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47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烂,从清扬的话语里我知道,小九他就住在这附近,那么就已说明小九在我们的手上,而不在他师父与完颜飞狐君的手上。
    “云儿,闭上眼,再休息一会儿,来了,我再叫你。”
    我点点头,闭上了眼,我好累啊,我默默的数着数,时光在难耐的走过,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剪熬。我想问清扬,是不是已经完颜飞已经告诉了他小九就是我的宝贝,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这一醒来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精力。
    眼前又是黑暗,可是我能够感觉到那轻轻摇曳的烛光,我回忆着曾经见过小九的每一个画面,从怡心宫外到天心殿,再到悦来客栈,最后是在校场上,他小小的身子征服了太多人的心了,小九,你一定就是我的宝贝。
    我听到了门开的声音,有风送来,一股子花香的味道,浓浓的薰人欲醉,脚步声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我急忙睁开眼睛,我看到了小九,那个可爱的孩子。
    “小九……”我轻轻的唤,眼中是在见到他的喜悦。
    小九来了,他乖乖的就站在我的床前,“姨姨,你睡了三天三夜了。”
    小手说着就抚上了我的脸,柔腻滑滑的抚过我的肌肤,我居然就能动了,我抓着他的手,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小九,叫娘亲,你一定就是我的孩子的。”
    “可是师兄……”小家伙低下了头,不言语了。
    我的手向下滑去,我要看一看他的手臂,只要我看到了那齿痕,那么不管他师兄说什么,我都可以确定的知道小九到底是不是我的宝贝了……
    手有些软,可是心急着什么也做到了,此刻,我的手指已触到了小九手臂上的肌肤,薄薄的一件外衣,随意的一撩,然后就什么都看到了。
    这屋子里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的宝贝的手臂上曾经被我狠狠的咬了一口,在雪山上,当我发现哑女要抱走他时,我就下意识的在他的身上留了那个记号。
    胳膊露出了半截,然后我真的就看到了那道曾经一定是很深很深,但现在又浅了的齿痕了。
    “小九……”我颤抖着看着他的胳膊,再看着他的小脸,我确定的知道他就是我的宝贝。
    “姨姨,你怎么了?”
    “小九……”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见到我的孩子时我要说些什么,可是在我确定了的这一瞬间,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我拽着他的手,想让他靠在我的身上,可是隔了床,我只能握住他的手臂。
    又是伸出了手指,指腹轻触着他的眉他的眼,有泪狂溢而出,一滴滴的沿着我的面颊滑落,小九抚上了我的眼角,“姨姨,你怎么了?”
    “小九,我是你的娘亲。”终于冲口而出,我却不知道小九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果然,孩子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姨姨,你说你是我的娘亲,是吗?”宝贝向我确认着。
    我点头,“是的。小九手臂上的齿痕就是娘亲当年狠心咬下的,现在,还疼吗?”虽然知道那已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要问他疼吗?
    小九摇摇头,也认真的回道:“不疼了。”
    我笑了,小九真是可爱,摸摸他的头,“小九,告诉娘亲你从小是不是在雪山上长大的?”
    “是啊,那梅花可香呢,还有温泉水煮蛋也好吃。”
    “可是为什么上一次你告诉姨姨你是在金国长大的呢?”我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小九是这样说的呢。
    小九挠挠头,“那是师兄说你不是好人,你一定会问我从小住在哪里的,然后你果然就问了,我就照着师兄的话说我是从小在金国长大的。”
    这一番话才让我想起校场上的那一番拼斗,清扬与完颜飞到底孰胜孰败了啊,还有那玉到底现在又在谁的手中呢?
