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1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忍着心口的痛,我轻声向娘说道:“没事的,姐姐很好,你身子骨差,云齐儿还是先送你回去落轩阁里休息吧。”
    拉着娘向人群外走去,清扬的声音又是响起,“云齐儿……”
    我回首才发现我听到娘的声音之后我竟是连清扬的到来也忘记了。
    “清扬,随我一起去落轩阁吧。”我不想让娘伤心,但是清扬来了,于娘是一件好事情,或许清扬可以为娘解了她身上的血虫之毒。
    “云齐儿,这儿发生了什么事吗?”那混乱的场面,还有草地上被蒙着面的两具尸体,我想任谁看了也会惊心吧。
    我眨眨眼,我示意着他不要再问了,可是清扬还是不解其意的指着其其格与巴雅尔问道:“这是什么人?”
    “没什么,我们走吧。”
    娘不疑有它,果然就随着我向人群外走去,那一应的人等因着图尔丹的在场,并没有人敢说些什么,而且我的一席话早已告诉了他们什么当说,什么又不当说。
    人群外,一个人一手牵着两匹马另一只手正负手而立站在那里,我看到那人的面容,我不禁一怔,而娘却在这时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娘,你没事吧。”我扶着娘想让她先坐在草地上,再行为她诊治一下。
    “我没事,我们走吧。”娘拉着我依然向前面走去。
    经过了那人时我向他展颜一笑,他是小九的挂名师傅,我总是要有礼一些才是。
    经过了,却是隐隐的仿佛有一些汹涌的浪花在敲击着礁石的感觉。碰撞,再碰撞,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逃开。
    清扬没有跟过来,可是我已顾不得叫他了,随他去吧,他要查验其其格与巴雅尔的尸身也都随他,我只要我娘平安无事就好。等到娘的血虫之毒解了,我在心平气和的将姐姐的事告知她,也让她少些痛苦吧。
    心思百转间,突然听到一声低叫,“阿络,是你吗?”
    娘的身子在这一刹那又是抖了一抖,她迟疑了那么一刻,随后只当什么也未听见一般继续着脚下的路,可是我却知道那个‘络’字就是娘的闺名。
    可是为何武思通却知道娘的小名呢?
    “阿络……”轻风送来,人影飘至,武思通已飘然而站在了娘的面前。
    娘躲着,拉着我向另一边而去。
    “阿络……”武思通伸手一抓就抓住了娘的手臂,“阿络,她是我的女儿吗?”
    武思通看了看我,再看看娘,他不住声的问,“阿络,你说,云齐儿就是我的女儿,是吗?她从前的样貌与你还真是象呢。”
    手捋着娘额前的鬓发,娘却躲闪不开,我知道一定是他拉着娘的手使上了三分的力气,他的功夫有多好我是清楚的。但是我更惊心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居然说我就是他的女儿,我听了,我呆呆的就站在那里,我看着他向着娘低低的述说着什么,可是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
    我亲生的爹,就是他吗?
    怪不得那一次他看了我从前的画像时他惊呆了,或许那一刻时他就知道了我的身世,所以在宫中他救了小九,他看不得我的孩子被完颜飞伤了啊。
    我亲生的爹,我一直以为他是无情的,却原来他也是有情的啊。
    可是娘说过是他亲手把姐姐送走的,无情与有情,竟是这样的难以衡量。
    他来了,与清扬一起来了,难道他早就认出了我,他早就欲来寻我娘吗?可是我娘还是有些恨他的,送走了姐姐,娘不恨他才怪。
    他忽然就拦腰抱起了娘,在我还没有反应就过来之际他便带着娘向那齐人高的草丛中飞掠而去。
    我不及追,我也没有力气去追上他们,爹与娘总有许多的话要说吧,我在了,于他们都是一种尴尬。
    看着爹的意思,一些解释的话是免不了的,只是他们老人家的事情我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如今我已清楚了,我并不是相府里的十七小姐,我只是娄家收养的一个孩子罢了,相爷他收留了我娘与我,难道他就是娘当年救起的那个男人吧。只是娘不说,我总也不好再问了的。
