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31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一踢,那塔里汉的脸上已是一片伤了。
    塔里汉已跪倒在地,“格格还是先移架回去的安全,格格午时囚住的那个女子她已不见了。”
    “什么,你糊说,她明明中了我的毒,没我的独门解药她根本解不了的。”
    “格格,奴才刚刚从那里回来,那蒙古包里的确已不见人了,而且四面完好并无人逃离的迹象,所以奴才猜她已沿着……”他说了一半突然顿住了。
    一定是那地道他不想被人知道吧,他以为我此刻一定在这地道的另一头,就是这王爷的蒙古包里了,可是没有,我偷偷暗笑,我早已逃了出来,他们又能耐我何。
    “拉拉,不许淘气,快进来。”王爷的声音突然从那蒙古包里传出来,原来他已被这拉拉格格所吵醒了。
    或许此刻他已发现那蒙古包里并无我的踪迹吧。
    我要离开这里,立刻,马上,否则不待片刻这王爷的就会象拉网一样的在这四周追踪我了。
    轻轻的一挪身,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却突然腰上一紧,我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是一股草香的味道,浓浓的,薰得我沉沉欲醉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有些恍惚,可是随即我便惊醒了,这是一个男人,他手搭在我的腰上,那力度重重的想要把我嵌入他的骨髓一般,不行,这样被人轻薄了去,我怎能甘心,我刚要叫喊,却被一只手猛地捂住了口。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之人,他是图尔丹,他就是巴鲁刺的大汗图尔丹,那样尊贵的身份,此刻却如偷儿一样的就在我的身边,一身黑色的夜行人让他看起来如蝙蝠一样难看,想笑,笑他的样子,可是我笑不出来,我已被他蒙了半边的脸。
    伸出手抓着他的手,不想让他继续捂着我的嘴,可是那手生生的生了根一样居然纹丝不动。
    那青叶草我还没有服,我心里暗叹,算你狠,只要让我再服了青叶草,我会让你好看,这样无礼的欺负我,我不喜欢。
    “丫头,走了。”黑暗中那一双晶亮的眸子望着我,让我无法逃避他的目光,可是为什么,那眸光里仿佛深情无限,是我看错了吗?真想揉揉眼,仔细的瞧着,可是他已身形一起,随即我已被他带离了那片草丛,身后,依稀听得见拉拉的声音,王爷的声音,却已离我越来越远,直到再也没有了声息。
    安全了,安全了,我周遭除了我身边的人以外,就只有望不到尽头的草原和天空中眩美的星星,图尔丹的手松开了,他拉着我仰躺在那草地上,喘着气,刚刚,一定耗费了他不少的内力吧,那样疾速的飞奔,而身上又是带上了我,此刻,他一定累坏了。
    感受着周遭清凉的夜风,看着那遥远天际里的星河,我的心忍不住的陶醉了,原来自由竟是如此的可贵,那哈答斤,我再也不要去了,那个拉拉,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我离她越远越好。
    当心绪渐渐平稳下来,当我知道自己终于脱离了险境之后,我不由得想起我身边的这个男人。就在刚刚,他带着我在那草原上穿梭之际,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我熟悉的味道,那味道让我恐慌,我让心旌神摇,我甚至不讨厌他揽我在他的怀里,我想着连自己都是惊叹,那是不同于对清扬的感觉,是的,那是不同的。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这明显的让我的心里更加慌张无措了。
    我要离开他,我知他并无恶意,否则他也不会深入到哈答斤的腹地又救我出来了。
    至于他的目的,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逃开他,逃到我的雪山脚下,守着青叶草,等待清扬研配出那除我病根的药,我也就得救了,即使没有那药,我也不怕,就在那山中终老,与花为伍,与草为伴,至于我的宝贝,我也只能暗暗的为他祈福了。
    是的,此刻,我要逃开,趁着图尔丹尚未恢复体力的时候偷偷的逃开,轻轻的在那草地上打了一个滚,人已滚出了一米之外,随即我飞速的起身,拉拉下的毒早已在我体内消散的干干净净了,我的身子除了虚弱,功力早已恢复,他又能奈我何?轻展衣袖,我已飞一样的向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遁去。
