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5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作是女人之外,就再无其它了。
    有时候男人都需要女人的慰藉,这些她们比沁娃要好多了,她们温柔,她们战战兢兢的生怕做错了什么惹我不高兴。
    我让着她们喝药,她们也是不敢有异议的喝下去,我知道她们心里多少是有些怨怼我的,可是当着我的面,她们也不敢说什么。
    平平淡淡的五年,没有什么快乐也没有什么悲伤的事情,我已经习惯了其其格的昏睡,可是每一个月里我都会去那里陪着她几天,我会对她讲着都别每一天的成长,从他会跑会跳开始,每一次我都极认真极细致的讲给她听,我不想让她错过孩子悄悄长大中的故事啊。
    有父汗在,巴鲁刺的政事我一向不去过问,可是都别三岁那年,父汗就染上了风寒,本以为那只是小病,最初大家也没怎么在意,可是却不想父汗的病竟是越来的越重了,终是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了,临终前父汗将巴鲁刺的汗位交到了我的手中,还有那幅山水画。
    原来那是一个宝藏的地图,父汗说他已查到那另一半图就在蝙蝠医谷中,他拉着我与弟弟铁木尔的手,他说只要得到那宝藏,统一草原就如囊中取物一样。
    可是明明那图就是兀哲叔叔的啊,我没有接过,那一刻,我离开了父汗的蒙古包。
    其实我早知道人心都是贪婪的,我也知道当年父汗抢了那地图就是为着有一天得到那宝藏,可是如今我又能说什么呢?那关系到大草原的统一啊。
    接替了巴鲁刺的汗位,我的生活开始忙碌起来,但是每月里我还是会抽出时间去看其其格的。
    都别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巴雅尔也升了官职,我以为我的人生从此也就是如此了。
    那一天,大周朝发来了请柬,说是邀我参加狩猎,我与额娘商量了,就去吧,临时决定就带了巴雅尔一起去,因为巴雅尔的妹妹宝月梅正是大周朝首相的第九位姨太太。
    也想去散散心,让自己一直紧崩的心弦舒展开来。
    上路了,一路的美景风光令人不住的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巴雅尔为我讲述着大周朝的一些习俗趣事,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了。
    这一次的大周之行,我只是把它当作是一次旅行罢了。
    那一天,终于到了大周朝的京城,那一番繁华,真是让人眼花缭乱啊,这是我第一次离开草原,眼目所见也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先是住进了驿馆,然后就由着巴雅尔去打点了,宝月梅在此,也就万事不用我操心了。
    那一天,有公公来宣了圣上的旨意,只说明天一早就进宫朝见。
    对那皇上老儿,我并不稀奇,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见且一见吧。
    这大周虽然昌盛,可是军力还是有些薄弱些,比起我巴鲁刺草原上的精兵强将又是差了一截。
    一夜无话,好好的补眠而睡。
    第二天早起,巴雅尔就禀道,说外面的公公已等候多时了。
    我慢腾腾的穿起衣袍,不想到得那样早,就是迟一些才好,也才显了我的气势。
    用过了早膳,终于再是无法拖延时间了,我才上了一乘早已等候多时的八抬大轿,掀了那轿帘子,只吩咐着轿夫慢着些走,我要欣赏这一路的风光。
    那前面带路的管事公公似乎有些急,可是他看了我一眼,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了。
    有些偷笑,我就知道其实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我这样就是对了。
