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26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不能帮到我了。
    窗前的人影不再闪动,而是笔直的伫立在那里,那一定就是狐君,他看不见我,那冰冻的窗花已让外面的世界变得糊涂不清,只是狐君的影子隐隐的投注在窗上。
    “你出来。”我大叫。他不可以这样,让我生活在无助之中。
    我说的,我要的,我身前的两个女人一个也听不到,只是猜测着,一忽是对,一忽是错的,我已然累了。
    可是无论我如何喊,那屋外的人都是不理我。
    而肚子的痛已经是一阵接上一阵了,这样急的阵痛告诉我,我就要生了。
    再也顾不得去喊着狐君了,他卑鄙他的,我就是要让我的宝贝顺利的生产下来。
    稳婆抬高了我的腿,轻轻的抚着我的肚子,张大了嘴做了各种各样的口型,我知道她是在让我使力,我深深呼吸再吐气,宝贝在轻轻的向着这外面的世界里挣着,他想要出来,出来看着这美丽的大千世界。
    娘就帮你,帮你滑出娘的身体,可是,宝贝你要快些,你让娘少些疼,少些痛吧。
    他又向外挣着,我与他一并的使力。
    稳婆咿咿呀呀的哼个不停,仿佛在帮我使力气一样。
    我咬着牙,抓紧了那床栏杆,恍惚间只觉我的宝贝一子下就滑了出来,肚子里突然间就空了。
    喘着气,我已累得动也不能动了,想睡,可是我不能睡,我要看看我的宝贝,稳婆似乎是懂得了我的心思一样,抱到我的近前,我顾不得痛,开心的摸着他的小手小脚,想要一个女儿,无争无求的陪着我住在这雪山里,我看过去,却是被稳婆的手臂挡住了我的视线……
    一定要是一个女儿啊,我心理祈盼着,我伸手想要拉开稳婆挡在那里的手,可是她根本不理我,轻轻一挥就挥开了我的手。我想叫她,可是我说了,她也听不见。而她知道却也不会说。
    抬头看着她的眼,希望她可以告诉我这孩子到底是女儿还是男孩,可是她根本不理我,她径直把孩子抱离我的身前,再与哑女一起轻轻的撩着水,洗着孩子的小身子,我虚弱的看着,眼眨也不眨,这是我的宝贝,我的孩子,待他长大了,我要教他弹琴,教他作画。
    听着他轻亮的哭声响在屋子里,明明知道这是孩子正常的反应,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心疼。
    终于洗好了,我伸出手作着手势告诉哑女我还要再看一看我的宝贝,稳婆随意的取了一块布将孩子裹住了,这才走过来重新把孩子又放在我的身边。我忍着身子的痛楚,歪着头看着他,皱巴巴的一个小娃儿,睁着眼看着眼前的这个世界,他好奇吧,满眼都是新鲜了。
    我看着,竟是连睡意也无,真是开心啊,这是我自己的宝贝。
    刚想伸手再去看我的宝贝是男是女,稳婆突然抓着我的手,好象要说些什么,我看着她的神情,却是看不懂。
    她作着一个抱孩子的姿势,再指了指我的宝贝,再指了指门外,我困惑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抱走我的宝贝吗?
    我心里慌了,我看着那窗前冰花掩映中的人影,是狐君,是他要带走我的孩子吗?除了他应该再也没有别人了。
    我“腾”的坐起,一把抱住我的宝贝,让他紧紧的贴在我的怀里,我恐惧的看着稳婆,我只希望是我会错了意。
    可是她看着我的眼神里似乎都是无奈与不安,我心中一片慌乱,曾经说好的,我与孩子在这山中陪着狐君一生一世,说好了要狐君收他为徒,可是为什么现在似乎一切都变了。
    又或者是有人要夺走我的孩子,又是图尔丹的敌人吗?这孩子的事情这世上知道的又有几人?铁木尔,黎安,燕儿,我不信他们会寻到这雪山,再来抢走我的宝贝。
    一定是狐君。
    “你出来。”我大喊。
    风吹透,依然是无边寒意,而窗前却再是人影也无。
    那人他到底是谁?来为何,走又为何?这样子不声不响的让我很是难受。
    轻纱帐内,我无助的紧紧的抱着孩子,稳婆的手臂已经伸了过来,她是要抱走孩子吧,我不肯,我抱着孩子躲着她的手,她却如影随形的追了来。
    我慌了,这是我的宝贝,生下来也才一会儿的功夫,我甚至还没有习惯这做母亲的身份,就有人想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不要啊,天怜我,为什么要这样的残忍?
