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2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现父汗的到来。
    一抹阴影悄悄的就投射在我手中的泥块上,下意识的抬头,我看到了父汗以及一个陌生的人。
    “丹儿,叫兀哲叔叔。”
    我先是施礼,然后再是抬头打量着他,他没有父汗的威武,可是他混身上下自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让我看着不自觉的对他就肃然起敬,“图尔丹拜见兀哲叔叔”。
    兀哲叔叔微笑着亲切的抓住我的手,“呵呵,大汗,你这孩子虽是长得小了些,可是不怕,总有办法的。”
    父汗点点头,“丹儿,随父汗进去吧。”
    我松开了与叔叔握在一起的手,这才发现我满手的泥巴已是沾到了他的手心里,他却不嫌弃,淡淡微笑着说道:“这孩子我一见如故,小小的人就能够静下心来捏这泥人,还捏了这么多,将来一定是成大器之人。”
    “先生过奖了。”
    进得蒙古包,我与兀哲叔叔各自先净了手脸,手还是水淋淋的,我却从没有擦干的习惯,我走到父汗与叔叔的身前站定,小小的我就猜到这叔叔的到来一定是与我有关的,不然他与父汗刚刚也不会说出了那一番话来,是为着我的瘦弱之症吗?
    “你过来。”兀哲叔叔轻轻的叫。
    我走过去,我很希望他可以治好我的病,让那些在暗地里偷偷嘲笑我个子矮小的人彻底的再也无语。
    可是可以吗?
    他的手轻拭着我的额头,我才想起我擦汗的时候粘上去的泥巴,而刚刚我竟是没有洗干净,总是囫囵的洗过而已,“谢谢叔叔。”
    他但笑不语,伸出两指把着我的脉搏,我有些紧张,可是他身上有一股很随和的气息让我渐渐的消弥了紧张感。
    那一天,他开了一些药方给我,随后父汗就送他离开了,我以为他是来我家里作客的,总要呆上一些日子的,却不想那一次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的药可是真灵验,我的病果真就渐渐好了,不出一个月,吃饭也正常了,身体一天一天的长高,额娘从前常常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也渐渐有了笑容。
    后来我问父汗兀哲叔叔是何人时,他但笑不语,只说是他路上偶遇的一个人,父汗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就请来为我诊治病情了。
    我问父汗他是在哪里遇到兀哲叔叔的?
    父汗指着远处,他说他是在那一片丛林中遇到兀哲叔叔的,那一刻我便记住了那丛林的方向,草原上都是一望无际的草丛,所以那丛林让我好奇了。
    春过夏去,草泛着淡黄,我秋来了,我也长高了好些。
    这一天,我避开了额娘,我偷偷骑着马,我就向着父汗所说的那丛林的方向而去,我要去那丛林看看,父汗说两三个时辰就可以到了,我看了再回来,总不会有什么事的。
    天高气爽,秋意淡淡间我淘气的随风而行,小小的我甚至连害怕也不知道,远远的就见到一片青翠,那是一片丛林,远山林立,因着青松多了,所以虽然已入了秋,山中却还是绿意不减,看多了无边无际的草,所以就感觉那松树真好看,终于到了,有些兴奋有些快意。
    还没待马站稳,我就一下子蹦跳下去,牵着马向那丛林深处走去,花香鸟语,与着草原上有着太多的不同,这让我欣喜让我流连忘返。
    父汗就是在这丛林中遇到兀哲叔叔的吗?原来大人们也与我一样喜欢这里呢,来这里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也是一份美美的惬意。看着五彩斑斓的蝴蝶飞,我不住的告诉自己,这里,以后我要经常来。
    宁静,是最美好的氛围。
    忽然听到鸟惊叫的声音,我好奇了,是遇到了老鹰吗?我向着那鸟叫的方向而去,之后我听到了一些微弱的呼吸声。
    我不怕,我冲过去,我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那样子如果普通的人看到一定会惊叫的,可是我没有,那战场上的血腥场面我见过太多了,我漠然的走到他的身前,学着我父汗的那些手下,我有模有样的探着他的鼻息,嗯,还有气息,还活着。
    他干裂的唇张了张,他想要说话,可是他说不出来。
    “要喝水吗?”我问,一定是的,他的唇那么干裂。
    他极轻微的点了点头,如果不是我紧紧地盯着他看,我甚至分辩不出他点过了头,他伤的很重吧,那满身的血让人惊心呢。
    摘下我肩头背着的水壶,倾倒着送到他的唇边,“喝吧。”
    他挣扎着想要动,可是他根本就动不了,我只得硬是把水送到了他的嘴里,没有把握好力度,一下子就倒得多了,他呛了一口,随即是一声接一声的咳,这咳声让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轻捶着他的背,突然间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幸好我是站在他的身侧,所以那些血并没有染红了我的衣袍,否则如果我身上带着血回到家里,额娘与父汗一定会惊心的。
    他要死了吗?
