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7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知道她也是不舍得黎安走的。
    我低低的轻叹,“也好。”
    “小姐,大汗一大早就出去了,只说请小姐今天留在这里。”
    “哦。服侍我更衣吧。”
    我挣扎着坐起,头还是痛,很想去外面走走,看看蓝蓝的天,看看一望无际的草原。
    早起总是习惯吃着稀稀的饭,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昨夜的图尔丹倒是很君子。他只是拥着我睡了一个晚上,再没有动我一根手指头。
    是怕吗?怕结果,怕我失了清白吗?
    我笑着,有些期待夜的到来,却又有些害怕的感觉。
    图尔丹的帐外是我陌生的地方,没有我的秋千,他的书都是蒙古的文字,我会听会说简单的蒙语,可是那些文字我看不懂。
    就出去走走吧。
    我吩咐了不许人跟着我。
    所有的人大概是以为我昨夜真的被图尔丹宠幸了吧,一个个都必恭必敬的,我心里偷偷的笑,其实我还是从前的那个我,一无改变。
    随意的走在草地上,图尔丹的蒙古包外一定是侍候的人走的多了,草也踩得平平的,真不好看。
    有一只蝴蝶,色彩斑斓的,很是漂亮,好想抓在手中看着,然后再放掉,喜欢欣赏一份美丽再放手的感觉。
    我跑着,向着那蝴蝶追去,远远的若清在叫,“小姐,小心啊。”
    我却越跑越远,蝴蝶落在了一朵盛开的花上,我小心的一步一步的蹭过去,想要捉在手心里。
    正文第84章飞翔
    黎安走了,天没亮就走了,他也希望我与图尔丹一起能够幸福吧,他的礼物我收在我的怀里,那是我在巴鲁刺生存的必需之物。
    手指轻轻的,再一把捏住了蝴蝶的翅膀,蝴蝶便在我的手指间上下的翻飞跳动,那五彩的颜色闪着我的眼,我看着,好美的小东西,可是如果我拥有了,它就没有了快乐。
    不想残忍的去剥夺它的快乐,我把它放在我的手掌之中,看着它闪着翅膀,再呼呼的飞起,这一刻,它只向往自由吧。
    一如我,好想随它一起自在的飞翔。
    我看着它渐渐的飞走,我的视线里是飞走的蝴蝶,然后是花草间的一个人影,我背对着阳光,所以我看得清楚,有一个人就在我的身后。
    是谁?
    手心里满满是汗,不想再重新来过初到草原上的那一幕。
    不想,被陌生的人带走。
    人影越来越近,我甚至看到了他伸展开来的双臂,那双手猛然而落的瞬间我也闪到了一旁。
    我回头,对上了铁木尔玩味的笑容。
    “你……你又来做什么?”这家伙很阳光的样子,倒让我害怕。
    “走,带你去骑马。”他扯过我的手,不由分说就拉着我向着他的马走去。
    “我不去。”我挣着他的手臂,我不知他是何用意,总是来马蚤扰我。
    他不容分说的把我往马上一丢,“会骑吗?”
    我摇头,想要下去,却不知如何下,这马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单独的骑过。
    “你把脚放在马蹬上,抓住缰绳,我也帮你牵着,别怕。”他一跃纵身上了另一匹马上,手上握着两匹马的缰绳。
    有点担心有点害怕,“你放我下来。”我急切的说道。
    “怕什么。”
    “我要下来。”我再次喊道,我不想与他一起在这草原上招摇过市,我已经没了图尔丹的信任,以后的日子都不知道要如何过呢。如今再加上一个他,让别人看见,我是跳进黄河水也洗不清了。
    “你下下看。”他促狭的看着我笑。
    我咬咬牙,他就是拿准了我不敢下,是不?
    我就偏下给你看。
    正文第85章错怪
    地上是青青的草儿,又不是很高,我不怕。
    我歪过头去送给他一个嫣然的笑:“如果我真能自己下了,你就放我走,是不?”