    还未到宫门,就被一片气势恢宏所惊讶,这皇上住的地方比起我的蒙古包可不知好上多少呢。这个认知多少让我有些不高兴了。
    轿子在管事公公的带领下,走过一条长长的红地毯,再前面就是一座宫殿。
    巴雅尔毕恭毕敬的说道:“宝月梅也在殿上恭候多时了呢。”
    “也好,既然来了,总也要见的。”
    一行侍卫都是摘下了兵器进来的,我并不介意,我也不怕这大周朝的皇上,凭着我巴鲁刺的实力,我想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跨过那高高的门槛,我进了理仁殿,那殿内已坐满了人,一一的见过皇上和皇后,我才转身走到我的座位上。
    也就在此时,宝月梅她拉着一个女子前来向我拜见,那女子她微垂的臻首仿佛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我定定的看着她,我向她说道:“抬起头来。”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女子,她在向我请安吧,可是我甚至听不清她说着什么,我只呆呆的看着她,难道是我花了眼,怎么她与我的其其格是那样的相象呢,这一刻,我震撼了……
    五年了,其其格已经昏睡了五年,这五年间我的心一直是留给她的,她曾经救过我,她也为我带来了一个儿子都别,我知道对她的情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的。
    可是当我看到云齐儿的时候,我真的震撼了,两个人,那面貌真的很神似,可是就在我继续看向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她与其其格除了面貌一样,其它的却是截然不同的。
    她更婉约更优雅,她的画也好,细致的让人看也看不够,我看着她,突然间就有种冲动,我想要让她做我的女人就好,或许她就是其其格在冥冥中为我找到的另一份依托吧。我贪心了,我想要这个女人。
    我让她就坐在我的身边,她很不情愿,却拗不过我的执意,终于还是坐了下来,闻着她身上的气息,这是五年来我唯一一次的怦然心动。
    可是,她还是逃开了,就象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望着她,她的背影已是深深的牵绊住了我,我知道她是相府里的十七小姐,那么我就求婚吧,我正妃的位置一直空缺着,我想要她来补偿其其格欠着我的五年的爱恋。
    她离开之后,我就向皇上请婚了,我要皇上把云齐儿嫁给我,起初皇上有些迟疑,可是宝月梅却说这是大周与巴鲁刺联姻和亲的一段佳话,皇上听了,龙颜一悦,也就答应了。
    我听说公公已经去宣了旨意,心里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有着一种迫不急待的感觉,我很想再次见到她,再看看她也就离开吧,巴鲁刺传来了消息,让我急着回去处理。
    那一天,我自作主张的就去了相府,宝月梅早就发了话,所以那大门口也并无人拦我,摒退了一应的下人,我悄悄的走在相府的清幽雅致中,那花园好大啊,这与我的大草原是截然不同的。
    一片竹林,一片花海,却在不经意间我就看到了那站在荷前的女子,她背对着我,可是我可以感觉到她身上淡雅的香气,那一刻我想到的不是其其格,而是在宫中她娇柔美丽的微笑,似乎是受到了盅惑一般,我慢慢的走进了她,她是我的,皇上已经下了旨意的,我伸出手刹那间就把她拉进了我的怀里。
    她惊惧了,又是让我想起了大灰狼眼中的小白兔,可是我不是大灰狼啊,我会待她好,我就是要娶她。
    虽然娶她只是因为她的面貌与其其格相似,可是至少我会对她好,对她温柔的。
    她咬我,我就任她咬着,想不到她还是一个带刺的玫瑰,这越发是引起了我的兴趣了。
    终于她咬累了,我就看着她,我知道她心里不甘,她似乎不想要嫁给我,可是我不管,她与我的其其格是那样的象呢,我不会放过她的。
    她站在那月光下,恍惚中我以为她就是其其格,轻轻的吻落下去,我的心已在飞翔。
    却不想原来她也是一个倔强之人,她推开了我,她落入了水中,她要以死来抗议我的无赖吗?