    一定是的,吐了那么多的血,可是他的位置正是迎风的地方,风呼呼的吹来,让他破碎的血衣片片在风中抖动。
    望着天空,恍惚间才发现天空有些昏暗下来,要下雨了吗?刚刚还是风和日丽的好时光,可是这雨说来便要来了,看着地上的男人,我有些不知所措了。
    我想要离开,我要赶紧回家,不然下了雨,额娘与父汗找不到我,他们一定会担心的。
    可是我身边的这个人呢,他满脸的血啊,让我甚至看不清楚他是谁。
    我要抛下他不理吗?那样的我多么残忍啊。
    犹疑着,我要不要救他。而后我下了决心,我宁愿被额娘与父汗打骂也不能抛开一个垂死之人在这山间野地之中。否则那样的我甚至连做人也不配。我是男人,长大了,我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要比父汗更威猛,我要统一这草原,我要做这草原上的一方霸主。
    我看着他,直觉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救他吧。
    也不问他,我径直拖着他向那背风的山坳而去,他阻止不了我,他说不出话,也动不了。可是他很坚强,他伤的那样的重,可是我这样的拖他他居然连一声呻吟也无。
    转了个弯,我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山洞,那里就可以避雨了,天空中已有雨滴飘落,雷声震落,我咬着牙硬是把他拖到了山洞里,走进去,才发现那洞中更是昏暗不清,好半晌才适应了这里的黑暗,慢慢的看清了,地上却有一些稻草,想必这里是打猎之人的休息之所吧。
    把他放在稻草之上,而后我听到了山洞外雨滴噼啪而落的声音,好大的雨啊,幸亏我跑得快跑得及时,不然此时的自己全身都被淋了个透湿,我的马一直乖乖的随在我的身后,有些开心,等雨停了,我就可以骑着马离开了。
    再看向那稻草上的人,比起先前还不好,那鼻息更弱了,我蹲下身子慢慢的擦着他满脸的血,一下两下,血有些凝住了,不好擦,可是我就是感觉他是一个我熟悉的人。
    终于,他的面上干净了,我看到了他的面容。
    他居然就是兀哲叔叔,既然是他,我更不能离开了,是他治好了我的病啊,我是男子汉,我更是断然不能弃他于不顾了。
    慢慢的重新又喂着他喝下了些水,他的体力似乎是慢慢恢复了些。
    外面也有些暗了,快天黑了。
    “兀哲叔叔,我去叫我父汗来救你去我家里吧。”我想离开了,我留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我根本就救不了他,我只会那一些舞枪弄棒的招式,其它的,我还太小我什么也不会也不懂。
    喝过了水,又歇息了这样久,他似乎有了力气,张张嘴,终于说出了话,“图尔丹,我快不行了,你过来,有一些事等你长大了,你要帮叔叔。”
    我点头,我不相信我还有能帮到他的事情,那是什么事情呢?
    歪头看着他,“兀哲叔叔,不要说帮了,叔叔让图尔丹做什么,图尔丹就去做。”
    他奋力的伸手想要向他的怀里掏去,似乎是要拿着什么东西,可是举了半天也举不起来,“叔叔,是要拿东西吗?”
    兀哲叔叔点点头。
    “我帮你拿,行吗?”
    “嗯。”
    得到了他的允许,我向着他的怀里探去,然后我果真摸到了一些纸张一样的东西,拿出来,展开了,那是一幅画还有一张纸笺。
    那画中是一个女子,淡眉弯弯如画,仪态优雅万千,仿佛出水芙蓉般的脱尘出俗,我无法形容她的美丽,可是她与我额娘却是不同类型的人,她更柔美,而我额娘则更干练。
    那张纸笺上写了一些字,我看了,那是我不认识的蒙古文,我也小,我不知道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兀哲叔叔,这些是要给我的吗?”
