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 第二章 远方来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寻秦记-改编版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寻秦记-改编版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
    ”);
    ('在众人注视下,一身华服,年约二十五、六的李园在赵穆的迎迓下潇洒地步入厅堂。无可否认他是个很好看的男人,清秀而又显得性格特出,肩宽腰细腿长,身型高挺笔直,腰佩长剑,予人以文武全材的印象。一对眼睛更是灵活有神,可见此人足智多谋,不可小觑。
    项少龙一颗心霍霍跳动起来。他要担心的事情多得连他自己都难以弄清楚。最糟就是他可一眼就看穿自己并非马痴董匡,那时他休想能够活着离开侯府。其次就是他和赵穆的关系,假设李园是楚国春申君黄歇派来与赵穆秘密联络的人,那赵穆就会立即悉穿项少龙用来对付他的计谋了。还有就是李园若知道楚使仍未抵达邯郸,当然会猜到在途中出了事,这亦会若起他与赵穆的疑心。任何一个问题,都可令他们全军覆没。唉!怎会平白钻了这么一个人出来呢?
    李园步入厅堂,一边听着赵穆向他说话,一边风度翩翩的含笑向两旁席上的宾客打招呼。项少龙但愿李园永远都走不完这段路。纪嫣然心灵质慧,早发觉了他神态有异,微笑道:“董先生!楚国真的人材济济,不但出了你这养马专家,还有李园先生这才学剑术均名闻天下的超卓人物,他妹妹李嫣嫣乃楚王新纳的爱妃,听说刚有了身孕,若能诞下儿子,将会成为楚国的储君,所以现在谁都认为他的前程难可限量。”
    项少龙明白她是碍于身后的女侍,故以这种方式提点李园的来历。她来邯郸前曾先到楚国,所以自然得知有关楚国的消息。不过他却感到当她说到李园的名字时,神情有点不大自然。
    李园的眼睛看到纪嫣然,立时亮了起来,动来至席前,礼貌地向项少龙打个招呼道:“董先生你好!我们虽曾同是楚臣,想不到要来到千里之外的邯郸才有机会碰头。”项少龙放下了最迫在眼前的心事,稍松了一口气,起立还礼。赵穆忽地向他打了个奇怪的眼色,望向李园的眼神掠过一丝杀机。
    李园并不太在意项少龙,目光落到纪嫣然处,立即闪动着摄人的神采,一揖到地说:“纪小姐不辞而别,把在下害得苦透了。”他压下了声音,除了赵穆和项少龙外,其他宾客还以为他在作礼貌的客套。项少龙再放下心头另一块大石,恍然这李园原来正苦缠着纪嫣然,看来在楚国他们还有一段交往,否则李园不会说出这么酸溜溜的话来。这个李园看来亦是天生情种,否则怎会千里迢迢,由万水千山外的楚国直追到这里来。
    想到这里,又多了另外一件心事。这李园人品出众,对爱情又有不顾一切的热诚,怎知会否由他项少龙手上夺去了纪嫣然,假若事实如此,对他的打击将非常严重。纪嫣然偷看了项少龙一眼后,微微一笑道:“李先生言重了,嫣然怎担当得起。”
    赵穆笑道:“两位原来是旧相识,现在大家都在邯郸,何愁没有聚首畅谈的时刻。李先生不若加入本侯那一席,欣赏歌舞姬的表演。”李园洒然一笑,深深地再看了纪嫣然一眼后,才随赵穆去了,坐到赵穆和赵雅的中间去。
    纪嫣然似亦被李园追她直追到来邯郸的表现感动了,垂下俏脸,秀眸蒙上茫然之色。项少龙的心更不舒服起来。音乐声起,一群多人的歌舞姬来到场中,载歌载舞,彩衣飞扬,极尽视听之娱。
    “喂!”项少龙微一愕然,只见纪嫣然正妙目深注地看着他,内中包含着历历的情意。此时歌舞姬隔开了李园、赵穆那方的视线,兼之人人都在全神欣赏歌舞,音乐声又有助掩盖他们的说话声,不虞给人听到,确是诉说密话的良机。项少龙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意。
    纪嫣然白了他一眼道:“不要对人家没信心好吗?人家想得你不知多苦啊!”项少龙低声问道:“你住在那里?”
