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17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悄悄对它说:“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
    它果真乖乖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一步一步的走远。
    这样的夜,在这山林里,那马似乎是我唯一的伙伴一样,我走着,心里突突的跳。
    终于到了那十几人突然消失的地方,我哈着腰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我怕被人发现我的行迹,如果发现了,那么图尔丹就会把我遣回我的落轩阁吧。
    真的回去了,我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我不要。
    悄悄的走着,总会发现他们的行踪,这一路都是向北,总是没错的,下山的路其实更不好走,总是被雪滑了又滑,又怕出了声响,于是我就坐在那雪上,一点点的向下蹭着。
    前面有一块大石头,落满了雪也挡住了它前面的视线。
    我突然听到人声,象是在石头的后面。
    急忙把自己贴在石头上,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他们发现了。
    “大汗进去了,估计又要天亮才会离开了,兄弟们也睡一会吧。”
    “好冷啊。”
    “大家靠在一起睡吧。”
    “大哥,你也过来挤一挤吧。”
    “不了,你们睡。”
    “大哥,不会有事的,就是真来人了,那人也进不去,顶多是我们兄弟们倒楣。”
    “少糊说。”
    “一起睡吧,大哥,瞧你也累了好几天了,没日没夜的折腾,就睡一会儿吧。”
    “不行啊,要是真的出了事,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大哥,我把着风,明儿你放我一天假就好了。”
    “小子,也好,真是好几天没睡了,你可要小心些啊。”
    我听着那石头的另一侧,十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轻声说着话。
    兀自的靠着石头,心里默默地数着山羊,却是要数给他们听,希望他们快着一点睡着了,我也好走过去看看,那冰宫到底在哪里呢。
    越是数倒是自己越发的困了,掐了掐自己的手臂,让自己精神着点,再也不数了,石头的后面,此刻已是鼾声一片。
    都睡了吗?不是还有一个把风的人吗?
    我悄悄的移过头去,看向那石头的后面,十几人果真靠在一起睡着了。
    把视线向四周转去,三四米外有一个人此刻正靠在那树干上,他就是那个把风的人吧。
    我看着他,还是不敢轻易的走过去。
    紧紧的盯着他,希望他也是累极而睡去。
    可是那树前他却打起了火折子,竟然点起了一袋烟,那是提神吧,瞧他那样子,是真的不想睡了。
    我急了。无可奈何的看着他,真想让他马上就睡过去,可是他却不配合的,一袋烟又一袋烟的抽将起来。
    久久,睡着的人愈发的鼾声四起,我看着那人向着他的伙伴们看了一眼,随即打了一个哈欠,他也困了吧,我心里有些窃喜。
    可是随即那人居然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酒壶,我心里暗叫,却又无可奈何。
    他的前面还有一块巨石,那机关一定就是在那里了,可是我却不敢过去。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陪着他耗着,也许不用多久那些睡着了的人也会醒的。
    我靠着巨石思索着,想要找到可以调开他的方式。
    突然腰间一咯,是那把我随身带来的黎安送给我的小刀,就用这刀去打伤他吗?可是我根本打不过他啊,说不定只伤了他的皮毛,然后又把那些已经睡着了的人给吵醒了。
    正犹疑间,我斜侧方有一只鸟轻轻地落在一颗针叶树的枝桠上,借着月光我看到那是一只很大的鸟,类似猫头鹰的大小,可是我却叫不上名字来。心里突然有了主意。
    我从怀里掏出我随身带来的那把短刀,举起手臂,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将短刀向飞鸟掷去。
    鸟一惊,果然低低鸣叫而飞起,引得那把风之人抬头看向它,然后警觉的悄悄向鸟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离开了,我慢慢的在雪地上向另一块巨石爬去,一边爬一边听着周遭的声响,生怕那人迅速的折返回来,也担心那睡着的人中有人突然间醒过来而发现了我。
    终于,我爬到了那块巨石前,我急忙的站起来,伸手掏出了怀里的银器,再看向那巨石,月光下,那上面分明有一个八爪形的凹现……
    清风霁月,一片冷然,我呵着僵冷的手,再将那八爪形的银器对准了石头上的凹现,轻轻的放了进去。
    然后我退后一步,只见银光一闪,那巨石悄无声息的向一旁移动,缓缓的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圆形的洞,洞口上赫然两个大字:冰宫。