    兀哲叔叔点点头,随即手指又是指向了他的胸口,难道还有其它的东西吗?怎么刚刚我就没有感觉到呢?
    伸手又是掏过去,果真还有一幅画,只是这一次不是女人的画了,而是一幅山水画。
    “图尔丹,等你长大了,如若你遇到了眉心有着一朵梅花的女子,如若她刚好面貌与这画中的女人相似时,请你一定善待他。”
    有些奇怪,为什么他要如此之说,我为什么要去为他照顾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子啊。
    “你是巴鲁刺的王子,我夜观天像,说那额带梅花的女子她与你极为有缘。”
    听着他说的好象我真的会遇上这样的一个女子似的,可是我却不信,不过他是将死之人,索性就答应了也罢,“好的,如果我遇到了她而成陌路,那么我图尔丹就被天打雷劈”。
    我玩笑般的回复他,可是却没有想到若干年后,我竟是真的遇上就这样的一个女子。
    “那么兀哲叔叔还要图尔丹做些什么呢?”我不信他拿出这些东西只是让我将来好好的对待一个女子吧。
    “那山水画你帮我送去蝙蝠医谷一个姓骆的少年手中,而刚刚那画与纸笺就送你做礼物吧。”
    我点点头,“好啊,我真的很喜欢这画呢,至于这劳什子的纸上写的什么东西我可就看不懂了,不过我答应你一定帮你保管好的。”
    “这就好,那山水画呢,你要什么时候去送。”
    “待我出了这丛林,我就让我父汗遣人送过去,你看可好?”我还小,我不识得路,而且更重要的是父汗与额娘是绝对不会让我出远门的。
    “不可以,这所有的东西叔叔都要你认真的收起来,不要给任何的人,也不要给你父汗和额娘,等你长大了,等你有了能力,你再帮兀哲叔叔把画送过去。你要答应我,这些东西除了你不可以再有第二个人见到了。”
    “为什么,怎么连我父汗也不能知道吗?”
    “是的,你答应我一定不能让其它的人知道。”
    看着他的迫切,我不忍拒绝,“嗯,我会的。”
    “那么,快去吧,天快黑了,你再不回去,你父汗找不到你会心急的。”
    蹙着眉头,兀哲叔叔说的没错啊,我真的要离开了,“可是,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没事的,我会好起来的。”
    我看着他有些惨白的面容,我怎么也不相信他的话,“兀哲叔叔你骗我,你的脸色很难看。”
    他僵硬的向我一笑,“走吧,叔叔真的没事的。”
    “那叔叔一定要等我啊,等我让父汗派人来接你。”
    他摇摇头,“不必了,你快去吧。”
    我走了,牵着我的马,有些依依不舍,我却不曾想我的离去就是他的死去。
    迎着风雨,急切的向着来路而去,我真怕额娘与父汗会担心会害怕我的失踪。
    终于赶回了巴鲁刺,待我见到父汗,我告诉他我见到了兀哲叔叔时,父汗不信,他说我一定是遇错了人。所以他不打算去救我的兀哲叔叔。
    我突然想起我怀里那些兀哲叔叔送给我的东西,如果这些东西拿给了父汗,父汗就一定会相信了,但是我曾经答应过兀哲叔叔不会把这些东西交给第二个人啊。
    有些矛盾,我在思虑着我要不要告诉父汗这些事,他是我的父汗啊,为什么我不可以拿给他看呢,我觉得兀哲叔叔似乎是有些奇怪了。
    为了让父汗相信他的存在而去救他,我姑且就拿出来吧,只是兀哲叔叔请你原谅我的失言,我只是想让父汗相信你的存在,也好让父汗去救了你。
    这样想了,我就拿出了兀哲叔叔交给我的东西,父汗看了,仿佛有些不可置信,随即惊喜而笑,“丹儿,那山水画父汗过几日就派人送过去,至于这另一张画和纸笺父汗就帮你收着,等你长大了父汗再还给你。”
    我听着,我却不知道原来是父汗他看懂了那纸笺上的内容,所以对那额心有梅花的女子他早已不喜,也是打定了主意不让我将来娶了那个女子。
    我换了湿衣就去睡了,至于兀哲叔叔,父汗说他自会派人去救,兀哲叔叔是我的救命恩人一样,我想父汗绝计是不会对他弃之不顾的。
    或许是因着白天的疲累,那一夜我睡得极不安稳,我总是梦见兀哲叔叔满脸的血,他向我招手他让我去到他的身边,他怎么了?我拼命的向他跑去,可是我越是跑,却离他越来越远,这是怎么了?
