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挥就扔在地上,将那文书递给我,“你看,这样行了吧。”
    我接过,却没有看,“我相信你。”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痛,刚刚那一箭他虽救了我,可是那一刻我的生命只有一半生还的把握啊,倘若他在意我多一些,手一软,我的命就不保了。
    可是他的狠救了我,此刻我方想起那个执刀的武士,他正缓缓的站起,图尔丹向他招手,他不怕死的走过来,图尔丹将文书递与他:“那只箭是钝的,这是我谢谢你的手下留情。同时,也替我转告班布尔善,我签了这文书,从此,他救云齐儿的情我就还了,就两清了。”
    原来我的不死是因为武士的手下留情吗?图尔丹啊,你的眼睛果然犀利啊,这样细小的情形你也观察得到。
    那武士他原也没有杀我的意图,这些一定又是班布尔善的授意了。
    可是我心里更痛了,其实我的赌已经输了。
    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图尔丹的心高高在上,我真的读不懂也猜不透他的心啊。
    武士走了,带走了那份文书。
    我出嫁的马车向我驶来,我的东西都在里面吧,还有那幅画,班布尔善,我忘记了,那画我应该赠给你才是。
    “若清,把我初入草原画的那幅画拿出来。”我看向还没有走到我近前的若清。
    她依言从马车里取了,递到我的手上。
    我轻轻的向空中一挥,那画一个弧线远远的飞去,久久,落在一片草地上。
    我看着,向着对面搜寻着班布尔善的面庞,看不清,可是我知道那个在最首,直直看向我的人就是他。
    我笑了。
    我向着那画点了点头。
    我想,他应该懂了,那是我送他的一份礼物。
    我知道,他喜欢那幅画。
    我总算不辱使命,从此,我与哈答斤,也与他再无瓜葛了。
    “大汗,走吧。”我向着我的马车走去。
    我要重新做回一个待嫁的新娘。我不知道我未来将会如何,我失踪了两个晚上,图尔丹,他会相信我的清白吗?
    “云齐儿。”图尔丹突然当着千军万马,当着巴鲁刺与哈答斤所有将士的面一把将我扛在肩上,“云齐儿,你是我的。”
    于是,我就在了他的马背上,更在他的怀里,他的硬硬的胡须扎着我的脸,我仰头,他吻过我的额头。
    所有的人见证了这一个霸道的封印。
    从此我只能是他的了。
    余光中,我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是黎安。
    正文第53章细心
    我却更深的将自己埋进图尔丹的怀里,他大笑着扬鞭逐马,向着巴鲁刺的方向飞驰而去,头顶是蓝蓝的天空,眼前是浩瀚无边的大草原,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里,我知道有两道,一道是黎安的,一道是班布尔善。拉牛牛wen2
    我在他的怀里,闻着他的气息,熟悉、陌生而又霸道的味道紧紧的缠绕着我,这一刻,我突然放松了,十几天紧崩着的弦在刹那间松开,阳光温暖的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我好想睡。
    我打着哈欠,小小声的冲着他道:“我困了。”
    他打横将我抱起,飞身下马,将缰绳交给疾速赶来的士兵,快步的向我的马车走去,上了马车,我被他放在柔软的榻上,“睡吧。”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他的目光里,我感受最多的就是安全,我安全了,从此再也不用行走在刀尖上了。
    眼沉沉的合上,这一刻,我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了他,我即将的夫君。
    马车缓慢的游走在草原上,我安稳的睡着,所有的士兵皆慢慢的骑着马,迎合着我的马车。
    这一觉我从阳光四射的正午一直睡到日落黄昏。
    醒来,望向马车外那美丽的日落,我忽然想起那幅画,我送给了班布尔善,此生,我祝福他也能找到一个懂他的人,为他作画,为他洗衣。
    我四下寻觅着图尔丹的身影,他的马呢?可是触目所及皆没有他的影子。
    我突然有些慌乱了,他不在的感觉突然让我没了安全感,这草原,没有他,便是我的恐惧。
    “图尔丹。”我轻轻的叫道。那样小的声音,我不期望他能听到,只希望他能感觉到,我渴望他带给我的安全感。
    “我在。”原来他正坐在马车前亲自为我驾马。
    心里涌入了一丝甜蜜,那条约,他签了我就没有看错他,这一生,我已无退路,我只能随他一道,在这草原上写就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
    马队停了,原地暂时停靠,有侍女侍侯着我进膳,我问:“若清呢?”没了她我总有些不习惯。
    “哦,我让她去休息了。”他又冲着侍女道:“去把若清叫过来侍侯吧。”
    我眼中多了感激,谢谢他的细心。
    正文第54章感动
    “你怎么知道我在哈答斤。哈wen2”这是我一直奇怪的问题。我的护卫除了黎安已经全部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黎安。”
    “哦。”我淡淡的,终究是又欠了他一个人情。
    “再有两个时辰就到巴鲁刺了,到了,再让你好好的睡,好吗?”