    我还没有告诉娘与我的亲生父亲武思通,没有告诉他们其其格的身死,倘若他们知道了,我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姐姐的身死,只要想着就都是心酸。
    回首再向原路返回,人群早已散去,巴雅尔的乱党也已经被伏法拿下。
    图尔丹正凄然的站在那里,而处理其其格与巴雅尔后事的人居然是清扬,再次看到姐姐的尸身,我也只是呆呆的站着而不知所措,真的不相信前一刻还活生生的姐姐,这一刻却已经成为了一缕幽魂。
    可是人必竟是凡人,又岂能够起死回生呢。
    清扬也是用心了吧,可是他也只能选择放弃。
    终于,姐姐与巴雅尔的尸身被送去了停尸间,我没有跟过去,我只是拉着小九默默的随在图尔丹的身后向着他的蒙古包而去。
    累且伤心着,再加上连日来的奔波劳顿,我的眼前总是迷朦朦的感觉。
    “额娘,你没事吧。”图尔丹一直闷声不响的在前面带路,其其格的死多少让他也伤心了吧。
    “小九……”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再一次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就如那一次在校场时我要晕倒前的感觉,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次昏迷,我真的怕自己从此再也醒不过来了。好多的事我还没有安排好,我不想就这样撒手而去啊。
    可是眼前的草越来越是歪歪斜斜的了,我要走了吗?我不甘啊,我大声的叫道,“图尔丹,救我。”
    可是图尔丹依旧不回头,我又是叫着,“清扬,救救我。”
    心慌慌,竟是无人理我,所有的人都被其其格的死而震惊了,他们甚至忘记了我的存在。
    小九的手好是暖啊,“额娘,你冷吗?”
    手有些抖,我已止住了脚步,我真的连走也是不能了。
    “父汗,你快来看看,看看额娘是怎么了?”
    一片慌乱,随后是一片嘈杂,我是清醒的,我知道所有发生的一切,我听到了图尔丹的,清扬的有些慌张的声音,然后我被一个结实有力的臂膀抱在怀里,我感受着那草香的气息,我眷恋着贪婪的闻着。
    “云齐儿,你不要睡,云齐儿我带你去落轩阁,我带你回我们自己的家。”柔和的嗓声里流露的是图尔丹的深深爱恋与不舍。
    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他浓浓的爱意,真想就这样永远的睡在他的怀里,让他的爱温暖着我曾经受伤的心灵。
    要回落轩阁吗?不要啊,姐姐死了,我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想让娘看见,娘与爹才又见面了而已,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得出爹对娘的紧张,看得出其实这么些年里他的心中多少是牵挂着娘的。
    死无可憾,而生者才是要快乐的。我不要去落轩阁,我不要让爹娘看到我此刻的情形。
    清扬掐着我的人中,有些微痛,麻麻的,我清晰的知道,我也想要睁开眼眸,我要看着他们,我看不够啊,我有着太多的不舍,可是造化弄人,我竟是抗不过老天。
    缓缓的睁开眼,仿佛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又回来一般,魂又被招了回来,手被紧紧的攥在图尔丹的手心里。
    一双双的眼睛在紧盯着我,这床帐,这室内的一切,我看着,我知道我又是回到了我的落轩阁。
    张张嘴,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个侍女端了一碗药递到图尔丹的手中,他亲自喂着我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云齐儿,你不要再吓我了,我不许你有任何的事情,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他认认真真的说道,丝毫不怕这满屋子里的人笑话他。
    可是我却惊心啊,我要是去了他也要随我而去吗?我抚上他的唇,我冲口而出,“不许这样说,我们还有小九。”
    我的孩子,他怎么可以让他孤苦无依。
