不出话来。李牧解下配剑,递给他道:“这剑名‘血浪’,比之飞虹更胜数筹,吹毛可断,破敌甲如无物,以你的绝世剑法,有了它当更如虎添翼,不要拒绝,否则李牧会小看你了。”项少龙涌出热泪,接过这名字可怕的宝刃。
    李牧拍着他的肩头喟然道:“那处可容你,便去那处吧!说不定有一天我们会在沙场相遇,那时各为其,说不定要生死相见,我亦绝不会留情,你亦应该那样对待我。”言罢哈哈一笑,说不尽的苍凉悲壮,毅然上马离府,踏上北征之途。
    项少龙感交集,呆然目送,顿时颇有举目无亲的感觉。抽剑一看,只见晶光灿烂的特长剑体上隐有枣红血纹,并呈波浪之状。剑柄处以古篆铸着“血浪”两字。昨夜的喜悦已不翼而飞,现在唯一可做的事,就是靠自己的智计和能力,使乌家和自己心爱的人儿们,能安全离开这毫无天理的地方。
    项少龙茫然离开大将军府。没有了李牧这样德高望重的人持大局,军方纵对赵穆不满,亦不敢犯诛族之险为赵妮一案仗义执言,更没有人敢站在他这一方,他也不愿牵累其他人,现在只能靠乌家和自己了。李牧被遣返北疆,整个赵国的军政界都清楚赵王的心意,就是要与赵穆站在同一阵线,而他项少龙是赵穆最大的眼中钉,自是朝夕难保,时日无多。
    雪中送炭没有多少人肯做,但落井下石却是人人乐而为之,因为既可打击乌家,又可讨好赵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赵穆何时取得赵王的同意,一举除去乌家和项少龙。有什么方法可拖延赵王下这决定呢?苦恼间到乌氏倮城堡,陶方迎了上来,道:“那个叫单进的楚人给我们擒来关在囚室里,不过这人是硬汉一名,怎也不肯吐露半句说话,现在看看少龙你有什么意见,说不定要下重刑了。”
    项少龙像看到一线希望的曙光,道:“过他的行囊没有?”陶方叹道:“都是些没有关系的东西,以赵穆的奸狡,绝不会有这么容易给人抓着的把柄。”接着颓然道:“就算这人肯乖乖作,站出来指证赵穆,赵穆仍可推个一干二净,还反指我们诬陷他。唉!你说孝成王信他的男人还是信我们呢?”
    项少龙沉吟道:“只要我们清楚赵穆和楚人的来龙去脉,便可设计对付他,所以绝不可轻易放过这线。”两人这时来到后宅处,由一座建筑物的密室入口,进入守卫森严的地下囚室。那楚谍单进被绑在木桩上,满脸血污,精神萎靡,显是吃了不少苦头,垂着头默然不语。项少龙虽很同情他,但亦别无办法,这就等若战争,对敌人仁慈,简直等如自杀。
    项少龙灵机一触,把陶方拉到一旁道:“这人一看便知是不畏死的人,否则楚人亦不会派他来负责这么重要的任务,但任何人的忍耐力也有限度,只要我们找到那方法,便可摧毁他的意志。”陶方没好气道:“问题是有什么办法?”
    项少龙道:“这方法叫疲劳审讯,你找十多个人来,不断问他一些重覆问题,不准他如厕和吃东西,最重要是不让他睡觉,审问时要以强烈的灯光照着他,我看他能捱得多久。”陶方还是首次听得这样的审讯方法,半信半疑道:“真会有用吗?”
    项少龙肯定地道:“包保有用,你先使人料理好他身上的伤口,给他换过干净的衣服,便可进行。”又和他说了些审讯的技巧和要问的东西,使陶方亦觉很有道理,项少龙才去找乌应元。
    乌应元正在密室内接见客人,知他到来,立即把他请进去。那是个毫不起眼的行脚商人,身材高颀,可是相貌猥琐,样子一点都不讨好。乌应元请项少龙坐下后道:“少龙!这就是图先生最倚重并有智多星之称的肖月潭先生了。”项少龙心想原来是吕不韦头号手下图先派来的密使,如此看来,吕不韦是不惜一切,要在短时间内把朱姬母子接返咸阳了。
    肖月潭相当客气,道:“未到邯郸,早闻得项公子大名了,请勿见怪,现在肖某这样貌是假的,情非得已,故不能以真面貌示人。”项少龙恍然,原来这人是易容化装的高手,表面看不出半点破绽,心中一动道:“那是说先生亦可把储君母子变成任何模样了。”
    肖月潭点头道:“项公子的思想非常敏捷,这正是图爷派肖某人来邯郸的原因之一,但怎样把他们偷出来,就要靠你们了。”项少龙正想说把她母子偷出来并不困难,几下已给乌应元踢了一脚,忙把说话吞肚内。乌应元接入道:“假若我们能救出她们母子二人,吕先生那方面怎样接应我们?”