    “好啊。”他就是笃定我不敢下啊。
    “君子一言。”我说着一骨碌就翻身下了马去。
    身子触地的那一刻,草香袭来让我想起图尔丹,腿有些痛,我起身去看那痛处,湿湿的感觉,我掀起了衣袍和裤管,血正缓缓的流下来。我被一株粗粗的灌木划伤了。
    铁木尔早已翻身下马,向我走来,蹲下身子看着我的伤口,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倾在我的伤口上,倒了一些淡黄的粉末,那是药吧,我随他处置着,他惹的祸,他要负责,撒好了药,铁木尔又在外袍上轻轻一扯,一条细细长长的布就一圈一圈的裹住了我的伤口。
    很奇妙的感觉,不疼了。
    我推开他,“都是你,害我这样。”
    “谁让你性子那么烈,谁又会想到你真的会跳下马来啊。”
    “平白无故的,我凭什么要跟着你走。”我恨恨的看着他,很是气愤,总是要把我往风口浪尖上推吗。
    “你与王兄,总没有好结果的。”铁木尔叹了口气,轻声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才见他一次而已,他也管得太多了吧。我与图尔丹好与不好,也不关他的事啊。
    “先前,我去见你,是沁妃的意思。”他坦白的说道。
    “……”我无言,原来昨天他是有目的的。
    “可是……”他顿住了,似乎没有说下去的意思。
    我迎视着他,等待他的再次坦白。
    “今天,经过了昨夜,我只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罢了。”铁木尔语气一转。
    或许他真的没有恶意,可是夹带上沁妃,我就不信了。
    “今天是额娘让我来请你一起与王兄吃顿便饭。”他不理我的局促,继续自说自话道。
    “哦。”原来如此,是我错怪他了。
    “云齐儿,上马吧。将来要是王兄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一定让额娘为你做主的。”他的话声越来越小,我听着,任他牵着我的马,向额娘的蒙古包而去。
    正文第86章解衣
    马儿一路行去,我心里还是有一些疑惑,这吃饭应该是在晚上吧,可是今天为什么要在中午呢?
    揣测中不知不知觉的到了母后额娘的寝宫,内侍走过来,牵住了我的马,扶着我稳稳的下来。
    我随在铁木尔的身后,看着他高大俊朗的背影有一丝安心了,我直觉他不会与我为害,而额娘与图尔丹似乎对他宠爱有加。
    看着他一溜烟的跑到母后的身边,母后拉着他的手,亲切的一对母子让我看着好生羡慕,何时我也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呢。有了,待我人老珠黄时,他也会带给我这般的天伦之乐吧。
    我福了一福向母后施礼,抬首后,我看见了坐在一旁的沁妃,一身素净的打扮,淡蓝色的外袍上没有任何的花边绣工,这样的她倒是看起来极温和雅致。
    “沁娃见过王妃。”她的恭敬倒让我有些不安。
    我看着她,她的眼色里居然有一丝得意一丝狡黠,虽然只是眨眼即逝,却在那瞬间被我捕捉道。
    我心里有些不安,这一餐饭想来不会简单。
    “铁木尔,去看看你王兄的政事办好了没有?什么时候过来?”母后向着铁木尔道。
    “母后放心,孩儿这就前去迎接王兄过来。”
    “去吧,慢着点,不急,离用膳还有一阵子呢。”
    看着铁木尔走向阳光的刹那,我突然很怕他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看着母后抚了抚额前的碎发道:“都下去吧,坎伊留下。”
    这是要做什么?屋子里顷刻间就只剩下了四个人,母后、沁娃、坎伊与我,我看向坎伊,那是一位年老的妇人。
    母后向她使了一个眼色,坎伊缓缓地向我走来,我不懂她的意图,究竟她们要做些什么呢?
    身侧是沁娃幸灾乐祸的笑容,那笑容让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云齐儿,你自己动手,还是让奴才们动手。”母后威严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仿佛晴天霹雳一般。
    “云齐儿不懂母后的意思。”我不知她要做什么,为什么要解我的衣裳呢。
    正文第87章因何
    “你是图尔丹亲自纳来的王妃,大婚已经七天了,可是你们一直没有圆房,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看向她,心里一下子已经了然,我问心无愧道:“母后,云齐儿懂了你的意思。哈wen2”原来昨夜我与图尔丹的同床共枕她也知晓的非常清楚,的确,我与图尔丹直到现在为止,夫妻之名一直是有名无实。
    “丹儿一向最厌恶不贞节的女人,所以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故而,我不得不……”母后突然住了口,这是要给我留一丝面子吗?我面前还有一个下人,那是坎伊,可是说与不说又有何差别呢。坎伊便是接下来“行刑”的那个人吧。
    于我,这是一种刑罚,我不屑这检查,可是我逃得开吗?怪不得母后让铁木尔带了我来,怪不得母后又支开了铁木尔,原来这一切早已有了预谋,只是,铁木尔到底知不知情呢?我希望那答案是否定的,否则我的直觉又再一次的把我推向悬崖边,我不喜欢那种无措的感觉。
    “母后,云齐儿是清白的。”我不是为自己辩解,这确是真的。
    “空口无凭,就让坎伊来证明一切吧。”
    “不,母后。”心很痛很痛,我的清白我不想假手他人,我只要证明给我的夫君看即可,除此,我皆不想要,那样,会毁了我的自尊。
    “由不得你,我要为丹儿负责,我不想看着他忧心忡忡着听着整个扎鲁特草原上的议论。你自己动手还是让坎伊来动手。”
    是吗?原来图尔丹一直没有与我洞房的原因竟是为此,心里不由一黯,那贞节就如此重要吗?他真的那么在意吗?