    “云齐儿,那么你要答应我,再也不可以昏迷了。”他看着我,眸中都是殷切的渴盼。
    虚弱的一笑,“好,我答应你,可是你也要为我好好的照顾小九。”我也不想啊,可是我无法与老天抗衡,该走的那一刻,我终还是要离开的。
    “都是我,让你受了苦,为了小九你甚至连月子也没有做就身坠冰崖,你这一身的病啊都是我造成的。”他狠狠的捶着头却是生生的疼在我的心里。
    “去吧,去处理了姐姐的后事,就把姐姐与巴雅尔一起安葬吧。”姐姐爱着巴雅尔,恨与爱说也说不清,葬在了一处也了了姐姐的心吧,虽然是她亲手杀死了巴雅尔,可是她却也为他而殉情,这是怎么样的取舍啊。想想其其格,我的心中还是刀扎一样的痛。
    “可是你……”
    “不怕的,有我们的小九陪着我。”还有清扬,是清扬给了我的生,他在了,我才有安全的感觉。
    点点头,“我去安排好了一切就回来。”
    “那个……”我顿了一顿却不知当不当说。
    “什么……”
    “那个……希望你善待都别。”我肯求着,都别虽然是巴雅尔的孩子,可是更是姐姐的孩子啊。
    “我会的。”他承诺着再次向我点头。那握着的手指轻轻的用着些力,让我感受着他的应承。
    会心一笑,轻推着他,“去吧。”为着姐姐怎么的心伤也不能让自己轻生了去,活着才是对人生的一份永不停歇的追求。
    望着他的背影,一步步的向着门外走去,有些沉重,更有些坚定,我相信他可以把所有的一切都处理的更好。
    图尔丹走了,屋子里刹时又是静悄悄了。
    却在这时门自动的开了,我看到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是娘与爹。
    娘的眼睛红肿肿的,娘是知道了姐姐的死,再又知道了我的昏迷吧。
    那擦干的泪在眼圈里晃动着,我看得清晰,娘却忍着没有流出来,娘的身后是我亲生的爹,我看着他,我才想起我这一生甚至连轻唤他一声爹也无呢。
    他悄握着娘的手,娘没有挣开,只是任他握着,我看在眼里我知道娘与爹之间的那一个结终是解开了。而爹,老天总也给了他的惩罚,让他在有生之年居然就没有看到他的亲生女儿其其格,只差着那么一丁点的时间,这就是对他的惩罚吧。
    他的脸上写满了悲怆,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心情可想而知,这伤痛我再是劝也劝不住的,只有时光才可以慢慢的淡去这一份失女的心痛。
    “我娘身上的血虫可除去吗?”既然是他下的,那么解铃还需系铃人,那除血虫的差事自然就是他来做了。
    爹点点头,轻声的说道:“云齐儿,可以叫我一声爹吗?”有着祈求有着渴盼,更有着他万分的负罪感。
    “小九。”我叫过小九,他站在我的床前,“小九,以后就叫外公吧,原本他也不是你师傅,你真正的师傅其实是完颜飞才是。”
    爹点点头,什么家法什么祖训都是人定的,谁说完颜飞不可以收徒啊,我偏是要破了这个规矩,辈份不能乱啊,都是至亲的人。
    “外公。”脆生生的童音,好是甜啊,爹一把抱起小九,这一次他眸中更多的却是亲情。
    门又是缓缓推开,象是怕送进了风吹到了我一样,“外公,都别哥哥来了。”
    果然,都别微垂着头走了进来,他向着我娘向着我爹施了礼,就直奔我到的床前,“姨娘,是我错怪了,倘若没有你,我娘或许五年前就早已经去了。”突然间开了窍般向我说道。
    “都别,那一场战争那些个将士们虽不是你亲手杀死的,可是你却是脱不了干系,从今后你要悔过自新,再不可独自妄为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一次我看到了都别眼中的泪,他是为着他娘也为着那些死去的将士们的冤魂而痛苦了吧。
    不忍再去说他,“都别,这是你外公。”我指着武思通向他说道。
    “外公。”都别一边叫一边跪地叩头。我看着心里是欣慰,或许爹抛弃姐姐的那一些往事向他隐瞒了才对,否则又是让他凭添了一份恨啊。
    侍女又是端上了另一碗药,都是清扬吩咐着人熬的吧,我瞧着那小半碗的药啊一定都是苦涩,娘接在手中,端着碗让我一口而尽。
    看着武思通,说不出来的亲情与恨意,可是我还是扬声唤道,“爹。”
    “云齐儿……”爹紧紧握住我的手,那手心里满满是汗,而更多的是颤抖。“等这一声,爹等了二十几年啊。”
    “爹,你还没有告诉我,娘身体里的血虫之毒可解吗?”