    这里果然就是我要找的冰宫,图尔丹他就在里面,自从那次他酒醉之后我与他已经有一个月多月未见了,我突然有些犹疑了,我要不要进去,进去了,我一定会见到他,见到了,我又要如何以对。
    洞口处一片淡淡的烛光好象是在向我招手一般,既然来了又何必退却,我轻轻取下了那枚银器揣在怀中,然后举步向洞口走去,身后的巨石在我举步时,已自动的合上了。
    一条甬道长长的展在眼前,一排排的蜡烛向前延伸,仿佛望不到尽头一般。
    这样的静夜,又是在这样的山洞里,我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响,我不想被图尔丹所发现。
    甬道越走越是蜿蜒,比我预想的似乎长了许多,烛光明明暗暗的将我的影子投照在石璧上,迷幻的感觉让我如沐梦中。
    一个转弯,突然一股寒气向我袭来,脚下的步子有些迟疑,越是距离那冰宫近了,我越是害怕,我怕见到我不想看到的一切,其其格她为什么要住在这样寒冷的地方,这里根本不适合人的居住。
    如果她真的在这里,那么我真的不懂为什么图尔丹要把她留在这里,他不是还爱着她吗?又何以如此待她呢,一定是有什么缘由让她必须呆在此处吧。这样想着,我不由得为她而悲哀了。
    心思迷离间,眼前豁然开朗,火把与烛光掩映在一座冰的世界里,眼目所及除了冰与火光就只有那冰海正中间的一个莲花冰案……
    是的,那是一座莲花冰台,冰案上是片片用冰块雕成的莲花,清灵而炫目,那冰案上我看到了我想要看到的一切。
    冰案上一个女人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有些远,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可是依稀那好象是另一个我,她就是其其格吧,原来……
    我有些不敢想了,原来她一直就睡在这里。
    冰沿上,图尔丹趴在上面似乎是睡着了,我站在那入口处,看着她与他非常温馨的一幕,有种仓皇想逃的感觉,似乎是我打扰了她与他的清静和美好,图尔丹的发披散在肩头,零乱不堪,胡子也越发的长了,难道这几日他一直都未理过吗?
    那女子沉睡的容颜牵引着我的好奇心,让我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去。
    此刻,我就站在那莲花冰案前,我看着那兀自在冬眠的女人,她穿着极华丽的蒙古服饰,一条条的龙凤绣在领口和袖口还有前襟上,她的发藏在圆顶的帽子里,可是那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截却是白色的,一如那白发的男子一般。
    她额头上的梅花清晰入目,也红的耀眼,那张绝美的面容散着淡淡的微笑,嫣红的唇,小巧的鼻,果然,她与我是那样的相象,我看着她,除了她的白发,除了她额前的梅花,我与她甚至再也找不出不同之处了。
    原来这就是他的其其格。
    凝神再仔细看去我才发现她的唇她的面容似乎是经过了一番着妆的,因为那唇角有些泛白,她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在这冰宫里将她冰封。
    我看向图尔丹,我想让他告诉我有关其其格的一切,不知为什么,见了她,我不再嫉妒也不再心伤了,我很想帮助她,有种让她醒来的冲动,仿佛她是我的另一个化身。
    而其实我才是她的替身。
    图尔丹沉沉的睡着,他的眉轻皱,仿佛在作着恶梦一般。
    我的手不自觉的伸向莲台中那娇美的容颜,那梅花太是艳丽了。
    可是在我的指腹还未触到那梅花的时候,一声厉喝惊得我攸然抽回了我的手。
    “别动。”这是图尔丹的声音,他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云齐儿,是谁放你进来的。”
    我一怔,还没有从刚刚的恍惚中惊醒,“你……你怎么醒了。”就是看到他睡了我才敢走进来了的,就只想看看他看看他的其其格,我不想把他吵醒,更不想让他知道我曾经来过这里。
    可是如今,他已看到了我,我再也逃不掉了。
    “说,是谁放你进来的。”他的语气更加的冷厉了,那种冷有种慑人的感觉,让我有些恐慌。仿佛我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我唯唯呐呐的说道:“没有谁,是我自己进来的。”
    他低低的笑,象是怕惊扰了那犹自还在沉睡中的其其格:“你糊说,没有八爪星这里根本没有可能进来。你说,到底是谁放你进来的。”
    我想起怀里那只八爪形的银器,图尔丹说的就是它吧,那是那白发男人送给我的,我迎视着他,努力让自己的语调平和,我没有做错过什么事,我没有必要怕他什么,“我不知道。”我的确不知道那白发男人姓什么叫什么,所以我也无法回答图尔丹的问题。
    “你怎么进来的你不知道吗?”他的语气有种火山欲的感觉。
    我从怀里掏出那个他口中所说的八爪星,“喏,就是这个了,我放下去,那山石就移开了。”
    乍一看到这八爪星,他一个箭步的冲过来,一把从我手中夺去道:“你说,这个八爪星是谁给你的。”
    “我……我不认识。”
    “哈哈哈,你不认识,你不认识的人他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你吗?原来你连雪山狐君也认得。”说话间他的脸色变了又变,仿佛那八爪星上有着什么一般。
    “雪山狐君,他是谁?”难道就是那个白发的男人吗?
