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9部分阅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期的来,日子如期的过。
    除了图尔丹,很久都没人来过我的蒙古包了。
    母后、沁娃还有洛雪都没有来过,母后是偏袒沁娃的,可是图尔丹这样宠我她也没有干涉,这倒是让我些许奇怪了。而沁娃在我初到巴鲁刺的时候她还曾向我示威过,洛雪也曾把我的雪儿划伤过,我不信我的日子还能这样的太平。
    总是感觉连那平地里突然而起的风也有些异样,仿佛要生出些什么事来一般,虽然我一直是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出任何的差错。
    草原里的天气早已转凉,草原上黄灿灿的草已是一片萧杀,秋过了,冬就要来了。
    我突然很想去草原上走走,去到那没有人迹的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王妃,大汗说你要离开这里要经过他的同意才可以。”塔娜仁低首向我行礼道。
    我有些不解,“大汗有这一道命令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我不信,不信他会限制我的自由。
    “大汗是私下里交待奴婢的,大汗是怕王妃出去了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再受了伤害,那可就不好了。”
    “这话我听着有些刺耳。”
    “奴婢也是实话实说,请王妃不要介意。”
    “什么叫遇到不该遇到的?”这明摆着是不相信我的意思了。
    “王妃息怒,王妃可曾记得,那一次你跑出去,遇到了铁木尔,然后……”塔娜仁说不下去了。
    我心一凛,已然明白她的意思了,“算了,这也不关你的事。”
    “王妃明白就好。”
    我越过她,即使图尔丹是为我好,我也不想做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不能飞的鸟那是一种痛苦,即使活着也没有意义。
    “若清,我们走。”
    正文第17章跟来
    我头也不回的牵着马,这一个月里我经常在我的栅栏里溜着图尔丹送给我的那匹温驯的良驹‘飞凤’。
    “小姐,小姐,等等我。”
    “若清,我先走,你快快跟过来。”心里一旦有了想要出去的念头,就再也忍不住了,好喜欢在那一望无际的草原上驰骋的感觉。
    我相信我不会那么背运,我不会每一次都遇上铁木尔。
    我让自己在草原上自由的逐风看日,欢快的果真就如一只放飞的鸟,我笑,我狂奔着,任那风扬起我的发,那黄灿灿的深秋的感觉让我感叹这秋的收获的季节是如此的苍凉炫目。
    要下雪了,黎安就要来了。
    我的生日,只有几天了。
    我狂想着,突然有了一份期待。
    若清还没有跟上来,我第一次任我的马儿自在的狂奔,没有一丝一毫的束缚。
    自由,原来如此之灿烂。
    身后,马蹄声声,一定是若清。
    我拉起了飞凤的缰绳,继续在草原上驰骋着,我不想若清追上我,我想一个人贪婪的体验这份不曾有过的快乐。
    可是,我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这鬼丫头什么时候驭马术也高出我一头了。
    然而我错了。
    当那马与我并驾齐驱时,当我转头看向他时,我发现,出门前我卜错了卦。
    马上的主人竟又是铁木尔。
    “云齐儿。”他大喊着,任我的名字飘荡在风中再弥散。
    “铁木尔,你回去。”他的出现让我警觉,图尔丹是对的,看来我真的不该随意步出我的蒙古包。
    内j。
    一定有。
    否则,不可能我才一出了门,铁木尔就跟踪了来。
    “云齐儿。”他飞身从我手中抢走了飞凤的缰绳,轻轻一滞,两匹马的速度慢慢的渐缓下来。
    “你……你松手。”我大惊。
    每一次他的出现都是让我震撼,这男人他似乎天不怕地不怕,他不怕图尔丹也不怕母后。
    可是他不能限我于不义。
    “云齐儿,我是特别从大周赶回来为你庆祝生日的。”铁木尔的话断断续续的在风中传进我的耳中。
    正文第18章爱我
    “从大周?”我有些不可置信。
    大周,仿佛是我遥远的一个梦,永远也不可及了。
    可是,我好想念在大周里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马慢慢的停在草原上,周遭是一望无际的荒凉。
    “是的。我刚从大周而来。”铁木尔重复着他的话,仿佛只有如此,我才会相信他一样。
    的确,他的话让我感兴趣了,我想知道相府里的一切,包括我的落轩阁,还有我娘,甚至是九夫人。
    “你去过我家了吗?”我急切的问道。
    他看着我,慢吞吞道:“去过了。”
    “有没有见到我娘?”明知道娘在家庙里,他是不可能见到了,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他。
    “我见过九夫人,也见过黎安了。”他一边说一边深深的看着我。
    黎安,这两个字一出口的时候,我心里一怔。
    乍听到他的名字,心里还是隐隐会痛。
    我不动声色道:“哦。他们都好吧。”
    “宝月梅说你喜欢黎安。”铁木尔的话向刀子一样刺进我的心脏,我仿佛停止了呼吸。
    我没有说话,任他抱着我下了马,坐在草地上,我抱着我的膝盖,无声的回味着他的话。
    我喜欢黎安吗?