    爹点点头,“可以的,只是你姐姐她……唉。”更多的叹息萦绕,让人的心里更是悲伤。
    伸出了手,小九的手就重叠了上来,而后是都别,再后是娘是爹的。
    五只手在刹那间让亲情融于其中,这亲情给我力量也让我更坚定。
    ……
    当一应人等尽皆退出时,清扬来了。
    “清扬,你告诉我,妩月她好吗?”真想知道她与狐君之间的事情,想让他与她之间都是幸福。
    “很好。完颜飞经过宫中的那一幕之后他变了很多,他邀我一起去找寻那宝藏了,可是……”
    这一声可是我已明了他们一定是没有找到那地图中类似的山了。
    “清扬,你告诉我你与风火教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我一直奇怪的问题,直觉他们之间是一定有关联的,而且爹对清扬也是客气的。
    “云齐儿,什么也瞒不过你,呵呵,我祖父曾经救过你外祖父一命,那时候你外祖父与我的祖父一见如故就拜为了兄弟,所以风火教的一切我略知一二,那藏宝图也便是那时候他们兄弟两个一人一半保留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流落到了巴鲁刺的草原上。”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三方人等皆对那宝藏有着浓厚的兴趣,“清扬,铁木尔可好,还有杜达古拉,怎么我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杜达古拉被皇上放了吗?”
    清扬点头笑,“放了,是铁木尔一直求着皇上才求来的,呵呵,如今他们应该就在金国吧。”
    “那不回巴鲁刺了吗?”
    “不了,杜达古拉要继续金国的王位,在金国,女子也是可以做皇上的,她本就是金国的公主,只是金国有一道令是拿到绿玉者得皇位,听说完颜飞与铁木尔都力荐她做金国的女皇上,而铁木尔更是留在金国保护着她,我想他大概是再没有时间回来了吧。”
    清然一笑,我早就知道铁木尔与杜达古拉之间曾经有过什么,只是那是因着我的出现才淡去了他们之间的一份情,想一想,心里都是愧疚,五年啊,我让他们浪费了五年的宝贵时光。
    “云齐儿,你不要灰心,只要我与完颜飞找到了那宝藏,就可以找到我要的医书了,到时候我就一定可以治愈你的病的。”他坚定的口气里写满了不放弃,是啊,我也没有放弃的理由。
    “清扬,为什么你会救我?”这是我一直好奇的问题,清扬他的无私常常让我感慨世间的情。
    “云齐儿,曾经我爹也是深爱过你娘,你娘怀着你离开那就是我爹的帮助啊,从小我就见过爹常常看着你娘的画像,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爱,后来在冰崖下我遇见了奄奄一息的你,你混身是血的样子,还有你与你娘神似的面容让我惊心了。于是,我救起了你,起初我只是以一个医者的心来救治你,可是后来我被你的顽强所感动,每一次的施药,每一次的移骨错位,我没有听到你一声的喊叫,你勇敢,你坚强,这让我为着你的一切而自豪,所以我拼尽我的全力来救治你,可是不想我还是让你落下了病根。”
    我听着,更是感动,原来坚持与永不放弃才是每一个人追求的极致啊。
    我握紧清扬的手,“清扬,那宝藏的地图我曾经画过,我一直觉得那山形有些熟悉,就好象我曾经在蝙蝠医谷里画过一样,可是我却猜不出来那是哪里?清扬,或许那宝藏它不在金国,它就在蝙蝠医谷呢。”
    “真的吗?云齐儿,我真想立刻就找了那宝藏立刻就寻到那些失传已久的医书,我要救你,让你快快乐乐的活在这世间。”
    我一笑,我懂得的,我懂得清扬的真心,可是我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
    夜深深,深过一片轻风送暖,让我愈加冰冷的身子有些暖意。
    “云齐儿,还冷吗?”
    我摇头轻笑,“不了。”
    “云齐儿,我们的小九他真的很聪明啊,可是这巴鲁刺的汗位……”
    轻捂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其实从前的你就是太过霸道了,或许这汗位再重新归于旧人才对。”我想我的意思他应该懂吧,我的小九,我不想让他混于政事中。
    有些叹息,“云齐儿,其实你更懂得我的心。”
    无边的低喃在柔软的唇中慢慢的消逝,湿滑的感觉袭上唇瓣,吻轻落,带着浓浓的爱恋,手轻移,带着无边的欲望,却在擦燃火花的刹那嗄然而止。
    我知道他是担心着我的身子,紧紧的相拥,他告诉我这样就足够了。
    “明天,你要去吗?”