    项少龙这才恍然而悟,以他们的实力,又有肖月潭超卓的易容术,救出她母子应不是问题,难就难在乌家要同时全体逃亡,所以乌应元才把嬴政母子和乌家挂钩,迫吕不韦要一并接收他们。果然乌应元续道:“质子府守卫森严,自庄襄王登基后,府内长期驻有一营禁卫军,邯郸城禁之严,又是天下闻名,除强攻硬闯外,别无他法。不过肖先生请放心,我们已有了妥善计划,包保能把他们母子无惊无险送到城外。”
    项少龙知他在夸大其辞,亦没有想得什么救人大计,但换了是他也只好如此骗取对方的信任。肖月潭道:“敝曾和庄襄王商量过这问题,届时我军会佯攻太原郡的狼孟、榆次诸城,引开赵人的注意力,而图爷将亲率精兵,潜入赵境接应,只要你们到达潦阳东的漳水西岸,图爷便可护送你们取魏境和韩境返我国。”顿了顿道:“肖某可否先听你们的奇谋妙计。”
    项少龙暗叫厉害,他说了这么多话,但事实上没有泄露半点图先率领精兵的位置和路线,因为若要配行动,图先须已身在赵境才行。几下又给乌应元踢了一脚,显然要他立刻弄一个这根本不存在的计划出来应付这贵客。项少龙那有什么计划,故作神秘道:“肖先生可否等待三天,因为计划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联络她们母子,这事我仍正在进行中,等获得头绪后,其他细节才可作最后取舍。”
    肖月潭不满道:“至少也应透露一点情况给肖某知道吧?”项少龙故作从容道:“先生的出现,可能令整个计划生出变化,说不定可借助先生的易容术,使我们远离邯郸赵人仍懵然不觉,所以我才要再作新的部署。”
    肖月潭脸容稍宽,道:“我有点明白了!”转向乌应元道:“听说乌家的歌舞姬名闻天下,肖某怎能错过。”
    乌应元大笑道:“早给先生安排好了!”项少龙知道再没有他事,溜了出去。踏出乌应元的内宅时,项少龙有种筋疲力倦的感觉。城堡内一片午后的安宁。花园里婢女和小孩在玩抛球游戏,传来阵阵欢笑声。地上的雪早铲除干净,但树梢上仍挂满霜花冰柱。他步过时,较有姿色的婢女都向他大送秋波,频抛媚眼,以望博得青睐。
    但这一向风流自赏的人只感黯然神伤。乌应元虽曾说过会把大部分人早一步调离赵境,但谁都知道那只是指直系至亲,至于较疏和眼前这些婢仆,都会被无情地舍弃,最终更成为赵人泄愤的对象。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他项少龙亦没有办法。在这群雄割据的时代,人的命运都不是由自己操纵的。天堂会忽然变成可怕的阿鼻地狱!
    他并不担心吕不韦会出卖他们,在这战争不息的土地,乌家的畜牧业对军事和经济均无比重要,以乌家父子的厉害,定可把部分资源撤出,其他的都不会留下给赵人,那将对赵国做成致命的打击,更难苟安生存,这亦是赵王自作自受的恶果。乌应元是雄才大略的人,几年前便开始不动声色地部署一切,只瞧他看中自己的眼光,又不惜把最锺爱的女儿嫁给他,便可知他的果敢和高瞻远瞩。只有这种人,才能在这世界快乐地活下去。
    后面口哨声传来。尚未来得及头一看,荆俊已旋风般赶到他身旁,神态轻松。项少龙大奇道:“得手了吗?”问的自然是赵致。荆俊得意万分地摇头,悠然道:“她一直不理我,最后给我跟了家,还拿剑来赶我。”
    项少龙愕然道:“那我真猜不到为何你仍可像现在那么开心高兴了!”荆俊嘻嘻笑道:“妙就妙在她亲爹原来是个书塾老师,走了出来对我严词斥责,说了大堆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言等说话。我其实一个字都听不入耳,但看在他美丽女儿分上,装作俯首受教,他或者见我像是个读书
    的人材﹔竟说什么有教无类,着我每天去上学受教,学做人道理,只要过年过节送些腊肉便成。嘻!当时赵致气得差点疯了,向着我干瞪眼,但又毫无办法,项大哥你说这精采吗?”