    我也伸出手,我想要抓住他的手,可是总是在两个指尖就要相遇的那一刹那又骤然分开的远远的,而他的面容也是在我面前愈来愈是模糊,就仿佛一缕飞烟在淡淡而去。
    这样的梦让我惊醒了,我坐起来,我才发现四周是一片的黑暗,原来夜还是浓时。
    再是重新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我的脑海里都是兀哲叔叔,终于挨到了天亮,侍女们还没起来,我就急急的自已穿了一身衣裳,我要去找父汗,总是觉得兀哲叔叔发生了什么似的。
    蒙古包外的天还是朦朦的亮,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那雨声缠绵的仿如老天在哭泣一样。这让我的心有些沉重更有些难过。
    悄悄的拉过我的马,骑着它就向父汗的蒙古包而去,虽然早,虽然我也怕吵醒父汗与额娘,可是我一心里都是惦记着我的兀哲叔叔。
    还有我对他的承诺,那是我的誓言,那山水画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帮他送到的。
    天在一点点的亮起来,我的马蹄声混着雨声滴滴溅在那冷湿的草地上,秋意更浓了。
    我以为父汗的蒙古包也一定是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在梦乡之中吧。
    可是就在我快要到了的时候,远远的我就看到父汗旁边的一个蒙古包有一人慌慌张张的走出来。
    怎么了?
    拍着马背,冲刺着,直想马上就冲到那里,出了什么事吗?难道是兀哲叔叔他……
    有些怕,见过无数次死去的人,可是我就是不想见到兀哲叔叔的死,是他让我得以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啊,虽然我还小,可是我也是懂得感恩的。
    跳下马的时候,只任着那马在草地上随意的啃着草,我甚至连吩咐着人拴马的时间也舍不得,我没有奔向父汗的蒙古包,我直接就向那旁边的蒙古包跑去。
    我知道那里平常都是空着的,没有人住的地方此刻却是有人进出,那就一定是有了什么重要的人进住到里面了。
    “小王子,怎么起得这样早,还顶着雨跑到这来了。”父汗的执事护卫奇怪的问着我。
    我急切的说:“我想见兀哲叔叔。”
    “这……”护卫有些迟疑了。
    这一迟疑更是让我确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父汗呢?”我不信他在睡觉,他一定就在某处,出了事他也不得安宁的,因为他是巴鲁刺的大汗。
    “大汗还在休息中。”侍卫顿了一顿又说道;“小王子,快回去再睡一会吧,天还早着呢。”
    “那么,怎么有人起得这样的早?”我不信,我算着时间,如果父汗在昨夜里我离开时立刻就派人去接兀哲叔叔那里了,那么这会儿兀哲叔叔也已然到了。
    我推开侍卫,我向那蒙古包而去,什么也不管的我就推开了门掀起了门帘子,进去了,我看到了一片烛光,那轻轻摇曳的光线柔美的让人如沐梦中一般,而那盏盏的蜡烛中有一张案台,案台上正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人,而父汗他正站在那人的面前低首默哀。
    我有些呆住了,难道我的梦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我慢慢的走过去,我站在父汗的身边,然后我伸手轻探兀哲叔叔的鼻息。
    冰凉的触感让我刹那惊心,我不信,不信他就这样的死去了。
    “父汗,你告诉我兀哲叔叔并没有死。”我拽着父汗的衣袖我吵着让他告诉我一个虚伪的答案,虽然我知道是假的,可是我还是满心的渴望听到父汗告诉我兀哲叔叔并没有死。
    “丹儿,父汗昨夜派去的人找到那山洞时,你兀哲叔叔就已经断了气了,请你相信父汗,父汗尽力了,父汗也无力回天啊。”
    果真是如此吗?虽然我见过兀哲叔叔曾经吐了一大口鲜血,虽然他的面色很惨白,可是他明明是可以活过来的,想起父汗看到那幅山水画时的惊喜,总是能让我联想到什么,可是我这样的小,这些真的不是我的年纪所能理解的。