    没有月亮的夜让黑暗更加无形,也更便于自己的逃遁,我要逃开,逃离他远远的,让他再也找不到我。
    可是,风声凛凛,我才刚刚掠出数丈,那熟悉的味道再次欺近我的身子,遭了,我忘记了我的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而此时的自己根本不是图尔丹的对手,武功我本来就弱,轻功也因为失了青叶草的缘故而弱了三分。
    “云齐儿,是你吗?”那声音仿佛醉酒的男人在呢喃,那声音仿佛无限深情在向我悄悄诉说。
    我浑身一颤,他是叫我吗?可是不对,他叫的是云齐儿,而我,我只是清云。
    又一次被他揽入怀中,这一次却不是他来救我,而是一种欲望的侵袭,是的,是欲望,因为空气里氤氲的氛围给了我一种无形的张力。
    我知道,我挣不脱他,可是我不是他的云齐儿,我也不是他的女人,他这样便是对我的不尊重。
    我不喜欢,我很不喜欢,我不是云齐儿的替身,我只是清云。
    他的脸已经倾身而下,灼热的气息喷吐在我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渴望一寸一寸的向我的唇贴近。
    我慌了,我使力的推拒着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可是他的胸膛却如山一样挺拔,任我如何推柜他依然屹立不动,可是他的唇已经快要贴上了我的,他呼出的气息盅惑着我的心神,我无助的缓缓闭上了眼睛,我想大喊,大喊着请他放手,我不是他的所有,我不是他的女人,他没有权力这样待我,可是那唇的轻颤封住了我欲脱口而出的喊叫。
    我迷失了,迷失在一片薄雾朦朦的森林里,花鸟虫鱼,自在的成长。
    舌的缠绕带着绵延不绝的情欲猛猛的向我袭来,我震撼了,他的吻,他的相拥,我竟然甘之如饴,我竟然没有生烦,为什么?为什么?我与他也不过才见了两次啊。
    不行,我不可以,我还有我的宝贝,我不能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如此这般再让自己沉沦下去,那后果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不堪,我想着,我怕了。
    贝齿慌张的合拢,闭着眼,感觉到他突然的一颤,随后是满口的腥咸。
    天,那是血,我竟是咬了他。
    那让我天悬地转的吻终于在我的暴力下停止了,是的,停止了,可是那紧紧相拥着我的手臂却依然还在我的腰上。
    空气中那股欲望的味道在慢慢的消弥,他清醒了,我也清醒了,而随知而来的会是什么?我希望他可以放过我。
    可是,会吗?
    没有,他果真没有。
    他拥着我再次仰躺在草地上,他背对着我,气息喷吐在我的颈项上,柔柔的带着几许无奈。
    他无奈吗?
    他明明就是固意而为之的。
    久久,他终于松开了手,他坐了起来,抱住头,嘶哑着声音向我说道:“对不起。”
    这三个字已经泄露了他心中所有的秘密,他又是把我当成了云齐儿。
    “你爱她吗?”我问,我记得那个故事里的结局是他抛弃了那美丽而善良的女子。
    久久无声,这问题是这样的难以回答吗?我不信,那一次铁木尔的叙说就让我为着云齐儿而心不甘,她不该为着图尔丹为着其其格而离开啊,她的宝贝呢?我想着,为什么她离开的那个时间会与我重生的时间有着重重的吻合之处,所差的就是那孩子怀胎十月的艰辛与生产了。
    这样想了,我心里不由得一愣,我是云齐儿吗?我是吗?我甚至不知道她的样貌,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自己从前的样貌啊?
    “你,还爱她吗?”我想知道这答案,我心里在为着云齐儿而婉惜,我甚至想知道她的样子,她的眉眼,她与我到底有多相象。
    “我……”他只说了一个字就抓紧了头仰天一声长啸,那啸声里都是苍凉无奈与孤苦寂寞,他寂寞吗?他不是还有他的其其格吗?
    人性,总是贪婪的,得到了,还想要得到更多。
    “放我离开吧,我不是你的云齐儿。”我望向无涯的夜空兀自对着他说道。
    “对不起。”他似乎想要挽回他带给我的错乱。
    “曾经你把你的云齐儿当作了其其格的替身,那么此一刻请你不要把我也当作云齐儿的替身。”虽然在我心里我已经在怀疑我自己的身份,再怀疑自己就是云齐儿了,可是在事实没有得到确认之前,我只是清云,是蝙蝠谷里无忧无虑的清云。
    “可是,可是你身上的馨香,你的眼神,你的一举一动,无一而不象她。”图尔丹突然抓住我的双肩神情有些激动的说道。
    “那又如何,这世上相象的人何其的多,除了相象,你又有哪一条事实可以证明我就是云齐儿?”