    “休想在骗我,你们就是要让她死,是不是?”他忽地扯住我的衣领,愤怒的向我吼道。
    “她……她为什么要躺在这里。”我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又如何想要置她与死地呢。
    “她的真气已经气若游丝了,你这个女人,你跑进来,你害死她了。”他说着忽而又转回身去仔细的看着那躺在冰案上的女人。
    “我没有想要害她。”我有些气愤了,我不过是好奇心作崇罢了,我想知道图尔丹到底有多爱她。
    “还说你没有要害她,怪不得刚刚我就在你的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原来这八爪星上已经被你下了毒。”他看看我再看看其其格,眼里突然满是惊慌,她果真就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女人。
    而我,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我真的没有要害她。”许多事好象愈是要说清楚就愈是无法说清楚,如果那八爪星上有毒,那也不是我下的,那毒它绝对是白发男人所下。
    “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我就拿你的命来换她的命。”图尔丹定定的看着我,我看得出他眼里那种恨不得杀死我的冲动。
    我无言的看着他,脑子里却在反复思量着他的每一句话。
    那个雪山狐君,也就是那个白发的公子,他是固意让我来这冰宫,固意借助我来间接的害死其其格吗?
    可是那八爪星明明是他给我的,这里他想来便来,他的武功又是那般的好,要杀其其格他是易如反掌,又何必来借助于我的手呢。而这毒既然可以伤了其其格,就也有可能伤了我与图尔丹啊,可是没有,我与图尔丹还是好好的没有一丝中毒的迹象。只有那冰案上的其其格面上越来越是惨白。
    心里茫然了,我真的不明白更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了。
    我只知道图尔丹现在恨不得要杀死我。
    他在看着他的其其格,一眼不眨的,他已然再不理会我,他的眸中是饱含的深情,甚至有些泪意,他怕她真的死去吗?我从未看过图尔丹哭泣过,他的泪意让我惊呆,让我不可思议。
    这女人,他怕是爱惨了她吧。
    是的,一定是的。我看着他与她仿佛是遥远的一道梦幻。此一刻,是我该退场的时候了。是我扰了他与她的美梦,我是刽子手,我是一个该死的人。
    我要逃离这里,逃得远远的最好。
    可是,我还没有走出那转弯的地方,我身后一股凌厉的风声已至,伴随着的是我熟悉的他身上的味道,浓浓的草香味。
    他抓住我,就象老鹰抓着小兔子一样,我被他提在半空中,我与他重新又向那莲花冰案前而去。
    “扑通”一声,我被图尔丹狠狠的摔在地上。
    腿上一阵赤痛,我无声,忍着泪意,心已裂成片片。
    “她要死了,我就要你来陪葬。”图尔丹一字一顿的向我说道。
    “她要死了。”我不信,我抚着那冰壁,挣扎着站起来想要看个究竟。
    的确,眼前的其其格,面色从惨白而愈来愈是发青,发更是耀眼的白了,她果真是要死了吗?