    如果真的在意,何不亲自问我,那样多独处的机会,为什么他不问。
    信之不深。
    爱之不深啊。
    我迎视着母后的目光,没有丝毫的退缩,“我自己脱。”
    我起身,一件件的衣裳落地,仿佛娇艳的花儿被风吹残了花瓣,一阵冷意袭来,一个激棱冷得让我打颤,我无声,写着我自己的屈辱,这一刻,我心里多了一种恨,图尔丹既然你不爱我也不信任我,又何必逼迫着我从遥远的大周嫁过来呢。嫁了,我却不是一名妻子。此刻的我一如一个戏子,人前忍着辛酸卖笑。我情以何堪,我把泪沉沉的咽下,不让眼角有一丝的湿润。
    正文第88章查验
    图尔丹,你不配做我的夫君。
    是我看错了你。
    ……
    在那隔着屏风的榻上,坎伊向我走来,想起那一日我为了自己的清白咬舌自尽的行为是多么的可笑,为了一个没有信任的男人假如我真的死了,那是多么不值啊。
    我后悔呢,后悔我没有借班布尔善的力量逃开图尔丹,这一辈子,那是我一辈的错吧,一步错,步步错,此生,我已无法回头。
    我无声的闭上我的眼睛,心口在抽痛,却依旧没有流泪。
    坎伊的手在我的身上缓缓的移动着,我有些心慌了。
    我的一切除了我自己,我原只是要留给我的夫君的,如今却被一个妇人检视着,一只手毫不怜惜的张扬着,心已沉到谷底。
    [文、]娘,孩儿的心从此就冷了。
    [人、]终于,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难堪最屈辱的一刻,过去了,我如释重负,叹了一口气,想起那被我放飞的蝴蝶,更是想随了它去。
    [书、]只是,我能吗?
    [屋、]我没有听到坎伊是如何向母后报告的,只是她已在欣喜的要为我穿上衣裳了,我推开她道:“不用。”
    她讪讪的退出,没有侍女进来,这是母后留给我的尊严,我穿着,为了这点滴的周到而有了一丝兴味,还有悲哀。
    心有些痛,今夜我突然不再期望图尔丹的到来了。
    当所有的一切已经证明,我突然想逃开了,这里没有家的温暖,只有我渴望长上一双翅膀的希翼。
    门开启,有风拂过,吹乱了我的黑发,挡在眼前,挡了我满眼的倔强与不屈。
    “额娘,我们到了。”那是铁木尔无忧无虑的声音。
    图尔丹呢,我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见与不见又何妨呢?心飞了,扯也扯不回来了。因为,少了一股真爱的丝线去牵引。
    我向着门外走去,身后是铁木尔焦虑的声音:“额娘,云齐儿怎么了,你快拉她回来啊。”
    我回首,给他一个淡淡的微笑,没有什么,一切已经过去了。
    天还是一样的蓝,草还是一样的绿,门前,那爽朗俊美的图尔丹再也不是我的天与地……
    正文第89章推他
    我想我的面容一定是非常的可怖吧,因为我听到了图尔丹的惊叫。
    “云齐儿,你怎么了?”
    可笑,我不信刚刚的那一幕他不知情,我不信,我就是不信啊。
    我狠狠的推开他,却抵不住身子的虚弱一个踉跄而跌坐在草地上,腿上的伤口再次裂开,一抹痛楚钻进心头,却抵不上刚刚那份私查的屈辱带给我的万分之一的痛。
    “云齐儿,你要去哪里?”