    “父汗,那画与纸笺你还给我吧,那是兀哲叔叔的遗物,也是兀哲叔叔送给我的,我要自己保留着。”想着那画中的女子,也不知她是何人,可是她一定是与我有着关联的人,兀哲叔叔说了,将来我会与一个眉心有着梅花的女子有着一番相遇,那又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
    父汗却不理我,只是叫侍卫抱走了我,我力气小,我挣扎不过侍卫的蛮力。
    在离开的瞬间我并没有回头再去看一眼兀哲叔叔,看又如何,不看又如何,终是去了,可是他的面容会一直的留在我的心中。
    而我却是永远的对他愧疚着,因为我失言了,我把他送给我的东西交给了我的父汗。
    慢慢的我长大了,在我心底深处我一直记着一个人、一幅画,还有那张纸笺,那是一个相士之语,我早已翻译过了,那相士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我一直没有遇到那个额际有着梅花的女子,或许我与她根本就是无缘吧。
    这一年我已经十六岁了,父汗一直说要给我娶一位妃子,我挑剔似的推掉了一个又一个,我想如果缘分到了,我自然会娶,我不想被人逼迫。
    我随着父汗南征北战,我们收服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部落,这草原上也渐渐的形成了两大部族,一个是我们的巴鲁刺,而另一个就是哈答斤。
    那被我们消灭掉的部落里,其中有一个乌珠穆沁部,当那一天我与父汗一举攻破他们的牧区时,他们没有抵死的抗争,他们向父汗归降了,也举家迁到了巴鲁刺的领地中,父汗很高兴,奖赏了他们千匹的牛羊,五百匹的绫罗绸缎,还给了他们巴鲁刺最好的官位,父汗这样做是要安抚人心吧。
    我从不以为我与父汗这样做有什么错,那么小的部落根本没有实力去保护自己的家园,但是他们归顺了我们,也就是我巴鲁刺臣民了,我与父汗至少会保证他们再也不会遭受外人的欺凌。
    一直喜欢去那丛林,常常就独自一个人骑着马,飞驰过草原,到那丛林里徜徉着,虽然丛林里有虫鸣有鸟叫,可是却总是给我静寂的感觉,很清很静的让我的心总是在那一刻如水一般的清澈。
    掬着一捧溪水大口的喝过,看着漾满涟漪的水中自己的容颜,原来自己早已不是十二年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男孩了,我长大了,可是有一些事一直萦绕在心头任我如何努力也是挥之不去。
    那一个人,那一件事,永远是我心中的最悔。
    我一直记得他说过的话,如果你遇到了那一个女子请你善待她,可是,可是,她在哪里呢?
    倘若我与她有缘,请让我完成我唯一还可以完成的承诺吧。
    仰躺在花草间,望着头顶的参天大树,再透过那树的缝隙望着那湛蓝的天空,云淡风清的好天气让人的心更加的舒畅。嚼着一根草,那苦涩的味道溢了满口,可是我却喜欢这草的味道,也连着也它的香气,总是用着这草来沐浴,让自己的满身都是草的味道,朴实而自然。
    那一个山洞,我多少次的从那附近经过,可是我再也没有进去过,进去了,就是瞧着那稻草那山壁也总是会让自己感伤吧,所以,我不去。
    几步外,我的马在低垂着头吃着青草,悠闲的感觉让我也更加的放松了,闭着眼,感受微风拂过的轻妙滋味,心很静很静。
    真想睡去,真想抛开那所有的争夺,从此隐匿山间,可是父汗说我不可以,我身肩兴旺巴鲁刺兴旺大草原的重任,所以我不可以推却。
    我常想,如果我不是父汗的儿子该有多好,可是许多的事根本由不得我们这些凡俗之子来改变。
    从小到大一起在刀光剑影中度过,所以即使在嘈杂的战场上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躲不开我的视觉与听觉。
    不远处,有一丝轻微的拨开草丛的声音,虽然那人已经是极轻极轻的在动作了,可是我依然听得清楚,我心里顿时警觉起来,侧耳细听,却依旧是不动声色的仰躺在草地上。
    要刺杀我吗?多少人都想要这巴鲁刺的土地啊,杀了我,父汗就如少了左膀右臂一般,细细听着,有些惊心,这些人的身手绝不在我之下,大约有十几个人,怎么,是要置我于死地吗?