    我突然羡慕起她来,即使昏迷不醒,却依然能够让一个男人为她而疯狂而不顾一切,而我,活生生的又如何,不过是她的替代品罢了。
    我脑子里是图尔丹的话,我要你来陪葬,这一句话一遍遍一遍遍的飞掠而过,不停的轰响着我的头。
    陪葬。
    就陪葬又如何。
    含泪而笑,我轻声道:“我娘,你会照顾她,是不是?”
    他看着我半天才听懂一般,缓缓向着我点头。
    我似不放心般的再次轻声又问:“我娘,你会照顾她,是不是?”
    我看着他点头了,心里五味杂陈。如果娘真的到了巴鲁刺真的脱离了九夫人的掌控,那么只要图尔丹可以保护她,娘也就安全了。
    他不再理我,又是扑倒在案台上,他看着他的其其格,而我会是她陪葬的殉葬品。
    一个活生生的云齐儿,我要陪着她死,陪着她去另外一个我所不知的国度。
    好吧。只要我娘能够好好的活着,我就再也无憾了,我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让我娘那虔诚理佛之人再被这世间污浊所染。
    我看着图尔丹,看着其其格,转身,猛然向着那纯洁透明的冰的世界里狠狠的撞去……
    替宠新妃【007】
    轰然一声响,头痛如裂,真想就这样与这凡世间天人两隔,从此再无烦恼。
    可是没有,我居然还有些清醒着,我可以感觉到额头上一片湿冷,有血缓缓的流下,这一刻我痛恨我自己了,我痛恨自己撞得不够狠不够重,我这样更是生不如死。
    颤抖着手努力的让自己的手探入怀中,刀,我还有一把小刀,我就用这把刀结束我的生命,这一次我不会再让自己有生的可能。
    这世界只要娘还好好的活着,我就再无留恋。
    冰凉的刀尖触碰到指腹的那一刹那,我没有犹疑,我攥在手心里任刀刃划过肌肤,却没有痛的感觉,好冷好冷,这冰宫里冷得让我发抖,刀缓缓的移到了胸口,我闭上眼睛向我的心口刺去,让我还回你的心,从此我不再爱你。
    却在此刻,一片薄冰忽地破空而来,打落了我手中的刀,我懊恼的想要再次拾起那刀,一个冷冷的声音响在我的身后,“你……你不配陪着她死,你给我滚,滚。”
    我笑,怎么,我连死的自由也没有了吗?连老天爷也在嘲笑我,嘲笑我的懦弱了吗,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活在这世上了。
    “我死,与你无关,从此,你不再是我的夫君。”看着那把刀,我好恨啊,连死神也是与我作对。我拖着有些冻僵的身子靠着冰墙站起来,我突然很想看到图尔丹那厌恶我的眼神,成仙做鬼我都不想忘记这一刻他带给我的伤害。
    于是,我看到了他,看到他怀抱着他的其其格,两个人的发一并的披散着,一白一黑,是那样鲜明的对比,他的脸上面无表情,一片空洞,短短的胡子越发的黑亮,他缓缓的抱着其其格向洞口走去。
    他怀中的美人,那唇红那胭脂依旧,可是却再也掩不尽毫无血色的苍白,只是眉间的那朵梅花愈加的鲜艳了,看着那仿佛是另一个我的她,我心里一片悲凄,为什么我要与她长得如此的相象啊,这注定了我此生的悲惨。
    一步步,他们向洞口而去,我手中的刀怦然而落,响在地上声声刺耳,我眼中,仿佛有两只翩飞的蝴蝶在草原上追逐着,那斑斓的色彩彰显了世间如画般的美丽,那蝴蝶一个是图尔丹,一个是其其格,而我,是这草原上最最多余的最该留在相府里的十七小姐。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与她在我面前慢慢的消逝,我颓然坐在冰冷的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好冷好冷,我却只想睡去。