    我听见我身后的他似乎是焦虑的声音,我不理,直直向着前方走去。
    没有方向,我任着自己的脚步漫无目的的前行。
    身后没有了声音,静静的,他没有追上来,我心里狂笑,走吧,我不要再与他勉强的牵绊在一起,早起还在可笑的期待夜的到来呢。
    其实,我真荒唐。
    其实,我是幼稚。
    其实,我更天真。
    铁木尔的马自在的在啃着青草,风啊,好想让你呼呼的从耳边吹过,好想体验一种飞翔的感觉。
    我不知我是哪里来的力气,我抓住了那马鞍,抓住了疆绳,我甚至不清楚我是如何来到了那马的背上。我记得黎安曾经狠狠的在我的马背上一拍,然后,我身下的马儿就向前狂奔了。
    于是,没有惧怕的,我让那一幕再一次上演,这一次,我依旧是逃兵,而逃开的不是别人,却是我的夫君。
    风汩汩的扬起了我的长发,拂过颈项,拂过我的心头。
    飞翔,飞翔。
    我张开双臂,如鸟儿一样在这草原上自由的飞翔了。
    娘,你可知道,我自由了。
    一片片的草生了腿般在我身后拼命的退去退去,一个个的蒙古包肃穆的向我施礼,人,好多的人在我的前面,他们做什么,为什么要来拉我的马,我不让,又狠狠的拍着那马背,马儿再次向着远方绝尘而去。
    “云齐儿……云齐儿……”我依稀听着有人在叫着我。
    正文第90章抱我
    除了娘,我谁也不想再见。
    那些人,那些蒙古包,所有的与人相关的景物从眼前消失了,我重新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阳光温暖的裹住了我,冰冷的感觉退去,泪袭来,眼前已模糊一片。
    “云齐儿……云齐儿……”那声音不依不挠的继续的在我耳中嘶吼。
    我却听不清,也不想去听清,是谁又何妨呢。
    心已不再在意。
    鹰在我头顶盘旋,象是在与我身下的马儿追逐着嬉笑。
    我仰天长啸:“娘……”
    娘没有应我,只有佛语在我耳边萦绕: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尘世本无物,何处惹尘埃!
    尘埃,我便是这凡间的一抹尘埃而已,既然尘世已无物,我又何处落栖。
    “云齐儿…………”
    风声吹过,我听不清那飘荡在草原上空的声音。
    “云齐儿,前面危险。”那声音就在我的身旁,我斜眼一瞄,是图尔丹,他已追上了我,此刻,正与我并驾齐驱。
    有危险吗?云齐儿死了伤了皆与你无关,我再不看他,又狠狠的向马背上一挥,逃开他,是我此刻唯一的愿望。
    马儿受了惊吓,拼命的向前奔跑,没一会儿,图尔丹已被我落在了身后。
    喜欢这种迎风飞驰的感觉,象鸟儿一样的自在。
    为什么远远的没了绿意的盎然,那是什么?清亮亮的一片,是水吗?
    那水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真切,我看到了草原上的一片水塘,好美的一片吧,还有不知名的花儿开在水塘里,是那样的美啊。
    可是,我的马儿却一下子顿住了脚步,也许是来不及停稳,马身子斜斜的歪去,我大吃一惊,不知要如何应对,这是我第一次的骑马啊,我闭了眼,随风而去吧……
    我翩然而落的刹那,一股凌厉的风声再次从耳边掠过,一双有力的臂膀温暖的将我抱在怀里,那草香的味道,我知道是谁。
    抱着我,他一跃身踩在马的身上,又一个腾空,转眼已飞出两丈之外。
    我与他,稳稳的落地。
    正文第91章生死
    惊喘的呼吸漫过空气,再看向那马儿,早已深陷进沼泽深处。
    挣扎着,我想叫它“别动”,可是它听得懂吗?