    我却不怕,口中的草叶还在继续的嚼着,可是心神却已经全部集中在那些人的身上,越来越近了,伸手握住我放在身侧的弯刀,刀不离身,这是我的习惯,我是巴鲁刺的王子,我随时都要准备上刀山与火海,这是我的责任。
    轻微的脚步声如果是普通人根本就听不到那声音,这些人轻功也是了得,他们大概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吧,可是没有,我清醒的很。
    一手是刀,另一手已随手抓了一把草叶。
    眯着眼,斜斜的已有一道人影挡住了那树叶间透过来的阳光,到了,真快,比我预想的速度还要快一些,看来我不可以轻敌了。
    手中的草猛然一挥,已根根向着那人影飞去,再顷刻间我已一跃而起,大概是以为我睡着了吧,所以我的草叶让他们刹那间大惊,抬眼看时,十几个黑衣人那双双的眼睛都是惊惧,我看不到他们的面容,黑色的丝巾挡住了他们的面貌,冷笑一声,“原来都是见不得人的狂徒罢了。”
    我的话似乎是羞辱到了他们,只见一个人已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向我直奔而来。
    手起刀也起,刹时刀光一片,让眼也生生的有些刺痛……
    我左腿一晃中,右手中的刀已是刺向了他的胸口,躲吧,只叫你躲得了脚下就躲不过胸口,我倒叫你知道你跟错了主子,要刺杀我图尔丹,我想你是打错了算盘,人多又如何,我不惧,我也不会退缩。
    刀光血影我见得多了,男子汉大丈夫,生又如何,死又何憾。
    两相缠斗,不出一刻我就占了上风,大概是看出了我对手的弱势,那一直站在旁边观望的其它的人再也站不住了,突然间十几个人一使眼色,就齐齐的把手中的刀皆向我挥来。
    眼见风卷草起,丛林中已是人影翻飞,杀声四起,我镇定的一一的对过他们毫不留情的长刀,十几个人招招都是直攻我的要害,我想要护得周全,却是非常的难。
    一个旋身而起,半空中刀尖刷刷的点向每一个人手中的刀刃,人多势众,可是人多却也有一个弊病,那就是彼此间的思维互相间总会有些偏差,而这样的时机正是我急攻而破的时候。
    本以为这一招之后他们中必会有人伤了,对我的攻势多少也会减弱,可是隐隐中却有一股幽香传来,那香气浓浓的呛着我的眼,而我也突然就有了昏眩的感觉。
    不好,明着不行,他们就玩着那下三滥的手法了。
    摒着气息,再不让那香气溢进鼻端,可是突然间我已大惊,虽然这毒气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可是抵拒着毒的深入,我也耗费了不少的内力,而眼前还有这样多的刺客都是如狼似虎的盯着我,眼轻描,长叹一声,想不到我竟是着了小人的道,只怕今日我命已休矣。
    手中的刀依旧在隔挡着每一个人的进攻,可是力道已是弱下了,镇定镇定,此刻的自己绝对不可以让自己的方寸乱了,乱了就是失败的开端。
    可是他们人多势众,虽然刚刚我一跃而起的那一次有两个人多少被我伤了,可是那剩下的人还是仗着人多,他们采用车轮战术,每一个人轮番的上来,打上几个回合后就退下,然后另一个再继续跟上来,我一个人要应付十几个人的打斗,再加上我中了那浓香的毒,虽然不多,却是让我耗损了我的内力,慢慢的我额头的汗已是涔涔……
    我还年轻,我身上还肩负着巴鲁刺的重任,难道此一刻我就要丧命这丛林吗?
    那一次是兀哲叔叔,他丧命于此,我一直不知道为何他会伤成那个样子,我也无从去追问,人已去,再去追查也是无意义了。可是这一次就要轮到我了吗?