    不再了。
    在我见到他与云彩儿一起的刹那,我与他就再也没有了交集。
    这是上天的安排,我无法违拗。
    而铁木尔,他与我说起这些又是何意,是在试探我吗?
    为什么铁木尔每一次的出现都是给我以难堪。
    我抬首望着天空上那耀眼的太阳,心里却如履薄冰,此刻,我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会影响我此生的命运。
    铁木尔,他追着我来,一定是有着他的目的。
    “九夫人,她胡说。”我不承认。否则,过几天,倘若黎安来了,我的生日,我将何以面对他。
    “真的?”他拉着我的手很认真的看着我。
    “嗯,真的。”我一边说一边努力甩开他的手。
    铁木尔却越握越紧,一双眼定定的紧盯着我:“我有没有对你说过,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
    雷与电,一前一后的飘来。
    我顿住。
    风越刮越大,天空果然有雨丝飘落……
    正文第19章拒绝
    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我出来的时侯还是阳光普照,可是此刻,天空一片阴霾,仿佛我此刻的心情一般。
    九夫人,为什么她要告诉铁木尔我喜欢黎安。她曾对我说过我的心事她不会再与别人说的。
    可是如今,她说了,而对方还是我夫君的弟弟,这让我情以何堪。
    只是猜疑我的清白,图尔丹就放任母后对我横加检查。我知道以图尔丹善妒的情形来看,如果被他知道,那后果不堪设想。
    倘若黎安来了,他一定不会放过黎安。
    “你不可以去陷害黎安。”我不假思索的说道。
    “你真的要维护他?即使他已伤过你的心?”
    铁木尔他都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问我?难道黎安与云彩儿的一幕他也清楚了?
    我不信。
    那难堪的一幕我不想再去回忆,不想再有第四人知道,那是我心底的一道伤,一直没有弥合,如今再被他翻出来,隐隐的痛象是在磨蚀着我的心。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让人去伤害黎安,他没有做错过什么,错误的是我偷偷爱上了他。
    我咬了咬唇,坚定的对铁木尔道:“我根本不爱他。”
    “云齐儿,你跟我走吧。”铁木尔突然抓紧了我的手臂,很认真的向我表白。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是你的嫂子呢。”依稀记得他第一次见我时就是称呼我为嫂子的。
    雨越下越大,淋湿了我的鬓发和衣衫,我挣着我的手,我要离开,我不要再与他纠缠不休。
    “如果那天他没有来,我就带走你,那有多好。”铁木尔喃喃而语,任雨水沿着额头滴落。
    我摇着他的手臂,狠狠的,象是要甩脱我的梦魇,“我是图尔丹明媒正娶的王妃,是你的亲皇嫂,这样的身份谁也无法改变,你醒醒吧。”
    “那天,如果我带你走,给你自由给你幸福,你会跟我走吗?”