    纪嫣然迅速说了,接着道:“不要来找我,让嫣然来找你,龙阳君一直怀疑人家和你有问题,在这里也有人监视我。”项少龙知她智谋过人,手段又极为高明,并不担心她会有闪失,点头答应了。
    纪嫣然忽地敛容不语。项少龙醒觉地诈作全神欣赏歌舞。原来众舞姬这时聚到厅心,筑成一个大圆,大圆内又有小圆,纷纷作出仰胸弯腰等种种曼妙姿态,项少龙与赵穆之间的视线已复了畅通无阻。
    赵雅表现得对李园相当有兴趣,不时逗他说话,看得项少龙心中暗笑,知道赵雅是因为纪嫣然,故意跟他示威。李园很有风度地对答着,但眼神大多时间仍停留在纪嫣然处,那平山侯韩闯显然对纪嫣然很有野心,不时狠狠盯着她,似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了下去。很多本来对这天下闻名的才女有心追求的人,见到李园的出现,无不感到自惭形秽,都死去了追求她这条心,何况纪嫣然还似乎对他颇有情意。假若李园不是身分特别,剑术亦高明之极,说不定早有人想把他干掉了呢。
    两人直至宴会完毕,再无说话机会。纪嫣然率先和邹衍离去,坚决拒绝了李园的陪行,当然是藉此向项少龙表明心蹟,看得项少龙和其他有心人都大为快慰。李园颓然离去后,项少龙正想溜掉,却给赵穆拉着一起在大门欢送宾客。郭纵走时叮嘱了他明晚在他家的宴会。轮到赵霸和赵致,后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与赵霸离开,龙阳君的临别秋波则教他汗毛倒竖。
    到最后只剩下了赵穆、赵雅、郭开、乐开、韩闯和项少龙六个人。韩闯看来是等待赵雅,项少龙不由想起在二十一世纪黑豹酒吧争风吃醋的场面,看那美目不时向他飘来的赵雅,真想像周香媚一样带府里去大干一场。韩闯向赵穆兴奋地道:“除了燕国外,所有人都来了。”他虽是说得颠七夹八,没头没尾,项少龙却清楚把握到他的意思,亦知他误会了李园是代表楚国来参与东周君召开抗秦会议的人。
    形势其实是非常微妙。六国中,最重视纵的当然是在强秦前当其冲的韩、赵、魏三国。齐国也颇着紧这联手抗秦的策略,因为若三失陷,下一个对象必是齐国无疑,然后才轮到楚人。现在韩闯以为连楚国也肯派使臣来,当然是大为高兴。至于燕国,刚被赵国名将廉颇攻得气也喘不过来,在其他国人眼中已地位大降,来不来都似没太大关系了。
    赵穆泠哼道:“李园今趟来,恐怕与密议没有关系。”韩闯笑道:“他现在是楚王跟前的大红人,听说她妹子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楚王又未有儿子,只要她争气点生个太子出来,李园就是国舅爷了,所以只要他肯美言几句,何愁楚王不参与今次的壮举。”
    赵穆眼中又闪过森泠的寒芒,连面上那道剑痕也像深刻了很多。项少龙旁观者清,知道赵穆对李园是心怀不满和愤恨。郭开笑道:“夫人累了吗?让平山侯送你府吧!”韩闯彬彬有礼地向赵雅道:“只不知韩闯有否那荣幸呢?”
    郭开和乐悉都会心微笑,韩闯这话不啻是向赵雅询问今晚能否一亲香泽。赵雅神情漠然,望往项少龙。项少龙则望往门外的广场去,该处有四辆马车和许多赵兵正恭候着。赵穆想起自己曾答应项少龙为他与赵雅穿针引线,纵使今晚不成,但任由韩闯当着他面前把赵雅“拿走”,脸子亦挂不住,出言道:“平山侯请早点去休息,待会我还要和夫人入宫见大王呢。”韩闯无奈走了。
    赵穆对郭开和乐乘道:“本侯还有几句话想和董先生商量,你们先去吧!”郭开背着赵穆向项少龙使个眼色,着他小心,才和乐乘谈笑着去了。剩下了赵穆、赵雅和项少龙三个人,气氛顿显有点尴尬。赵穆向赵雅道:“我和董先生说几句话后,由他伴你夫人府吧!”