    把孩子更紧的裹在自己的怀里,他象是受到了惊吓,哭声更大了,惹得我揪着心,低头哄着他,想让他不哭,宝贝不哭,娘不会离开你的,你永远是娘的宝贝。
    稳婆的手已退了回去,我看着她,是我会错了意吧,一定是的,这么小的孩子,才一生下来怎么可能有人这么残忍的想要把他从亲娘的身边抢走呢。
    可是,稳婆却向着站在一边的哑女招了招手,哑女一步步的向着我的床前走来,两个人稳稳的立在那里,稳婆掰着我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我慌乱了,我挣扎着想要摆脱稳婆的控制,可是哑女却也动手了,她抓着我的孩子使劲的想要把宝贝从我的怀里抢走。
    一面是稳婆,一面是哑女,我心惊了,为什么她们是这样的狠然,我与她们无冤无仇的,她们真是没有必要这样对我。
    我哭了,自从那一日离开巴鲁刺,这是我第一次哭,图尔丹的离弃我不哭,离开娘我也不哭,来到这清冷无人烟的雪山我也不哭,可是让我失去我的孩子我怎能不哭。
    浑身都痛着,我怎样也敌不过两个身强体壮的妇人。
    我张开嘴慢慢的说着:“再让我抱一下就好。”越说眼泪越是止不住的流。
    两个女人似乎是看懂了我的口型,猜出了我说的话,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松了手任我重新又抱回我的孩子。
    我低着头,仔细的认认真真的看着我的宝贝,那脸型那小鼻子象我,可那眉毛与嘴却是象图尔丹,低着头,亲了亲他的小脸,心里是万分的不舍,还是祈望是我会错了意,哑女与稳婆并不是要带走我的宝贝。
    可是这可能是真的吗?
    我不敢抬头,不敢看向那两个女人,我只看着我的宝贝,我做着梦,梦想着我与我的宝贝一起捉迷藏,一起放风筝,他笑,他手舞足蹈的告诉我他的快乐。
    然后时间就是这么无情,它不会因为你的渴望而变的缓慢,也不会因为你的不舍而加快脚步,一双手又是伸了过来,这一次我再也无法留住我的宝贝了。
    趁着那手还没有完全抱住孩子的刹那,我低头,狠狠的冲着他的小胳膊咬了下去。口中有些腥咸,刹那间我听见孩子疼痛的哭叫,那哭叫撕着我的心一样,宝贝,娘也不想啊,可是娘真的舍不得离开你。
    稳婆抱走了孩子,我身上空落落的只有满身的病痛。
    哑女不忍的为我盖好了被子,此一刻我已没了眼泪,我只望着稳婆一步一步的走出我的屋子。
    可是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宝贝离开。
    我不舍啊。
    想也不想的,我急忙下了地,连鞋子也未曾穿起,我飞一样的开了门向外面跑去。
    身后依稀可以听见哑女的脚步声,她不会喊我,她说不出话来,可我知道她是怕我病了,才生了孩子,还在月子中,这一出去,也许这一辈子我身上的痛与病都不会消失了。
    可我不管,我只要我的宝贝,我想知道那稳婆她带他去了哪里。
    可是门外,是呼呼的风,冷冽的让我打着寒颤,四处望去,却连人影也无,宝贝,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大声的吼叫:“还我孩子,还我孩子。”
    苍天啊,请还给我我的孩子。
    这叫声震得雪片片的飞溅落,震得那梅花也低下了枝。
    我不信,我不信只眨眼的功夫,我的宝贝就不见了。
    可是我知道每一次我试图要离开这里时,我总也是找不到出路,也不知哑女与稳婆是如何来如何走的。
    我怆然回头,我看着哑女,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她了。
    满脸的泪在这雪地里让风吹得更凉更冷,长长的睫毛上那泪已化成了冰霜,一身的血,我这样骇然的站在哑女的面前,她怔住了。
    她似乎不忍了,她看着我,向着我身后的温泉努努嘴,脑中电光火石般的一闪,难道这就是入口,这就是出口吗?