    我呆呆的看着那马一点一点的没入泥土之中,沼泽上转眼就没有了马的踪迹,平静的仿似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生与死,再一次在一发之间的时候,我被他的救起。
    如果他晚来了那么片刻,我的生命此刻已与这沼泽融为一体。
    “回家。”图尔丹霸道的宣布,仿佛那马的死与他没有半点的关系。
    我捶着他的胸膛,狠狠的,不想节省我的力气,全数的把我的拳头送给他,“我没有家。”
    我讨厌他的不信任。
    虽然,我还没有爱上他。
    “回家。”他任我捶打着他的胸膛,继续向着他的马儿走去,脚下,没有一丝的迟疑。
    我负气,又一次我狠狠的向他的肩头咬去,狠狠的,咬得我的牙齿生生的痛,仿佛是在相府,是我第一次咬着他,我气恨他的霸道。
    “咬吧,使劲的咬吧。”他在我耳边轻喃,似乎在说着与他无关的事儿一般,可是,我咬得是他啊。
    我愣怔的瞬间,我与他已然又上了他的马,他的身手总是那样的矫捷敏健,又是那样的快,转眼,我耳边又是呼呼风起。
    只是,没有了刚刚的快,我仰望着蓝天,云彩在慢慢的飘行,那是我渴望的啊。
    闭着眼,黑暗中感触那份纵马飞驰的感觉,好想,身后没有他的存在。
    可是,他的嵌制却牢牢的,不让我有任何挣脱的机会。
    捶得累了,咬得累了,我无助的靠着他,任马儿在这草原上静静的飞驰,任他的味道在我的周遭萦绕。
    我累了,真的累了。
    其实,好想有一份依靠可以伴我一直到老。
    其实,曾经好想与他一起经营我的新家。
    其实,好想好想让自己对他深爱不止。
    只因,他是我的夫君。
    可是,依靠伊始,经营伊始,爱却从未开始。
    “对不起。”他的声音飘荡在风中,一字一字的进驻到我的耳中。
    我无声,任泪悄然而落,湿满衣襟……
    正文第93章吻我
    何苦要将他身上固有的草香也给了我呢。
    将自己泡在水中,一棵一棵的捞起了那小草,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的木凳子上,再闻着水中,依旧浸满了草香,原来那草的味道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沁入了水的怀抱之中。
    如今,再也挥之不去。
    一如他的味道。
    手指在水中揉搓着每一寸的肌肤,努力的想要把那份记忆洗去,一并留在这水之中。
    可是,记忆如殇,即使死去也依然清冽。
    久久,我累了,揉红的身子在水中宛如一片花红,轻轻的靠着,闭着眼,享受周遭的宁静,无人打扰的时候真好。
    有手指轻轻的揉着我的太阳|岤,我没有听见脚步声,可是那味道与这水里的一般无二。
    任他揉着,何时也曾这样柔情。
    腿有些微微的麻,轻轻的一动,才一个惊呼,我还是一身的无衣相遮蔽。
    身子下沉,一下子将自己没入水中,躲着他的手指,羞红了一张脸。
    屏住呼吸,气泡在水中蒸腾,人,也快没了气息。
    发散在水中,飘浮在水面上,一团的乱舞。
    突然,身子抽离了水,转眼我被裹在了一块柔软的被子里,图尔丹将我放在一张靠椅上,擦着我的发,手指轻柔的让我以为我身后的那个他就是若清。
    可是不是,我知道,他是图尔丹。
    湿湿的发,犹带着水,可以感受到他抱起我时,一路水珠的滴嗒落地。
    那落地而迸开的瞬间一定是一份炫美。
    “天黑了。”他磁性的嗓音象魔音一般钻进了我的耳中。
    我阖上眼睛,仿佛在黑暗里看着天空上的云朵,飘浮着,心里的自在就好。
    总也,无法不给他。
    总也,留不下一颗禅心。
    总也,免不了一番世俗的玫瑰花开。
    衣服落地的声音,一声接过一声,一声快过一声,仿佛在告诉我他的急切。
    他的急切,我的无奈。
    他的急切,我的无助。
    怕。
    怕的瞬间,告诉我自己,什么都可以失去,只除了自己的心。
    如此,才不会伤害欲深。
    暖暖的被子揭开了,他的唇吻着我身上的水珠,一滴一滴,然后再送入我的口中,一半给我,一半留给他自己。
    正文第94章初夜
    心颤的感觉。拉牛牛wen2
    灼热。
    混合伤感的寂静。
    仿佛狂风暴雨即将袭来。