    “不了……”
    姐姐入土为安的日子,可是我却想逃开,姐姐是为着救我,为着不让巴雅尔把我当做人质才死的,因为巴雅尔死了,她活着又有何意义啊。
    傻啊,女人的心就是这样的傻,明明知道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去爱。
    依然是紧紧的相拥,我却是让自己的身子慢慢的放松,柔软的一如蛇身,我纠缠着图尔丹,我的轻吻吻过他的鼻尖,他的颈项,他的腰身……
    “你这妖精……”渴望的低喃,让我更是狂热。
    飞蛾扑火的感觉,就想让那火在瞬间迸发我无比的灼热与爱恋。我不放过他,一如我从不曾放过我的心一般。
    轻轻的低吟溢在满室无边的月光之中,曾经在这床帐内让我有了我的小九,曾经在这床帐内我把我的一切付出……
    这一夜就在春光旖旎中悄过,真想让夜慢着些走啊,走得越慢越好,可是终究夜还是过去了……
    ……
    恍惚中他已起身,我眯着眼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是太多的不舍,可是我已无力。
    除了我,所有的人皆去参加姐姐的葬礼了。
    那哀乐奏响时,我还听得清楚,可是那乐声越来越是远了,人也离我越来越远了。
    穿衣而起,对镜梳妆,怎一个苍白了得。
    却用那胭脂艳红了脸颊艳红了唇瓣。
    一纸书信了结了一切,我怕你随着我去啊,我把小九留给了你,留给你一份责任,更是要留着你的生。
    请不要找我,我会坚持我会好好的活下去,一年,一个月,甚至一天一个时辰,我都会珍惜,也都会默默的为着我所有的亲人祈愿祝福。
    我走了,小九,要好好的孝顺你父汗,也要好好的与你的哥哥都别相处,等你长大了,就去蝙蝠医谷,去清扬叔叔那里去,或者去完颜飞那里,与妩月下棋,与完颜飞比剑,小九啊,娘希望你活得潇洒活得快意人生,不要如娘如你父汗一样被着许多的放不开所累,而终是没有放开一切的去活过。
    推门而出,雁飞过,洁白的云彩下,那结成的人字形大大的挂在天空,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回首而望,落轩阁,别了。
    图尔丹,别了。
    我的小九,别了。
    我走了,我的身影寂寞,可是我的心却不寂寞,我的心里会有小九会有图尔丹陪着我一直到我离去的那一天。
    遥遥的,似乎还有哀乐传来,姐姐,你安息吧,都别他一定会与图尔丹一道治理好这巴鲁刺的大草原的。
    轻风送耳,有些沉重,却也有些轻松,原来人便是一个矛盾体,欲舍却舍不了,想象着当图尔丹,当小九看到那一封信时的情形时,我泪意涌然,可是我依然坚定的向前方而去。
    曾经无数次的在暗夜里思虑过我要去哪里?
    去雪山吗?那温泉,那避世的所在,如果完颜飞不在,那里徒留一片清冷,可是图尔丹与小九都知道那个地方啊,我只怕他们追来了,待到我的离去,图尔丹也会……
    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离世,更不想让他看到我的憔悴,只想留给他的记忆里永远都是我最娇美的容颜。
    去蝙蝠医谷吗?清扬他为我已然做了太多太多,我真是不该再麻烦着他了。
    仰望这普天之下,我真的不知要去哪里。
    我只想找一处安静偏僻无人烟的地方度过我的余生,可是那个地方在哪里呢?