    “不会。”我想也不想的说道。他们兄弟两个一样的霸道,一样的不可理喻。
    正文第20章震惊
    “那一天,我刚从中原回来,然后沁娃就对我说,说你有多坏有多跋扈,她让我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来为她出气。”
    我看着他,为他的话而震惊,原来沁娃在我初来时就已对我恨之入骨了。
    铁木尔见我没有反应,自顾自的又继续说道:“我去了,我看见了一个坐在秋千上的女孩,仙女一样的自由自在,那一刻,阳光下,她打动了我,老天第一次告诉了我什么叫做一见钟情。于是我要去捕捉你,可是你却象是一只可爱的兔子,你不理也不睬我,我推着你荡着秋千,你完美的让我无法移开脚步。而后,皇兄来了,我的梦醒了,破碎了。”
    我无语,我也曾有过一见钟情,可是结果却是无法言喻的痛楚。如果知道,我宁愿没有一见钟情。
    “那是你的错,你不能把你的感觉强加给我。”此刻,我理解了黎安,从此我更加不会再恨他了。
    “第二次,我把你带到了母后的帐内,却意外的伤害了你。我痛苦,可是我又不能安慰你。就为了你的不把自己的感觉强加给你,于是,我又动身去了大周,我浪迹天涯,我四海为家。可是,我依然忘不掉你的容颜。云齐儿,那种爱那种感觉已浸入了骨髓,再也割舍不开,你懂吗?”
    “不,我不懂,也不想懂,我已为人妇,他是你的亲哥哥。”
    “就是因为他是我的亲哥哥,我才比你更了解他,我才更要保护你。”他垦切的对我说,可是我却听不进去。
    一个多月了,图尔丹对我的恩宠已慢慢的侵蚀了我的心,虽然我还没有爱上他,可是我已经慢慢的习惯了他的存在。
    而铁木尔,他是陌生的。
    “对不起。”我看着他的伤心,有些无助。他眼角里的湿意是雨水抑或是泪水,我已无从分辨。
    他慢慢地松开了我的手,仿如在放飞一只风筝,可是风筝的一端却没有了丝线的相连,一如我与他,总也走不到一个世界里。
    我头也不回的,一步一步的离开他。
    正文第21章深沉
    “云齐儿,如果你将来后悔了,如果图尔丹伤害了你,你一定要告诉我。”他对着我的背影大喊着。
    他的坚持让我无措,我要让他死心,我回首,一字一顿的向他道:“说不定我现在已经有了他的骨肉了,你醒醒吧。”
    “骨肉?”他仿佛象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般突然大笑。
    那笑声在我耳中竟有些毛骨悚然。
    我没有再理会他。
    我骑上了我的飞凤,迎着风雨,我要回家,回到那有着温暖的家。
    就要生日了。
    黎安,你来吧,就象我的亲哥哥一样给我祝福。
    我已爱上了这片草原,爱它的广袤,爱它的无垠,甚至那奶茶那烤全羊已是我每餐的必食之物了。
    人是可以变的,因为时光在悄悄流逝,因为岁月可以匆匆洗礼。
    我变了,变得喜欢眼前的安逸,我就象一只小兔子,喜欢被人宠爱,喜欢有一个温暖的窝。
    雨落在了我的身上,凉凉的,我冷的发抖,可是当我想到我的小窝,我心里又暖洋洋了。
    甩甩头,将铁木尔的一切留在这草原之上。
    不去想,就少了一份烦恼。
    我期待黎安,那是因为我对他再也没有了什么,他只会带给我哥哥般的亲切,带给我这异域中的一份亲情。
    迎着风雨,我终于看到了若清,看到了塔娜仁,“王妃,终于找到你了。”
    那断断续续的声音里我却感觉到了一份焦急,我大声喊道:“回去吧。”
    湿透的衣衫紧紧的裹在身上,那快要入冬的寒意让我的牙齿打战,下了马,我向我的屋子里奔去。
    侍女立在门前为我打开了帘子,我进去,一室的暖意,那把太师椅上,图尔丹正端坐其上闭目养神。
    我越过他,轻轻的,此时的我一定是万分的狼狈,我不想吵醒他,不想让他看到这样难堪的我。
    更衣室里,温暖如春,一大桶水漾着热气,我脱去一身湿衣,踏进水中,靠在桶沿上,阖上眼,仿佛刚刚从鬼门关里走过一样。
    一道目光如炬,我迎上,图尔丹正深沉的看着我。
    小雪儿在他的身后乖乖的趴着……
    正文第22章迷恋
    我无视着他,心里气恨着,拍打着那热腾腾的水,掌心里全是无奈。
    其实自己不过是那笼子里的一只鸟啊,我才一开了门,脚才探出了一步而已,所有的风雨就已经袭来。