    赵雅还在吃纪嫣然的醋,故意嗔道:“我自己不懂得去吗?”言罢狠狠瞪了赵穆和项少龙一眼,出门登车走了,剩下大失脸子的赵穆和项少龙脸脸相觑。赵穆苦笑道:“有些女人就像匹永不驯服的野马,非常难驾御。”
    项少龙附和道:“这种女人才够味道呢。”赵穆拉着他离开府门,沿着廊往内府的方向走去,时虽夜深人静,侯府仍是灯火通明,有如白昼。最后到了当日赵穆与他分享越国的美女姊妹花田贞田凤那个内轩,才席地坐下。
    侍女奉上香茗后,退了出去。赵穆似有点心事,沉吟片晌后道:“你应该知道我爹和李园的关系吧!”项少龙心中叫苦,他冒充的正是春申君的亲信,到来协助赵穆发他做君的千秋大梦,自不能推说不知道,而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李园的妹子叫李嫣嫣,还是靠她名字有两个字音和纪嫣然相同,否则恐怕连名字都忘记了。硬着头皮道:“侯爷说的是否嫣嫣夫人的事?鄙人一直在外为君上办事,所以和李园没见过面,这些事都由君上亲口告诉我的。”
    岂知赵穆竟然点了点头,叹道:“正是此事。不要看这李园好眉好貌,但心计的厉害处,我爹府内虽有数千家将食客,却是无人能及。更切勿以他追纪才女直追到这里来,误认他是个情痴,我肯定背后定有原因。没有人比他的心机更多与野心更大的了。哼!看来爹并没有向他泄露我的秘密,幸好如此!”项少龙知道危机尚未渡过,若让赵穆再多问两句,自己将立即暴露出身分来,顺着他口气道:“鄙人真不明白君上为何如此信任李园?”
    这句话自是不会出漏子。赵穆闷哼道:“爹这叫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说到底仍是女色误事,是了!你刚由那里来,李嫣嫣生出来的是男是女?”项少龙已隐隐捕捉到点头绪,却无法具体描述出来,惟有道:“只是听说快要临盆了。”
    赵穆脸上险霾密布,愤然道:“想不到吕不韦的诡计,竟给李园活学活用了,爹总不肯信我的话,将来若给李园得势,他怎肯再容许爹把持朝政,爹今趟真是引狼入室了。”项少龙若还不明白,就不用出来混了。赵穆既提到女色误事,又说李园仿吕不韦之计和春申君引狼入室。凭着这些线,他已把事情猜出个九不离十。忙陪他他叹道:“这李嫣嫣也不知否李园的真妹子。”
    赵穆说:“这事看来不假,而且爹与李嫣嫣相好时,李园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李嫣嫣,爹亦派人调查过他兄妹的关系。”接着疑惑地看着他道:“这事你不会不知吧!”
    项少龙心中叫糟,原来李嫣嫣肚内的孩子不是李园而是春申君黄歇的。妈的!怎想得到他们关系竟是如此曲折。从容道:“怎会不知道,不过那负责调查的人叫权,这人除擅长拍马屁外什么事都马马虎虎,我怕他给李园骗倒了。”他这番话尽是胡言,但把握的是赵穆的心理,连人名都有了,赵穆那能不相信。
    这大奸人果然给他混了过去,沉声道:“问题应不是在这里,他们应是亲兄妹无疑。真想不到爹这么大意。”项少龙今次真的恍然大悟了,已弄清李园兄妹和春申君的关系。李园这人的确厉害,先把妹子献给春申君,有孕后,再由春申君把怀了自己骨肉的美人儿送给没有儿子的楚王,那么生下来的孩子便大有机会成为楚国的储君了,这正是重演吕不韦把朱姬赠给庄襄王之计。
    弄清这点后,项少龙松了一口气道:“今次李园送上门来,正是除掉他的天赐良机,那时李嫣嫣便脱不出君上的把握了。”赵穆正容道:“万万不可,否则将惹起轩然大波,甚至连我都脱不了关系,而且他剑术高明,人又其奸似鬼,今次随他来的家将都是楚国的高手,一个不好,你的人给他拿着,连本侯都救不了你。”
    项少龙泠笑道:“侯爷放心,那我就待他离开赵境时才动手好了。”赵穆见他如此落力,欣然拍了他的肩头,泠笑道:“杀人也不一定要动刀动剑的,这事让我想想看。是了!你是否真懂马性,否则明天说不定会在纪才女脸前丢人露丑。唉!这么动人的美女我还是首次遇上,可惜……”
    项少龙道:“侯爷请放心放了,不懂马性怎扮马痴呢?”赵穆道:“今晚赵雅是不行的了,不若由我给你发配几个美人儿吧!”