    睡吧,睡着的世界里没有苦痛没有算计没有这世间的污浊。闭上眼,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兔子跑在草丛中追逐着风与日,而前面,一对蝴蝶正互相嬉戏着,神色中是对我的嘲笑,我孤独的嚼着青青的草儿,看着它们渐渐的飞离我的视线。
    我自由了,可是我很孤独。
    冷,无边的冷意向我袭来,僵冷了我的感官我的心……
    ……
    恍惚中,我被裹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样陌生的怀抱,他不可能是图尔丹也不可能是黎安。
    他是谁,为什么他要救我,我不想活,也不想再走出这冰宫,这里就是我的墓地,从此把我封存。
    意识越来越是朦胧,我想起在哈答斤,想起班布尔善一口一口的喂着我喝下了药,那时候的我只有生的渴望而没有死的决心。
    可是,现在的我不想再生了。你是谁,请你不要再救我,你的暖热让我无助,让我不知所措,请你离开离开,我呼喊着,可是那股暖流却固执着不肯离去。
    我仿佛看到了树影看到了花开,看到了美丽如画的草原,那样美那样多情的在向我呼唤着。
    滚热的奶茶香香的漾在鼻端,我又想起了娘,娘,如果你来,云齐儿就端了那奶茶给你喝,娘,其实人世间心里的佛心再浓又如何,娘的佛心总也化不去那些心狠手辣之人的心啊。
    爱的欲深,伤的欲重。
    娘,那些药啊奶茶啊,我都不喝,我只想飞去那西天的极乐世界里去看一看真正的佛心到底是如何的,为什么那佛他要降给我这样多的苦难。娘,我好恨啊。
    幽然地,好象在那天际,一片琴声,那一曲我熟悉的梅花三弄如泣如诉的冲入我的脑海,一缕清幽,心里的乱悄悄的淡去,只有静谧无边,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夕阳如桔,一片幽静。
    小桥流水,这是我要经过的柰何桥吗?桥前的那个慈祥的阿婆,她可是孟婆,真想向她讨了那孟婆汤一饮而尽。可是她不理我,她一步步的向后退去,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视觉之中……
    有温软触碰着我的唇,一抹淡淡的苦涩渗入到我的口中,我越是要阻止那苦涩的强入,它愈是轻轻流淌,从喉头一路滑入,让我只能无助接受。
    身边有些嘈杂了,还有那强烈的阳光直射在我的身上,好刺人的眼啊。
    又是那软软的唇,这一次却是甜甜的蜜饯水,我咽下,让香甜退去苦涩,这是哪里,是西天吗?
    我果真到了佛前,是佛听到了我的心声,是佛来解救我了吗?
    可是悄悄的,那片唇瓣慢慢的抽离了我,水,我喝了好多的蜜饯水,四周静极了,我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我在哪里?我想知道。
    良久,有脚步声轻轻传来,耳边一道细细的声音响来,“云齐儿,你醒醒啊。”
    不对,这不是佛的声音,这是铁木尔,我记得他的声音,他怎么会与我在一起,我不要。
    这巴鲁刺的一切我都不要再有任何的瓜葛。
    “云齐儿,再喝一口,一口就好。”他的声音又响在我的耳边,一个小勺子缓缓的覆上我的唇,这一次再不是那温软的唇了,我的心神有些清醒了,是他在喂着我喝药吗?
    这是哪里?我依稀闻得满屋子龙涎香的味道,这是我的落轩阁吗?
    我怎么了?他救了我吗?