    那一刻我有些担心她了,我更是汗颜,我只是想给她一些温情,我不知道有没有爱,但至少我会是一个好夫君的。
    我不会让她死,我跳下去,我救起了她,给她呼吸。
    她醒来的那一瞬间,我心里也是开心的,我发誓我终是要折了这枝带刺的花儿的。
    她抗拒我,我知道,我不情愿的离开了,可是我会等待她来到巴鲁刺,等待与她之间的那一场大婚,这一生,她已注定再也逃不过我了。
    我走了,带着一份温馨而去,我知道我是把她当做了其其格,可是在内心深处,却还是有一种柔软在常常的呼唤着,我会待她好的。
    回到了巴鲁刺,才知道又是有人趁着我的离开而作乱,我回去了,三两天也便平复了那些贼子。
    我去了冰宫,我告诉其其格我找到了她的影子,我要娶她,我要给她幸福,我还会待都别好,朦胧中我似乎看到了其其格脸上的笑意,还有那梅花依旧鲜艳的亮着我的眼。
    于是,我默默的等待我的新娘子的到来,我相信她是没有能力来反抗我的。
    那一天接到消息说她被哈答斤的人囚禁了,有些心慌,带着大队人马赶去时,眼目是她的处乱不惊,她让我签了那文书,让我与哈答斤从此修好,曾有一刹那间的犹疑,可是我看着她的眼神,清澈如水一般,虽然她在赌,赌我对她的真心,那么这一次权且就让她赢一次吧,爱护百姓,这无可非议,而我经历了这么些年的征战,我也累了,我也想过过轻闲的日子。
    可是我分明就听到了许多的非议,新娘子被人劫持了,她的清白又有谁会知道呢。
    那天夜里我听到了侍女的嚼舌,其实我是有些矛盾了,我知道她曾经爱过那送她来大婚的相府总管黎安,我有些怕,我不怕她失去了处子之身,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怕我知道一些真相,我怕她真的就不曾爱过我。可是大婚前的那一夜,我还是守在了她的床前,为她亲自建造了那个特别的蒙古包我就是要给她快乐的。
    爱与不爱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时的快乐到底有多少。
    我不爱她,我知道,我还是爱着我的其其格,一个替身而已,给她这样的多,已经是有些奢侈了。每一次想要与她一起的时候,就总是有一朵梅花在我眼前晃过,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美丽,让我每一次欲对她的抚触都在刹那间嘎然而止。
    我娶了她,可是我终还是无法越过其其格的那道坎,我无法坦然的触碰她的一切。
    我不知道我要如何来面对他,于是在不知不觉间我渐渐疏远了她。
    我以为我淡然的疏离她会吵会闹,会向我求个解释,可是没有,她怡然的生活在她自己的天地里,每每有人来向我汇报,告诉我她今天做了什么,昨天做了什么,我听着,才知道其实她也是一个懂得情趣懂得生活之人。
    再去见她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幅我不该看到的画面,铁木尔,我的弟弟他推着她在荡着秋千,不知是为什么,明明是不爱的,可是我看着她与他,我还是气了。
    铁木尔走了,我走进了她的蒙古包,本欲爆发的怒气却是被着她的温柔所化解,她为我作画,她的一颦一笑皆让我着迷,我带着她见了我与其其格的孩子都别,我希望她喜欢这孩子,也能善待都别,她看着都别的笑意里让我知道她真的很喜欢孩子。
    那一夜,我差一点就要了她,可是她喝醉酒的娇态纯洁的就如花儿,折了一枝花,却没有爱给她,我真的有些不忍了。
    奈不住诱惑的侵袭,一大早我就起床离开了她。
    我却不曾想我这样的行为倒是让一行的人皆起了疑,额娘更是首当其冲,她让铁木尔以用膳的名义把她骗去了,然后她查验了她的处子之身,我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看到的是梨花带雨的云齐儿。
    她骑上了马她拼命的想要逃离我,那泪水似乎被风吹着就送到了我的面颊上,闻着那泪的咸涩,虽然我从来也没有不信任过她,可是当我知道她是清白之身时,我还是高兴,我要追上她,把她带回我的蒙古包,从此,我会宠她。
    可是她的马骑得真快啊,那前面就是一处沼泽,她不知道那是沼泽,她再不停下来,我只怕她就没了命了。
    拼命的追着,我大喊着告诉她前面危险,可是她还是不顾一切的想要逃开我,看着马陷进沼泽的那一刹那,惊心而动魄,我飞身而起,我救起了她,而后我看到了那马一寸一寸的在沼泽里慢慢消失,她惊呆了,她吓坏了。