    项少龙趁机道:“今晚在晚宴上看到侯爷府中有对一模一样的孪生美人儿,真是世间罕有,不知侯爷……”赵穆闻言笑道:“你果然有眼光,那对越女确是少有的尤物,今晚就在我府里让她们一起陪你吧。”项少龙虽想还有许多事要办,但为了这对苦命的姐妹花早日脱离赵穆掌握,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连忙道:“多谢侯爷!小的明天要到纪才女府上,晚些再府里准备一下。”
    赵穆想起明天又可见到纪嫣然,精神大振道:“不如今晚就在我府中好好休息,明早我们一起去吧。”又感激地道:“今天全仗你了。”项少龙知他指的是女刺客的事,谦让几句,说为了明天不要在才女面前堕了名声,还是要去准备周全。赵穆不以为意,仍把他送至内院休息,不一会就听到门口足音靠近,田贞田凤娇脆甜腻的声音响起:“田贞、田凤来伺候董爷。”,项少龙心怀大畅,朗声道:“进来吧!”
    门开处,一对明媚照人的脸蛋同时映入眼前,娉婷窈窕的身影双双入室,随手将门关上后,俩女立即转身扑入项少龙怀中紧紧抱住,田贞泪流满面,啜泣不止,却掩不住满心喜悦,田凤则是将脸蛋深深埋在他怀里,彷佛想挤进他雄壮的身躯里似的。项少龙左拥右抱,心中却无丝毫欲念,想起这对姐妹在赵穆手中终日为男人玩弄的情景,怜惜之情漾满于心,真想现下就抱着她们离开此处。
    田贞哭泣渐歇,梨花带雨地仰望着项少龙,粉嫩的脸庞挂着两行泪痕,朱唇微嘟,似是怨怼又似吻般地,让人心动不已,项少龙忍不住俯首深吻。一旁田凤察觉,樱唇半开地抬头望向俩人,项少龙吻住双唇,舌头顺势与田凤香舌交卷缠绵,田凤被挑弄的浑身发热,心跳加速,与田贞俩人娇躯抵住项少龙腰腹之间扭动不已,犹如两只滑腻娇艳的蛇女般,显已情难自己,渴求着项少龙的爱宠。
    田凤前次虽未与项少龙体交欢,但常听田贞谈起项少龙惊人的本钱与永生难忘的巅峰高潮,尤其是他温柔体贴的胸怀,俱是绝无仅有的奇男子,心中早已芳心可可,只盼能侍奉寝榻。谁知项少龙与赵穆决裂,从此苦无机会相见,待到惊闻项少龙命丧乌家堡,更是万念俱灰。谁知竟在此时重逢,更能与田贞共侍枕席,真是绝处逢生般地欣喜。田贞知妹子心事,动退至项少龙身侧,帮助俩人宽衣解带,少顷片刻,田凤光滑细嫩的玉体,已纤毫毕露地裸裎在项少龙身下,粉腿大开,淫汁流淌地请君入瓮。
    项少龙正在饱餐田凤的诱人秀色,田贞已自他胯下扶着龙巠挺入田凤紧致的嫩穴,只觉一阵酥润湿滑的快感袭上,全身舒畅地犹如置身温泉池般。两姐妹虽非处子之身,但因姿色身段冠绝府内群婢,赵穆平日不轻易侍奉宾客,而赵穆自己终日在外狎戏俊男美女,更是不常碰姐妹俩,故两女仍如破瓜未久般娇嫩欲滴。龙茎因过于粗硬,乍入膣道竟有些许阻滞,稍用劲道方才一没至底。身下的美人儿发出一阵满足的轻呼,朱唇微开,媚眼如丝,一双玉臂与粉腿已环绕住项少龙颈项腰际,蛮腰款摆,丰臀迎顶,花心微吸龙头,膣道夹紧龙茎,频啜缓放,阵阵快感冲击,弄得项少龙尚未抽插就险些丢盔卸甲。
    项少龙微摄心神,拥住田凤深吻不已,田凤心神迷醉,浑身酥软,蜜穴收缩渐缓,项少龙趁机龙茎微抽即入,在田凤嫩滑的膣道内不住顶磨,田凤被不断涌上的麻痒快感弄得低喊不已:“嗯……嗯……项爷……这……这样……好……好痒……喔……喔……顶……顶到啦!”