    铁木尔。
    图尔丹。
    每天的阳光之下,多少阴暗聚集,多少窥探目视,我向往的自由不过是一纸空谈,竟连一分也无。
    他倾身,一把抱起我,满身的水湿了他的衣衫,一双臂膀钳制着我动弹不得,明亮的眼眸直视着我道:“下次可不能乱跑了,草原里狼多。”
    我心里一怔,难道他知道了铁木尔,可随即我又卸下了心防,不会,如果他知道的话此刻的风雨还要更加的猛烈。
    果然,他又说道:“四处找了你很久,还好你回来了,否则整个巴鲁刺都要为你而疯狂了。”
    “是吗?我不过是出去走走而已,大汗实在是没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一颗心放下了,虽然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虽然我自问心无愧,可是这世上迎风起浪的人太多太多,我不得不防。
    “来,我为你擦擦湿发。”他的手却作恶的在我身上的每一处煽风点火。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到了床帐之内的,我只知道那罗缦已轻垂,无边的轻吻吻过我额前的那朵梅花,吻过我的鼻尖,浓浓的,仿佛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我又一次沉沦在他的欢爱之下,仿如他的一只小兔子,任他抚弄,任他索取。
    我放任我自己的需索,其实我早已习惯了他的味道,他的一切。
    可是,他于我,依旧是个谜。
    欢爱过后,我躺在他的臂弯里,懒洋洋的如白日里的一只猫儿。空气里,草香的味道依旧浓醇。
    那味道让我迷恋,让我昏昏欲睡。
    就在我打着哈欠就要睡着的时侯,他突然对我说道:“云齐儿,你的生日快到了。”
    “嗯。”我被他吵醒了,这个话题为什么与铁木尔的那么相象,说实话,我心里有一丝紧张。
    正文第23章承诺
    “你娘家捎了信来,可能过两天那个护送你出嫁的黎安就要到了。”
    “嗯。”他的语调平稳,也许是我多心了,我依旧淡淡回应着他。
    “你不想家里来人?”或许是见我没有什么大反应,他居然反问我。
    “哦。只要有你在就好了。”我学会了甜言蜜语,只为他。有时候说了,也是一种幸福。
    “真的?”
    “真的。”
    “那我就让他们不要来了吧。”他看着我,眼里都是笑意。
    我捶着他的胸口,“你坏你坏。”
    “那还是要来喽。”
    “嗯,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想家呢。”
    “那个护送你出嫁的黎安也来吧。”
    “唔。”我淡淡的,不想让他看出我的喜与乐,却为他的话而心惊。
    “当初,他走的时候好象还送你一个礼物来着。”
    “是的。”
    “是什么?”
    我奇怪都这么久了,他怎么又好奇起来。
    “不过是一张关于巴鲁刺一些达官贵人的介绍而已。”我据实以道,既然我才一出门他就知道了消息,那么黎安送给我的那个礼物我想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就这样而已?”他犹自不信。
    我笑道:“不信,我拿给你看。”我作势着要起来。
    他一把抓住我道:“又想跑,我才不要看那东西,我看着你就好。”
    色迷迷的盯着我,眼里又是充满着。
    我悄悄的在他耳边道:“嗯,给你看,给你抱着就好,我累了。”
    “云齐儿,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一个人随便乱跑了,好吗?”他捧着我的脸,真诚的向我说道。
    “嗯。可是你要陪我去打猎,我要打猎。”很久了,自从那一次的打猎无疾而终后,他再也没有带我去打猎了。
    “好,等过了你的生日,我就带你去,就我们两个人,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唔,为什么不现在就去啊。”我突然被他挑起了兴趣。
    “下雨了。”
    “那你有时间了,你就带我去,好吗?”