    鼻端依旧是落轩阁里荷的残香,心里惦着更多的人,有爹与娘,还有黎安,有铁木尔,有清扬,更多的是都别、图尔丹与我的小九。
    小九,那风筝娘还没有做给你,娘就欠着你的,下辈子你一定要追讨着让娘给你做更多更多的风筝,看风筝在蓝天上翱翔的美丽常常让我有种欲飞翔的冲动。
    小九,娘走了。
    漫无目的的行走在无边的草原上,我没有去雪山,我向着相反的方向而去,沙漠,那生命难以生存的地方,我想去沙漠里看过海市蜃楼,看过绿洲,真想就寻到一处绿洲,然后安然的在那里留住到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
    心口有些痛,我含着那青叶草的丸药,清扬他配了好多给我,我一直吃着,我还是渴望着生的奇迹,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永不放弃。
    没有向导,我知道越是向西,只要出了这草原就是沙漠了。
    一天,两天,三天,那一路上的牧民给了我食物与水,我终于出了草原。
    隐隐中就是觉得那沙漠中似乎有着什么在召唤我一样。
    客栈里我整理着一身行装,老板娘乖巧的劝道:“姑娘,不能再走啦,那沙漠要带着熟悉沙漠的向导才可以过啊。”
    “是吗,那就麻烦贵店帮我找一位懂得穿越沙漠之人吧。”
    有一种预感有一种渴望,似乎入了这沙漠之中我便有了生的希望一样。
    默默的听着那向导向我介绍着进入沙漠里必须要知道的常识,我才知道我背上的东西似乎少了太多了,虽然骆驼是有的,可是睡袋及食物都是不合规矩的。
    重新又换过了装备,待一切妥当之后我终于开始了我的沙漠之旅。
    走在沙中,清晨的风有些凉意,我孤单的影子斜斜的射下去,更多寂廖,更多苍凉。
    唇有些干,即使喝水也缓解不了唇的干裂,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可是越是死亡之欲越是想要淌过去。
    常常想要回首,想要看到我身后有图尔丹有小九突然追来的惊喜,可是,可能吗?我选择的这一个方向,是任谁也不会想到的,待到他们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时,我已越过了沙漠抑或是永远的离去了。
    骆驼有它自己的行路方式,它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行走着,可是这沙漠之中的风吹草动却皆逃不开他的感觉。有它伴着我,我终是一个人成了行。
    正午的阳光滚热的灼烤着大片的沙,让着脚下都是热啊,我身体里的冰冷渐渐退去,这是好的迹象吗?我不知道,可是身体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在慢慢的退化变老。
    沙漠寂静的仿佛从来也不曾有过人迹一样,默默走了两天,如果不是有骆驼的相伴,我会以为我真的离去了一般。
    但是每一个冰冷的夜后,那初升的太阳又是唤醒了我,也让我知道我还活着。
    混身的上下都被沙充斥着,夜里沙的冰冷,日里沙的滚烫,无一不告诉我这沙漠的无情。
    这一日午后,我吃过了干粮,我骑在骆驼的背上继续向西而行,那里一定有一片绿洲的,我向往那沙漠里的绿洲,那绿洲时时的就在召唤着我一样。
    可是行不多时,突然间骆驼就仰头嘶吼起来,有一些惊,一定是它感觉到了什么,要来风暴了吗?可是那天边依旧是火热的太阳,依然是飘荡的白云。
    骆驼依旧不停的低叫,我有些警醒了,我跳下骆驼,整理着身上的一应物品,牢牢的捆在自己腰际,曾听那向导说过,这沙漠之中的风暴说来便来,而且可大可小,但是只要有一个不小心就随时可送了性命的。
    整理好了,我站在沙中,抬眼望去,满眼金黄,一个又一个沙丘岿然矗立,沙间条条沟壑纵横交错,直向那天边连接而去,满目银光,让我还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会有风暴的发生,可是骆驼依旧在低叫,它已经伏在了地上,似乎在等待那一个难耐的时刻的来临。
    我缓缓坐下,深呼着气,也就是在这刹那,我看到了一番奇怪的景像,我面前是一座被朦胧雾气所笼罩着的山峦,青翠的密林,艳开的花朵,蝴蝶在欢快的翩飞着,那山下是一湖碧水,平静无波的透着飘渺与安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神仙居地啊,可是随即我感觉到了地表的轻微颤动,那仙境也在刹那间就消失了,原来竟是海市蜃楼。