    我竟然从未想到机关竟是藏在我屋子旁边最近的一处温泉里。
    想也不想,我跳下去,才发现这象是散发蒸汽的温泉里竟是一滴水也没有,可是这蒸汽却是从何而来,我顾不得想,我钻进去,拼命的沿着那下面弯弯的地道向前面飞跑,耳中依稀听得见孩子的哭声。
    终于又听到了宝贝的声音,心里狂喜,宝贝让娘再见一次你,再摸摸你的小脸,娘甚至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
    哭声渐渐的小了,那前面似乎有一个洞口隐隐透着雪山的冷气进来,我跑着,呵出的气让眼前雾朦朦一片。
    终于我冲出了洞口,我看到了稳婆的身影,孩子哭她走不快,她一边哄着一边向那前面的小路走去,小路上雪已被踩得结实,这是哪里?那巍峨的琉璃瓦的亭台与房屋,这就是狐君的住所吗?我顾不上看,我只追着稳婆,她专注于她怀里的孩子,似乎她也不想让孩子受了委屈一样,我静静的走到她的身后,她听不见,我想重新把孩子抢回来,然后就沿着这条小路下山去,铁木尔,黎安,但愿你们曾经来找过我,让我遇上你们,让我与我的孩子得救了,让我守着我的宝贝就好,我真的不想离开他。
    伸手从稳婆的背后猛然的去抱我的宝贝,稳婆突然间反应过来,身子利落的向旁边一闪,我扑了个空,却已止不住向前的冲力,身子有些虚,头也有些晕,一个恍惚我忽然跌倒在雪地中。
    这一个徒坡,摔倒的我竟然就沿着那斜斜的坡直直的向下滚去。
    那坡下是哪里我不知道,我也无从去看,我的身子就这样一直一直的向下滚去。
    我无力止住,我睁开眼想让自己撞着什么来止住这不断滚下的冲力,我还要再看一看我的宝贝啊。
    可是眼前除了雪就只有雪了。
    身子依旧雪球一样的滚,耳边的风声与孩子的哭声混在一起,让我的心更痛更乱了。
    僵痛的身子越来越象是失去了知觉一样,为什么天在旋转,地也在旋转,我要死了吗?可是这一次我真的不想死。
    脚下突然有些空,这是什么地方,我眯着眼轻看的瞬间人已经呆了,这是悬崖,万丈的冰川在阳光的映射下绽出华美的光线,一条条,仿佛无数条彩带在狂舞,那美丽与妖娆扯着我向那深渊永远的滑下……
    替宠新妃【017】
    当最后一抹星光隐没在苍穹中,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万道霞光渲染了新的一天的到来。
    丛林里,鸟儿在清脆的叫着,一条小溪欢快的流淌。
    我坐在顽石上,青葱的十指仔细的搓弄着衣裳,那水中隐隐的倒影不停地被拍打衣裳时溅起的水珠润染开来,那影子中有树,有花,有草,还有我淡淡的容颜。
    一条鱼在那石缝里游荡着,那鱼儿尾巴快乐的一摇一摆中也带给了我欢乐。
    看着鱼,默默的被它的快乐所感染,我忘记了洗衣,望着那尾鱼慢慢的消逝在自己的视线中,再继续的望着那水,望着水中自己的容颜而叹息。
    头在恍惚间又痛了,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我不知道,我摇着头,努力要把一份痛楚压下去,不要想,不要想,我只要眼前的一份幽静就好。
    可是我越是逃避却越是有一片哭声在我耳边萦绕,那是一个小小婴儿的蹄哭声,软软的嗓音,他是谁,他为什么一直在我迷幻的记忆里哭泣。
    伸手,掬一捧水,洒到自己的脸上,那痛楚那哭声刹那间又消失殆尽。
    我懵懂了,为什么我总是会出现这些幻觉,可是骆清扬说了,这些都是我的命,我必须要去承受。
    我的命,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
    “云姐姐,师傅叫你了。”一声清脆的喊声唤来了我迷乱的心志。
    我这是怎么了,最近这一段时间里我经常感觉到那哭声缠绕着我让我不得安生,我不回头,只轻声道:“不会,这个时辰的他都在打坐呢。”
    这样早,骆清扬是断不会叫我的,练功坐禅一向是他的早课,他才不屑于找我训话呢。
    “云姐姐,师傅真的在叫你啦。”阿罗不气馁的继续耍弄着她的小手腕。
    我根本不信,不信骆清扬会叫我。
    “瞧,那衣服跑了。”阿罗忽然向着我大叫道。
    我歪头向着小溪的下游一望,果然,一件衣服在水中飘浮,那是骆清扬的,我攸然起身,斜斜的在水面飞掠而过,衣袂飘飘的瞬间一件湿衣已被我捞在手中,清然一笑,“瞧,它还在。”
    阿罗看向那木盆里已然洗好的衣服,不住声的啧啧道:“云姐姐,你怎么起得这样早啊,我才起来而已,你衣服都洗了满满一盆了。”
    我叹口气,“我睡不着,最近总是做着梦,梦见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然后被惊醒,就再也睡不着了。”
    阿罗不信的看着我,“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从来都不做那劳什子的梦呢,总是睡过了头,然后被师傅骂。”
    我笑,“那梦有什么好,徒然让自己睡不踏实了。”
    “云姐姐,你这身衣裳真好看,怎么从前我从未见你穿过呢?”