    听了我的话,他如泄气的缓缓的垂落了放在我肩上的手臂,“对不起。”
    “放我离开吧。”我心里早已了然他之所以来哈答斤来找我,那是他把我当成了云齐儿。
    “你有孩子吗?”他突然问道。
    “我不知道。”我坦然回答,我确实不知道我是否有过孩子,只是凭着清扬的理解我是有孩子的,但是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我不知道他的模样也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我又哪里是他的娘亲啊。
    “你一定有的,我带你去巴鲁刺,那里有好多好多的孩子,五岁多的,男孩女孩,好多个,你去看,你去陪着他们玩,好不好。”他突然孩子气的向我求道。
    “为什么你要收养那么多的孩子,你难道不知道那些孩子离开了父母他们就会不快乐吗?”
    “不会啊,那些都是无人管无人问的可怜孤儿,说不定那孩子里面就有一个是我与云齐儿的孩子,我带你去,我带你去见他们,你一定会喜欢的。”他说着就拉着我的手,想要把我带离这里。
    我想象着,想象着满屋子里无忧无虑的孩子,那里面也许有一个就是我的宝贝吧,我动心了,我任他拉着我再次走向无边的黑暗与空寂之中……
    迎着风,仰望着那眨着眼的星星,我随着他一路向一个我陌生的地方而行,那就是巴鲁刺吧。
    走不多远,前面出现了几匹马,还有几个侍卫,当侍卫们看到图尔丹的时候,他们满脸都是惊喜。
    或许是图尔丹太过涉险了吧,他居然跑到哈答斤那个王爷那里把我抢了回来,可是我心里却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他知道我会在那王爷的门前呢?
    六匹马,七个人,独独就多了我一个,他拉我上马,我已清楚,他是要与我共乘一骑,何其幸也,他对我除了特别之外而更多的却是一种暧昧不清的关系,他不怕吗?他不怕他身后的侍卫们说三道四吗?
    即使他不怕,我却不喜欢,不管我是谁,我从前到底与他是否有过纠隔,但是此刻我是独立的,我不想为他所左右。
    果然他轻轻一跃就坐在了我的身后,我不动声色的沉声说道:“王爷,别忘了你还有你的其其格。”
    我的话音才落,我就感觉到我身后的这个男人身子微微的一颤,他已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吧,我是告诉他,他有他的其其格,所以他不可以与我同乘一骑。
    我不是云齐儿,不是他曾经的王妃,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与我一起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感觉又如何,他的感觉中我是云齐儿,可是这连我自己都不能确认的揣测又何以让别人信服呢。
    我以为他会翻身下马,以为他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没有,他坐在我身后,呼吸的瞬间有气息浓浓的拂过我的颈项之间,痒痒酥酥的让我如坠雾中,“这马性子烈,你骑不来它,况且只有六匹马,难道你想与他人共乘一骑吗。”
    他的话立刻让我无语,是的,如果不与他共乘一骑,那么我要与别人一起吗?那断断是不行的,如果说我必须要从这六人中选一个的话,那么我也只好再选择他了。
    人才一坐稳了,六匹马已如离弦的箭一般飞驰而去,起先,我还是刻意的要与图尔丹保持距离,可是我越是前倾越是紧紧抓住那缰绳不放,我的身子也越是不稳,在那风中晃来晃去的感觉让我有些怕,马越骑越快,明显的图尔丹已将身后的五个人甩在后面,迎着风,那沁凉的风在这夏夜里吹在脸上一开始虽是让人通体舒畅,可是久了,却是让我有些头痛,头很痛,我才想起我的青叶草,我已有好久没有服食青叶草了,人开始软软的,浑身无骨一样左右晃动着。
    一只大手轻轻的把我捞在他的怀里,我靠在他的胸前,有无边的安全感向我袭来,就仿佛回家的感觉,那样温馨那样甜蜜,我的家到底在哪里?我的宝贝我曾经的夫君,我累了,我想着我竟是在那温暖的怀中悄悄睡去。
    浓浓的夜风中我睡着了,我睡得很踏实,这一睡连一直侵袭着我的梦魇居然也没有入梦,这是自我离开清扬离开蝙蝠谷之后我睡得最为踏实的一次,我就在图尔丹的怀里,不知为什么,我相信他,那信任感仿佛与生俱来的一般。
    ……
    醒了,眯着眼迎着满室的阳光,慵懒的伸着懒腰,好舒坦啊,可是,慢着,这是哪里?