    而我则是心疼了,她的泪让我知道我错了,那一夜我终于还是要了她,她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让人动心,当欲望释放的那一刹那我甚至不知道我心里想到的到底是其其格还是她了。
    为她画了梅花,她就是另一个其其格,一个我深爱的女子了。
    看着她额前的梅花,从此她就是其其格了,我也就可以随意的爱着她了,可是她还是不能生我的孩子,这世上只有其其格才有权力生我的孩子。
    其实沁娃也有过我的孩子,可是那孩子她是不健康的,那么就留有一个都别给我吧,两个孩子,此生便已足矣,而云齐儿,她依照我的规矩我也不会让她生的。
    没有想很多,就如一种习惯一样,每一次的与女人欢爱过后我总是会赐药给她们。
    我告诉塔娜仁要亲眼看着她喝下去,也只说那是补药就好了。
    女人的心还是哄着些吧,我知道如果说是补药她就一定会开开心心地喝下去,可是一旦知道那是薰陆香,她心里只怕就只有恨意了吧。倘若如此,那么我与她一起的日子就会了无生趣了,我不要。
    果然,她很快乐,虽然她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对待我,也总是那一种淡淡的感觉,这让我知道她也并不爱我,但至少她不在抵御我走进她的生活她的世界里了。
    我常想就带她去见其其格,我想要告诉她曾经有一个女人是我的最爱,可是每一次决定了之后又是无言的推翻,而她依旧是刻意的疏远我与她之间的距离。
    我试过了,我带着洛雪带着沁娃一起出行,她也不在意的,她真的不爱我的,她不是我的其其格,可是隐隐中我就是有一些不自在,她不爱我,我就是不自在。
    那么就对她好吧,我要让她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爱上我。
    番外·班布尔善
    那一天,当有人禀报我抓到了图尔丹的新嫁娘之际,我突然就有些好奇了。
    想不到他图尔丹只去了大周朝两天而已,而他居然就重新又要娶了一位王妃,我想那女子她一定不是泛泛之辈,能让图尔丹动心的女子这草原上似乎就只有他昏迷不醒的其其格了。
    那么,我就去会一会这个女子,连年的征战已经让百姓疲惫不堪,而我也想要休养生息了。
    可是巴鲁刺就是不肯罢手,常常就派一些人来马蚤扰我的领地,我气啊,我就要让图尔丹难堪一回。
    因为,他的新嫁娘就在我的手上。
    有些得意,我带着手下向那关押她的地方而去。
    可是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却是她不顾一切的求死,为着自己的清白她在咬舌自尽。
    那一刻,我突然不忍了,我从那群畜生手里抢过了她,把她抱在我怀中的时候她宛若无骨般的柔软,长长的睫毛如扇子一样的好看,可是那小扇子却一动不动了,因为她昏了过去。
    那一身大红的衣裳告诉我她是一个即将的新娘子。而新郎就是图尔丹。
    有种恶作剧的想法,我与她素不相识,但是倘若把她据为已有,那么对图尔丹的士气多少也是一个打击。
    于是,我很温柔的对待她,一切都只是为着一个目的罢了。
    衣不解带,我整夜守在她的身边,我才发现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子,那般的痛楚,我却听不到她的任一声低吟,大夫说了她的伤虽不是特别的重,可是伤在了舌头上,只要随便的动一动嘴,她都会很痛的。
    那一夜,看着在睡梦中常常皱着眉头的她,我突然就升起了一种怜惜一种保护她的欲望。
    听到她说话,听到她说谢谢我时,那一刻我很感动,她并没有把我的手下对她的污辱记恨在我的头上,她的声音宛如黄莺,真是好听。
    她眨着眼的时候,那小扇子轻轻的扇动,仿佛有一股微风,让我心驰荡漾。
    其实我早知道她是被图尔丹逼婚的,有关图尔丹的一切我早已了如指掌,于是,我对她说,如果你不爱图尔丹,那么你是否可以接受我呢。
    然而她拒绝了,她说,一切都迟了。
    我心里明了,她的出嫁不止是她一个人的事情,那是代表着大周朝的威仪的。虽然如此,她的拒绝多少还是让我有些落寞。
    看着她的焦虑,我不忍,那就放了她吧。
    可是我的手下皆是反对,他们不想放过这整治图尔丹的最好时机,可是那男人他真的爱着她吗?我只怕图尔丹他根本不爱云齐儿,而我也利用不到云齐儿,那时候鸡飞蛋打的是我班布尔善。