    项少龙摇头失笑,给荆俊这样的人缠上,赵致这姑娘恐怕有难了,打又打他不过,赶又赶他不走,看她怎样应付?荆俊问道:“滕大哥到那里去了?”项少龙答道:“他有特别任务,到城外的大牧场去了。”说到这里,心中一动道:“有没有办法把以千计的战马弄得四蹄发软,不能走路?”
    荆俊皱眉道:“喂它们吃些药便成,但若数目太多,可会困难一点。”项少龙心想这事应问乌应元才对,乌家的畜牧业乃世代相传,没有人比他们更在行了。荆俊兴奋地道:“有什么事要我办的!”
    项少龙摇头道:“你放心去读书吧!但记着滕大哥的吩咐,不要太过荒唐沉迷,今晚还要到质子府去。”荆俊答应一声,欢笑着去了。项少龙步入他的隐龙居,只想倒头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去想。
    醒来时,已是黄昏时分。项少龙复精神,人也乐观和振奋多了。乌廷芳等自是对他悉心服侍。春盈四婢眉宇间充满忧怨,自是怪他直至今天尚未和她们真个销魂。项少龙惟有心中苦笑,他现身陷危机,全副心力都放在如何带赢政母子脱困,故四女虽然绮年玉貌,青春迷人,但大事为重,他只有强压下冲动。
    晚膳时,雅夫人的忠仆赵大跑来找他,项少龙在边厅接见,赵大坐下后,愤然道:“夫人命我等来跟项爷报告,赵王与赵穆已密谋对项爷及乌家不利,而赵穆更私下与齐国谋不轨,但具体动作却不清楚。赵穆因夫人至今仍拖病未让齐雨成为入幕之宾,对夫人心生防备,故对夫人府加强监视。夫人怕影响项爷计划,暗地通知我等来协助项爷,要项爷不必顾虑夫人与小昭她们,尽速离开邯郸。”
    项少龙闻言心情激动不已,赵雅这样是已然决定牺牲自己来稳住赵穆,也免得项少龙为了救她而被赵穆所乘。想到赵雅为了他所做的一切,项少龙恨不得马上杀入宫中将她们救出来。但这股冲动却不得不强自压抑,因为还有许多心爱的女人和整个乌家的命运系在他身上,更有影响后世千秋万代的赢政母子,他只有忍痛放下对赵雅的牵挂,继续他的计划。这个决定让他痛苦的几乎要吐出血来。
    赵大凄然道:“夫人说她会好好保护自己,等项爷他日来邯郸接他,就算死了也会等着项爷来带走她的尸体。”项少龙不禁流下了英雄热泪,咬牙道:“你跟夫人说,项某决不负她!”