    “嗯。”我也想马上到达巴鲁刺啊,这路上颠簸的滋味真不好受,“快走吧。”
    “云齐儿,你的衣服破了,我已经命人重新订做了你的嫁衣,就按照我们蒙古人的风俗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吧。”他的满眼似乎都是期待。
    “云齐儿不懂蒙古的规矩,就按大汗的旨意办吧。”我坦诚道。
    他没有问起我失踪的这两夜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有着芥蒂,我不想说,除了班布尔善,一切都是我的恶梦,梦醒了,我甚至连回顾的那一瞬也不想要。
    我们的洞房,他就会知道我的清白,只有事实才能证明一切,再多的说辞也是无用的。
    此刻,他对我好才是真实的,这就是我所需要的。
    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我终于到达了巴鲁刺这个扎鲁特草原上最大的部落。
    就在这个草原上的月夜,我到达了图尔丹的王宫。
    下了马车,我深吸了口气,被眼前的气势恢弘所感染,眼前,金黄|色的琉璃瓦在月光的照射下盈盈泛着银光,蒙古包一座连着一座,仿佛望不到尽头般。我想仔细的把这蒙古包记在心里,可是我看不清,月光太暗了。
    图尔丹执起我的手,自豪的说:“云齐儿,你看。”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向不远处的一座蒙古包。
    “那是为你新建的一座蒙古包,今晚你就睡在那里,那里会如同你中原的家一般舒适。”
    “大汗,谢谢你。”
    他把我送到我的蒙古包前,亲吻着我的手背道:“去吧,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我会为我们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我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蒙古包间,我转身走进了我的新家。
    外形上它是蒙古包,可是里面的一切布置居然全部都是我大周朝的摆设,房帐、桌子,还有一把琴,我欣喜若狂,我不过才离开他短短二十余天而已,他已为我建造了一份厚礼。
    这一刻,我感动了,那种被爱的幸福感充斥着我的心。
    正文第55章嚼舌
    “小姐,梳洗一下就睡吧,明天,够你累的。”若清适时的提醒我。
    我知道,大汗的婚礼一定是非常的繁琐,可是我不怕,我喜欢那种被爱的感觉,那是幸福的感觉。
    洒满香草的水为我洗去一路的风尘,我换上里衣,躺在柔软的床帐内,闭了眼,就好象回到了相府,回到了我的落轩阁。
    娘,我会好好的活下去。
    娘,你不用为我担心,这新的环境再难也难不倒我云齐儿。
    大概是睡了一整个下午的关系,此刻,我突然睡不着了。
    “小姐,要不要看星星。”一个懂汉语的蒙古侍女问着我。我这才发现所有服侍我的侍女全部都是讲的汉语。
    又是一份感动。
    “好啊。”我起身,就去看星星吧。
    “小姐,不用动啊,你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了。”
    她在我的床帐上按下了一个按钮,我发现我的头顶上刹时开了一道天窗,夜的微风吹进来,我看见了星星在眨眼,好美。
    “这是谁的主意啊。”
    “是大汗的。”
    “真好。”连我们中原也没有这样的设计。
    “可是下雨天,冷天就不能打开看了。”侍女促狭的说道。
    “呵呵,是啊,那样的天气大概我也没心情了吧。”
    我吩咐着侍女们都去睡了,这开关我也懂得按了,如果想睡,我自已就关了它了。
    人一个一个的散去,连若清也被我推去睡了,我一个人静静的仰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星星,数着我的美好未来。
    良久也不曾睡去,夜渐渐凉了。
    我合上了那扇天窗,了无睡意,披衣而起,悄悄的走到蒙古包的门前,我还好奇着我的新的家。
    轻轻的掀了软帘的一角,人还没有出去,我忽然听到外面的侍女在窃窃私语。
    “小声点,被王妃听了去,小心我们的日子。”
    “怕什么,她睡了不是。”
    “唉!也不知大汗是怎么了,被个女人鬼迷了心窍,她被哈答斤俘了两个晚上,哪还有什么清白可言了。”
    我的心猛的一沉,那该来的爆风雨已经提前刮起了风啊……
    正文第56章喜欢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听着两个侍女的谈话,出不是,进也不是,还是回去吧,我刚到,根本不了解这个民族的风俗习惯,我还不想树敌。拉牛牛wen2
    我放下了帘子,刚想向我的床榻走去,却听见一声轻咳,两侍女一下子噤了声,齐齐道:“奴婢见过大汗。”
    我听得见她们话音里的惶恐,她们的话,图尔丹也一定听了去吧。
    他听了,又会做何感想。
    我的清白我自己最清楚不过,那岂是两个人说无便无的,那一夜是我拼了性命才保住的啊。
    这么晚了,他又折回到我的蒙古包,他要做什么?