    而云齐儿,她冰雪聪明,她早已知道了要怎么做,她说她会做到,她拿着那一纸文书,她走上了两军的阵前,我看着她的坚定的背影,如果说前一刻我对她的仅仅只是依恋仅仅只是我无耻的利用,那么就在她离开我走向图尔丹时,当她让图尔丹成功的签下了那一纸文书的时候,我真的就爱上了她了。
    可是一切已成定局,我终是与她无缘,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图尔丹霸道的抱走。
    她如一只小鸟,本可以在树林里,在花草间尽情抒发着她的快乐,可是她被图尔丹囚在了一座金子缕成的鸟巢里,从此她再也没有了自由。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一些影像,那一刻我发誓如果图尔丹将来果真负了她,那么我不会放过图尔丹。
    我虽在哈答斤,可是我知道她的一切消息,她不快乐,她也不开心,但是我能做的却也只是悄悄为她祈福,我希望图尔丹可以为她带来幸福。因为我虽爱着她,但是爱并不是占有,爱其实更需要祝福。
    那一天,当我听说她失踪了,当我听说是图尔丹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任狐君把她带走的时候,那一刻,我突然就震怒了,我不容许不容许图尔丹如此的对待我的云齐儿,他的心真的太狠太狠了,如果他不爱,那么就放手,却又何苦要强要了她呢。
    其实这世上就是有着太多的不公平,如果云齐儿选择了我,我只会一心一意的对她,可是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的玄妙,你爱的她不爱你,你不爱的她偏偏就硬是要粘着你。
    听说图尔丹心灰意冷,听说他每日里借酒浇愁,可是那也挽不回云齐儿的失踪啊。
    我也四处去寻找云齐儿的消息,我也想老天给我一个奇迹,让我可以找到她,也让我的人生因为有她而多一些写意,多一些快乐。
    除了她,这世间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爱上谁。
    没有了爱,其实活着就只如一杯淡淡的白水,了无滋味。
    我找不到她,她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我愤怒了,我下令挥兵进攻巴鲁刺,我要让图尔丹终日不得安宁,因为他伤了我的云齐儿。
    我的身与心都是无奈的在进行着那场战争,那天空上仿佛就有云齐儿在看着我,她轻轻的向我诉说她的哀伤她的无助她的痛苦,而那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图尔丹。
    战争,五年的战争,我却久攻不破图尔丹的防线,他果然是个能征骁勇的大汗,倘若他不是沉缅于酒中,我想我根本就与他斗不过五年,也早已被他打败了。
    这五年中,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曾经的那一个云齐儿,那披着红嫁衣从我哈答斤走过的云齐儿。
    可是日子越是弥久,我也越清楚,我又错了,因为我为了一个女人而挑起了整个草原上的战争。
    于是,我与图尔丹相约,一月后我与他就在这草原上决一死战,这一场战之后胜为王败为寇,从此还草原上一个太平的盛世。
    可是,不消几日我就发现了一个怪异的事情,我的百姓竟是中了毒了,而且一应的都是青壮年,这无疑就消减了我的兵力。
    虽然我的手下皆说这是图尔丹做的手脚,可是我不信,虽然我与他为敌,可是这么些年的对抗,我深知他的脾性,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一定不会是他的所为。
    有些忧虑,因为我一直解不了那毒,倘若一直延续下去,我只怕这一场即将而来的战争我就要输得落花流水去而为寇了。
    焦虑中,我听说草原上来了一位女菩萨,她解救了我的百姓,心中感激,我很想会她一会,来表达我的谢意,因为她拯救了整个的哈答斤。
    循着她的足迹,我找到了她,原来那下毒之人他果真不是图尔丹,那是一个叫做巴图的人。
    我看到了那位女菩萨,她的神情,她说话的声音宛如就是另一个云齐儿,可是那样貌告诉我她不是。
    与图尔丹的争峰中,奇怪的她竟是随我而走,而我也是把她就当成了云齐儿,虽然她说她不是,但是我只要我自己的感觉就好,我认为她是那便是了。
    就把她当作云齐儿,我要去追求她,有些渴望那爱的温馨了,可是我心里却有些忐忑,我怕她并不接受我。
    我喝了酒,脑子里又是云齐儿从前的身影,我挥也挥不去。