    我低首看着身上的衣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去去去,这不关你的事。”那还不是因为骆清扬啊,他说我总穿着从前那两套青衣,说是太老套了,不知什么时候趁着我不在,就把我那衣服给藏了起来,惹得我一件衣裳穿了好几天也没的换,忍不住一身的臭,只好穿了这一件他去山下买给我的桃红色长裙。可是这些,我真的不能对阿罗说呀,连想想都是没羞。
    “哎呀,云姐姐,被那冲跑的衣服一打岔,我险些又忘记了正事。”
    我坐下来,依旧洗着手中那尚未洗完的衣服,随口应道:“哪有什么正事,来求我剪饼子给你吃才是真的。”
    “呵呵,云姐姐,你这一说我还真是馋了。可是那剪饼的事还是先放一放再说吧,师傅他是真的有事找你。”阿罗似乎有些急了,我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话语心里是憋不住的笑。
    “云姐姐,你再不去,等一下阿罗我又要被师傅骂了。”
    “那你且说说是什么事啊。”
    “师傅也没说什么,只是手里拿着一张画,他看着那画正出神之际,不巧被我给撞到了,于是师傅就说让我来叫你去见他,他有事要吩咐你。”
    我听着阿罗的话不象是假的,却不知那是一幅什么画,得以让骆清扬这样挂心。
    “好吧,就等洗完了这一件衣裳我立刻去见他。”我说着加快了洗衣的速度,不消一刻就洗好了所有的衣物。
    端着木盆不疾不缓的向那山间的草屋走去。
    这一次,骆清扬果真没有打坐,他正背着我,执着笔在写着什么。
    轻轻的敲着那本就敞开的门,他头也不回的说道:“云儿,进来吧。”
    仿佛脑后长了眼一般,他总是能猜出是我还是阿罗,“不是有什么画要给我看吗?”我看着桌子上,却哪有画的影子啊。
    “云儿,今天就为我临摹一幅画吧。”
    我道:“好啊。”
    骆清扬长袖一甩,一幅画眨眼就已到了他的手中,展开,我不经意的一看,那是一幅风景画,山峦起伏中,苍翠的树木掩映其间,看着那画中近处的花草,隐隐有一块块顽石藏匿在草丛之中,只是那画似乎象是只画了一半的样子,一座山齐齐的被拦腰斩断。
    我看着那画风,潇洒俊挺,一看就是出自大家之手,“这画我临摹是没有问题,可是我想我根本画不出那大家的风范来。”我只是一介小小女子,又岂能模仿出那穹劲的笔锋。
    “嗯,不怕,你随意画了就好,这山里除了你就再也无人会画画了。”他不说我也知道对于画画他的确不在行,他随手又取过了一张长长的纸,“就在这张纸上画吧,只画一半即可,那另一半纸张只空着就好。”
    “行,那我就试试,也不知清扬什么时候要。”虽奇怪为什么那纸的半边要空着,可是我还是忍着没有说出来,清扬他总有他的道理吧。
    “就这一两天吧,明天你画得完吗?”他看着我再等着我的答案。
    我再看了一眼那画,随即点头道:“可以的,清扬,怎么这样的急?”
    他没有回答我,却是柔声问道:“你最近身子可感觉舒坦些了?”