    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恍然回神,依稀记得我原是与图尔丹共乘一骑的,可是此刻我怎么就在这里了?
    我歪头打量着这里的一切,好奇怪的一个蒙古包啊,怎么还隔了一间一间的小屋子,真是特别呢。
    我起身,才发现全身上下居然只着了内里的亵衣,脸上不由得一红,也不知是谁……
    轻咳了一声,这蒙古包的外面一定是有人在守卫的,瞧我身旁竟连一件衣裳也无,这让我如此起得了床呢,是的,我是睡在一张床帐之中,这蒙古包真的是太特别了。
    我的咳声才住,已有人掀了帘子走了进来,我一见,那笑靥如花的女子就是燕儿啊,真快,她已赶了回来,我的青叶草她一定也有了吧。
    想到那草,才感觉到浑身的僵硬,伸着手,向她讨要,她会意的转身,真是冰雪聪明的一个小女子,她走到一间隔开的小屋里,随手已拿出了那洗好的几株青叶草,她递到我的手上,我接过吮吸着那草汁,只片刻间就是通体舒畅了,精神立即就好了许多。
    “我的衣服呢?”有了精神我才问起了这至关重要的问题,没有衣服我起不了床。
    “马上就到了,云姑娘且等一等。”
    我奇怪,我的衣服为什么还要别人送过来,“拿去洗了吗?”
    “呵呵,不是,是大汗说你那身衣服破了好几个洞,穿了不合适,就着人去取新的了,我刚催过,说是一会儿就到了,云姑娘再稍等等。”
    “哦。”原来是这样,“可是,我这衣服是谁……”我想问她是谁帮我脱下来的,可是话到嘴边却不好意思开口了。
    “云姑娘只管放心,以后云姑娘的起食饮居就皆由燕儿来服侍了。”燕儿笑眯眯的站在阳光下,满眼的欢喜。
    我奇怪,服侍我让她很开心吗?还是她要感谢我在哈答斤救了她一命。
    “燕儿,我不用人服侍的。”我坦诚的说道,我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千金,我只是蝙蝠谷里一个无从知道自己身世的小女子,而且我来了,我只是想见见图尔丹口中的那些孩子们,我想见他们,我真的渴望那其中就有一个也是我的宝贝,可是这只是我的奢望吧。
    “云姑娘,你一定要让燕儿服侍你啊,不然……”她说着竟有些泫然欲泣了,那感伤的模样倒是让我惶恐了。
    “怎么,有人在强迫你吗?”我不解的问道。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没有,是燕儿自己心甘情愿的,如果云姑娘不让燕儿服侍,那么燕儿就求着云姑娘同意,直到你答应为止。”她说着竟是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慌忙起身,扶着她起来说道:“燕儿,你折煞我了,从今后你要跟着我也可以,但是我们只能以姐妹相称,你要同意便如此,你要不同意那就作罢。”
    燕儿拉着我的手,亲切的说道:“燕儿一见了云姑娘就打心眼里的喜欢,就仿佛前生即已相识一般。”
    我心想又是一个把我当成了云齐儿的人了,如今我倒是真的好奇了,“那云齐儿,你可有她的画像吗?”
    燕儿正要说话,那门帘子一挑,一个人已风风火火的抱了一整叠的衣服走了进来,我猛一抬头,却是图尔丹,瞧着自己一身的亵衣,我飞一样钻进被单里,“你……你出去。”
    “对不起,我一时急切居然就忘记了。”图尔丹说着只低着头把那一叠衣服匆匆丢在我门前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就一溜烟的退了出去。
    忍不住的心跳,刚刚的自己就被他给瞧了去,真想追出去怒斥他一番,他一个大汗,又是何苦要做着这些小事呢?我记得云齐儿与他的故事里还有一个绝美出尘的女子其其格,“燕儿,为什么大汗他不陪着其其格呢?”