    我迅速的躺回到床帐内,掖好了被角,装做熟睡的样子,说实话,我还是很怕与他的单独相处。
    那让我有些紧张。
    他进来了,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我知道,此刻,屋子里只有我与他。
    他走到角落里,点亮了一盏油灯,眼前的光线渐渐亮了起来,也更加让我了无睡意。
    我没有听到他是如何处置那两个侍女的,外面寂静无声,可是那静寂其实更让我忧心,仿佛是风雨欲来的征照。只是,我不知道风雨袭来的时间而已。
    我顾不得细想,图尔丹已经来到我的床前。
    我听到铺被子的窸窣声就在我的床前,他要做什么?
    被子铺好了,他静静的立在我的床前许久,我紧闭的眼眸却可以感觉得到他如炬的目光般。
    我更加紧张了,混身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不一会儿,我听见他倒地的声音,他竟是在我的床前睡下了。
    我忽而想起我出嫁前曾读过的一本蒙古的礼仪书册,那书里曾说过,蒙古族的娶亲是非常隆重的,通常娶亲的前一天,新郎要到女方家投宿娶亲。
    那只是蒙古民间的风俗而已,却不想图尔丹居然也遵守这些婆婆妈妈的规定。
    心里想着,安心了,他没有怀疑我,没有听信那些侍女们的流言,这让我很开心。
    一个大度的男人,说实话,我喜欢这样的他。
    正文第57章惊艳
    大概是因为骑了一天的马,很快,我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想着明天的大婚日子,我竟有些期待了,他的呼吸声象是催眠曲,不久,我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天亮了,若清兴奋的叫醒了我,我望着床下,可是那里,早已没了图尔丹的影子,这一夜,他似乎少了霸道少了强势,说实话,我不知道是要感动他的体贴,还是要担心那两个侍女的话到底带给了他多少影响,除了睡觉,他居然没有叫醒我。
    侍女们立在蒙古包内,我望着,昨夜里所见的侍女中已然少了两个,我心知肚明,一定是被图尔丹带走了。可这个大婚的日子里我不想再想到血腥,这是不吉利的。
    我定定心神,努力让自己忘记昨夜的不愉快,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总是有声音在我耳边萦绕。
    我面前是陌生的蒙古服饰,我不懂要如何穿戴,侍女们微笑着为我净了身,我知道她们会为我做好一切的。
    我的长发分发缠了发髻,又插了珍珠的坠子,玛瑙的蝴蝶。身穿了镶红、绿色绸缎边大开衩长袍,外套四开衩长坎肩,头戴圆顶立洞水獭皮帽,帽顶镶有锦边,缀珊瑚顶子,后面拖了两条绣花飘带。
    穿戴整齐,侍女们又为我施了脂粉,点了红唇。
    若清拿了一面镜子在我的面前,我望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信那就是我云齐儿,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生得这样美丽。
    我站起来,看着一身陌生的服饰,大方而又漂亮,轻轻的转上一圈,飘飘然的感觉,此刻,我有了出嫁的感觉。
    想起从前在相府里的日子,如今的装扮让我想到了奢侈,可是我即将是图尔丹的王妃了,我必须习惯这里的一切,适应这里的一切,适者生存,否则我的日子将没有一天快乐。