    我笑道:“你那药罐子天天熬着,我身子当然好了,只除了偶尔的头痛外再无其它不适了。”
    “哦,这就好,过几天我要带着你一起下山。”卷好了纸与画,清扬悄然递到了我的手中。
    “要去哪里?”我接过画与纸抱在怀里,不知为什么,清扬这一说下山,我的心没来由的就慌了起来,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似乎人多了就会让我恐慌,让我害怕。
    “去办一些事,还有你的头痛病,我总也要想办法为你医好。”他看着我的眸子仔细的说道。
    我知道他的心思,他总是为着我着想。
    我常常拽着他的袖子,逼着他告诉我我是怎么来这山间的。
    他不说,只微微的笑,被我追得急了,就说:是因为缘份才来的。
    那一句,总是惹得我一脸的红。
    阿罗说我是清扬救回来的人,我来的时侯人已不成形,皮开肉绽,满身血污,是他天天吩咐阿罗熬着药,再不分昼夜的为我打通了所有的经脉,只是当我捡回了一条命时,我的容貌已回,骨已碎裂,但我幸运的遇到了清扬,这蝙蝠医谷的神医,他妙手回春的重塑了一个我。
    从前的我,是何模样,我已记不起来,而阿罗她也说不清楚,她只记得我血肉模糊的可怖样子。
    我笑笑,再没有追问她。
    我是怎样伤的,我从前的故事又有着哪般?这些都是一个迷,清扬说他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在那采药的山谷里发现了阉阉一息的我。
    他借着他的真气护着我一直到了他的蝙蝠谷。
    我常常感叹,感叹自己的虚无,我的名字,我的过往飘渺的让我怕着在这世间生存,幸好有清扬,我睁开眼,第一眼见,我就认定了他是我的依靠,他是我的亲人。
    阿罗叫他师傅,可是他才有多大啊,瞧着样子也不过大我几岁罢了。
    他教我武功,教我学医,我就认真的学起,学武是用来健身,学医是为着我的身子弱,我还没有完全的好,知道那些医理我才会对自己的一疼一痛有所体会,会了,也才独立,也才不会让清扬为着我而日夜辛苦。
    这山间,我住了总也有五年了吧,除了清扬与阿罗我再没有见过其它的人。
    可是我常常的梦中,梦到一声声婴儿的哭声,那哭声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惹人垂怜,让我每一次的梦回我的枕边都是一汪清泪。而床前也总是清扬为我拭汗拭泪的手臂在轻轻晃动。
    那时候我总是害羞,总是想要逃开他,可是他说我是他重新塑过的人,我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经过了他的手,我真的没有必要为着他的举动而害羞,我才知道,其实清扬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过女人。
    清扬说我梦呓的时候嘴里总是“云”啊“云”啊的叫着,于是他就为我起了一个暂时的名字叫做清云。
    我说,你叫骆清扬,那么我也姓骆吧,我就做他的妹子。
    他却不理,他说我只叫清云就好了,至于那姓,早晚他会帮我寻回。
    我就笑,原来姓也可以丢,也可以寻回来。
    看着他手中的画,我心里都是安然。
    这几年山中的日子,那画也不知画了多少,大抵也都是美景,却从来没有画过人。不知为什么,每一次阿罗吵着让我画她,可但凡一要动笔,我的心就会痛,痛彻心扉一样,于是,清扬与阿罗便不会再让我画了。我奇怪着,却也无他法。
    下山吧,清扬说去,我就随着他去。
    或许那山下会有人让我想起曾经的过往,让我知道我曾经是谁,我又叫着什么名字。
    炊烟升起,锅里面我清炖了小溪里抓回来的鱼,锅开了,我盛好了白米饭,摆好了一应的碗筷,我出门叫着清扬与阿罗一起吃饭。
    “师傅,东西都收拾妥当了,阿罗也想与你们一起去。”小丫头不死心的看着骆清扬,再看着我,想要我为她说上几句好话吧。
    我轻笑着:“清扬,不如就带上阿罗一道去,路上也热闹些。”
    骆清扬夹着盘子里的鱼,闷声不响的吃着,我看着阿罗不自在的坐在板凳上,噘着嘴,连饭也不吃了。
    “清扬,就带上阿罗吧。”
    “吃饭吧。”淡淡的,他不再理会我与阿罗。
    把花碗“砰”的一声摔在桌子上,阿罗哭着就跑了出去。
    满脸的梨花带雨,让我看了好不担心,“清扬……”低低的叫,每一个字里都是不解,我追出去,想要去哄着阿罗。
    那袭湖蓝色的身影飞速的在树影与花草间狂掠而过,我一笑,真是小孩子气,不就是下山吗,竟是争得如此。
    长袖轻扬,足尖一点,几个起落,我就已然近了她的身子,我在风中喊道:“阿罗,云姐姐来了。”
    她不理我,依旧风一样向前掠去,长臂一伸,纤纤素手一把抓住她的长袖,再就势揽着她的腰,转眼她已被我带在树下,盈盈坐在一片树叶之上。
    “啪啪啪”,我听到清脆的掌声,循着那声音望去,山间的小路上,一俊逸男子,修长的身形上一袭白衣在风中飘扬,那浓眉大眼象是在说话一样的对着我微微一笑。恍惚间那张俊美容颜仿佛曾经见过一般,我见过吗?那张脸告诉我他绝不是中原人,可他又是谁呢?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阿罗已一迭声的问道:“你是谁?”