    想到这些,我才看向清扬,“清扬,完颜飞与他的师傅怎么肯让你们抱了小九回来呢?”这才是我心里最大的疑问啊。
    “云儿,小九是你的孩子啊,我早就看着他象了,所以就让他们答应了小九跟着我们回来。”清扬轻描淡写的说过,可是我却不信,我不信完颜飞会这样痛快的放过小九,要是他早有如此好心肠,他早就告诉我小九就是我的孩子了,他让我剪熬了这样久,他就是要折磨我啊。
    我真想问问图尔丹,为什么狐君这样恨他,当年他与古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着狐君记恨着他呢,可是碍着小九在,我却不便问。
    此时的图尔丹正无声的站在一米开外的床前望着小九,他并没有走过来,也没有欲抱起小九的意思,他只是欣喜的站在那里看着孩子,他开心了吧,小九是他的孩子呢,这是我千辛万苦才要到的孩子。
    “额娘,你告诉我,我的父亲是谁呀?”小九拉着我的手,哀求的说道。
    “这……”我看看图尔丹,这一刻我却不知道他会不会认着孩子了,这孩子只是我与他醉酒里那唯一一次才有的孩子,他会不会怀疑呢?我不敢确定,我看向他,眼里是太多的无奈与探究,如果他不要认那就不认吧,我与他也就再无瓜葛了,只是让孩子没了父爱,多少就是我的罪过了。
    小九沿着我的视线,他看到了图尔丹,“额娘,是他吗?”
    孩子到底是孩子,他此刻的心里哪里知道我心中的惊涛骇浪啊。
    我无声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一大一小,我却不知要说些什么了。
    “小九……”图尔丹突然冲上前一把抱起小九在他的怀里,“小九,父汗在这里。”
    隐隐的我看到了他眸中的泪水,他认了,他终于认了小九了,我心里想到的那些解释的话语在这一刻已不重要了。
    信任,这是此刻他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他的信任,让我把所有的怨气都是一笔勾消了。
    原来自己就是这样的心软啊,看着父子两个抱在一起,我终于欣慰的笑了。
    泪已干,此时是我这一生中最最幸福的一刻了。
    图尔丹抱着小九慢慢的坐在我的床前,此时我才发现清扬早已在不经意间退了出去,此刻这屋子里只剩下了图尔丹,小九与我。
    一份家的温馨,让我等了五年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在思念中难耐的度过,可是上天还是怜我的,它还是让我们一家团圆了。
    “云齐儿,谢谢你。”图尔丹的声音有些颤抖,“云齐儿,你送给了我此生最好最好的一份情,那就是亲情,我图尔丹终于又有了儿子了。”
    他说着又是站起来,把小九举得高高的,“来,再让父汗看看,看看我们的小九有多帅气,竟是把那些个大人们都给征服了呢。”
    是啊,他的功夫好,棋也好,还有萧,他会的可不少呢,他的轻功甚至比我还要高明。
    “小九,你的功夫都是谁教你的?”他的师傅是那风火教的掌门,可是他又是在雪山上长大的,我不知道也不懂了他的本事都是谁教给他的。
    “是师兄啊。”小九眨眨眼笑着说道。
    “师兄,就是打败你铁木尔叔叔的那个人吗?”就是指完颜飞吗?我真的不信,不信他会教着小九这么多的功夫。
    “就是啊,是师兄每天教我功夫的,可累人呢,可是我不学,他就打我。”小家伙毫不知羞的说道。
    “小九,你师兄有没有同你说起过娘亲的事情?”
    “没有,师兄只说等我长大了,我爹与我娘自会来接我离开的。”
    “师只真的这样说?”我不信了,完颜飞明明是不想放手的。
    “是啊,师兄说只要我学好了功夫,他就带我下山,在把我亲自交给额娘呢。”
    手拄着床,我想要坐起来,图尔丹忙着把小九放在床上,然后扶着我起来,再拿了一个软枕让我靠着,心口又有些疼,我忍着,我不想让小九与图尔丹看出我的痛楚来。
    可是却还是被图尔丹看了出来,“云齐儿,痛吗?”