    紧张的一刻终于到了,我惴惴不安的心在看到图尔丹俊朗的身影时安心了。
    当他走进我的蒙古包,乍见我的那一瞬,我看到了他眼中的,这让我莫名的欣喜。
    正文第58章大婚
    他抱着我上了喜车,喜车缓缓的走着,终于到了他的蒙古包前,他拉着我的手,手心里仿佛满满的写着爱,我们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内,让马车绕着蒙古包走了三圈。然后他抱着我下了马车。
    我随着他穿过两堆旺火,接受火神的洗尘,我听见有喜娘在祝祷,祝福我们的爱情更加纯洁,坚贞不渝,生活美满幸福,白头偕老。然后我与他走入了他的蒙古包。
    拜佛祭灶后,他带着我拜见了许多的人,有图尔丹的母亲,还有众多的亲友。我脑袋里一团的乱啊,除了他的母亲,我都记不住那些人的名字。
    终于,见过了亲友,礼毕了。
    梳头额吉给我梳了头,梳洗换装后我知道婚宴就要开始了。
    我在喜娘的带领下手捧着银碗,图尔丹寸不不离的提着新郎的银壶,随我一齐向长辈和亲友们献哈达,敬喜酒。
    这一天,我爱上了哈达的吉祥如意,认识了马头琴,学会了简单的蒙语。
    这是我最最难忘的一天啊,我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婚礼,我要好好的记在心里,将来我要讲给我的孩子们听。
    等到那一天,我也老了不是,我没羞的想着,我的脸上一定是溢满了幸福。
    看着姑娘们欢快的舞姿,我甚至强忍着没有加入到她们的行列中去,从踏入草原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爱上了这块土地。
    我偷望着身旁的图尔丹,我不知道我是否会爱上他,但是,既然我选择了嫁给他,这一辈子他就是我的良人。
    我的周围除了若清,除了图尔丹都是陌生的面孔。
    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图尔丹转首看向我,“云齐儿,走,我们一起去敬一下护送你到达我们巴鲁刺的英雄。”
    我一惊,是黎安吗?他在哪里?
    图尔丹一手端着酒,一手拉着我,向着前面走去,我这才发现,人潮后有一个人正默默的立在那里。
    我的酒不知是如何喝下去的,只知道那从舌尖滑下的液体辛辣无比,舌上的伤还没有痊愈,看着黎安,有一种痛不自觉地袭来,不知是为他还是为我……
    正文第59章心跳
    那样热闹而又欢快的场面从前绝对不是我的最爱,我宁愿一个人独行在月光下,品着树影的斑驳,花草的摇曳,可是今天我却希望那酒宴能够一场场的接下去,希望那安代舞那盅碗舞永不落幕。
    我怕夜的到来,怕这一夜我即将的蜕变。
    我想要喝酒,想要酒精麻痹我的神经,想要酒为我壮胆。可是,我不能喝多了,多了,烂醉如泥的我就失了王妃的威严了。
    可是那酒一杯接一杯的敬过来,由不得我不喝,渐渐的我真的喝多了,我求助般的看向图尔丹,他的眼里似乎也有些醉意,大笑着与众人狂欢畅饮,几乎忘记了我的存在。
    这一刻,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怀疑了他对我的爱,那是真的吗?
    这样大婚的日子,我就在他的身边,可是我却突然没了安全感。
    头有些迷忽,我逡巡着黎安的身影,四目相对的刹那,我却低下了头,为什么当我无助的时候我总是第一个想到他,想到他会安慰我,他会帮助我。我果真不气恨他了吗?