    可是刚刚那一幕的美丽已深深的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梦想着就去那里安住该多好,可是风暴已来,让我再也没有时间去思虑这么了。
    仿佛地动山摇的感觉,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间一下子就暗沉了下来,
    不远处滚滚的沙丘汇聚成一座座的沙山,正以成倍的速度在升高,在向着我的方向而来,那样高的沙山,我看着,我惊恐了,我知道我随时有被黄沙掩埋的可能,可是既然是我选择了沙漠成为我的永远的归宿,那么再是怕了也是无用,我捂住了口鼻,我眯着眼睛躲在骆驼的身侧,我期待一个奇迹的出现,期待我还是得以生。
    沙面的震动声越来越大,我甚至听到了巨大的轰鸣之声,无数的沙向我袭来,有沙砸到身上,又热又痛的感觉让我已是再无思量,既然天要如此,我岂可奈何了天。
    紧紧的闭上眼,黑暗与窒息随着风沙一起来临,脑海中滑过图尔丹的,小九的面容,再一次的为他们祈福,我甚至在奇怪着自己为什么偏要选择了这一次的死亡之旅。
    回头已是无路,就且沉沦吧。
    心口有些痛,大片的沙滚滚而落在我的身上,那样无情那样狠然,片刻间,我只觉自己在沙间快速的移动着,可是痛啊,那沙刮着我就连呼吸也难,一股巨大的吸力不停的拉扯着我,无数次的在沙中升起抛落,窒息与压迫的感觉已到了极点,我终于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醒来时,有青草拂着我的面颊,无云的碧蓝天空下,碧绿的草地,碗口大的粉红的花朵,悠然宁静的湖面,让我看到了一片人间的仙境。
    咬咬舌,微痛的感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还活着,我居然就到了一处无人居住的人间仙境了。
    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向着那大朵的粉红花朵走去,它的异香吸引着我,那花的妖娆也是吸引着我。
    闻着那花香,通体都是舒畅,让受伤与疲惫的身体倍感舒适,这花我并不识得,也从未听起清扬说起过,可是我看着它的花色,闻着它的清香,我已知道这是世间罕见的一种奇花,它有药用,只是我并不知道它具体的药用价值。
    也不知为什么,闻着那花的香气,我身上就有了力量一样,轻轻一掠,就连凤薇步也是如常的发挥了,心中大喜,那些缠在我身上的东西与物品早已在风沙乱滚中不知去向。
    无处可找,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我到了这里,或许这更是天意吧,天意让我大难不死,又是清扬的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暖了我的心。
    饿了就找些野果充饥,渴了就喝那湖中的碧水,困了就睡在草地上,醒了就打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木屋,终于不过两三天,我就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小窝。
    临水而居,与山为邻,与我为伴的是蜻蜒,是蝴蝶,是飞鸟,甚至还有我从前最怕的蛇,可是现在,我却喜欢上了它们,有着它们的存在,我才有了生的感觉。
    终日里无所事事中,学会了在这世外之地如何去生存,那水中的游鱼,那山间的野菜都是我的充饥之物。
    渐渐的我发现那粉红的花朵它真的有助于我身体的恢复,站在湖边,那如镜子般的水中,我的面庞有了红润,有了健康的色泽,我抚着脸,我甚至不相信这一切,无数次的捻着那花瓣我渐渐的发现这花竟有内补的作用,对我的病也更是有益处,怪不得我的身子越来越渐好了。
    有些欣喜,也有些落寞,这一刻我居然就想念草原上的落轩阁了,想念我的小九,想念图尔丹。
    曾经无数次的在这周遭走过,可是除了这一片绿洲与一座的青山之外,这方圆只有无边无际的沙,那是沙漠,我就是从那沙漠中被卷入这里的吧,可是我已迷失了方向。
    身体渐渐的好了,我便尝试着看自己是否可以脱离那粉红花朵的食用,可是断了饮食那花朵之后,不出三天,我的身子又是恢复如初的虚弱,心口也是开始慢慢的又痛着了。
    有些诧异,难道我竟是不能离开这里了吗?