    原来他都知道了,是清扬告诉他的吧,我的胸口痛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能够活到今天那都是清扬的功劳啊。
    我摇摇头,此刻的自己再也没有什么怨气了,能够在我有生之年让我见着了我的宝贝,我心已足矣。
    “云齐儿,要是痛,就别忍着。”图尔丹的眸中已是有些迷雾。
    “呵呵,不碍事的。”硬撑着我不想让孩子看出我的柔弱。
    “都是我……”图尔丹突然狠狠的捶着床头的木柱子,那一声声响震得我的胸口更痛了。
    不自觉的吟哦出声,他才反应过来一般,他抓住我的手真诚的说道:“云齐儿,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我知道从他的口中说出来会有多难啊,他是巴鲁刺的大汗,可是他终于是低下了头告诉我他错了。
    “小九,叫父汗。”我欣慰的向着小九说道。
    小九张了张嘴,看了看我,象是不习惯一样,半晌才稚声稚声的叫道:“父汗。”
    有些累,可是我硬撑着靠着,我把小九的手交到图尔丹的手上,再把自己的手放上去,“图尔丹,这孩子生在这个世上已是奇迹,五年了,他没有享受到一点的父爱与母爱,图尔丹,从此,我把他交给你,请你好好的待他,他就是你的孩子啊。”我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了,可是无论怎么样,我见到了小九,见到了我的宝贝,我就满足了。
    “云齐儿,你不许糊思乱想,也不许糊说,等你好了,等你能下床了,你还要带着小九去放风筝呢,云齐儿,你要守着他一辈子。”
    泪水翩然,我又何尝不想,可是从这一屋子的人的表情中,我已猜到那块玉必是被完颜飞得去了。
    没了玉,那宝藏就无法开启,那么我的生的希望根本就是一个未知啊。不过,我会加油,我会努力的让自己开开心心的度过每一天,陪着我的孩子,与他一起唱歌,一起抚琴,一起做画。想象着这些,我已经很知足了。
    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弥足珍贵的,所以我们没有浪费时间的理由。
    快乐吧,快乐才是人生最美最令人向往的极致,生与死,怨与恨,所有的所有都是虚无的。只有快乐,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我累了,图尔丹又是扶着我躺下,我看着那轻关着的门道:“图尔丹,去把那门开了,我想看看窗外的月光。”
    图尔丹还未动,小九已飞一样的就到了门前,小手轻轻一推,刹时那月光溢满了室内,虽晃着我的眼,可是却给了无边的希望。
    看着那站在月光之中的小九,我竟是有种如沐梦中的感觉,可是终于,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孩子。
    我相信,明天总会更好……
    “小九,天快亮了,再去睡一会,你娘亲还病着呢,让你娘亲好好的歇一歇。”图尔丹吩咐着站在门口的小九。
    小九再次跑到我的床前来,他拉着我的手,“额娘,我去睡了,待小九醒了就再来陪你。”
    到底是孩子,虽然他也算老成,可是那些大人之间的浪涛汹涌他又哪里能够体会呢。
    他的速度可真是快,一个晃身人已掠出了屋外,这让我不由的要谢了狐君了,虽然他让我们母子分开了五年,可是他教给小九的已是太多太多了。
    屋子里静静的,似乎连针落地的声音也清晰可辩,图尔丹走向门口,他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这一关,却让我的心没来由的慌了起来,心好慌乱啊。
    当他魅惑的身影再次回到我的面前时,月光被挡在他的室外,他伸出手臂,他缓缓的抱住了我,心里有一些暖,我便任他抱着,原来自己也是这样希望自己的心有一个可以停靠的栖息之地啊。
    是他,就是图尔丹,见到了我的宝贝,所有的前嫌冰释,我再也不想去气恨他了。
    “云齐儿……”他叫着,他的手在慢慢的收紧,那种感觉告诉我此刻的他有多害怕失去我。
    “嗯。”我轻靠着,软软的身子一动也不动。
    “你口中的休书,我是什么时候签的啊?”温柔的嗓音从他的口里飘出来原来也是这样的动听。
    轻轻的笑,“呵呵,你醉酒的时候,一次有了小九,一次就让我算计着让你签了那休书。”
    他点点我的鼻尖,“云齐儿,有时候你真是鬼机灵呢。”
    “云齐儿,答应我,陪着我一生一世,好不好?”他如墨玉一般的眸子认真的看着我,似乎很怕得到我否决的答案。
    这一刻,我突然犹豫了,要答应吗?可是我还有几天可以活在这个世上呢?我从他的眸中看到了深情,假如我死了,他会痛苦吗?就象狐君一样为了古拉而不顾一切的报复。
    我的病都是源于狐君呢,图尔丹也会报复吧。
    或许不要再让他爱着我,让他恨着我,这样便会少了些痛吧。
    心思百转间,我突然猛猛的推开了他,“我不要,我宁愿去蝙蝠医谷。”
    图尔丹刹那怔住了,可是他重新又是将我环在了他的怀里,我虚弱的挣不过他的力气,“云齐儿,你是固意的,你骗我,你怕我为着你伤心,是吗?”