    吮吸着一抹浑圆,柔软在他的口中花开。
    那是玫瑰含苞待放的悄悄一瞬。
    绝美的温柔,让我想起频死的蝴蝶,脑海中掠过的片刻,有一种不吉利的感觉。
    我不要你的温柔。
    不要。
    那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度的香醇的酒。
    我翻身牙齿张扬的咬着他的下巴,再眯着眼看着那清晰无比的齿痕,我笑,这是花瓣绽开的过程。
    总也要一回,总也要聆听玫瑰盛开的花期。
    “其其格。”你是个小妖精。
    瞧,我真的成了他的花儿。(其其格翻译成汉语,就是花儿的意思。)
    我望着他,眸中半是半是不甘,我想望尽他的内心深处,可是,我只望到了他眸中的我。
    花开落地。
    痛楚袭来时,有唇封住了我的轻吟。
    床帐内,一片春色。
    写不尽,两颗心。
    一个邪狂,一个瓣颤。
    喘息久久,褪尽的刹那,拥住我的,是他有力的臂弯。
    草香,在我身上,在他身上。
    无分彼此。
    从此,我只能尊他为我的天和地。
    “镜子。”打破寂静,我向他要着。
    “做什么。”他的声音里依旧填满了。
    “镜子。”我刻意执着。
    他起身,我闭着眼,不想去看他的样子,很羞。
    拿过来,钻进被子里,呵我的痒,“要照什么,照我吗?给你照,给你照。”
    我一脸的严肃,拿在手中,照着我的脖子,雪白的,没有一丝的红痕。
    狠狠的,长长的指甲划过,血淋淋的一道。
    沁娃的那里,曾经是一团吻痕。
    原来,我也曾这样的在意,在意沁娃在我面前的炫耀。
    而这一道,是我自己划过的,是让自己清醒。
    心,还是不能失去。
    听,隐隐听见清草摇曳的窸窣声。
    声声慢,声声慢。
    夜,正是浓时。
    正文第95章落红
    浓浓的夜记载了他的狂放,月光透过窗帘窄窄的缝隙清淡了一室的幽雅。
    一次次的索取,霸道而狂肆,无数次地曲弯了自己,释放一次又一次的,真实也罢,梦幻也罢,此一夜,让我从相府里的十七小姐彻底的蜕变成为一个女人。
    当晨曦袭进室内的时候,我看着在我身旁睡得正香的他,难以想象,如果夜夜如此,白天的他还会是一样的意气风发吗。
    满身的上下,酸酸的疼,即使睡着了我也要皱一下眉,这家伙,对我,真的没有‘手下留情’。
    我睡去的时候,眼里最后的一抹风景就是他的俊颜,奔放,即使,睡眠中……
    睡了多久我不知道,沉睡中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额头冰冰凉凉的,有谁在我的额头做着画。
    伸手触着,那双手臂却倏的逃开,让我抓也抓不住他。
    跑了,再也没有回来,我又继续我的梦。
    “小姐,快醒醒,一会儿,太后要来看你呢。”我揉着眼睛,一睁开,是若清有些惊慌的样子。
    太后,她来做什么?昨天的经历让我不想见她。
    可是,我可以不见吗,她是图尔丹的亲生母亲,在这巴鲁刺我要生存我就要迎合她的喜怒哀乐。
    “帮我梳妆吧。”淡淡的,心里是一份委屈。
    “小姐,大汗已经吩咐了,等小姐一醒,要先沐浴再更衣。我猜着要叫醒小姐了。所以那水,早已备好了呢。”若清微笑的眼眸里告诉我图尔丹对我竟是如此的细心。
    温热的水减褪了我的酸软与疼痛。
    我起身穿衣的时候,侍女们正在更换着那床榻上的床单与被子。
    一抹血色梅花映在了我的眼前,我盯着它看,眼眸里有一些泪意,那一点落红曾是我的最珍,如今再也没了。为了它,我受了舌伤,受了屈辱,可是,我不知道昨夜的一切是否真的值得。
    “等等。那床单收起来,拿到我的帐下。”留着,留作一个纪念,留作一份告别昨天的回忆。
    正文第96章如梦
    若清扶着我走到梳妆台前,椭圆的一面铜镜里,一张花开的脸,那是我吗?粉粉的肌肤似乎在宣扬着昨夜的欢欲,眉目间少了淡定,少了哀伤,更多了一份小女人的味道。
    可是,那额头上怎么多了一点红色的梅花,耀眼的映在镜子里。
    何时,这梅花成了我的印迹。
    一夜的时光,我竟不曾知道。
    恍惚是在梦里吗?他为我做画,就画了这梅花。
    手指轻触,指尖的轻点却没有点花那一朵梅花,难道竟不是色彩?