    “嗯,只要我一有时间了,我就一定带你去。”他笃定的发誓道。
    “打勾勾。”我伸出了小拇指认认真真的让他给我保证。
    他笑着勾起了我的小拇指,柔声道:“等你生日的时候我还会给你一个惊喜。”
    正文第24章爱恋
    “哦,是什么?手镯还是颈链子?可是这些我都不喜欢。”我一本正经道。
    他捏着我的鼻子道:“贪心的小家伙,我保证你一定喜欢。”
    我看着他的俊颜,心里涌过些许甜蜜,多久了,我似乎已习惯了他的一切,每一日里习惯了期待他的到来。
    我还是那个自由的云齐儿吗?图尔丹他已经不知不觉中悄悄占据了我的心。
    只是,我不想承认,因为我怕,怕爱过了,往往伤害越深,一如黎安。
    而我心里最想的,最能让我踏实的其实是生一个他的孩子,男孩女孩都好。
    这孩子才是我生命的寄托。
    可是,我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
    “我不要那些个礼物。”我轻轻道。
    “那你想要什么?”他认真的问我。
    我躲进他的怀里,小小声地说道:“我……想要一个孩子。”
    很简单的七个字,仿如普通人家中夫妻间说的休已话。可是我却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体一僵。
    他是怎么了?我仰头看着他道:“你不喜欢孩子?”
    可是,从他的眼神里我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刚刚,那一僵也许是我的错觉。
    “喜欢,那我们要加油努力了。”他看着我,眼里的更浓了。
    我推着他,喊道:“不要啊,不要。”
    “乖,是你要的礼物啊。”
    不顾我的反对,那床缦之内,春色又是无边。
    ……
    那一夜,我听着他的鼾声,心里却无法平静。
    我的身边,一定有个人是他的j细,虽然知道他是为着我好,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这样一个认知。
    塔娜仁?
    我不相信会是她,可是又是谁呢?看来,我要找个机会试探一下了。
    这个,急不得,我要慢慢的来。
    我更期待着我生日的到来,也期待着黎安的到来。
    心,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出轨,虽然我只是想见见黎安而已。
    从前的那一份爱恋,其实早已演变为一份亲情。
    我知道,因为最近,我心里已悄悄的进住了一个他,那人,就是图尔丹。
    正文第25章气恼
    我生日的前一天,下雨下雪了,雨中夹雪,傍晚的时候,还没有黎安的消息。拉牛牛wen2
    我安静的坐在我的屋子里,好冷,守着火炉,不想出去。
    其实要是只有雪的话,我一早就出去玩了,就是在那雪里打个滚也是好的。
    喜欢雪,是因为它的纯洁。
    可是,雪中却夹杂着雨,这样的鬼天气,让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我有些担心黎安,担心他路上的安危了,总不要被这雨雪阻了路。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呢。
    那个雨天之后,我再没出过我的蒙古包,也再没有见过铁木尔。
    心里总是奇怪的,所有的人都当我是影子一样的不存在般,似乎都没有人再来看我了。
    好久了,总也有一个多月了吧。只除了铁木尔的那一见,而那一次却象是他专门守在外面等着我的一样。我一出去,就遇到了他。
    他问我还爱着黎安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是在担心着他的安危。
    那一天,因为淋了雨,我病了好几天。之后,图尔丹就更不准许我出去了,还当着我的面交待了侍女们,要是有人胆敢由着我的性子放我出去,就免了一年的俸银。
    为了她人的生计,所以我始终乖乖的守在我的蒙古包里,绝少出去,天冷了,秋千也不能荡了。
    书与火炉成了我的最爱。
    心思百转的时候,我听到了脚步声,一猜就知道是谁,也只有他的步子才那么大才那么响,三两步就从门口走过来,快的惊人。
    从背后揽着我的肩头,我满心里就都是他了,挥也挥不去,索性不挥,只感受着他的柔情蜜意就好。
    “今晚我不睡这里了。”他站在我背后轻轻的向我耳边呵气。
    心里有些气恼了,怎么偏偏就是今天,可嘴上我却淡淡的,“去忙吧。早该去妹妹们那里走走了。”
    他突着憋不住的笑一般,“那我可就去了哟。”
    正文第26章吃醋
    “嗯。”我轻应,不再理他。
    果然,他的脚步又急冲冲的走了出去。
    一室的静,我悠然回头,却哪里又有他的踪影,仿佛他从未曾来过一般。