    他柔柔的声音让我刹时又是泪如泉涌,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原来他早知了我的心意,我还要无情的骗着他吗?
    “云齐儿,我会医好你的病的,我会陪着你一起生一起死,所以,你要答应我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这一刻,我感动了,我窝在他的胸前第一次痛痛快快的哭泣着,我想要把这多年来的委屈一并的哭散而去。
    他抚着我的背,轻柔的让我舒服着些:“云齐儿,哭吧,哭过了,一切都会好的。”
    被他这一说,我倒是不好意思再哭了,我停了停,还有些哽咽,他就用他的袖子为我轻拭着满脸的泪痕,那认真的模样倒是让我忍不住的轻笑了。
    他看着我笑,“云齐儿,你笑着的样子真好看。”
    捶着他的胸口,“才哭过,一脸的狼藉,你还笑。”
    他捉着我的手,“是真的,好看,你虽变了模样可是比以前更好看了。”
    我不理他,越来越是油嘴滑舌了,“你说,小九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他的脸一怔,有些不自了。
    “你说,你不许骗我。”我看着他的脸色我就猜出了什么,只是我不知道我猜得对是不对。
    “云齐儿,那些事不提了,我只要你好好的呆在我身边就好了。”
    我摸向了腰间,“我的玉呢?”怎么不见了,难道也是送给了狐君完颜飞,清扬他打败了?
    图尔丹正欲说话,却听见门人有人高声禀道:“巴鲁刺大汗图尔丹接旨。”这是一个公公的声音,看来是宫里的了。
    我这才发现天已大亮了。
    图尔丹松开了环着我的手,他开了门,他是大汗,所以门外那站在门前的公公毕恭毕敬的向他行了一个礼,随后那公公道:“巴鲁刺大汗图尔丹接旨。”
    “图尔丹接旨。”他并未跪,只是恭敬的听侯那公公的旨意。一个大汗,他自有他的威严。
    “圣上口谕,明日妩月公主大婚,特邀巴鲁刺大汗与王妃前往宫中参加婚宴。”
    我听着,看来妩月是真的要嫁了,可是驸马呢?是清扬还是完颜飞?两个人中的任一个我都不信,清扬向来清心寡欲,除了我,其它的女人他是连看都不看的,而完颜飞那有可能吗?他爱着古拉,爱得是那样的深,他曾经为了古拉而一夜白发,那样的深情,我不信他会娶妩月,即便是娶了,也一定是别有目的的,就是为了那一块绿玉吗?
    我总不信,他要玉做什么,也是为了那宝藏?难道他也是一个利欲薰心之人,我不信他是那样的人,可是……
    或许待我问了图尔丹到底是谁要娶了妩月再去思虑这些吧。
    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公公是怎么与图尔丹辞行的,当我回过神来之时,图尔丹已回到了我的面前。
    我疑惑的看着他,“你说,妩月她要嫁的人是谁,是清扬还是完颜飞?”