    眨眨眼,我使劲的揉搓着,那梅花却越红越艳,没有一点花残的影子。
    这印迹让我惶恐,我不要。
    “若清,是谁?”如果不是图尔丹的手笔,我要想办法把它洗掉,那样的一朵梅花画在额头上,我看了,总是感觉万分的不舒坦。
    好象,那不是我。
    “大汗走了,我一进来时,那梅花就画好在你的额头上了。”若清的话已经告诉了我事实。
    我叹口气,也是,图尔丹在这里,我也在这里,那些无关的人又怎敢随意的进来呢。
    “若清,取些滚热的水,再拿条手巾来。”我要试着把它涂掉,我不习惯额头上的这朵血一样红的梅花。
    若清惊诧的看着我,“小姐,要做什么?这花很漂亮啊,为小姐又增添了七分的俊俏呢。”
    “我不喜欢。”我的直觉就是我很不喜欢这朵花。
    “哦。”象是奇怪我的反应。“那我去准备了。”
    水,滚热的水,我忍着烫亲手用手巾在梅花上敷了又敷,擦了又擦,可是,我额头上的花依旧鲜艳,没有任何的退色痕迹。
    我终于无奈了,将那手巾抛到水盆里,有些气,气他的霸道无礼,这样画了,居然也没有跟我商量。
    可是如今已经洗不去了,或许将来我要寻些药水来把它擦掉。
    “上妆吧。”再气恨也不在这个时候,母后就要来了,我有再多的不高兴,也只能忍了。
    许多事,来日方长。
    方与圆,都要兼顾。
    日久见人心,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正文第97章不喜
    红的唇彩,淡粉的胭脂,眉轻扫,轻挽发髫,配上一身青紫的外袍,紫色的圆顶帽,总不相信,镜子里的那个娇俏的小女人就是我啊。
    扶着塔娜仁的手,我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快到了吧,以德报怨,我想以后母后终不会再找我的麻烦了吧。
    站在阳光下,远远的见母后华丽的马车驶来,我躬身谦恭而迎接着她。
    一下了马车,她便笑着向我走来,面上的慈祥让我想起娘,可是我与她终究是隔了一个图尔丹,于是,那份亲情也比娘淡了几分。
    “云齐儿,看到你笑额娘开心啊,昨儿让你受委屈了。”依稀可见母后眼角的笑,可是只要是真心的笑,无论是美的还是不美的人,那笑都是灿烂的。
    我抬首直看向她,“母后也是为云齐儿洗去冤屈了,云齐儿谢谢母后还来不及呢。”事情已过,我再追究也无用,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人啊,勿钻牛角尖,只要学会云淡风清就好了。就象我昨天一样,如果不是图尔丹救我救的及时,那么此时我已与那马同葬在沼泽之中了。
    命已休矣,争什么斗什么又有什么意义,我不屑了,我只保护我自己就好。
    她迎视着我,却在看到我面上的那一瞬间,脸色极不自然的愣怔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初的笑意。
    “云齐儿,你额上的梅花是你自己画上去的。”
    “不是。”除了图尔丹再无他人了,可是我怎好告诉额娘,一夜的侍寝之后就是图尔丹为我画了这梅花呢。
    “哦。”
    她脸色里明显的诧异没有逃过我的眼睛,这梅花有什么来历吗,有时间我倒要去打听一下。
    “母后,进屋坐吧。”这一次她独自一人前来,身后并没有跟着沁娃,倒是让我欣喜。沁娃,我始终不喜欢她。
    “你画的画丹儿送给我了,真是一个好,我裱得漂漂亮亮的挂在堂前呢。”话峰一转,她已不再我的梅花印迹上做文章了。
    我舒了一口气,这梅花的印迹漂亮归漂亮,可见母后不喜欢,我亦不喜欢。
    正文第98章诱惑
    一盏茶毕,母后就走了,风一般来风一般去,是来看我好不好吗。
    我其实很好。
    心很淡定。
    宠辱也不惊了。
    衣衫与妆容依旧,我要回了我的蒙古包,那里才是我的家,才让我惬意安生。
    “王妃,你的药来了。”还没有起身,侍女已端了一碗药汁给我。
    我看了看她,有些不解,“这是什么药啊?”
    侍女低着头,小声的禀道:“是大汗交待为王妃熬得进补的药。”
    心里有些暖,“放着吧,我一会儿就喝。”
    那药一定苦,娄府里的药我又喝过多少呢,甚至连若清也不知道我的滑头,三分喝,七分倒。
    良药虽苦口,可是,是药又是三分毒,又没什么病,那药实在没有喝下的必要。
    侍女似乎有些惶恐了,“王妃,大汗交待务必要看着王妃亲口喝下去。”
    对我好也用强的吗?