    心里突突的乱,他果真走了,我生日的前一夜,总也不信,这一夜他会去别的女人那里。
    心有些痛,不能自已。
    那一夜,我睡得极不安生。
    只为,少了他的怀抱。因为,习惯已经成了自然。
    ……
    口鼻间象是沐浴中那草的味道,软软的刷在我的脸上,好痒。
    我迷朦的转过身去,下意识地躲藏着它,好困啊,睡得太晚了。
    那草却不依不侥的跟着我转着圈,真恼人。
    我闭着眼睛,伸着手向它抓去,一把就抓在手里,缓缓的睁开眼,他来了。
    我就象小狗一样嗅着周遭的空气,闻着,似乎没有异样的味道与香气。
    我猜不出他从哪里来。
    坏家伙。
    我不理他,闭上眼,继续我的千秋美梦。
    良久,屋子里静静的,似乎是他走了,有脚步声渐行渐远。
    泪,悄悄滑落。
    我的生日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生日快乐!”图尔丹的声音刹时响在耳边,吓了我一跳。
    “你讨厌,只会吓人。”
    “你看……”他掰开我捂着眼睛的双手,“给你好看的礼物。”
    指缝间我偷偷的看过去,哇!是一对小雪人。
    精致的小雪人,鼻子、眼睛、小嘴,甚至连眉毛也用墨笔描了上去。
    顾不得再装下去,我一把抢过,“给我。”
    彻底的醒了,开心了。
    昨夜的不愉快刹里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快起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他拿了我的衣衫在手上就势要帮我穿。
    我抢过,“我自己来,你转过身去。”
    “老早就被我看光光了,还害羞不成。”
    一件件穿在身上,我果真羞红了脸,却不忘嗅他:“一大早就从别人那里赶来,好没意思。”
    他突然吻在我眉心的那朵梅花印上,“云齐儿,你吃醋了呢。”
    一个恍惚,我是在吃醋吗?为什么我却总是后知后觉。
    正文第27章暖意
    “我没有。”
    “还说没有,怪我从别人那里来呢。”
    “不说了,不说了,你又欺负我。”说不过他,这次,真的是我说错了话,让他逮到了把柄。
    为我穿好了毛靴子,全身穿得暖暖的,我奇怪的看着他,“这么早,要去哪里?”
    突然想起黎安,总不会是他到了吧?
    我却不便问出口。
    “去了你就知道了。”
    掀开厚厚的棉帘子,走出门外,一片亮晶晶的,都是雪,闪闪的亮人的眼。
    我惊呼,蹲在那雪地上捧了一捧雪,开心的揉捏着。
    他一把抱起我,向着前面的马车走去。
    “我要骑马。”好想坐在他的身前驰骋在这一片绝美的雪原上
    “怕你冷啊。”
    “不会,我要骑马。”我欢呼着,有他在,我不会冷的。
    “今天太冷了,改天我一定带你去骑马。”似乎是感染了我的开心,他动心了。
    我上了宽敞的马车上,暖暖的火炉燃在车子里,一点也不冷。
    我掀着帘子一直向马车外看啊看,雪后的草原,真美,仿佛人间的天堂。
    纯美的让我感动。
    “昨个先下了雨,所以那雪下面是滑的,骑马太不安全了。”
    “哦。”原来如此。
    马车静静的行在雪地上,四周出奇的静,天还早,这样冷得天,也就只有他会起得这样早了。
    “去哪呀?”为什么越走越是白茫茫的一片,越走越是离人迹越远,虽然我喜欢这样的风景,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他带着我,要去哪里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他打着哑谜,就是不告诉我。
    猜不出,我伸着手一忽在火炉上烤着,一忽又掀着帘子看着外面的雪景。
    前面,有一道陡坡,马车缓慢的移动着,颠颠簸簸的,我坐在车里一摇一晃的,靠着他的肩才感觉舒服了些。
    一忽车不晃了,他一把扯下了马车上的帘子,向我道:“你看。”
    我歪头,迎着风,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从没想过,他会送我这样的一份礼物。
    这样冷的天,人虽在冰雪里,可是我周遭却是无边的暖意。
    正文第28章惊喜
    我面前,那一砖一瓦,石桌石凳,甚至连门前的那块大石头,都是我记忆里的模样,连那雪盖在上面,也让我想起那雪下曾经嫩绿的小草,一片片的,绿油油的,好美好惬意。哈wen2
    这是我的落轩阁。
    草原里的落轩阁。
    “生日快乐。”图尔丹在我耳边呵着气,暖暖的四个字冲进我的耳鼓,我却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狠狠的一把抱住他,这一次,竟是我的主动。
    惦起脚尖,冰冷的唇在触到他的唇时,那一刹那,却是一股暖意。
    蜻蜒点水般的一吻,我便飞也似的向我的落轩阁而去。