    可是试过几次之后,我终于灰心了,或许我离开落轩阁之际那召唤我来沙漠的声音就是冥冥中上天的安排吧,上天再次让我得以生,可是却是让我失去了与我的亲人相聚的那份甜蜜,终是无法幸福吧。
    有些恨,却又是无可奈何。
    ……
    那天上的飞鸟常常就落栖在我的小屋前,有鸟飞来,也有鸟飞去,这一日我看着十几只的鸟飞来,我突然灵机一现。
    抓住一只鸟,伸出食指,就着内力在那翅膀上写着:云齐儿在沙漠中的绿洲里。
    一只只的写过,或许这些鸟就有被草原上的人捉到的可能,我只能这样祈盼了。
    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无数次的写过,无数次的把希望寄托在飞鸟的身上,却又是无数次的失望,我终是离不开这花朵的,原来人的生竟是这样的奇怪,总是要依托着什么才得以生存。
    醒着,就是遥望着远方,我知道那飞鸟翅膀上的我的字迹即使有人发现了也不见得会找到我的位置,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所在方位,可是我离不开这里,那粉红的花它牵绊住了我。
    悄悄而逝的岁月,从冬到夏,从夏到冬,只记得那夏已过了六载,我的一颗心也是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孤寂,这绿洲或许是很少人见吧,我竟是从未见过人烟,常常对着湖面上的自己自言自语,常常唤着我的小九,希望他可以感应到我的存在。
    可是我依旧还是寂寞的。
    又是一个夏,清晨里醒来,轻推开门,恍惚间我发现门外无数只的飞鸟栖息在草中、花间,那情形真是壮观啊,可是怎么突然间就有这么多的飞鸟呢?
    吹了一声口哨,惊起了飞鸟突突的飞了起来,层层叠叠的让我看呆了眼,从没见过这样多的鸟啊。
    我与它们一起飞着,一起感受自由自在的感觉。
    抓着一只鸟的翅膀,再是锲尔不舍的在那翅膀上写着什么,突然间有萧声传来,那声音宛如天赖,让我在刹那间惊住,这是真的吗?我没有听错吧。
    再是仔细的辩认倾听,果真是萧声,是我熟悉的梅花三弄曲,心头狂喜,我飞一样的向那声音掠去,是谁,是谁来了?是我的小九吗?
    距离那萧声越来越近了,那真实的声音让我的心踏实了许多。
    那无边的青翠碧草间,一个少年手持一把长长的萧正在吹奏着那曲梅花三弄。
    恍然惊喜,果真是我的小九,他身后,是我朝思暮想的图尔丹。
    多少次的想象着小九与图尔丹的到来,可是当这一刻真的出现之际,我却是不相信了,我怔在那里,我看着眼前的图尔丹与小九,我真的不是在梦中吗?
    那少年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手中的萧已是嘎然而止,他向我飞奔而来,“额娘,是你吗?”
    搂住我颈项的手臂紧紧的,象是怕我消失一样,泪缓缓的滑落,六年了,我终于又等到了我的孩子,人生有多少个六年啊,第一个六年中我有了我的小九,可是我又失去了他。第二个六年中却是我狠然的离开了我的家我的亲人,我只是怕啊,怕着我的死去让图尔丹心灰意冷。
    身后是他环住了我与小九,那草的香气再次蔓延在我的周遭时,我才知道原来我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刻已然到来…
    【全文完】
    写在此刻,感谢所有陪着点一路走来的亲,谢谢你们默默的陪伴,因着颈椎的病越来越严重,我常常在睡梦中被疼醒,所以,很少上网也很少回复亲们的留言,但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悄悄的支持点点,感动你们的包容,点有你们是最最最幸福的,爱你们!
    番外·图尔丹【001】97手打更新
    很小的时候,父汗与额娘对我就极为严厉,舞刀弄枪,识文断字日日充斥在我的生活中,那时候我并不感觉枯燥,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这些会让自己更强大,让自己不被别人欺负,这是娘从我咿呀学语时就时时告诫我的。
    父汗每一次去打仗,都会带上我,记得我第一次上战场上的时候我才三岁,骑着父汗千里挑一为我寻到的汗血宝马,我小小的身子坐在马背上,远远的看上去,甚至让人以为马背上根本就没有人。
    四岁的时候我比我的同龄人就矮了一头,娘总是为我着急为我担心,每天盯着我吃一些各种各样的进补的东西,可是任我怎么吃也没有用,我的个头依旧不是长不高。
    有一天,我在父汗的蒙古包外玩耍,我和着泥,把那泥变成一个个的小人,虽然捏好的看起来怎么都是四不象的样子,可是我看着自己的成果还是很开心。
    晚春的太阳有些热,额头上有了汗意,伸手去擦的时候才想起满手的都是泥,可是想起来时也来不及了,姑且也不管,就随意吧。
    兀自捏着我的小人,专心致志的我甚至没有发现父汗的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