    男子哈哈一笑道:“我是清扬兄的客人。”
    “糊说,师傅从没说起他有客人要来。”
    男子手一扬,一块蝙蝠形的木牌已在手中,“那你说,这是什么?”
    阿罗一见了那蝙蝠形的木牌,刹时无语了,“你,你当真是师傅的客人?”
    “如假包换。”
    我知道这蝙蝠谷里多少人来骆清扬都是断不接待的,更绝少发那蝙蝠令而邀人了,所以此人他必定是清扬的一个重要客人,阿罗听了他的话,也不好阻拦他的,“算你走运,本姑娘今天有要事在身懒着理你,你走吧。”
    “呵呵,多谢小姑娘了。”他说过却是转首看向我道:“这位姑娘的凤薇步显然是已臻化境了。”
    我一愣,他的话语已透出他是行家,我的轻功自是不错,那是因为轻扬说我身子始终还是孱弱,所以轻功一定要好,否则被人攻击了那就连逃也没办法逃了。
    “多谢公子夸奖,公子还请便吧。”既然他有清扬的蝙蝠令那我也不便阻他。
    不想再与人有纠隔,我兀自转向阿罗而不在理他,“阿罗,你先别急,待我再与清扬说说,指不定他就同意了呢。”
    “哼,师傅就偏心,为啥就一定要带上你而无论如何也不带上我呢。”
    “清扬他有他的缘由吧,待我问了再告诉你。”
    阿罗听了破涕为笑,“我就知道云姐姐最好了。”
    “阿罗待清云也是好啊。”揪着她的小鼻子,这小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长大。
    “师傅他真的对你很特别的,明明你的功夫,你的医理都是他教的,可是他就是不收你为徒,还破例的把你留在这蝙蝠谷,你要知道阿罗从小与师傅一起相依为命,这谷里来了多少人啊,却都被师傅给一一逐出去了。”
    是啊,我也感叹,或许是自己命不该绝吧,能活着已是奇迹。
    拉着阿罗的手,一起向屋子里走去,“吃饭吧,饿着了连生气都没力气呢。”
    饭桌子前,骆清扬已没了踪迹,我推着阿罗坐下,让她继续吃着饭,然后说道:“我去看看清扬,顺便也帮你求个情。”
    “好啊,云姐姐快去,希望等我吃过了饭,就有了好消息。”
    迈着沉重的步子,不知为什么,每一次骆清扬说起要带我下山去,我心里都是绞痛着,此一刻我心里亦是如此,我轻轻的向怀里一掏,我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取了一丸药,送入口中,也不用水,轻轻的一咽那药丸就入了我的腹中,这药丸我常年累月的吃着,早已如吃饭一样习惯了,吃了,那痛就弱了几分,让我舒坦些了。
    走在林荫小路上,每一次看着那斑驳的树影,总是让自己心静如水,把自己与这影子皆融入在大自然中,心才会隔外的澄澈而惬意。
    风来,吹起了鬓发如飞,我轻轻的将发撩在耳后,喜欢这蝙蝠谷里的生活,与世无争的感觉真好,愉悦的走到那书房前,我正要敲门,忽而有对话声传出,一个是骆清扬,而另一个却正是刚刚在林子里遇到了那一个陌生的白衣人,我依稀记得他说话的声音,很是低沉悦耳。
    既然骆清扬有客那么我就等他闲暇了再过来,迈着步子刚要离开,突然听到了医书一词,引得我不由得住了步,那是骆清扬的声音:“铁兄,要我答应那事也不难,可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骆兄,请说。等到今天才让你动心与我合作,一定是有着什么特殊的原因吧。”那人客气的回道,话语里却极有诚意。