    记忆里那冰宫里的最后一幕再次在眼前闪现,那是图尔丹的绝离,那是其其格惨败的花落。
    不要啊。
    我开始拒绝那药的进入,拒绝他的碰触。
    我的周遭更是嘈杂了,有慌乱的脚步声,有杯碗落地的碎裂声。
    而后是一片寂静,世界里仿佛又只剩了一个我在虚无飘渺中沉浮飘荡。
    一股熟悉的淡淡的味道飘来,那不是龙涎香而是陪了我几个月的草的味道。
    空气里两股力量在对峙着,我知道,那是图尔丹与铁木尔。
    “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她?为什么要把她丢在冰宫里任她自生自灭。”铁木尔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国度里再次飘来。他愤慨着向着图尔丹吼叫。
    一声叹息划过我的心头,“是她自己……”
    “糊说,为什么我离开之前她没有要去死,她还好好的活着,可是现在,你看她已了无生气,为什么她去了那里她就一心求死呢?”铁木尔越说越是激动,他是在为我争着什么吗?可惜这些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图尔丹的心我再也不会要了。
    “我与她两不相欠了,格格她……”
    心一悸,格格她,她死了吗?图尔丹他是来找我索命的吗?他说,我不配陪着她死。
    我不配。
    一滴清泪沿着眼角滑落,一片湿凉,我不配吗?我甚至不配做他的王妃。他心里真正的王妃就只有他的格格,他的其其格。他带着她出了冰宫,他要她名正言顺的做他的王妃。而我这个替身,的确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她要死了,你还来做什么?你要亲眼看着她在你面前死去你才高兴吗?”一声闷响响在耳际,不知是铁木尔打了图尔丹,还是图尔丹打了铁木尔,那一拳闷闷的震着我,头有些痛。
    叹息,又是那恼人的叹息。
    我好想说:图尔丹,你走,我不要再听到你的任何声音。
    可是我动了动唇,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昏睡了五天五夜,她什么也不肯吃,大夫说了,如果她一心求死,那么谁也救不了她。”
    “可是……”
    “你走,你去守着你的格格,请你不要再来打扰她的清静,早知如此,我早就带了她走,也不会让你白白玷污了她的纯洁。”
    又是杯碗滑落碎裂的声音,惊天动地般,铁木尔他就是要吵着我吗?他要以他的方式来唤醒我吗?
    我不要,我不要再重新回到这个世界里,这短短的几句对话已经让我苦不堪言,难以忍受了。
    一串脚步声悠然而去,屋子里又回复了如初的宁静,我好想睡,不想再理这是是与非非。
    “云齐儿,你醒醒,等你醒了,我就带你离开,离开这一切的虚伪,什么落轩阁,不过是他造给你的一个笼子而已。云齐儿,再喝些药好吗?”
    他说着用勺子把药缓缓的向我口中注入,我咬着牙关,抵挡那药的滑入,这世界我真的已无留恋。
    “云齐儿,你不是喜欢孩子吗?”铁木尔突然温柔的在我耳边说起,仿佛在说着我遥远的一个梦。
    是的,我喜欢孩子,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是天不怜我,连我这最大的愿望也不帮我实现。那薰陆香它夺去了我的希望,如今,孩子只是我遥不可及的一个梦了。
    心已无爱无欲,又哪里来得孩子。
    “云齐儿,你难道不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吗?你死了,就再也不会有了。”铁木尔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想要努力唤回我的意识。
    我活着,又会有孩子吗?
    不会的,一切都是一场空。
    “云齐儿,只要你活过来,我就保住你的孩子,我会给你一生一世的幸福。”
    他说什么,他要保住我的孩子,我没有听错吧,难道……
    孩子,我有了孩子吗?铁木尔他没有在骗我吧。
    我想问他,可是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喉中都是干涩,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
    他的药再次慢慢的送入我的口中,这一次我配合着轻轻的吞咽着,我突然很想让自己好起来,我想知道关于孩子这是不是真的。
    孩子,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份渴望。孩子是我生命的延续与希望,多想把他抱在怀里,逗着他笑,看着他学走路,听着他叫我娘,我想象着未来的每一天,心里突然充满了温馨与甜蜜。
    我要活着,为着我的孩子,我必须活着,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逃避而扼杀一个小小的生命。
    药一口一口的喝了,我就会好了,我突然很想立刻好起来,给我腹中的孩子讲故事、唱歌,甚至我要弹琴给他听,我要教他作画,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要请人教他骑马射箭,让他成为草原上的一只苍鹰。
    意识已渐渐恢复,房间里依稀有温暖的阳光斜斜的照在我的身上,这暖洋洋的感觉,真好。
    “云齐儿,你能喝药了。”我听到铁木尔喜悦的声音。我慢慢地让自己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光线,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我又看到了我的落轩阁,一番风雪之后,我终又是回到了原点。
    一张惊喜的笑颜,这是铁木尔,“云齐儿,你终于醒了。”
    我眨着眼睛,依旧说不出话来,好饿啊。