    “是完颜飞。”图尔丹只得回答了我。
    “清扬他输了,是吗?”其实即使他输了,也是情有可原的,这世上能打得过狐君的除了他的师傅我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选来。
    “没有,那一天你昏倒了,根本就没有再比下去了。”
    我不信,我不信清扬会舍去夺玉的机会,他从蝙蝠谷里再出世就是志在必得的想要得到那玉啊。
    “我也不懂为什么,两个人在场中央站了一会,然后清扬就宣布退出比赛了,而且他还让我摘了你腰间的那一块玉,并把玉也送给了完颜飞,然后我们就带着小九离开了。”
    一番话,听得我一头的雾水,送吧,其实那玉完颜飞早有机会从我身上取走的,只是那一次他取了以后又送还了给我。
    “那么,小九呢?”我不信完颜飞会放任清扬抱走了小九。
    “那玉给了完颜飞之后,完颜飞就吩咐小九,让他随着我与清扬离开,至于为什么只待你醒来一切就都清楚了。这些是清扬后来告诉我的,我当日抱着你,我根本就不清楚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云齐儿,你吓坏了我,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啊,这三天甚至比其其格昏睡的时间还是让我难熬。”
    原来清扬竟是以玉换来了小九,他懂得我的心吧,他知道小九比我的生命还更重要。这样一想,我心里更是由衷的感谢他。
    其实失与得便是在瞬间决定的,清扬是对的,我得到了我的宝贝,这比我失去的更为重要。
    我想象着当时的场面,完颜飞他一定又是以传音入秘之功以腹语来说服清扬的,所以其它的人并未听到。
    “你说,为什么狐君那样的恨你。”我一直有个感觉,狐君恨着图尔丹不完全是因为古拉的死,似乎还有一层更深层次的东西,只是任我怎样去想,我也想不出他是为了什么。
    可是,图尔丹听了我的话,他的脸色刹时变了一变,让我不由得怀疑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云齐儿,都过去了,而我们的孩子也找到了,只要医好你的病,我与你就可以隐居田园了,我答应你,那巴鲁刺的政事我都不会再管,我只要陪着你一直到老就好。”
    显然,他是固意的要避开了我的话题,“图尔丹,你告诉我你送给我的那块红玉,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他又是犹豫了,这让我更是起疑了。
    “你说,请你不要隐瞒我,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既然我又是重新与你走在一起,那些过往我不会再去追究。”我向他安然一笑,我希望他可以如实的告诉我一切,我不想被着狐君害着让我与我的宝贝分离了五年之久,而我竟然不知道那一切狐君完颜飞究竟是为着什么?
    “云齐儿,有些事你不懂的。”
    “我懂,你说。”他越是支吾就越是有事情发生过。
    他看了看我,清幽的眸光里写满了忧伤,那是一个男人的忧伤,“那一年,我也不懂为什么,阴差阳错般,当那一支箭向我射来的时候,我正与十几个人在打斗之中,我要护着其其格,我眼看着那一箭向我射来,我却躲也躲不过,可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冲过来,那人影她替我挡住了那一箭……”幽幽往事,图尔丹说着竟是有些难过了。
    是其其格吗?是我的姐姐为他挡了那一箭吗?可是我听着他话中的口气却并不是这样的,脑中警声大作,是古拉,一定是古拉。
    果然,图尔丹又是缓缓述说道:“就在我以为我命休矣之时,我推开了其其格,我不想让她有什么不测,而那些人显然并不是奔着其其格而来的,他们只是把手中的利刃一并的刺向我,他们就是要我死,可是古拉,他冲了过来,那一箭穿透了她的心脏,让她当场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我看到狐君疯一样的打杀过来,他杀退了那一应众人,可是当他再抱起古拉的时候,她的面上只有一朵永远美丽的微笑,然后古拉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直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她的笑意,那如百合花一般的笑,是我此生最难忘记的。”
    原来真相竟是如此,竟是古拉救了图尔丹的命,那么玉呢,我期待着他再次告诉我所有的答案……
    “古拉笑着离开了人世,而其其格也被狂怒的狐君施了毒,当我抱着昏迷不醒的其其格回到蒙古包之后我才发现我的衣袖中竟是多了一块玉,我仔细的回想着这玉的来处,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放在我袖口之中的,那一天的场面太过混乱了,而现在我猜想那块玉或许就是古拉的,况且完颜飞他也是认得这块玉的。”
    我心一怔,怪不得狐君完颜飞第一次见到我腰际的这块玉时他就抢了去,而且他对我的恨意似乎又浓了几分一样,原来极有可能是他恨着古拉把玉给了图尔丹吧。可是这些原委我又哪里知道呢。
    图尔丹与古拉,总是觉得有一些怪,可是我却说不出来是为什么,或者狐君才是最清楚的吧,所以他恨图尔丹入骨。
    “那红玉,也一并给了完颜飞了吗?”