    项少龙强压住翻腾不已的心情,开始审视现在的状况。以赵穆与齐雨间的关系来看,齐楚间显有秘密协议,不择手段阻止三晋一,甚至瓜分三晋,所以赵穆既能邀嚣魏牟来对付他,现在又可请得情场高手来向他横刀夺爱。这事当然有赵王在背后撑腰,因为他不想赵雅与乌家牵上关系,同时亦想通过赵雅尽悉乌家的秘密,时候到了,再把乌家连根拔起,接收所有牧场,去此心腹大患。
    项少龙的思路不住扩阔,想起赵妮一事说不定赵王也是一个参与者,因为小盘曾说过他们是吃了赵王派人送来的糕点而昏睡过去的。赵王容许赵穆这样做,是以为妮夫人只是不耐寂寞,才会和项少龙相好,所以只要赵穆能予她同样享受,便可把她争取来,那知赵妮竟自杀死了。有了这样的理解,所有不明白的事均豁然而通。那就是赵穆可以只手遮盖赵妮血案的原因,因为根本是赵王首肯的,他更不想把自己的恶行暴露出来,宁愿开罪李牧,亦要把这事压下去。对于赵国,他是真正死心了。他的复仇名单上,亦多添了赵王的名字。
    现在最头痛的问题是赵雅,赵穆对她跟赵倩加强戒备,就是看准他必定舍不得她们。但会否晶王后也是在半真半假地演戏呢?故意引他行刺赵穆,那赵王便有藉口把乌家抄除了。想到这里,不由汗流浃背。
    赵大道:“公子!现在我们应怎么办?”项少龙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还是到夫人身边,好好保护夫人。我项少龙必定来将夫人跟你们都带走。”赵大欢喜拜谢,这才去了。
    项少龙心情惆怅,脑内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想。众女见他神色大异,皆不敢问,项少龙把心一横道:“春盈你们去预备热水,我要你们全体在池内陪我。”春盈等闻弦歌知雅意,立时俏脸飞红,但又喜不自胜,拥往浴堂去了。项少龙强振精神,暗忖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还怕了谁来。这时他最需要的就是刺激,使他的精神能从失落和悲愤的情绪中解放出来。强者为王。好!就让我项少龙看看谁才是强者。
    迈入浴堂,春盈诸女已放好热水,热气氤氲间,个个白嫩丰腴,曲线玲珑的娇美胴体若隐若现。一见项少龙,马上簇拥而上。项少龙未入浴池,已被浑身火热的少女娇躯环绕着,触手尽是滑腻柔软的乳波臀浪,让项少龙把所有的烦闷都丢到九霄云外,沉醉在这温柔乡里。
    春盈等终是尚未经人事的少女,虽然期盼与项少龙体交欢,但还是有些羞怯,手足无措地等待项少龙的进犯。项少龙不慌不忙地滑入浴池,享受着浸泡在热泉中的舒爽快意,春盈与夏盈帮他擦拭着身躯,秋盈与冬盈两双小手则分别揉捏着双肩,让项少龙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享受众女的服侍。
    春盈与夏盈在项少龙雄伟的胸膛上爱抚着,两双玉手忍不住移下握着那朝思暮想的龙茎。她们晚上偶尔听到项少龙与妻妾们交欢的声音,都会脸红心跳,平时服侍夫人们时,更会听到她们提及项少龙的神猛和那无以言喻的快感高潮。妻妾中美蚕娘与婷芳氏曾经人事,也对项少龙叹服不已,几个俏婢女更是心旌摇曳,不克自持。
    如今美梦成真,春盈与夏盈握着热水中的龙茎,虽未硬挺已是难以掌握,不禁揣揣不安。项少龙双手揽住这两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右手握住春盈玲珑剔透的鸽乳,左手揉捏着夏盈圆润紧绷的翘臀,想到即将与她们翻云覆雨,龙茎立时充血膨胀,犹如降魔金刚铁杵,春盈与夏盈四只小手握着都还露出龙头,吓得两个俏婢女张口结舌,不敢作声。
    项少龙看到她们的天真反应与美丽娇躯,忍不住色心大起,顺势将春盈抱起痛吻。春盈正热烈应时,项少龙在水中捧住春盈香臀,让她两腿张开环在腰际。春盈正陶醉在热吻中,突然觉得胯间一紧,龙茎已然分开紧密的阴唇,带着温热的浴水挺入蜜穴之中,痛楚与快感同时交织而来。