    “这不关你的事,只是你必须答应我找到那宝藏之后,那里面所有我先祖的医书你必须要全部交给我来处理。”骆清扬不苟言笑的严肃说道,似乎这个条件不答应他他就不与那人合作一样。
    心里一惊,骆清扬的医书已是装满了整整两座屋子,难道他还嫌少,还要再去研究医理吗?那些医书我看了几年却连十分之一都未看完,却也难怪,阿罗说为了救我那些书基本上已经被骆清扬翻遍了,每每想起这一件事总是令我感动。
    清扬,是他给了我的重生,而那之前我的故事已经成了一道难解的迷了。他说过,他会医好我的病,还我记忆,不会再让着我头痛。可是那些记忆我真的不在意,我只是想要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总是有一个小婴儿在啼哭,那哭声太让我心恸了。
    他知道我一直想要弄清楚这婴儿哭声的事情,因此他就为着让我的病除了根,让我如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所以他才答应了与这姓铁之人的合作,来寻找去除我身体里病根的医书吗。我想着这一切,他为我终究是付出了太多,这些总是让我无以为报。
    “行,那些劳什子的医书就通通给你。”那人他志不在医书吧,而医书对于清扬来说却是无价之宝。
    “你等等,我叫了清云来,将这两幅画摆在一起,再临摹了,这样子才方便行动。”
    “清云,就是那个年长一些的女子吗?”那陌生人他的突然一问,问得好是唐突啊。
    “这就不用你来操心吧。”骆清扬说着已是大踏步的向屋外走来。
    我盈盈就站在那门前的树下,我来不及闪躲,骆清扬看到了我,他应该知道他们的话我都听到了,我知道了那画是关乎一座宝藏的事情。我迎视着他:“清扬,如果是为我,请你不要。”那人说他坚持了这么久却终是为了那宝藏里的医书而同意了合作。
    “清云,这不关你的事,你且随我进来,把画再临摹了吧。”
    我默默的站在那里只不肯出声,也不想动,那画我真的不想去临摹了。
    他突然拉起我的手,也不管我的反应与挣扎,就把我径直拉进了屋子里。
    我的功夫是他教的,想要躲开他哪有那么容易。
    他才一松开我的手,我就感觉到一注如炬的目光正紧紧的盯视着我,这就是那被唤作铁兄之人。
    我抬头看着他,他很是无礼啊,看着我眼眨也不眨的,又不是第一次见,可真是登徒子一样的无赖。
    我不理他,走到桌前,看着那摆在桌子上的两幅画,一幅正是前两天清扬让我临摹好的那一幅,我将另外一幅摆在那旁边空白的半边纸上,只见完完整整的一座山就出现了,怪不得那一日我就觉得那画里有玄机,原来是少了另一半的陪衬。
    清扬指着我画完了的那半幅画,对我说道:“云儿,就在这旁边把这一幅也画上吧。”
    当着外人的面,我不好忤逆他,我只好点头,蘸着已研好的墨汁,仔细的画了起来,既然是关乎一座宝藏,我画时不免就看得仔细些了,却是看不出什么玄机,只依稀觉得那草间的顽石有些突兀了。
    我静静的画着,我知道他们是在等,所以我尽可能的快,两个男人已坐定在茶桌前细细品茶了,闻得那茶香,沁人心脾,只闻着就满口生津了,好香啊。
    “骆兄,也不知这清云姑娘是何时来这山中的。”
    “来了整整五年了。”
    手中的笔一顿,原来时光竟是这样匆匆,我在这蝙蝠谷里已住了整整五年,五年,弹指一挥间,却让我从最初的弱女子而摇身变成了一身技艺的清云。
    “清云姑娘从前可曾在京城或者蒙古生活过?”