    于是,我想去找她去找那个叫做云儿的姑娘,她的名字与云齐儿竟是有一个字是相同的呢。
    我到了她的蒙古包前,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乱呢,有一个女子,她是刺客吗?为什么我的手下这样的笨啊,那么多人居然也打不过她一个。
    醉薰薰的我就冲上去,我要给这女子一个教训,她果真不如我,我瞧着我就要打败她了,可是她突然就说了一句‘都是你害了云齐儿了’,这一句话让我突然一怔,她就势取了一火把,竟然就把愣怔中的我灼伤了,她是谁,为什么她知道我心里最在意的就是云齐儿呢。
    惊痛时,我还是抓住了她,我看着她的眼睛,也是一个倔强的女子,她身上也有那么一点点与云齐儿类似的神情。
    挥挥手,让人把她押走了,忍着伤痛,我没有去见云儿,我回到了我的蒙古包,拉拉还不死心的在等着我。
    扬手给了她一巴掌,我才不要再见到她。
    我真是讨厌她,如果不是因为脱里手中的一些权势,我真想把她揍扁,让她从此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她气怨的离开了,而我则颓然的坐在椅子上,脑子里是云齐儿一遍遍晃过的容颜,她,好美好美。
    恍惚中,她就来了,她要给我上药,我欣喜了,我任她轻柔的为我做着一切,她是云齐儿,她一定就是的。
    酒意薰然,我躺在床上,身前是她的馨香,嗅着她的气息,我就是云里雾里感受着一份不现实的梦一般。
    真不想让她走,可是她会留下来吗?
    从前,云齐儿的心早已给了图尔丹,她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的。
    屋子里静悄悄的,依稀是她的叹息声,这叹息突然就让我惊喜了,原来她多少也是有些在意我的,这便足矣了。
    我抓住她的手,我不肯松开,真怕自己睡着了,怕自己一醒来就没有了她的踪迹,她真是难以把握的一个女人啊。
    然而当我真的醒来时,她真的就不见了。
    云儿她失踪了,我叫来侍候她的侍女,却都说什么也不知道。
    就罚她们掌嘴,那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呢,再派人去找了,却皆是没有消息。
    气闷的喝酒,不知道要怎么消解心中的烦闷,难道她是出了什么事吗?
    门外有人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又是拉拉,我不理她,她难道不知道她很讨人厌吗?
    继续向口中灌着酒,直接无视她的出现。
    她向我身后的小茶桌走去,看不到她,不过我猜测她是去倒茶了吧。
    我闻到了奶茶香,然后是她轻轻的脚步声,似乎是怕惊扰到了我一样。
    一杯奶茶就放在我的面前,飘飘的冒着热气,奶与茶的香气让我想起除了酒我已经有两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唇有些干裂,那是酒的作用,虽然东西没有吃,不过酒却是不停的喝着。
    那奶白色的液体在杯子里不停的晃动,那上面仿佛就有一个人影一样,她看着我,晶亮的眼睛写满了她的无助,我的云齐儿,我不许你这样难过。
    下意识的端起那杯奶茶,下意识的一仰而尽,酒意更浓。
    眼前有些晃,我又是醉了吗?
    为什么拉拉的面孔在我面前放大再放大,为什么她在我面前不停的晃动……
    ……
    醒来时,眼前迷迷朦朦的是淡淡弱弱的烛光,是轻轻飘摇的红色轻纱,这是哪里?为什么我记忆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个地方。
    揉揉眼睛,才发现我竟是混身无力,想要大叫,想要唤来我的手下,可是才一出口却发出了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
    意识渐渐恢复,我才想起这昏睡前我曾是喝了一杯奶茶,那奶茶,是拉拉倒给我的。
    这一想,人已醒了大半,我是着了她的道了吧。
    眼前是一个山洞,昏暗的烛光中,我就躺在一片稻草上。
    听到脚步声,快而急的脚步声,是拉拉吧。
    她一身红衣,一脸喜庆的看着我,“大汗,今天我们洞房吧。”
    妖俏的脸就在我的眼前,手扬起,挥过去,却不是巴掌响,仿佛我只是轻抚着她的脸一样。
    我气恼了,咬着牙齿,我不作声。
    “不同意是吗?”