    眯眼再是看着眼前的一应众人,我才发现他们的武功与穿着都是来自毗邻而居的大周朝,这草原上居然就有人从大周搬来了救兵再来对付我,仰天长啸,我的身价还不是普通的高啊。
    手中的刀在这刹那间又是凌厉了些,我有些拼命,越是拖久了对我越是不利,我的武功是父汗亲自而教,我学了他八成的功夫,这些足以让我傲视江湖了。我的师祖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位眶世奇人,武功更是高深的让人匪夷所思,可是我从未见过他,他来无影去无踪的只是把功夫教给了父汗就离去,从来也不多一分停留。
    曾经躲在草丛中我偷偷看过他舞刀,他的刀法让人眼花缭乱,姿态曼妙优雅中却招招都是杀招,让人在恍惚中一不小心就落了败。
    那一些招式我从来不敢使用,我只怕父汗知道了我在偷学师祖的功夫,师祖的师训很严厉,父汗的所学有些可传我,有些是绝对不能传给我的,我不懂这是为什么,可是父汗说他曾立过毒誓,一旦破了那誓言会被诅咒而死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父汗有一些功夫是绝计也不会传给我的。
    好重的毒誓啊,我也不希望父汗会有那么一天,所以虽然我极想学,却也没有难为父汗。
    可是今天,我就想用着那些招式了,倘若不用,我想我的命就已休矣。
    指尖轻聚,凝神中一道内力由丹田内刹时凝聚在手心中,手中刀的方向已变,刀尖在刹那间直指每一个人的心口处,此一刻,我更狠然,不是他亡就是我死,再也不能手软了。
    那曼妙的刀法缤纷的撒在我的周遭,黑衣人在片刻时已是骇然,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恐惧,可是有些晚了,我终是出了手,十几刀,刀刀都是我毕生的精华所学,也是我第一次显示这些功夫。
    收刀而起的瞬间,所有的黑衣人已是应然而倒,而我也是步履踉跄了,太凌厉的攻势中,必然就疏忽了守,混乱中我也中了一刀,忍着痛,皱着眉,这一刀虽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可是片刻间我已是无法动弹了。
    环顾着四周,有些庆幸那每一个黑衣人已皆被我所伤而无一幸免,虽然他们还都活着,可是已无力再起来亲手杀我了。
    淡淡的笑,这样的结果已是非常令我满意了。
    可是我一直与他们这样对峙着,我动不了,这让空气里依旧充斥着紧张。
    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我一动,那刀口上立刻就有血喷涌而出,颤抖着手从袖口里取了一包金创药,可是我甚至没有力气扯开我的衣袍了。
    吐着气息,慢慢的让自己恢复些体力,也让那香毒从我体内一点一点的去除。
    闭着眼,可是眼前的狼籍依旧,这一战只怕这周遭的草与树早已遭了殃。
    心还是有些乱,似乎还未从刚刚的打杀中恢复过来,可是我一定要尽快的恢复体力,否则待他们能动了,那最惨的人很可能就是我。
    慢慢的调匀了气息,吐气呼吸中心已渐渐的平和了,再睁开眼时,人已好些了,而那些人兀自都在凝神运功,原来他们还是比我的伤重了些。
    坚持,只要再过一会,我就可以动了,就可以为自己疗伤了。
    就在这僵持中,丛林中突然响起一片悦耳而欢快的吹叶曲,我听得出,这曲子是用了这山间树叶所奏,虽然简捷,却是十分的动听。
    这声音他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又有人来,我只怕对我又是不利。
    紧紧的盯着那声音的来处,而那人也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存在一样,居然就离着我与我身边的这些人越来越近了。
    树影中,似乎有一个女子款步而来,那衣袂飘飘的感觉让我以为她宛若是天女下凡。
    可是随后我怔住了,不是为着她的美貌,也不是为着她的笑容,更不是为了她的口中的小曲,而是因为我看到了一朵小小小小的梅花……
    番外·图尔丹【002】【手打】
    一片狭长的绿叶此刻正含在她的唇边,清朗的乐音再现,再伴着她的轻移的脚步,这一刻我真的看得呆住了。
    兀哲叔叔说,要我善待一个额际有梅花的女子,那么,就是她吗?