    京城?蒙古?我脑海中攸然闪过一处繁华,一处空旷,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就在这一瞬间从我脑海中划过,似乎我真的去过那里一般。
    可是任我再去捕捉时却是什么也没有了。低首依旧作画,把心神凝注在画中,或许是我的感觉错了,我从来也没有去过京城与蒙古吧。
    我摇头,不再去想了。
    轻轻的一声叹息划过,仿佛有着无限的伤情,“或许是我看花了眼,不过清云姑娘与我铁某人的一位故友那一举一动却是神似。”
    他的话让我忽然想起初见他时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我迷失的故事里也曾经有过他的存在吗?
    阿罗终是没有离开蝙蝠谷,骆清扬只说这一次有要事在身,而且蝙蝠谷不可一日无人打理,所以阿罗也只好留下了。
    清扬说不出几天他也就回来了,到时候如果她想下山就随她下山随她去玩,阿罗不情不愿的呆在她的小屋里,甚至连送都未曾送我们离开,小孩子气,她真的很想出山去看看那外面的大千世界。
    我一直想问骆清扬那一天在谷中所遇到的陌生人到底是什么人,可是几次话到嘴边我又没有问了,如果他真的想对我说,那么他早也就说了。
    出了蝙蝠谷,一切都是新鲜的,我不知道从前的自己到底是何许人也,可是这外面的世界我仿佛未曾来过一般,但是清扬总是捡人少的地方行走,越走越是人烟稀少,真不知他要带我去哪里。
    这一天,来到一座山下,我好奇的看着这山,山脚下鲜花盛开碧草如茵,可是那山顶上却是一算白茫茫,那是雪吧。
    清扬随手从背包里掏了两件棉衣,一件挂在自己的手臂上,一件递给了我。
    我接过,不解的问道:“要爬山吗?”
    “嗯。衣服你披着,一会冷了可要穿的。”
    “那山上不会真的是雪吧?”我总不信,不信一山可以有四季。
    “是啊,山下是夏,山顶是冬啊。”
    眯着眼看着,好神奇啊,心里雀跃着,“走吧。”我催着他,我心里巴不得早早的就爬上山去,去看那夏日里的雪呢。
    “云儿,呆会上了山,要是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可要抓着我啊。”
    “嗯。”我轻轻点了头,人就已向那山上飞掠而去了。
    我的轻功是骆清扬教的,倒是他落在我的身后,走着走着就回头向他扮个鬼脸,“你是蜗牛爬啊。”
    他笑:“云儿,省些体力吧,连半山腰还没爬到呢。”
    “清扬,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闷了几天的心事终于问出了口,再看着这漫长的风景,心里真是一个轻松啊。
    他不出声,却是让我等的心急,我索性停住了脚步,只回头等着他来告诉我答案。
    轻轻的叹息着,他幽幽说道:“那雪山脚下就是我曾经发现你的地方。”
    头嗡嗡的响,这里就是我重生的地方吗?一身是血的我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没有说话,只是飞一样的向前掠去,我想要知道自己曾经的过往,是什么人,那样的狠心,竟把我浑身是血的丢在那雪山脚下。
    山愈来愈陡,风也愈来愈大,天气果然是渐走渐凉,把那棉衣裹在身上,可身子还是有些僵冷。越走我身上越是痛,这里比上蝙蝠谷是冷上太多了,那里四季如春,让我从来没有体验过寒冷的滋味。
    半山腰,一座小屋现在我的眼前,我站在那里,兀自向雪山上仰望,那山上也不知可有人迹。
    骆清扬越过我向那小屋走去,我只得随在他的身后,心有些懵懂,也不知他带我来这里到底为何?
    推门而入,一室的尘埃,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打扫干净,心里却还在为着自已就是在此山被他发现的事情而感伤。
    他拉着我坐下,轻声道:“天要黑了,我去砍些柴,也好取暖。”
    我无声的看着他走出去,再把门关上,可是冷意却依然侵蚀着我的身子,忍不住的发抖,我似乎是极怕这冷一样,我缩成一团的躲在床里的一角,默默的等待他的回来。
    四周好静好静,静得让我有种恐慌的感觉,我盼着清扬快一点回来,他不在,这地方就让我一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终于,我听到了门开的声音,骆清扬抱着柴走了进来,打着火折子,一下子就把这小屋照得通亮通亮的,他手上是一只山鸡,我看着他把山鸡收拾好挂在火堆上,然后信步向我走来。
    “云儿,过来烤火吧。”
    坐在那火堆前,伸着手,让温暖漾在自己的周遭,“为什么从前我会出现在这里?”
    “我也奇怪啊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