    他远远的看着我,然后款款的向我走来,我发现我竟无法移开我的视线,是酒喝多了吗?为什么我无法遏制自己的心绪呢。
    心突突的跳着,他越来越近,却在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我奇怪他的举动,却在看到他对面的人时明白了,黎安是在为我寻找救兵吧。
    那人是巴雅尔,他是九夫人的兄长,皇宫里我亲眼见过的,就是他,绝对不会错。
    两个人在攀谈着,我听不到,只远远的用心去猜测着。
    醉眼越来越朦胧,几个女人端着酒向我走来,我看着她们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笑,我也笑,可是那身影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再变成了三个,我无力的举起酒杯,一旁的若清忙扶着我,让我不至于倒下。
    “姐姐,妹妹敬你一杯吧。”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蒙古女人向我敬着酒。
    我知道,这一杯我喝下去我就醉了,可是不喝我又得罪了眼前的人。
    一杯,我告诉自己这是我的最后一杯酒,我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这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不想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正文第60章洞房
    “姐妹们,如果大家同心就一齐干杯吧。”我举杯邀道。
    “姐姐,那怎么成,是我先来敬姐姐的。”女人轻笑着,在我的眼前晃得更厉害了。
    我看了看身旁的图尔丹,他恰好转过身来,“大汗,来给云齐儿介绍下这位妹妹吧。”
    图尔丹看了看眼前的妃子,笑道:“沁娃,来,陪本王干一杯吧。”
    他的话虽让我尴尬,却也替我解了围,我忙笑着冲着其它的几个女人道:“来,大家一起干杯。”
    因了图尔丹的视线,几个女人并没有违拗,爽快的喝干了杯中酒,我饮了一口,突然狂咳起来。
    好烈的酒啊,我这身子从小到大又喝过几回烈酒呢。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看着巴雅尔走了过来,心里一阵暗喜,他走到图尔丹的面前,深施了一礼道:“巴雅尔恭喜大汗,贺喜大汗,祝愿扎鲁特早日成为大汗的一统。”
    图尔丹看向他大笑道:“哈哈,巴雅尔吉言,一定早日成真。”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看向巴雅尔会意的一把将手中的酒杯掉落在地上。
    巴雅尔忙向着图尔丹道:“大汗,我在大周朝的时候就听妹子说过王妃的身子不适宜多饮酒,王妃初到巴鲁刺,还没有好好的休息就举行了这大婚仪式,我看王妃一定累的不清啊。”
    图尔丹意味深长的看向我,仿佛在问我,是吗?
    我迎视着他的目光,眼氤氲,我相信我的满面红光一定告诉了他,我今天到底喝了多少酒。
    他一把揽我在怀中,向着众人宣布道:“云齐儿从此就是我的女人喽,大家尽情的狂欢祝酒吧。”
    人群里高喊着:“大汗万岁,大汗万岁。”
    就在那高亢的声音中他抱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向他的蒙古包,我记得那是他的,就在今天的早上我们曾经在那里举行了婚礼仪式。
    他把我抛在柔软的床上,柔软的轻纱拂上我的面颊,我心里庆幸着自己还没有完全醉去,我的头脑依然清醒着。
    虽然他在我的面前还是有些晃。我还是挣扎着起来,我站在他的面前,我说:“等等。”
    正文第61章枕间
    图尔丹第一次乖乖的站在那里任我摆布,我拾起他的衣角再拾起我的衣角轻轻的结了一个结。
    “这是同心结。”我向他说道,虽然现在我还不爱他,可是既然经过了今天,他就已成了我的夫君,我就只有认命,这一辈子我希望我与他可以同心,可以白头到老,我把这大周的风俗带到了蒙古包,我希望他能懂得我的心。
    “同心结……同心结……”他的脸色在默念着这几个字时突然变了又变。
    本来已拿在手中的交杯酒晃了又晃,我站起来接过他送到我手中的那杯酒,酒已洒了些许,我低着头,有些赧然。
    他大笑着挽过我的手臂将酒一饮而尽。
    我有些怕,我怕接下来的时光。
    他抬起我的下巴,让我仰视着他,这一刻我才发现,他是那样的高大,他看着我,一瞬不瞬,仿佛要将我看进骨髓里一般。
    “云齐儿,你好美。”轻轻的低喃引来我无限的羞赧。
    “云齐儿,为什么你又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
    我听着他的话,却有些迷惘,我不懂他的话啊,这是我初入他的世界,不是吗?
    “我美丽的新娘,你会永远爱我,是吗?”