    恍惚间她就走到了我的面前,将手中的树叶随手一抛,那树叶迎着风向在空中曼妙的回旋着,而后轻轻的落下再落下,转眼就飘落在草丛中而没了踪迹。
    “你受伤了。”柔美的声音宛如天籁,这一刻我知道从未尝过什么叫情的我便在这一刹那间爱上了这个女子。
    我甚至忘记了说话,忘记了点头,我只呆呆的看着她,她真是好看,那双灵动的眼睛好象会说话一样,小巧的鼻子,樱桃一样的红唇,让人忍不住的就要去采撷似的。
    “你受伤了。”她在轻声的又问我。
    我这才回过神来,我点点头,然后动了动那拿着金创药的手。
    我与她或许真的是有缘吧,这么多的伤者,她谁都不去问,就只是直奔着我来了,还真是我的福气,轻扫了那些还在呻吟着的落败之人我才恍然发现其实她来救我是对的,因为那一些人一看就知道是来刺杀我的,只因他们皆蒙了面纱,这场面上就只有我是以真面目来示人的。
    她不出声了,她接过我手中的金创药,然后轻柔的扯开我胸前那本就已经有些碎裂的衣片,这样多的血,她似乎有些怕,眉轻皱着,手也有些抖,而此时的我本已可动了,连体力也恢复了些,可是我喜欢她的手的柔软触感,我任她撕扯着那碎片,可是当我的伤口裸露在她的眼前时,她突然“啊”地一声惊叫了。
    她害怕了吧,那红鲜鲜的伤口任一个没有见过血腥之人看到都会害怕的,而且她还是一个女人,我突然就不忍了,伸手从她手里拿回金创药,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还没有从那血腥的伤口中回过神来呢。
    刀口很深,我却连皱一皱眉都没有,把那金创药粉轻轻的一洒,可是我却不知道要如何包扎了,我的外袍已碎成了片片而且更是满是血腥。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
    看着我撒药的动作,她终于从刚刚的惧怕中惊醒了,随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布帕子,那上面似乎绣了一朵花,好象是兰花,我还没有看清,她就伸手放在了我的伤口之上,然后向着她自己的衣袍扯去,那衣袍的最下摆生生被她扯了一条、两条,然后她把这布片一圈一圈的缠在我的身上,每一次经过我的伤口时她总是尽可能的避免触碰到我的伤口。
    我知道,她怕触痛了我的伤。
    终于好了,我的心也不知漏跳了多少下,她身上自有一股馨香让我迷醉,真想她的手永远也不要离开我的身上。
    可是时间却是在飞快的走着,比着平时似乎是快了许多一样,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我的伤口已是包扎好了。
    我柔声道:“谢谢姑娘。”
    这时候的我真的被她给迷住了,我甚至都没有怀疑她的出现,这样浓密的丛林里,她一个女子为何要出现在这里呢?可是这时候的自己真的就没有去想过这些。我只看到她额头的眉花,我只任着我的心一直的沉沦沉沦。
    “我要走了。”她突然间有些突兀的说道,却是让我愣怔了一下。
    待我再看向她时,她已移开了我两步开外,顾不得还有好多的人在场,我生生的向前一步,我拉着她的手臂,“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知道我有些唐突了,可是我忍不住的就是想要知道她的芳名。
    她轻挣着,却是挣不开我有力的手,她的脸刹时就红了,那样子就宛如一朵桃花一样美丽。
    “你放开我。”低喃的声音,让我以为那根本不是在拒绝。
    如心所想,我真的没有松开手,我不想放过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冥冥中兀哲叔叔的话又进驻到我的心里了,他告诉我要善待她的,所以我真的无法拒绝这样一个机会。
    轻抚着她额际间的梅花,红艳艳的真是好看,她有些嗔怒了,“你放开我,你这个无赖。”
    这一声无赖刹时惊醒了我,我还真是有点无赖呢,可是我才不管,“那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说了,你就放我离开?”她乞求的问道。
    “嗯,快说。”抓着她的手,滑腻的触感仿佛生香,手中又是紧了紧,真不想松开啊。
    “其其格。”
    其其格,好美的一朵花啊。我看着她,已生爱怜。
    “你说过,我说了你就放了我的啊。”
    手缓缓的松开,我不想让她看到一个不守约定的我,而她立刻就“咯咯咯”的笑着跑开了。
    那声音轻脆的如一串铃铛响,真好听。
    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仿佛做了一个悠长的梦一样,其其格,这是草原上最美丽的一?br/>电子书下载shubao2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