    一步,两步,三步……
    越跑我的脚步越是沉啊,那门前怎么有一个身影是那样的熟悉,那是谁啊,可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跑得飞快,就象骑在马上迎着风一般,耳边是风呼呼吹过的痕迹。
    距离门愈来愈近了,我终于看清了那个站在门前的男人。
    俊朗如昨,仿如天神一般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不是别人,正是黎安。
    我惊呆了,昨天我还在担心他的安危,只是我不便一次又一次的去打探他是否到达的消息。
    却不想,原来他早已到了,还到了我的落轩阁。
    那么,刚刚那一吻……
    天,他一定看得清清楚楚。
    我脸红了,回头而望,图尔丹还立在原地,根本没有追过来。
    他呆愣愣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又好笑。
    呐呐的走到黎安的身边,我喘着气,轻声道:“你来了。”
    心湖里突起的涟漪在这三个字卜一出口时,已平静如初了。
    “嗯。”淡淡的,我看不出他的心思,黎安,总是让我猜也猜不透的一个男人。
    “你可还好?”再问出口的就是这四个字。
    “我很好。叫大汗一起进来坐吧。”
    我会意的点点头,又跑向图尔丹,天啊,真不懂他怎么呆成那个样子,还站在那里发呆呢。不就是一个吻吗,他竟是诧异如此了。
    我跑到他的身边,手掌在他的面前晃啊晃的,“喂,走人啦。”
    他嘿嘿的笑着,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就是在等你接我一起过去呢。”
    正文第29章想家
    我笑:“怎么要我来接你,又不是小孩子。”
    “这是你的家啊。以后就是我来都要经过你的允许呢,否则闲杂人等一律不许入内。”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会贫嘴了,我又笑:“那黎安呢,他怎么来了。”
    “天上掉下来的。”
    “糊说。”我才不信。
    “那你去问问他。”
    “嗯。”我拉着他的手一个劲的向落轩阁跑去。
    他大笑,我回过神来,才知道我又上了他的当,还要去问黎安呢,真是笨啊,怎么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呢。
    弯身抓了一把雪,向图尔丹的面上抛去,洁白的雪沙一样的洒了他满身。
    他也一样的回敬我,两个人就在那雪中,孩子一样的玩笑着。
    直到跑得累了,疯得累了,才一股脑的躺在雪地上,呼呼的喘着气。
    好久,没有这样的开心了。
    所有的压抑在片刻之间被抛在这大自然之中,原来,我与他还可以这样亲切的相依相处,那感觉,真好。
    就那么一会儿,我躺着,以为是在梦中,图尔丹却一把拉起我,轻声道:“懒丫头,快起来,小心着凉。”
    “哦。”我急忙的起来,这雪地上还真是有些凉。
    突然想起黎安,这一闹,他看在眼里不知又是何风景。
    想起他与云彩儿的那一幕,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此时竟是有些得意,终是报复他了一般的痛快。
    何时自己变得这样的难以捉摸了。
    难道,我还是对他有着情意?
    不可能,我心里大叫着不可能,我与他已再无可能了。
    图尔丹牵着我的手,自然的就象夏天里的花儿与草儿,相依而随风摇曳。
    黎安仿佛未曾见到我与图尔丹的一番嬉闹般,开了门,我们走了进去。
    一桌一椅,一床一窗,甚至连那桌子上的茶壶也与娄府落轩阁里的一模一样。
    还有墙角的那个琴架,何时我蒙古包里的琴竟搬到了这里来。
    图尔丹,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黎安取了茶,上好的绿茶,浓浓的茶香飘荡在室内,那是相府里的感觉,我有些想娘了。
    正文第30章暧昧
    “我娘,她可还好。哈wen2”我问向黎安。
    “都好,只说不用你牵挂她,老爷一直都很关照她。”
    “爹也好吧。”听他说起爹,我才想起要问一下他老人家是否安康。
    与爹,我总是少了那份亲情。
    “老爷也好,这一次又遣我送了不少的礼物给你,也给大汗。”他说着,看着我又看向图尔丹。
    “爹还记得我的生日就好了。”这么些年,他从未给我过生日。所以他能记得我的生日我已是很开心了。
    “夜里才到的,东西都还在马车上,淋了雨雪,冻了一层的冰,呆会,就请大汗派人一并打开搬过来吧。”
    “嗯,不急,等搬过来云齐儿再慢慢看吧。现在,我们要去给云齐儿过生日了。”
    “还有吗?”这样的一处落轩阁已是给我万分的惊喜了,难道他还有别的花样?