    项少龙感觉田凤蜜穴放松许多,全心迎着龙茎插送,而田贞也由后搂住项少龙,一对豪乳在背脊处不住揉顶,玉手在项少龙胸膛游走,阴阜毛丛在臀股磨蹭,俩女犹如一体,随着龙茎抽送同时发出让人销魂不已的淫声浪语,让项少龙如置身于立体音响之中,就连两具火热的胴体都是相同节奏地在身上扭动,让人感受达到巅峰极致,几至没顶。项少龙来到战国时代后,虽常有众女共侍,但从未如这般狂浪荡魄,这对姐妹真是让人绝难忘怀的尤物。
    项少龙被田贞田凤两女夹在中间,抽送虽受限制,但龙茎随着俩女扭动在蜜穴花心上左冲右突,把田凤搞得浪水直流,淫叫不止,长腿一,把项少龙跟田贞都夹住,三人挤贴在一起,项少龙犹如三明治中的那块火腿,两姐妹则如白皙柔嫩的吐司,两对粉乳把项少龙夹的如入极乐仙境,全身静电猛涨,龙茎更是深入不留,将田凤花心撑开,顶入子宫颈内,一时令田凤檀口大张,只能猛喘香息,喉中传出阵阵低嚎,无法出声。
    田贞与田凤都被项少龙弥漫全身的静电流刺激至高潮猛袭,淫水狂涌而出。田贞无法按捺体内爆冲的欲望,猛地抽离,趴在田凤身上挺起玉臀,翘起珠泪盈盈的小穴,淫叫哀求道:“项……项爷……小贞……也要……”。项少龙身后一轻,龙茎疾抽而出,眼前两具玉体交缠,粉臀互迭,一对嫩蕊并列,露滴牡丹,阴唇微开,任君采摘。项少龙手握龙茎,龙头在田贞蜜唇上顶磨一阵,引得淫水浪液沾黏淌流,顺势挺撞而入,静电流随着龙茎漾满膣道各处,田贞不禁狂喊:“啊……啊……项……项爷……太……太……太猛……小贞……要……要死……啦!”。
    田凤刚稍喘口气,听见田贞这般狂浪,体内也感应到同样酥麻,龙茎突又破体猛刺,快感再度狂卷而来,不禁也跟田贞一般浪叫狂喊,无法自制。一时之间,龙茎上下翻飞,猛抽疾插,全身静电更胜以往的强烈,把这对绝色姐妹花搞得淫叫不已,浪声连连。房外不远处,对项少龙自夸魅力惊人颇为不服的乐乗\,正趁夜暗伏偷听,听到俩女同时发出毫不作伪的狂声浪叫,且持续已过半个时辰,不禁暗自叹服。这对姐妹花的滋味他也尝过,光是田凤他就撑不足盏茶功夫,何况两女齐上?听得俩女浪叫不绝,淫声不歇,显然董匡仍未到收兵之时,只有讪讪地离开,府找新收的小妾消火去。
    ')
    ThisfilewassavedusingUEREDversionofChmDepiler.
    DownloadChmDe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寻秦记-改编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寻秦记-改编版》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寻秦记-改编版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