    “嗯,他向我要了,他说你腰间的那块玉是古拉的。其实我也一直在怀疑,所以当初你离开雪山之际,我就固意把这玉送给了你,也想借由着这玉来引出狐君,也好早日找到我们的孩子。”
    眉展开,他如此之心我竟是到了此刻才体会到。我累了,轻阖了眼眸,让疲累慢慢的消除,有时候心累比起肉体的累则更是能致人于无边的痛楚之中。
    “图尔丹,我想见清扬。”见到了小九,心已足矣,接下来我要为自己仅有的那么一丁点的日子做打算了。
    图尔丹点点头,不舍的松开了那一直紧握着我手的大手,那松开的感觉仿佛会离舍一份自己最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清然一笑,“不必为我担心,我很好。”的确,我现在的心境是很好的,什么也不再怕也不再担心了。
    清扬进来的时候,我正斜寐着歪在床上,“云儿,你好些了吗?”他无私的退去,他把这里留给了图尔丹、小九与我,我懂得他的心,他是想让我幸福啊。
    “清扬,你认识完颜飞,是吗?”我笃定的问着他,凭着两个人之间不打而结束的那一场比赛,我已从中猜出了什么。
    “云儿,不要想太多,你总会没事的。”他顾左右而言他。
    “清扬,完颜飞他为什么那么恨着图尔丹啊。”我总觉得那其中还有隐情,可是图尔丹不说清楚,我也不便问啊。
    “这个……,这个我想将来图尔丹自会告诉你吧。”清扬把这一个问题又是推给了图尔丹。
    有些无奈,却又无可奈何,“清扬,你告诉我,我最多还可以再活多久。”这时间啊它宝贵的让我看着它在指尖的流逝就有些心疼。
    抚着我的背,“云齐儿,你可以长命百岁的,你相信我。”
    我摇摇头,眼里是淡淡的微笑,“我不怕的,我只想计算着让我接下来的时光能够活得更加自在更加充实。清扬,你告诉我,我不怕的。”我病了,却是我来鼓励着他来告诉我一切。
    “云齐儿,只要我进了那宝藏的腹地,我就一定有办法治愈你的。”他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他一定可以做到的。
    可是我心里却清楚,两块玉都给了狐君,他又如何进得了宝藏呢,凭着那些图吗?我不想,不想清扬在为我去操心了,那太累了。
    “清扬,我想带小九去蝙蝠谷住两天,然后就要去见我娘了。”心里多少还是惦记着我娘的,还有我的姐姐其其格,我的父亲是谁?我想娘或者会给我一个答案吧。我有了我的小九,我才知道这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娘亲。
    “好,等你好了就回蝙蝠谷。”
    我点点头,突然间就很期待我与小九一同上路的那一刻,与小九一起才是我最快乐的时间吧。
    清扬说着向怀里掏去,又是一瓶药送到了我的手中,“云儿,这是我采了青叶草的草汁熬成的丸药,这些足够你用许多天了,以后也就不用再麻烦的带着那草到处走了。”
    点头轻笑,清扬他好周到。
    “清扬,明天我想要让自己精神好些,妩月的婚宴我想去参加。”我现在的样子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走动,可是明天我真的很想见狐君完颜飞与妩月,还有许多的心愿未了,倘若这一走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了。
    清扬配了一些药让我服用,只是他说这些药用多了也不好,只此一次,再不为例。
    晚间吃过了饭,小九就陪着我说了一会儿话,他似乎也是沉浸在突然间就有了爹与娘的喜悦当中,他拉着我的手,一直说着他在雪山上的事情。
    “小九,你一直住在那有温泉的梅花间的小屋里,可是出了那地道,那外面可曾有过一座楼阁啊?”我记得在我摔下冰崖之时我是见到那一座楼阁的,难道是我的眼花了,或者是我的记忆错了。
    “没有啊,小九没有看到。小九从前很少出离了那里呢,所以这一段日子来小九真开心,这外面的世界才好才热闹,那雪山上都无人迹好无趣呀。”
    想起我最后一次见到的冰崖之上,那一片空白之地,难道就是当年狐君他为了毁灭一切证据而拆了那一座房屋吗?