    他的低喃象催眠,我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闪如蝶翅,“是的,我会永远爱你。”这一刻,我仿似被人下了盅般对他说道。
    他缓缓的将我压在了大红的喜被上,“云齐儿,你就是我心中的花儿,就是我的其其格。”
    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吻又一次缠绵而落,这一次我没有推拒他,我让自己慢慢的融入到他的世界里。
    我要学会爱他。
    我悄悄的阖上了双眼,脑海中是他温柔的唇瓣。
    有一阵风铃声从耳边刮过,我仿佛听到了小孩子的嘻闹声,然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都别,别进去,今天是大汗的大喜日子啊。”
    那声音把眼前的温存顿时封藏,我感觉到了图尔丹站起来的风声,感觉到他向前迈了一步,可是那同心结却绊住了他。
    他仿佛不耐的解开,然后他冲出了蒙古包。
    我听见风铃声渐渐的远去。
    有泪水,润染了枕头上的鸳鸯……
    正文第62章不值
    我的洞房花烛夜,他走了,没有任何的说辞,义无反顾的走了。
    我突然不懂了他的心,到底为何他要将我从大周朝里娶过来,我来了,他又弃我于不顾。
    他又去了哪里呢?这是他的蒙古包啊,他不留在这里,那么就是去别的女人那里了。
    我心里刀扎一样的痛,即使不爱也痛,那痛甚至超过了我对黎安的痛,为什么?我也不懂,或许是因为经过了这一天,他就是我的夫君了吧。
    这一辈子,我只能是他的,我再也无法离开这巴鲁刺了。
    上天仿佛跟我开了一个玩笑,白天给了我幸福婚宴,可是夜晚却给了我苦涩,大婚的夜里啊,他走了。
    明天,我会成为巴鲁刺人人口中的笑柄。
    泪无声的流了又流,仿佛永远也不会干涸一样,我任着泪流,我渲泄着我的无助。
    没有爱吗?没有爱情的两个人走到一起,那婚姻就只有失败。
    我想着我的未来,我要打起精神来,无论他怎样待我,我总要好好的活下去,让远在大周的娘放心。
    擦干了泪,我不哭了,我起身,轻轻的唤道:“若清。”我知道门外还有服侍我的人在,而若清她断不会离开我的。
    若清掀帘而入,看着我,眼里也有些泪花。
    “小姐,你哭了。”
    “没有。”我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小姐,大汗他是有事,小王子来了,他要去看顾着他。”大概是知道那来的孩子是谁吧,若清为他辩护着,我却知道她是为了让我想开。
    “我知道,去端些热水来。”我哭成那样,保不齐明天一早起眼就肿了,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软弱。
    “好的。这就去。”她聪明的不让其它的侍女进来,那是不让别人看到我哭肿的眼睛,有了若清,我心里宽慰了许多。
    柔软的棉布粘湿了热水,我一边敷着我的眼睛一边后悔自己的懦弱,以后我再也不会哭了,我不会为一个洞房花烛夜抛弃我的男人哭泣,这样不值得,我要保护我自己。
    明天只要我快快乐乐的出现在巴鲁刺的土地上,我就没有失败了。
    正文第63章女官
    洗了一个热水澡,除去了一身的酒味,我安安静静的让自己睡了。
    天一亮,我就起了床,侍女们鱼贯而入,为我梳妆打扮,我又穿上了蒙古族的圣装,我要去拜见图尔丹的额娘那哈娜仁。
    太早,我怕扰了她的好梦,太晚,我又怕人说我的闲话了。所以我让人先去打探了一下,说是她已经起床了,于是,我上了马车,向母后的蒙古包而去。
    我不太习惯蒙古族的礼仪,就按照我大周的习俗去拜见她好了,我只要记得微笑谦恭就好。这样,总是不会错的。
    我走进去,看见为首端坐的那个富丽的女人,满身的贵气,自有一份独特的威仪,昨天就有见过的,我恭身施礼,丝毫不为昨夜的失宠而面露异色。
    “云齐儿参见母后。”
    她从座椅上走过来,一把拉着我的手道:“孩子,快起来。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累了好些天了,快别施礼,过来我身边一起坐。”