    “或许是曾经沧海吧,大汗与其其格之间的事我们这些做奴婢的也是不懂。”她说得感慨,曾经沧海难为水,那是说图尔丹也是失去方知了吗?
    我不懂,也无法去理解那故事中每一个男女主角的悲与喜。
    随意的选了一套藏青的蒙古装,让燕儿帮我穿在身上,穿戴整齐,我站在那镜子前左右顾盼,似乎是我第一次穿蒙装,好新奇的感觉。
    “云姑娘,你这样穿着真好看。”燕儿也转着圈的围着我转。
    呼呼,我这样子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走路,会不会运轻功了。
    “燕儿,我想去见大汗收养的那些孤儿。”我此来的目的,就是那些孩子们啊,见过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那一场哈答斤与巴鲁刺的大战我还没有将它消除掉,这一是为了曾经对铁木尔的承诺,二也是为了这草原上的穷苦百姓,他们需要安居乐业,需要一个太平的环境来建设他们美好的家园啊。
    拉着燕儿的手,让她带着我去,才一出了门,我发现这门口竟有一个秋千,飘飘荡荡空落落的荡在那里,让人在刹那间生起了一股凄凉之感。
    不远处,图尔丹他正站在一匹马前,他看着我的方向,眼眨也不眨,让我以为我身上有什么不对一样,急忙低着头瞧,再看我周遭的其它侍女,呵呵,我的衣装并没有什么差错啊。
    “燕儿,带云姑娘去见那些孩子们吧。”他的话才一出口,就让我有种与他心意相通的感觉,是的,好象彼此之间心有灵犀一般。
    我微笑着向他福了一福,就连刚刚他唐突进了我的蒙古包一事也淡然了,燕儿扶着我上了一匹马,我随着她驰骋在巴鲁刺的草原上。
    到了,远远的我已经看到了一群孩子们,大大小小的十几个,就在一处院落里嘻闹玩耍。
    惊喜的飞身下马,人已飞掠而至,小男孩,小女孩,个个都是漂漂亮亮的可爱。
    那离我最近的一个小女孩似乎是看到了我,她看着我的方向,眼眯眯的笑,我一把抱了她在我的怀里,宝贝,如果你还活着,你也有这般大小了吧。可是娘,却不知道你在哪里?
    我想着,眼底居然有一滴泪沁出,一只小手轻轻的抚上我的眼角,“阿娘,姨姨哭了,你快来哄哄她。”稚嫩的童音响在我的耳边,惹着我笑了起来。
    轻轻的把她放下,她一转身,就向着那几米外的一个女人走去,那人就是她的阿娘吗?
    我望向她,洁白无染的一袭月白色的裙装,这衣装告诉我她不是这蒙古人吧,那个阿娘听了小女孩的话,慢慢的转过身,然后那张脸绝美的容颜让我看着也禁不住的止了呼吸,而那眉间一朵妖娆的梅花却让我愣住了……
    替宠新妃【023】
    我看着她,这一刹那间,铁木尔讲给我的关于她的故事,关于云齐儿的故事闪电一样的划过我的脑海,这张如春风一样娇美的容颜就定格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看着她,为什么那眼神里凝结的只是无垠的轻愁,她不快乐,她的心里似乎藏着一个看不见的秘密,那秘密惹得她连生也是无法快乐的。
    她是其其格,我确定的知道,因为云齐儿的故事里,那朵梅花曾经是云齐儿的最伤最痛。
    那故事里,云齐儿没有错,似乎其其格也没有错,那错的又是谁呢?是那个随意娶了云齐儿又不能给她幸福的图尔丹吧。
    是的,错的就是图尔丹,他错在他娶了其其格而又娶了云齐儿。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是生起了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
    我走过去,我轻轻的握住其其格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竟是如霜赛雪一般的冰凉。
    “姐姐。”想也不想的,我轻轻地叫,这一声的亲切,只想要化去她额际间的那一股淡淡轻愁。
    “你是?”她开口了,这声音婉转如莺鸣一般,真是好听。她的样貌,她的举世无双绝对值得图尔丹为着她而不顾一切,可是如今,那男人对她似乎也是……
    “我是清云。”淡淡的笑,那握着的手更加的紧了。
    “清云,我认识你吗?”她的眼神里写满了问号,她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我知道,可是当我与她的手握在一起的刹那,我却分明感觉到了一种类似于亲情一样的东西,我其实好想有这样一个姐姐。
    “姐姐,清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看着她,感觉自己这样的唐突似乎是吓到了她一般,她的眼神里此时那淡淡的轻愁已被一丝慌乱所惊到。
    “可是,我似乎不认识你。”她犹疑着缓缓说道。
    “我也是,可是我一见姐姐就极喜欢。”我说的是真心话,如果可以让自己多一个姐姐在这草原上也未尝不是好事。
    “是啊,那随妹妹叫吧,其其格我要离开了。”她淡淡的,好象不喜欢我一样,这让我忍不住的心里一阵感伤。
    她说完,再不看我,只轻轻的挣开我握着她的手,悄悄的象一缕幽魂一样向前走去,那眸间尽是清幽……
    我看着她,我有些傻了,为什么她会如此?