    春盈口中发出咿唔的呻吟,双手紧抱着项少龙的肩膊,两条玉腿更是环绕交错,纤腰扭摆,似拒还迎。项少龙感觉春盈膣内稍有润滑,不禁两手紧捏春盈香臀,龙茎破开处膜,直挺而没,深入花心之中。同时只见春盈仰首痛呼出声:“啊……啊……项爷…痛…痛死了!…”
    项少龙让龙茎在春盈体内挺动着,同时亲吻着春盈白皙嫩滑的颈项与锁骨,柔声安慰她道:“春盈乖,忍着一下,慢慢就会舒服了。”春盈眼眶噙着泪珠,怯生生地道:“项爷,小婢不怕,小婢是项爷的人,请项爷疼惜。”说罢银牙一咬,俏臀在水中上下套弄,龙茎在小穴中进出,带起阵阵水波。
    项少龙见春盈这般乖巧迎,龙茎不由再挺,抱着春盈的香臀猛挺疾送。春盈禁不住淫液泛流,浪叫不已:“项…项爷……春盈…啊……啊…好……好…舒服…春盈……等……等好久……啊…啊……顶到……里…面啦…”
    项少龙积压已久的欲火瞬间爆发,大口含吸着春盈的玉乳,同时龙茎在蜜穴内左冲右突,猛烈地来磨蹭着膣壁,把春盈送上了生平第一次性高潮,淫水自阴道潮涌而出,混入满池温泉之中。同时项少龙丹田已积满静电,蓄势待发。在第二波的猛烈抽送下,春盈意识已渐模糊,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淫叫。项少龙深吸口气,龙茎猛涨,电流瞬间放出,春盈只觉被强烈的快感突然袭到,花心与阴道如同被数千根软针刺入般,整个人进入前所未有的高潮,彷佛灵魂出窍,花心再次狂涌淫潮,整个人抽搐不止,虚脱地伏在项少龙间上喘息。
    夏盈见春盈这般模样,心中忧喜参半。忧的是怕自己承受不了,喜的是项少龙尚未泄精,自己可得姑爷雨露滋润。正犹疑之间,项少龙已将春盈放给秋盈及冬盈扶至池边休息,揽住夏盈的娇躯,两手握住她丰盈挺翘的美臀不住揉弄着。夏盈平时衣着遮掩着的健美身材,此时毫无保留地裸裎眼前。一对娇巧玲珑的乳房,令人垂涎不已。项少龙自然不会客气,埋首在夏盈白嫩胸脯大快朵颐,不时啜吸轻咬着那娇艳欲滴的乳头,弄得夏盈呻吟娇喘,抱着项少龙不停扭动。
    项少龙尚处于亢奋状态,那禁得夏盈这般情挑,转身让她趴在池边,抱住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让她弹性坚挺的俏臀半浮在水面,龙茎如巨龙排浪而来,顺着股沟直入夏盈那指不可留的紧密小穴。
    夏盈只觉股间一阵撕裂般的痛楚,臀瓣急剧收缩,把龙茎夹在膣道内,进退不得。项少龙自知太过急色,俯身抱住夏盈娇躯,揉弄着胸前粉乳,同时在夏盈耳边低声道:“夏盈,对不起,我太心急了。很痛吗?要不要紧?”
    夏盈因为吃痛才会反射性地夹紧臀瓣膣道,稍一神就松懈下来,加上项少龙一阵温存,不觉两腿大开,等待项少龙的冲刺。项少龙感觉夏盈的反应,微一用劲,处女膜即被龙茎顶裂,直入子宫颈处。夏盈不禁呐喊出声,同时伏倒池边,大口喘息。
    项少龙顶入夏盈蜜穴深处后,暂不抽送,让夏盈紧窄阴道适应龙茎的尺寸。待夏盈喘息稍缓,龙茎开始逐寸抽送,渐次加快。夏盈初时仍有少许痛苦的呻吟,不一会就转为快感的浪吟。等到项少龙整只龙茎开始全出全入之后,夏盈已经爱液泛滥,放怀淫叫:“嗯……啊……啊…项爷……好…好厉害……夏盈…受…受不…了……啊…要…要…出来……啦…啊…”
    项少龙初时忍着欲火,全心引导夏盈,现在小美人已入佳境,终于可以放心大肆进击,在夏盈充满弹性的丰臀间疾抽猛送,好不快意!此时丹田涌上一股热流暖意,夹杂充沛电流,项少龙将龙茎疾顶入夏盈花心深处,同时探首痛吻俏婢朱唇,阳精伴着电流猛射而出,激烫得夏盈浑身极度酥麻,高潮连续猛袭,阴道淫水狂溢,全身颤栗,瘫软池畔。