    “我去叫丫头们煮些轻淡的东西给你吃。”从没见过男人也可以笑得这样好看,就象那丛林里青翠的松一样耀人的眼。
    我也挤着一抹笑,算是对他的回应。
    四下环顾,没有若清也没有杜达古拉,我的侍女呢,除了一个陌生的还站在那门边侯着之外,其它的一个个都不见了踪影,就由着铁木尔来侍候我,说实话,有些不方便也有些赧然,必竟他是一个大男人,又是图尔丹的弟弟,于礼这也是不合的。
    粥来了,他吹着,喂着我喝,好象没有丝毫的不妥之处,倒是显得我的小家子气了。
    满满的吃了一碗,肚子里暖暖的,终于不饿了,我动了动唇,细声细气的说道:“那孩子,可是当真?”憋了半天的话一说出来,我就急切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轻轻将我额前的碎发掖到耳后,悄声道:“是真的。”
    我看了看那悄悄立在门边的侍女,有些话我不想让她听到。
    铁木尔会意的转回首,冲着侍女道:“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侍候了。”
    侍女低首悄然退了出去。
    我看着铁木尔,轻声问道:“是大夫来看过后发现的吗?”还是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
    铁木尔点点头,笑道:“是真的,你很想要,是吗?”他看着我的神情也猜出了我的心思吧。
    这孩子不管他的父亲是谁,只要是我的,我就要保住他,我的孩子,我盼了许久才怀上的孩子啊。
    算了算日子,就在那一夜,就在我出逃之后,我与他唯一一次的同房,就那一次我居然就有了,“这孩子,总也有一个月了吧。”那大夫也真是神,这样短的时间他就能把出我的喜脉,也算是精通此道了。
    “是啊,大夫也是这样说的。”
    “这事,他知道吗?”摒退了侍女,我就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除了大夫,除了铁木尔,除了我我不想再让第四个人知道。
    摇摇头,他轻声说:“就只有大夫和我们两个人知道,就连大夫开的药方子都是我自已去抓的药,就怕这些个下人乱嚼舌根。可是你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吗?”铁木尔有些困惑有些不解的问着我。
    他的话就象那片片乌云一下子遮住了我心里刚刚才耀起的阳光,我是真的不想让图尔丹知道,我与他的情份在冰宫里已经消失殆尽,再也没有了。
    我看着铁木尔,方才记起昏迷前我是在冰宫里的,乍听到孩子的事情,我甚至忘记了问他是如何救我出来的。
    想一想那冰宫里的情形,如果不是他救我,我一定会被冻死在那里的。
    “你怎么找到我的?”图尔丹抱着其其格离去时,那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那一天我本是要带你离开巴鲁刺的,我再也不想顾及图尔丹了,他那样对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可是额娘来了,硬是让我去办些要紧的事,而且黎安也极力反对,额娘走了之后,图尔丹就下了命令让我离开去处理额娘吩咐我做的事情。来不及见你,我只好走了。”
    “他是固意要让你离开的吧。”有些事,若清都是不清不楚的没有跟我说清楚,我问了,也是支支吾吾的,让我有许多疑虑。
    “那件事的确很重要。”
    “什么样的事情啊,去了这样久。”算起来从我出逃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到了腊月里也就快过年了,冷冷的天出门最是挨冷受饿的。
    “哦。事关巴鲁刺的兴亡所以我不得不去,还好我赶在你去了冰宫那夜里回来了。”
    事关巴鲁刺的兴亡,那就一定是大事了,他们的国事,我不想参与,他看着我继续说道:“那夜,我回来了,我急急去跟额娘请了安,就去见图尔丹复命,可是他不在,我就想着明天再去见他吧,于是我就来了你的落轩阁,我静静的站在围墙外远远的看着,恍惚中我看到一个侍女骑着马出来了,我却不知道那是你。我又站了许久,有人来寻杜达古拉,侍卫说杜达古拉早已走了,我才突然发觉不对,才想到那骑马而去的侍女根本就是你。”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冰宫。”
    “我又去了图尔丹的蒙古包,那里也没有你。我再去了你从前居住的蒙古包,也是没有人影,我早知道图尔丹经常去冰宫的,你与他都不见了,我心里一动就去了冰宫,却不想,你与他果真都在那里。”
    “那其其格对他很重要,是吗?”明明知道结果,我还是忍不住要去问铁木尔。关于其其格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了。
    “云齐儿,不要想太多,把伤养好了,那些事我再慢慢讲给你听。你的脸色很不好。”轻拭着我额头的汗湿,我才发现我身下的暖炕是烧得滚热的。
    “我没事的,若清呢?”这小妮子自我醒来我始终没有见到她。
    “昨儿守着你一天一夜,我让她去睡了,不然她也要累倒了。”
    我汗颜,都是自己的任性连累了一应的人。
    “等她醒了,就由着她们侍候我好了,王爷也该去休息一下了。”不想让他再来照顾我了,不管怎样还是避些嫌的好,我不想再与任何男人牵连着扯不清的关系,那样,心会好累。
    “哦。”
    我不理他的诧异,总也再不想有什么节外之枝了。
    “帮我保守这孩子的秘密,好吗?”我央求的看着铁木尔。
    “我不会让他知道的,他不配。他本就不该把你娶过来。”他说着一捂嘴,竟是说漏了嘴,他早知道我是其其格的替身的。
    “等我的身子好了,我想离开巴鲁刺。”我望着窗外依然灿烂的阳光幻想着我的未来,那是我与我孩子的未来……
    “可是……”铁木尔极不自然的站起来,“可是至少要等到你娘安全的到了,你才与你娘一起走吧?”