    看着她的背影慢慢的在眼前消逝,只徒留一份飘渺的轻纱漾在心湖里却连涟漪也无法荡起,我心里没来由的更是伤感,她似乎不喜与人来往,可是她却是极喜欢与这些孩子们在一起的,你看,此时孩子们望着她的背影眼里都是恋恋而不舍,孩子们尽皆挥着小手,轻轻的叫着‘阿娘再见’。
    她走了,只片刻间的相遇,却已把她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姨姨,你是谁?”一个小男孩跑到我的身前,仰着头微笑的看着我。
    我把自己从刚刚对其其格的迷惘之中挣脱开来,我看着这个小男孩,我蹲下了身子,抓着他的小手,笑呵呵的说道:“我是姨姨呀,姨姨来看你们。”
    “姨姨有礼物吗?”
    “这……”我哑然,来得太急,我当真是忘记了要拿礼物来给他们分发。
    “姨姨没有是吗?没关系,刚刚阿娘已经带了好些给我们,你看那边……”他说着手指着他们的蒙古包前面。
    我看着一张大毡子上有好多的吃食还有衣裳,“那些都是阿娘送你们的?”
    小男孩点点头,笑得更灿烂了,“是啊,阿娘每一次都送东西给我们的。”
    小男孩的话又是让我有些尴尬,四处一扫,我看到那毡子上还有一些笔墨和纸砚,我笑了,“姨姨给你们画画好不好?”
    “好啊好啊。”围观而来的一群小伙伴们立刻附和的拍起小手掌,肉嘟嘟的小手,让我看着心里一阵喜欢。
    喜欢这些孩子,他们就象是我的宝贝一样,可是他们一直是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图尔丹的羽翼里,可是我的宝贝呢?他现在在哪?他可还好?
    “姨姨,就先画我吧。”小男孩乖乖的站在我的面前,一只脚向前一探,就摆出了一个酷酷的造型,呵呵,真可爱。
    我看了看一直闷声不响,随在我身后的燕儿,“帮我研墨吧。”
    “是。”
    这蒙古包前有一张放在露天的小桌子,我走过去,坦然的在那椅子上坐定,一旁的燕儿已是漾了墨香飘荡在这草原之上。
    我抬首望着那飘着淡淡云朵的天空,再望向无边无际的大草原,远远的有牛羊在欢快的奔跑着,好一幅温馨怡人的草原风情啊。
    我执了笔蘸饱了墨汁,画着眼前可爱的小男孩,而那背景就是一望无际的碧绿的大草原,那可爱的笑颜,小小的身子,每一笔每一划都让我动容,让我以为我画着的其实就是我的宝贝……
    画好了,我交到小男孩的手中,立刻小伙伴们皆围着他转,指指点点的看着那画,然后“呼啦”就围到了我的桌子前,“姨姨,我也要画。”
    我笑,“好好好,不过可要一个一个的来,大家要排队。”
    孩子们听了,乖乖的排好了队,等着我一个一个的画下他们。
    腰间有些酸意,又是该服食青叶草的时间了,可是我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期待的目光,我忍了忍,就画吧,只要这些孩子们高兴了,就是我的宝贝也开心了。
    我画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孩子们一个个的兴高采烈的拿着他们手中的我的画,齐齐的坐在那草地上互相比着笑着,开心着……
    我画啊,我一直画到夕阳日落,终于,燕儿拽着我的衣袖道:“云姑娘,你的脸色很不好,天也快黑了,明儿你在为孩子们画吧。”
    我直直腰,是啊,我真的累了,而且天黑了,我也没有办法再把他们画的细致了。