    项少龙起身从池里上来,秋盈与冬盈连忙上来服侍。项少龙躺在木椅上,秋盈与冬盈帮他擦拭身体,两个动人的身躯在眼前,项少龙自然是上下齐手。冬盈一对丰满圆润的玉乳在眼前摇晃,项少龙忍不住大手覆上,揉捏不停,逗得冬盈情动不已。秋盈握着龙茎不住套弄着,忍不住地张口含入樱桃小口,不住地吸吮舔舐。
    项少龙在两个小美婢的性感服侍下,龙茎在秋盈喉中一阵跳动,又再一柱擎天。项少龙却不急着兴云布雨,仍旧躺在椅上享受秋盈与冬盈青春有弹性的骄人胴体。冬盈此时已跨坐在项少龙身上,让项少龙埋首在她两颗鼓涨饱满的丰乳里,尽情沉醉在浓郁的乳香中。项少龙一双手已探入秋盈与冬盈紧致的股缝之中,手指分别伸进蜜穴与后庭抽插,分别传出阵阵淫水溢溅的浪声。
    秋盈含着龙茎不断吞吐,下体双穴被项少龙手指抽送不止,只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下体更是酥软,不停地扭摆迎着。项少龙觉得龙茎已硬涨如铁,隔着冬盈,两手抓着秋盈的腰肢,让她也跨坐身上。秋盈玉手握着龙茎,对着淫水淋漓的阴唇,一咬银牙坐了下去,龙茎顶入秋盈滑嫩的阴道,破开处女膜,整只被吞没在秋盈的蜜穴里。
    秋盈初苞乍开,下体痛楚难当,整个人伏在冬盈背上,呻吟呼痛。冬盈心疼姐妹,转身抱着秋盈安慰她。项少龙顺势让冬盈转身跨坐,擘开丰盈紧窄的臀瓣,舔舐着微开的阴唇,啜吸着溢满爱液的处女密洞。两女同时抱着彼此淫声浪叫,冬盈是因为项少龙的舌头不断伸入蜜穴,刺激阴壁传来阵阵快感;秋盈则是因为项少龙挺动着阴茎直入子宫口,花心袭上阵阵酥麻,让两女不禁淫水狂流而出,项少龙则趁机上下痛饮美人儿的琼浆玉液。
    秋盈与冬盈在椅上被项少龙弄得浪态出,荡声不绝。项少龙欲火狂烧,起身让两女相拥躺在浴席上,玉腿大张。蜜穴与后庭层层迭迭尽露眼前。项少龙挺着满是两女淫液的龙茎,握着上方秋盈的粉臀,在臀缝微一顶磨,立时插入已被润湿的后庭旱道。秋盈只觉臀股欲裂,痛得仰首昂身,如狼嘶嚎。项少龙却未稍停歇,缓抽猛进之下,秋盈痛楚渐消,快感猛升,痛呼转为浪吟:“啊…啊…啊………这…太…太……美…啦………秋盈…要……要死…啦……项…项爷……秋盈…要…一辈子…跟…项爷…啊…啊……”
    项少龙抽插数十下后,龙茎疾抽而出,秋盈后庭因抽送猛烈,仍张开未及收缩之际,龙茎已顺着两女胯间沟壑,送入冬盈蜜穴之中。冬盈正期盼着项少龙的宠幸,龙茎突如其来地顶入下体,顺着滑润的淫水迳破处女膜,猛然直抵花心,冬盈连叫都叫不出声,龙茎已如狂风骤雨般在蜜穴中四处肆虐。冬盈痛楚不过数秒时光,膣壁一紧,快感袭上,忍不住挺腰扭臀地迎这久盼的欢。
    秋盈则被夹在两人之间,龙茎与阴毛不时磨擦着阴唇,害得她麻痒不已,却又不敢乱动,心情七上八下地,只盼项少龙能赶快再度插入,不管是蜜穴或是后庭都好。
    项少龙在冬盈的小穴中缓抽疾送,觉得丹田中电流开始蓄积,龙茎快感渐增,决心来次一箭双雕。龙茎自冬盈蜜穴抽出,猛插入秋盈阴道,又再插入冬盈,如此反覆轮流,两女已分不清彼此,项少龙也不知道插入谁的小穴。最后项少龙一阵狂抽猛送,在秋盈体内喷泄如注,又再抽出插入冬盈穴中将剩余的精液及电流送入花心。霎时三人紧拥,任电流与爱液在身躯间窜流,齐齐沉浸在无尽的性爱高潮中,瘫倒在池边。
    ')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from:(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寻秦记-改编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寻秦记-改编版》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寻秦记-改编版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