    我点点头,“是的,我要等到我娘到了,我们才一起离开。”
    “我派些人手去接应黎安了,过几天就该有消息了。”
    “你都知道了?”
    “嗯。”
    “还有,帮我对他说,请他不要再来了,我与他的情份在冰宫里已经恩断意绝。”脑子里还在回响刚刚铁木尔与图尔丹的争吵,额头还有些痛,或许是我命不该绝,老天爷才送了一个孩子给我。
    我抚上额头,厚厚的布缠在上面,我的伤很重吧。此刻也在生生的疼,那疼的位置恍惚就是那印着梅花的地方,真想看看我的伤,我顺手去扯那层层缠好的布。
    铁木尔急急说道:“云齐儿,不可。”
    “我想看看。”
    “等好了再看吧。”他柔声的劝着我道。
    “如果不是你到了冰宫,不是你救了我出来,我是不是就冻死在那里了?”
    “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上已经冻僵了,我把你裹在怀里,骑着马一路奔回落轩阁,我吩咐着她们用雪足足搓了你两三个时辰,你才暖了过来。那孩子能保住已是奇迹了。”
    “铁木尔,谢谢你救了我和我的孩子。”他的救助他的体贴让我更是无助。还有他的喂哺只要想起都是让我羞赧。
    “云齐儿,我还可以天天来看你吗?”他突然望情的握着我的手,让我想起那一次我与他在雨中的一遇。
    心里一暖一怔,暖着他的真心对待,怔着他的一片痴情我却无以为报。
    “对不起。”我拒绝了他,我就是这样的狠心啊。
    他不作声的轻轻为我掖好被子,“云齐儿,再睡会吧,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醒来,真的可以都好了吗?
    伤可以好,可是心呢,却永远有一道无法弥合的伤口。
    因为胎儿的缘故,我的心情好了许多,我常常抚着肚子感觉着胎儿在我腹中的脉动,那份欣喜与温馨是支撑着我活下去的希望。
    还有就是,我始终惦记着我娘。有时候想起冰宫里曾经发生的一切,我甚至为自己的轻生而脸红,我原是那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啊,幸好有铁木尔,不然我如果死了就真的对不起我娘了。
    许多事越是想放下却越是放不下,于是就偏激了,就去求死。他人的无情,也引得我的无情,花开花落,我终是俗了。
    我周遭的人没有人在我面前再提起过其其格与图尔丹,大概是怕引起我的伤感吧。
    除了铁木尔,再也没有人来看过我,也许那些侍卫们还守在门口,所以我这里就总是没人敢来,只除了铁木尔。
    躺了几天了,身子臭臭的,我想起来,想好好的洗一洗,我想做一个健健康康干干净净的母亲。
    若清帮我准备好了水,身子还有些虚,她扶了我泡在热水里,我将头倚在桶沿上靠着,那温热的感觉让人通体舒畅,轻轻的撩着水,就洗去这一身的污垢吧。
    看着那蒸蒸的热汽,飘渺的让人如沐梦幻中一般,洗过了,就脱胎换骨重新为人。从前的云齐儿已经死了,我不会再为谁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