    那些还未被画到的孩子虽嘟着嘴,却也是象小大人一样的说道:“姨姨,天黑了,就明天画吧,姨姨明天可一定要来哟。”
    看着他们满脸的渴望与期待,我如何能拒绝,“会的,姨姨明天一早就来。”
    孩子们放心了,欢呼着大叫“姨姨真好。”
    我笑,原来一幅画就可以让他们如此之开心啊。
    依依不舍的离了他们而去,上了马,我才发现我饿了。
    “云姑娘,去用膳吧。”
    “嗯。”我点点头,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就去补充一下自己的体力吧。
    燕儿带头骑着马向前面飞驰着,我向着我住过的那座似乎有些特殊的蒙古包而去,累了饿了,此时那就象一个家一样在召唤着我的回去。
    到了,早有人牵过我手中的缰绳,还没有走进蒙古包里,就闻到阵阵的菜香与饭香,惹得我肚子里的馋虫在翻涌着。
    我走到桌子前,我惊叹那一桌子的吃食,清炖鸭,红烧鱼,一盘子碧绿的青菜火侯恰到好处,就象是刚刚才炒过的一样,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菜,色香味俱全的一应摆在我的面前,我抬首看向燕儿,一定是她吧,想得这样周到,不早不晚的为我准备好了这些饭菜,所以刚刚才催着我回来,她一准是算好了时间的。
    “云姑娘,快请用吧。”
    我看着一桌子的菜,不解的问道:“就我一个人吃吗?”
    “是啊。”
    “不好,燕儿你陪我。”
    “那可不行,你是大汗最尊贵的客人,我们做奴婢的是不可以与客人同桌而食的。”燕儿倾身福了一福,淡然笑道。
    “不妨,你就坐下来吃,否则我就告到你们大汗那里,就说你不听本姑娘的吩咐。”
    燕儿呵呵呵的笑,“那好吧,恭敬不如从命,燕儿也欣喜能有一个家乡的人与燕儿一起用膳呢。”她说着再不客气,只坐在我对面拿起了筷子,开动了。
    好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饭菜了,真是好吃,“燕儿,这草原上也有中原的厨子吗?”这饭菜绝对不是蒙古的厨师煮的,地地道道的中原菜,这里的厨师绝对煮不出来这么正宗的。
    “是啊,一直都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燕儿说着,面上却是有些黯然,象是想起了什么似的。
    看着她有种伤心的感觉,我没有再说什么了。
    饭毕,我只声道:“燕儿,你也去歇息吧,顺便也帮我准备着一些小礼物,明儿我要带给那些孩子们,明天还要仰仗着你陪着我去呢。”
    “好的,那云姑娘也早些歇息,燕儿这就去准备了。”
    燕儿走了,我走到角落里,取了那早为我准备好了的青叶草,服了那草汁,然后闭目养神,我听着蒙古包外的虫鸣蛙叫,这一刻,天虽黑了,可是这草原上的人还没有睡吧。
    我且慢慢的等着他们睡去。
    默默的守在静寂中,这一天铁木尔还有图尔丹皆没有来吵我,倒是让我奇怪图尔丹他把我掠来的用意为何了?
    四周越来越是静寂,偶尔有狗吠的声音,夜更深了,此时已该是我行动的最好时机了。
    我整理好一身的衣裳,闪身飘出了蒙古包外,那守在门前的侍女们早已在打着嗑睡了,她们丝毫也没有觉察到我的离开,我心里一阵窃喜。
    随着图尔丹而来,我其实是有目的的,我想知道那个叫做‘巴图’的人,他是易过容的,那易容之下的容貌又是何模样,我有些好奇,那个坏蛋,那一天,我不拆穿他,是因为我不想打草惊蛇,但我还是要查出他下毒的最终目的为何?