    “也没什么,只是家里人一起用膳,为你庆祝生日罢了。”
    原来如此,那些人我有很久未见了,沁娃与洛雪都是,只除了铁木尔,那是因为我曾在草原里遇到了他。
    想起他,我看着黎安,心里不知为什么总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我还爱着黎安吗?
    我不知道。
    但是我不要铁木尔来伤害他,那是我最不想见的。
    突然很不想参加这样的家宴。
    “大汗,就在这里,我们两个一起过生日不好吗?”我说得暧昧,我甚至不怕黎安听到,让他知道我的幸福也未尝不好。黎安他总是希望我幸福的,不是吗?
    “云齐儿,可不能小孩子家的脾气,额娘也快到了呢,总不能让她老人家久等。”图尔丹捏着我的鼻子,宠爱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有多宠我,有多爱我。
    爱我?
    是吗?
    可是隐隐约约里,我总是能感觉出一丝异样。
    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我的一颗心已经悄悄的被他融化了,就象屋外草原上那表层的雪,一点一点的已被他的阳光所融化。
    “一起去吧,黎总管也不用客气了。”图尔丹叫上黎安一起去参加家宴,这倒是出乎我的意外。
    出了门,马车已备好,黎安骑了马先行去了,身后是我与图尔丹的马车。
    图尔丹握着我的手,暖暖的喃喃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家,好温馨的一个字啊,这是我最想往的神圣之地。
    正文第31章奇怪
    风雪之后,天气愈发的冷了,我坐在马车里,挑着火炉里的炭火,红彤彤的,想着图尔丹的那句话: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只是这家,总是少了什么。
    他知道吗?
    少了一个我的孩子。
    有了孩子,家才是完整无缺的。
    我出神的看着炭火,不一会儿,我听到他的鼾声,他竟是靠在软榻上睡着了。
    瞧着他的面容有些发呆,昨夜还以为他去了沁娃或者洛雪那里,却原来是为我准备着生日的礼物了。
    这样贵重的礼物,也许终我一生也是还不起的,这落轩阁凝聚了他的心。
    他瞒我瞒得好严密,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我看到的那一瞬间,除了惊喜还是惊喜。
    ……
    马车嘎然而止的时候,我掀了帘子的一角望去,已经到了他的蒙古包,怕那冷风吹了他染了风寒,我掩了帘子,轻轻的推着他:“醒醒,到了。”
    他一激棱的坐起来,“到了吗?”
    “嗯。”我笑。
    “我睡着了?”
    “是啊,一上了车就睡了。”
    “昨天一夜都没睡,所以……”
    “嗯,我知道啦,快下车了,不要让大家等急了。”
    好久没有见到他的家人了,还有都别,那小家伙一定又长高了吧。
    “走吧。”他先下了马车,再抱了我下去。
    冷冷的风吹在脸上,可是心却是暖暖的。
    迎面站在门口的是沁娃与洛雪,刚刚掀帘子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到她们,这会儿一应都出来迎接图尔丹了。
    “沁娃见过大汗,王妃吉祥。”
    “洛雪见过大汗,王妃吉祥。”
    “都进去吧,外面冷。”
    “是啊,好冷的天,妹妹们快一同进去吧。”我口里客气着,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
    我是王妃,所以虽然我比她们两个都小些,可是她们依然要尊我为姐姐般对待。
    才走了一步,都别就跑过来,一把抱住图尔丹道:“父汗,你可来了,孩子儿可等了你好久了,父汗去哪里了。”
    “去办些大事。”他加重了那个“大”字的语气,象是专门给我听着一般。
    我的生日,却无人向我祝贺,我心里奇怪着,可是又不便发问,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吗?
    正文第32章口福
    进了蒙古包,母后坐在正首的位置上,他旁边就是铁木尔,两个人似乎正在闲话家常。拉牛牛wen2
    看到铁木尔,我心里些微有些紧张,他却?br/>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