    怪不得清扬与图尔丹还有铁木尔都是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
    可是终还是被我的诚心所感动,上天终于让我知道了那里的秘密……
    这一夜我睡得极安稳,小九他就睡在我的身边,他吵着要跟我睡,而这样也是我心里的最想,他小小的身子就在我的身旁,我看着他睡着了的样子,真是惹人喜欢,就这样看着他在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
    再醒来时人已精神了许多,清扬的药真是管用,我才从昏迷中醒来一天而已,现在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有侍女搀着我帮我穿好了参加婚宴的礼服,我心里多是感慨,因着我是图尔丹的王妃,所以也才有了这样的待遇吧,那礼服真是喜庆,细密好看的花边,上好的轻纱,让人见了也是高兴呢。
    换好了,我坐在屋子里等待着出发的那一刻。
    他来了,就站在那门口,他看着我,眼里都是惊讶。
    我低首看着一身的礼服,枣红的艳色,配着我高高盘起的发髻,有些优雅,而更多的也是一片喜庆,真的很是期待完颜飞与妩月的婚事。可是隐隐约约中,我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我总是不相信完颜飞会真心的娶了妩月公主,他之于古拉的情真真的很难让我再相信他会安然的与妩月大婚。
    我要去,要去参加妩月与完颜飞的大婚,我会为着他们而祝福,我也想化解图尔丹与完颜飞之间的那一份恩怨情仇。
    再番是难,可是我总相信人心是肉做的。
    图尔丹抱着我一步一步的向着一乘八抬大轿而去,我还是不能太过于累着了,才醒过来一天而已,身子更是虚,所以我就由着图尔丹抱着我,而小九自然也是要去哟,完颜飞于他虽是师兄的关系却是胜于师徒的关系呢,这一些,小九还不懂,等到他长大了他自然也就懂了。
    一家三口坐在宽大的轿子里,小九淘气的一忽儿看看我,一忽儿又是看看图尔丹,笑逐颜开的一声声的唤着额娘与父汗,真是让我开心啊。
    “额娘,等你好了,我要去草原。”他已改了称呼,就随他吧,只要开心就好。
    “嗯,等额娘带小九去了蝙蝠谷之后就带小九去草原,额娘要带你去见好多的亲人呢。”想起我与其其格的关系,此刻我却多少有些尴尬了,我与其其格本是一母所生,两个亲姐妹却共侍一夫,也不知再见了面要如何以待。
    “额娘,我要骑马,要吃烤全羊。”
    我瞧着他的兴奋劲就知道一定是图尔丹趁着我浅眠的时候与小九讲了许多草原上的故事吧。
    “呵呵,等到了草原,就让你父汗教你骑马,至于那个烤全羊啊,额娘看着你吃就好。”
    “额娘不吃吗?”
    “你额娘只喜欢喝奶茶,喜欢吃炒米。”图尔丹接过话去,原来他了解我的一切。
    从小就是喜吃清淡的食物,所以那一些肉啊我总也吃不习惯。
    “可是额娘身子弱,还是要多吃一些肉才好,身子好了,到时候就与小九一起放风筝。父汗说额娘的风筝做得可好看了,额娘要给小九做十几二十个哟。”小小的脸上尽是期待。
    “那小九要是听话额娘就做给你。”那么多啊,这小家伙是要累倒我呢,“额娘还要教你画画呢,小九的萧吹的真好。”
    “是师兄教的,师兄说,什么都要从小就学起,我记事起他就天天催着我练功了。”噘着嘴,好象那时候挺痛苦的样子。
    “你师兄那是为你好,不然你到现在还不是一事无成,什么也不会吗。”
    “额娘说的是,小九有几天没有见到师兄了,真的很想他呢,呆会儿见了,小九也要去给他道喜呢,还有妩月,偷偷的做了好多劳什子的女红只说要送给师兄,这会子也不知送了没有。”他一脸的再向往妩月与完颜飞的大婚典礼了。
    说说笑笑的温馨中,轿子已入了宫,又一次回到宫里,这一次我心里多少是有些欣慰的,因为我身边就坐着我的宝贝,他是我生命的延续,前面的路再是难行,为着他,我都要一一的淌过去。
    这宫里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一派喜气盈然,掀了轿帘子向往望着,却总是隐隐的感觉到有一股邪气迎面而来,让我在刹那间有些惊心……
    这宫里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一派喜气盈然,掀了轿帘子向往望着,却总是隐隐的感觉到有一股邪气迎面而来,让我在刹那间有些惊心……