    她的温和平抚了我紧张的心绪,“母后,云齐儿从大周初来巴鲁刺,很多地方都要重新学起,以后还望母后多多教导孩儿才是。”
    “蒙汉本是一家,只是风土人情,各有千秋,听说大汗遇见你的时候还是因为你的画了,既然如此,云齐儿以后就多教教我们这些蒙古女子弹琴做画才是。”
    “母后见笑了,云齐儿哪会什么画画,不过是随手涂丫罢了。”她越是夸我,我越是要恭谨,绝不能让她挑出我的不是来啊。
    “我们草原上的人都是粗鲁惯了的,比起大周朝的男人少了文人的风采,云齐儿在这些个方面要多多开导大汗,也让他多学学大周的治国之道啊。”
    “云齐儿只是一介女流,如何懂得治国之道,云齐儿只想在巴鲁刺快快乐乐的生活,相夫教子,此生足矣。”我说得美好,可是相夫教子,那是何等的难求啊。
    我与她闲话了一番,对母后不禁肃然起敬,我知道她是万事都以图尔丹为重的,也就是要如此,巴鲁刺才能更加兴旺,也才成为扎鲁特草原上的一方霸主了。
    回了我的蒙古包,我换了家常的衣服,摒退了一应的侍女,我整理着从大周朝带回来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摆放在自己的寝宫内。
    侍候我的女官叫做塔娜仁,整理好了东西,我叫了她进来,她的汉语极好,这是我到达巴鲁刺后唯一最满意图尔丹的地方。
    正文第64章把持
    “塔娜仁,我初来乍到,许多礼仪都不懂也不周到,所以请以后每时每刻都提醒着我。”
    “好的,王妃,奴婢一定谨尊吩咐。”
    “你不是我的奴婢,塔娜仁,我要拜你为师,我要请你教我学习蒙语。”学习蒙语,是当前我最迫切的一项任务,会了蒙语,我才不会在沟通上输给别人。所以我诚心的向她说道。
    “王妃,奴婢不敢。还是请大汗亲自为您择一位良师吧。”塔娜仁有些受宠若惊道。
    我走到她的身前,“快快请起。我也只是请你教一些蒙古的家常话而已,我要从简单开始学起,我想这些你一定能够胜任。”
    “王妃,奴婢实在不敢,不如奴婢每天就陪王妃说说话,聊聊天,久了,王妃对蒙古语自然就通晓了,至于师不师的,奴婢实在不敢当。”
    我拉着她的手笑道:“你说得也极是,好,就依你的,不过平日里云齐儿可要以师礼相待。”说实话,我喜欢她的诚恳。
    “这不符合奴婢的身份的,如果王妃为奴婢好,就请王妃对奴婢如同其它人一般同等对待。”她不卑不亢的说道。
    我本来就是要试试她的品性是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人,一试果然知晓,我要慢慢地把她培养为我的心腹。
    在这陌生的土地上,要求自保我必须要想些办法,要拉拢些人心。
    “若清,去把我桌子上的那只镯子拿来。”
    若清听罢就拿了递给我,我接过放到塔娜仁的手上,“这镯子就作为我的见面礼吧,你试试好不好看。”
    她见了,一脸的欣喜,我知道在蒙古的草原上,这些金银玉的饰品都是极罕见的东西,也只有那些有身份的人也才有。
    “谢王妃。”
    “快起来吧。”
    “王妃累了一天了,也要歇息下,一会儿恐怕大汗的妃子们就要来拜见了。”塔娜仁适时的提醒着我
    “哦。你去歇着吧,这些小事请侍女来就是了。”我摒退了塔娜仁,我要重新梳洗打扮下,我不能让那些女人们瞧出我昨夜的不愉快来。
    手上才拿起了梳子,就听门外有人通禀道:“王妃,沁主子求见。”
    我突然想起婚宴上那个带头向我敬酒的女人来,就是她吗?那我倒是要会一会。
    正文第65章惬意
    我端坐在太师椅上,理了理额前的鬂发,抚平了衣服上的皱褶,那个女人,千娇百媚的样子,象是很得图尔丹的喜欢。拉牛牛wen2
    她是来看我的热闹吧,我就偏偏不如她的意,我吃着桌子上的瓜籽,那是只有大周朝才有的东西,我要告诉她我的惬意,我的日子好的很。
    她进来了,淡粉的蒙古袍上束着同色的腰带,盈盈的水腰显露了她的款款身形,面如玉般柔美,一双眼玲珑剔透般的四下望着我的蒙古包。
    她识礼的向我行礼道:“王妃吉祥。”
    我笑看着她,放下手中的瓜子,“沁妃坐吧。”