    我点头,我确实不同意,我才不要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呢。
    “好,那就看看到最后我们谁能耗过谁。”拉拉的大笑声回响在山洞里,听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啊,我后悔我早没有杀了她。
    她得意洋洋如花孔雀一样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得我的头有些晕啊,真想赶着她出去,眼不见为净,可是她偏就不离开。
    叫了一桌子的饭菜,就摆在我的面前,吃得香香的,她固意的,她就是让我向她投降。
    我偏不,这样的一个恶女什么也不值得我去做。
    别过脸,饿就饿吧,我能忍。
    饿也忍,渴也忍。
    五六天了,她皆是如此,她就是坚持着让我投降。
    渐渐的,我的意识有些恍惚,我甚至感觉不到食物的香气,身体还残存着一些药的成份,我的身子总是轻飘飘的不是我自己的一样。
    她突然就好心了一样,端着一杯水,送到我的唇边,很温柔的说道:“喝吧,喝了唇就不干了。”
    突然间就想起那奶茶,我的心没来由的狂跳,我不要喝,说不定又是搀了什么东西呢。
    闭紧了嘴,即使饿死,我也不会吃她的一口东西。
    “噼”地一声,一个巴掌打过来,我却没有痛的感觉,只是浑身无力,我怒瞪着她,我竟是无法来回敬她的这一个巴掌,心里气恨啊。
    捏紧了我的鼻子,那水依旧就在我的唇边。
    想到要死去,就让那空气在我的鼻息里抽空吧,请千万不要让她把水灌进我口中。
    可是人是本能的,我还是张口要呼吸空气,而那水也狂灌而入,她抓着我的头后仰着,一滴也不剩的都灌进了我的口中。
    惊骇的望着她,这一次我不知道这水里又是什么东西?
    我期望还是早先的那一种让我混身无力的药就好。
    可是我错了,不过片刻的工夫,我的身子就开始发热,慢慢的一股幽香在我的周遭散开,一种强烈的渴望告诉我,拉拉她竟是给我下了催|情之药。
    她果真很爱很爱我吗?为什么我却感受不到,我感受到的只是她的贪婪与占有欲,她不爱我,她只是要征服我骄傲的心,可是此刻我已无骄傲可言。
    “班布尔善,我等着你来求我,哈哈哈……”她的笑声渐渐远去,留下的是我的难堪与无助。
    身体越来越热,如火烧一般的难受,真想让那山洞里清凉的风在大些,可是风依旧,我的火热也是依旧。
    我要投降吗?要倒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吗?
    不要,每每想到,心里都是恶心的要呕吐一样。
    那样一个无耻的女人,我真的真的很不屑。
    每一次来她皆站在我的面前,她倨傲的看着我,那模样告诉我她就是我的女皇一样,而我只是她面前一个卑微的奴录一样。
    “哈哈,你的大权已在我父亲手中,现在的你形如废人,就算出了这个山洞也没有人相信你曾经就是哈答斤的大汗,你的兵符也在我父亲的手中,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已经将你遗忘了,所有的人都只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而与巴鲁刺开战,也为了一个女人而远走他乡去寻找那女人的下落了。所以,你根本就不配做哈答斤的大汗,除非你娶了我,我或许会帮你想些办法。”
    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我吐了她一口,却只是落在她的鞋边,真是懊丧啊,这一辈子也没有这几天这样的懦弱和卑下了。
    又是一个巴掌挥来,“贱男人,我就不信你还能继续挺过去。”
    身子有些抖,意志力强烈的阻止着自己的冲动,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努力着想着冰凉的雪花,冷冷的水,我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她走了,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要与那催|情花拼命的抗争。
    时间在分分秒秒的走过,过了许久,依稀感觉似乎是有人又进来了,可是我也无力抬头。但是有一种感觉,这人她不是拉拉,因为她的脚步声很轻很轻,轻的就好象一片羽毛悄悄的晃到我的身边,依稀仿佛中有一双眼睛在审视着我,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云齐儿,是你吗?