    可是转首是图尔丹向着我的安然一笑,我硬是要他来参加完颜飞的婚宴,我知道他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情愿的,他只是拗不过我的强求罢了。
    到了,才知道宫里也并未请多少人,不过十几个各国的王子大汗罢了,甚至就连铁木尔与清扬也未请呢。
    下了轿子才知道那婚宴竟是在皇上的养心殿里,这也见皇上对于妩月的宠爱之心了。
    进了殿内,我看到了完颜飞穿戴着整整齐的大红喜服正等在养心殿内,他在等待着妩月的出现吧,她是他的新娘子。
    远望着他,我始终不相信他会真心的就娶了妩月,一个女子的幸福就是在这婚姻之上了,这一点我是深知的。
    养心殿里乐师在奏着喜庆的丝乐,让人听了忍不住的欢快。
    我面上带着笑意,我随着图尔丹一一的与所有到场的宾客见了礼,便稳稳的坐在紫檀木的桌子后,曾经我也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我也是从这大周朝里嫁到草原上的,那婚前的种种女儿心思我是懂得的,这一刻的妩月一定也是幸福而又忐忑不安的吧,嫁给了她心爱的人这是她开心的,可是又有谁能保证她的良人会给她一生的幸福呢。
    所有的人都在祈盼着新娘子的出现,我也是在翘首以盼,无论是谁,都会为新人送上一份祝福。
    完颜飞也在等待着,他偶然转首的刹那,他看到了我,我悄然一笑,多少的怨气在我见到小九时便已经云消雾散了,此一刻,我是要给他我最真的祝福的。只因,他给了小九的是最好也是最多的。
    他看着我再看看图尔丹,竟是转身向着我们而来,我不曾想他会走过来,在这一刻间我却想不出我要对他说什么,想对他说我不再记恨他,可是这么多的人我却说不出来,我只悄然一笑,我低声向他说道:“完颜飞,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都请你只将那从前的过往一笔抹去,如今你又大婚了,云齐儿亲自来为你祝福,祝福你与妩月白头到老,儿孙满堂。”我诚挚的祝福着,声音有些微微的抖,那是因为我还是有些疲累的缘故。
    “云齐儿,你好些了吗?”显然他知道我的病。
    “我没事,我只希望你能够幸福。”
    小九飞快的跑过来,拉着他的衣角道,“师兄,妩月有没有送你礼物啊,她绣了好多的女红呢,嘿嘿,她好不知羞。”
    我一把扯过小九的手,嗔怒道:“不许乱说话。”妩月是当朝的公主,他怎么可以在众人面前说着这些话呢。
    小九眨眨眼,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是说真的啦。”才一说完却又是喜滋滋的说道:“师兄我有娘有爹了,我就要跟着爹娘去草原了。”
    这一番话惹的我连说他都是舍不得了,真会哄人呢。
    “师兄,师傅来了。”
    我沿着小九的视线看向那养心殿的门口,果然我又看到了小九的师傅,我总是奇怪为什么完颜飞教着他武功却不是直接收他为徒呢。
    老者步履轻盈而来,可是他的视线里却是紧紧的盯视着我,那番盯视直让我有些不适,难道我有什么不对吗?
    他到了,小九又是粘到了他的身上,“师父,这是小九的爹与娘。”小九亲切的介绍着我与图尔丹。
    空气却在这一刹那间凝结,他看着我,恍惚间那眼神里飘过一丝异样,却随即眨眼即逝。
    我看着一老一少,总是觉得有些不协调,小九叫他师公才是。
    他点个头,就算是与我们认识了。
    小九又是粘着他,“师傅,你来,我给你看两张图哟,你看这两个人是一个人吗?”小家伙说着就向袖口里掏去,转眼两张小小的画就显现在了他师傅面前。
    我一眼看过去,两张画,一张是从前没有坠入冰崖的我,另一张却是现在的我的画像。
    这小家伙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画的。
    老人仔细的看着那张从前的我的画,然后又看着另一张,良久,他方抬头指着我从前的那张画说道:“这真的是你吗?”
    他的声音里明显的有一丝颤抖,我却不知是为了什么,难道小孩子画的画也有问题吗?我却看不出。
    我点头道:“是我。”我说着又是转向小九说道:“从前那一张画,?br/>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