    否则,除不了根,早晚他还会再兴风做浪的。
    他被图尔丹关在哪里?我不知道,可是我却相信一点,那就是但凡有人把守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犯人或者是那些人在守着他们尊贵的主子。
    我飞身在草原之上,想要去寻得巴图的蛛丝马迹,恍惚间,我看到远远的有一个女子低首疾速的行走在草原之上,那身形分明有些熟悉……
    借着黯淡的星光,我审视着那女子的身姿,显然她并不懂得武功,她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不时的四处张望,她要去哪里?她的神情让我好奇了,我不由得远远随着她而行。
    天空越来越暗,仅存的星光也渐渐淡去,乌云遮住了天空,空气中是一种山雨欲来的气息,看这情形随时都有下雨的可能,我有些想回去了,可是看那女子她的步伐依旧急急的向前而行,她的身影一直牵引着我随她一起而不想离开。
    终于,她止了脚步,她站在草地上,翘首向着远处而望,顺着她的方向,我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座蒙古包,蒙古包前燃了灯笼与火把,几个侍卫戒备深严的把守在蒙古包的门口。
    那里面一定是囚了什么人吧,是我要找的巴图吗?我想着,心里不觉有些期待了。
    那女子观望了许久,却只颓丧的在原地里跺着脚而没有走过去,我有些奇怪了,她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悄悄的跟过去,在距离她几米远的地方隐身躲在草从中,我看向那个背对着我的女人,她的身形很象其其格,可是我看不到她的脸,所以我无法确定她到底是谁?
    奇怪,这样晚了,她来这里做什么呢?
    不知何时开始,天空中已悄悄的飘下了豆大的雨点,打在我的身上,让我一个激棱,不好,真要下雨了。
    我要回去吗?可是看着眼前的情形,如果离开了,我似乎就错过了一场好戏。
    雨渐渐大了,火把灭了,只有那不怕雨淋的油纸灯笼还兀自闪亮着,可是那蒙古包前已经暗了许多,守卫们巡逻的身影不时的映在那蒙古包上,我看着也是不自觉地为着要如何靠近那蒙古包而犯着愁。
    顶着雨,淋了满身都是,守卫们个聚在一起躲在那蒙古包前的一块破布下面避着雨,我悄悄看着,也不知那女子她究竟有何意图。
    终于她离开了她站了许久的地面,她从侧面慢慢的向那蒙古包踅过去,她是要避开一应的守卫吗?她没有功夫,没有那么容易就躲过去的。
    可是风愈来愈大,雨也越来越急,那声音已将她的脚步声淹没于无形,那几个侍卫还在一起谈天说地的热闹着,似乎根本就没有觉察到那女子的行动,或许他们根本不会想到这样深的夜里,会有一个女子前来这里吧。
    她猫着腰,匆匆的跑到那蒙古包的门前,我的心忍不住的悬了起来,倘若被侍卫们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她一定会被抓起来的。
    可是,她脚下的步履没有私毫的迟疑,眨眼间她已到了蒙古包的门前,一闪身就入了那蒙古包,我看着,我不禁为着她的大胆与心细而折服了,她不怕吗?不怕被那些守卫们发现吗?
    可是借着这风雨的到来,她奇异的进去了,此刻,却倒是守在这里的我一脸的焦急,我很想确认那蒙古包里的人是不是巴图,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要过去吗?去了很冒险,必竟那些侍卫们还在,他们只是被聊天暂时而分了心神,我不见得也会如那女子一样的幸运。
    可是我越是等着那女子出来,我越是心焦,而雨打在身上让我混身更是不自在,罢了,就进去吧,只是我要想一个妥当的办法。
    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黑色的面巾,我遮住了自己的面容,我要走过去,去查探那蒙古包里被囚的人他到底是不是巴图。
    我一步一步的蹭着,我终于蹭到了那几个侍卫的近前,悄然而起,飘然而至那几人的面前,我看着几个人在看到我时片刻间的愣怔,在他们尚未反映过来我为何人时,衣袂飘然,我的手指只抖了几抖,转眼间我已经尽数点了他们的|岤道,就算是他们明天认出了我又如何,我是友非敌,倘若真与他们对簿公堂,我自有一番说辞说与图尔丹。更何况我面带面纱,他们也不易认出我就是清云啊。
    看着几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轻轻的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道:“放心,我不会加害你们,我只想知道这蒙古包里面到底囚了什么人。”
    我说完,已转身向那门前走去。
    手一挥,已是灭了几盏灯笼,只留那被我点了|岤道的侍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