    可是我的下首却没有一张椅子要给她坐。
    她站在那地中间似乎有些局促,不知如何是好。
    “赐座啊。”我看向低头不语的侍女们,已经站了一会儿了,站久了可就不好了,也许不用等明天就有人编派我的不是了。
    侍女水灵搬了一张椅子过来,沁娃坐在我的斜对面,丝毫不为刚才无座的事而面露异色,她笑道:“王妃这里真是与众不同。”
    我指了指桌子上的瓜籽向着侍女道:“拿些给沁主子吃吧。”
    侍女忙端了些放在沁妃一旁的小桌子上。
    “谢王妃。”
    “妹妹快别这样说,以后我与你就都是一家人了,这巴鲁刺也就是我的家了,从此,我们姐妹要互相扶持,万不可被人看了笑话。”我客气道。
    “那是啊。做了姐妹原就该这样的。王妃这瓜子可是从娘家带来的?”沁娃一边吃着黑瓜子一边问道。
    我知道这黑瓜子是极少有的,都是番王的进贡食品。我出嫁的时候,九夫人怕我路上无聊着,就从宫里拿来送给我路上吃的。
    我没吃,一路留在马车里。
    “是啊。”我回应着她。
    “这瓜子再香也香不过我们蒙古的奶茶呀,那可是我的最爱。”
    “看来妹妹也是守旧之人了,我云齐儿可不是,从大周到扎鲁特,各种的新奇玩意,各种的吃食我都见过,也都吃过,吃五谷杂粮才是人间最美。”她想逼着我说我想家了吗?我才不会说呢。
    正文第66章留心
    听了我的话,她有些呐呐了,“王妃见得世面可真多啊,不象沁娃,一生下来就在巴鲁刺了,至今连草原都没有出去过。拉牛牛wen2”
    “天下四方各有各的好与优点,不过,我初见草原,就爱上了这里。”
    “王妃,看着你的脸色有些不好,许是这么多天旅途劳累的缘故吧,昨夜里大汗赏了沁娃一些雨露霜,这东西对皮肤可保养了呢,沁娃不敢私自享用,故而就取了些送给王妃,还请王妃不要嫌弃,留下用吧。”她笑呵呵的,仿佛真心关心我一样。
    可是她的话却象刀子一样捅中了我的心脏,血液上涌,我的头有些痛了,我压制住不让自己变了脸色。
    我笑,无论是不是图尔丹的故意我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昨夜,我的洞房花烛夜,图尔丹抛下了我让我独守空房。
    我可以想象得到今天所有巴鲁刺人在茶余饭后时,他们的笑谈一定少不了我。
    可是,我还是笑,我把委屈与心伤压在心底深处,我还要过我自己的日子。
    从前在娄府,没有遇见黎安之前,我不是一样好好的活着。
    我微笑着向着站在一旁的若清道:“帮我收了。去把我那串珍珠链子拿来,我要送给妹妹作为谢礼。”我不说她,我还要谢她,是要告诉她,我根本不在意侍不侍寝,我要做一个淡定的云齐儿。
    沁妃看着那珍珠链子道:“王妃这么重的礼,沁娃我可不能收啊。”
    “若清,快把链子给沁妃戴上,这银白的颜色最衬沁妃的肤色了。”
    “谢王妃,那沁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看着她固意的掀开了领口,准备让若清帮她带那链子,原来她的脖子上竟有一处红红的吻痕,戴上了链子,她依旧在链子上搔首弄姿。
    我知道她是在向我炫耀,昨夜是她侍了寝。
    是又如何,我终是图尔丹正牌的王妃,只要我不在意他,我没有爱上他,在这草原上我就永远也不会输。
    此刻,我心在滴血的同时,也在暗自的庆幸自己还没有失心。
    正文第67章善待
    从此,我会保护我的心我的爱,没有爱过就不过让痛更深。
    “云齐儿在昨天的婚宴上喝多了酒,幸好昨夜有妹妹侍侯了大汗,为云齐儿解了围,不然云齐儿还在为昨夜的醉酒而暗自懊恼呢,我这人,酒喝多了,倒床就睡过去了。”我把事实隐去,言不由衷地说着违心的话,曾几何时,为了保住颜面我竟要如此的去扯谎,心里只为自己不值。
    沁妃为我的直言有些坐不住了,呐呐道:“王妃也累了好些日子了,沁娃我就不多打扰了,王妃也好生休息吧。”
    她起身告辞,我也不留,命塔娜仁送了。
    “若清,你也出去吧,初来巴鲁刺,新鲜好奇的一定多,多去外面走动走动,也顺便听一下大家对我的评论了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