    有种被逼迫的意味,我不喜欢。
    “放着吧。”我冷言,一个侍女能耐我何。
    “云齐儿。”才想着这侍女逼迫不了我,可是转眼间那个可以给我天给我地的男人就进了来。
    “呃。”脸绯红,经历了昨夜,青天白日的我有些羞见到他。
    “荔枝,要不要吃。”一串荔枝在他的手口,红红的色彩鲜艳极了。
    我看着,有些流口水。
    荔枝是南方才有的东西,这样的新鲜,颗粒又大,在这草原上怕是千金也难买吧。
    “要啊。”傻瓜才不要呢。
    “那,先把药喝了。”这家伙也学会哄我了呢。
    “好苦。”
    “喝了就吃荔枝,就一点也不苦了。”他拿那荔枝诱惑着我。
    我才不要上他的当,“我又不想吃了,也没什么好吃。”
    “那这个呢?”他的另一只手刷的在我面前一闪,一串淡红的人参果亮在我的眼前。
    从前在相府里见过,却没有吃过,那东西极珍贵的样子,爹只会分给他喜欢的儿子女儿吃的,我呢,从来都不在此之列。
    有些好奇,想要知道那东西的味道。
    有时候,越是不能吃越是吃不到的东西,那东西的诱惑就是最大。
    正文第99章霸道
    “先吃荔枝,再喝药,喝了药后,再吃人参果,可好?”他看着我,眼里都是温柔。拉牛牛wen2
    “什么药啊,这么珍贵,一定要我喝呢。”对药,我真的没兴趣,从小就喝得如水一样。
    “当归,枸杞,红枣之类的,喝了对你的身子有好处的,你身子太虚寒了些,以后要每天吃些进补的东西才好。”
    “倘若是这些东西,也不会很苦了,好吧,我喝。可是,我额上的梅花你要为我除去。”我贼贼的笑,那梅花虽漂亮,却还是碍眼。
    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我踢蹬着想要挣开,才几下我就妥协了,这么多次的交锋,都是我输吧。
    眼角是侍女们悄悄退下的身影。
    把我轻轻的放在梳妆台前的镜子前,我的眉眼真真的再现在镜子里,好看的梅花也在张扬。
    “云齐儿,你看,多美。”那的嗓音氤氲了我的视听。
    我看,可是那美比起从前的我只是多了一份妖娆,少了一丝清丽。
    “不适合我。”我幽幽道。
    “很美。”镜子里的容颜之后,是他奔放的一张脸。
    两张脸,一个我,一个他,在那镜子里,仿佛一个完美的故事。
    缓缓的他俯身,唇附上我的额头,“真的很美。”
    点点湿意混和着他的呢喃让我不能自已,这人,总有办法让我妥协。
    阖上眼眸,感受着他的唇一路从额头滑落……
    离开。
    那药汁的味道就在鼻间,好浓好浓。
    “凉了不好喝。”
    一枚剥好的荔枝送进了我的口中,吞咽着,感受着它的甜。
    如约,是药。
    我喝尽,算是回报。
    而后,人参果的味道是淡淡的甜,淡去药的微苦。
    我笑,他孩子一样的霸道。
    我想起了那画了一点点的画,有些东西,强求不来,我留着,每天再继续他的画,只一点点的消磨时光。
    “大汗,各地的番王都到齐了,在大帐里等您呢。”门外,是随从的禀报。
    “去吧。”我淡淡的,不再留他。
    图尔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画,记得为我画完。”
    说完,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了一室的草香与药香。
    那药的味道,注入了关怀,就少了一分苦,多了一分甜。
    正文第100章补药
    “以后,要天天给王妃进补,千万不可大意了。哈wen2”他的话又在门外响起,随后是马脖子上的风铃声。
    我记得,那是他的马。
    “若清,我们回去吧。”这里终不是我的天地,一夜的侍寝而已,我的心依旧如昨。
    爱了,再失去,那份痛,我不愿去品尝。所以就从根从源头拔起,不让爱助长,不让恨滋生,淡定做我的云齐儿。
    想着娘,我的禅心才会越来越浓。
    再回到自己的天地,隔了一夜而已,所有的一切都陌生了一样,看着我,冷冷的没有欣喜。
    “塔娜仁,这房间里的东西一并换了,换成大红的颜色。”我吩咐道,那些淡淡的橙黄|色好似无色一样?br/>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