    可是我不敢睁开我的眼睛,我怕我看到真的是她,此时的我真的很狼狈,混身无一物,我的衣裳早已被我扯掉了,却还是止不住的热与难受啊。
    又是脚步声,却是两种,一种轻轻的慢慢的抽离我的身边,一种是重重的,这是拉拉在向我示威的声音。
    她又来了,她摸着我的脸,甚至连我吐出的口水她也舐了个干干净净,我却无助的躲不过她,吻袭来,那轻触的感觉让我在刹那间很是舒畅,似乎那滚热也淡去了一些一样,可是随即我便惊醒了,我怎么可以与这样的一个女人……
    远处依稀还有那脚步轻如羽毛女子的馨香,我不想在她面前无耻的与这个女人苟合,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我狠狠的推开了她。
    她愤怒了,她向我踢来,那鞋底上是一个细小的甚至看不见的刀片,可是刀片锋利的划过我的肌肤,有一些痛,却痛不过我心的伤楚。
    恍惚间,她突然停下了,我听到了她的一声低叫,然后是她倒地的声音,而我也昏睡了过去。
    依稀就是云齐儿来了,她怜惜的摘了那满目大红的轻纱裹住了我的身体,她背着我离开,可是她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一个瘦弱的女子,她如此做那是需要多少的勇气啊。
    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迷朦中我似乎感觉到了久违不见的阳光,也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我知道,我出了山洞了。
    然而我一动也不能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真的累了,我在她的肩膀上不停的晃动,我要想回到我的蒙古包,想要好好的睡一觉,好好的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至于奶茶,这辈子我也不会再喝了,它让我害怕,让我做噩梦。
    风习人,她的脚步有些踉跄,我知道我很重,是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
    然而她还是倒下了,当我从她的身上滑落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得到她不放弃的想要抓住我身上轻纱里的力道,可是我已无力。
    沉睡在山中,却也终有醒来的时候。
    而醒来,最是难耐,因为我身上那催|情花还在拼命的啃噬我的灵魂,它让我越来越渴望有一个女人来,我想象着暖玉温香在怀,想象着一抹嫣红的唇瓣,身体里那奶茶中的药力已除尽,只有催|情花还在无情的折磨着我,而我终于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了。
    那山中有人在唤着云儿的名字,是谁来找她了吗?原来那救我出山洞的女子果然是云齐儿,真好,可是现在呢?她在那里?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我低低的叫,我希望她可以发现我的存在,否则我只怕我再也抵不过那催|情花的迷性了。
    再也撑不住了,我迷失了我自己。
    野杜鹃的香气萦绕在我与她的周遭,迷朦中我知道她不是云儿,她是那一夜用火把灼伤了我的女子。
    她看到我的那一刹那,眸中是惊讶,身无寸缕的我岂能让一个女子不怕呢。
    我以为她马上就要逃开了,逃吧,如果她过来了,我只怕我又要伤害了一个女子。
    我定定的看着她,其实我又是想要让她回来的,如果上天注定我与云齐儿是无缘无份的,那么眼前的这个女子或许就是来拯救我的女神了。
    可是,她还是逃了。
    转身就向远处而去,一步一步却又有些沉重。
    轻轻的一声低吟,她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了太久了,此刻我已再也忍不住了。
    麻麻的感觉充斥在全身,我想下一刻我就要涨裂开来,我再也无法管束住我自己了,而她已走了。
    就走吧。
    眼里没有了她,我把头向那身边的树干上撞去,想让那血的沁凉掠去我的心魂。
    走吧,去到另一个世界,再也没有难耐与寂寞。
    可是转眼间,那树下,有轻轻摇曳的裙角微微扬起,抬首的刹那,是她有些不舍的望着我,“你……你中了毒了?”
    迷朦的笑意中我点点头。
    她缓缓的走到我的身前,沁凉的手指抚上我滚热的发烫的肌肤,那一刻间她的眸中都是温柔。
    我喃喃低语,既然你来了,那么你就是拯救我生的女神,所以,我不会放过你了。
    那催|情花,让我不顾一切的扑倒在她的身上,明知道她不是云儿,可是我还是想要要她。因着催|情花的作用,也有着一份突然而来的狂喜。
    因为,她是上天赐给我的解救我的仙女……
    有一滴泪轻轻滑落,我便轻轻吻去……
    有一丝颤抖抖落在山间,我便更紧更紧的拥住了她……
    有一声低呼溢在唇边,那是她的初痛,我怜惜了……
    天荒地老间,依稀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