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 离婚官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燃烬之余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燃烬之余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我伸出手,香尼借力站起身,瞪着眼睛,看了我两秒,说:“你是....你是斗技场的那个...那个舔匕首的白痴?”
    我怒道:“谁是白痴?”
    她吓得肥肉乱颤,转过身,似乎这样就能保住性命一样。
    我说:“冷静,告诉我为什么这些法师要杀你?他们是纪元帝国的吗?”
    她说:“他们....用猎犬杀死了列车长,列车这才停下。”
    我的问题她一个都没回答。
    我提高嗓门:“回答我!”
    但这法子起了反效果,她吓得更是语无伦次,一会儿哭诉自己命苦,一会儿又说想去见父亲母亲,一会儿说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我很气恼,试图用念刃让她镇定,可她的精神力居然很强,念刃无法影响她的意志,真是岂有此理。
    也许博思泰特斯为了保护她,训练过她的精神,她仍然胆小怕事,可却能防护念刃。那么这些杀手不是博思泰特斯派来的?听他们之前聊天,确实不像。
    这时,莱拉从后方赶到,她一眼就看清楚局势,抱住香尼,低声说:“没事了,姐姐,没事了,我们是来保护你的,有我们在,就算敌人有一百个也不要紧。”
    香尼呜呜地哭了几声,像是故意挑战我的耐心,最终还是好转了。
    莱拉建议带香尼到我们那列车上去,这里满是死尸,会影响香尼心情,我觉得这是矫情,但唯有答应。
    回到白头翁号,我让列车长专门为我们清空一节车厢,我说:“好了,开始说。”
    香尼问:“说什么?”
    “说这些纪元帝国的家伙为什么要杀你?如果要威胁博思泰特斯,不应该将你绑走吗?”
    香尼说:“他们?他们不是纪元帝国的,我从小就认识他们,他们一直住在地下城。”
    难道他们和瑶池夫人一样,是纪元帝国的叛逃者?我可不是来问这些的。
    我柔声说:“香尼,告诉我,你真是博思泰特斯的女儿?”
    她愤愤说道:“当然,骗你我是表子养的!”
    “你为什么....恨你父亲?他有什么丑事在你手上?”
    香尼答道:“这得从我很小的时候说起。”
    她看起来是那种很喜欢唠叨而且停不下来的类型,可情绪不稳,我为了挖丑闻,只能顺着她来,这才是重中之重。
    至于那些屠杀乘客的小事,剑盾会的人赶到后自会处理,我是没空救死扶伤、安抚群众的。
    香尼说:“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是住在煤之闸的。爷爷死后,爸爸的继母将父亲赶走,夺走了家产,父亲前往本撒的骑士学院,很快当上了军官,由于在剿灭强盗、对付恶魔的战争中表现出色,他在大约二十四岁时,凭借自己的功绩当上了子爵,他也是那时候娶了母亲。
    再过了几年,他回到家乡,让继母以及她的一些亲戚身败名裂,让年轻时害过他的人罪有应得。随后,我们在煤之闸定居,那段时光真的很快乐。父亲花了很大的力气治理煤之闸的污染问题,故乡的人都很爱戴他,煤之闸的黑雪....害死过不少人,可父亲找人定期修理清理管道,黑雪变少了,空气也变好了。
    我是家里的老三,我的哥哥和姐姐比我大许多,我记得我懂事时,他们的剑术已经非常厉害了。”
    说到这儿,香尼开始掉泪,继续说:“别看我现在这样,原先我的念刃也不弱。可....那大概是我十五岁的时候,哥哥和姐姐....他们死在了战场上,这对爸爸妈妈的打击很大,我由此也恨透了剑盾会,恨透了地下城....”
    我问:“等等,这和剑盾会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战士,为国捐躯也在情理之中。”
    莱拉白我一眼,说:“大人,我想为你捐躯,可不想为国捐躯,我毕业之后,你答应我要给我一个好出路的。”
    我:“你是个优等生,我会关照你,现在别扯开话题,香尼,回答我。”
    香尼大骂道:“草剑盾会的娘!草剑盾会的哔!一群表子养的货色!据说是某位大人物,某位隐士克扣了战士们的军费,哥哥姐姐领到的那一批新铠甲都有重大瑕疵,在紧要关头,念刃将无法驱动铠甲,于是铠甲非但不能让人加速,反而会让人变慢。听说,他们一队人是被恶魔活生生吃掉的....”
    这也太惨了。
    莱拉咬着嘴唇,也跟着流泪,安慰道:“我很...很遗憾,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之前那个刺客不是说,老公爵所有的家人都死于他们手下吗?
    我说:“这个大人物不会就是邓恩吧。”
    香尼说:“就是他!这个王八蛋!我求父亲去告发邓恩,他说:‘没用的,邓恩是隐士之一,他可以轻易将这罪让别人去顶。财政是他的职权范围,只要不侵害其余公爵的利益,谁也无法用法律惩罚他。’
    我又让他去与邓恩决斗,父亲说:‘轻举妄动不会有任何好处,孩子。’
    你看,他就是这么个窝囊废,这么个软脚虾!我恨透他了,这个老不死的根本不配当我老爹!
    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做,我的姐夫和嫂子也死了,他们的孩子也是。他们与那些死去的士兵家人一起到皇城抗议,结果列车失事,没一个人逃脱!一个都没有!”
    莱拉“啊”地一声,握住我的手,喊道:“该隐在上!”
    我说:“又是列车失事?”
    香尼继续说:“我不练念刃了,天天和他吵架。母亲也濒临崩溃,不让他有片刻好过。他这懦夫,他渐渐想要逃离我们,我发现他在外面肯定养了情人,他整夜整夜都不回来。
    那时,父亲在煤之闸有一群‘朋友’,只有我和母亲认识这些人。这些人是帮忙父亲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务的。那个‘唐戈’,就是想杀我的那个表子养的,他正是父亲‘朋友’之一。他经常来我家吃饭,对我很有意思。
    我为了激怒父亲,向父亲报复,于是和唐戈约会,和他睡觉,从他口中,我得知父亲多了一个‘养女’,他给这养女抚养费,还请管家和仆人伺候她。什么狗屁养女?那肯定是他的私生女!
    父亲瞒的很紧,可他需要人替他跑腿,唐戈就是跑腿的,所以他知道这个私生女的名字。我问了出来,打算去教训教训这个小垃圾!她叫做‘荷蒂’,这是什么垃圾名字!”
    荷蒂?这可真巧,萨尔瓦多的未婚妻不是叫荷蒂吗?但荷蒂这名字和中文里的张伟、王伟、杨伟类似,属于很常见的名。
    但我总觉得这是条线索,万一真联系在一块儿,那不是.....
    那又有什么用?最多让我和博思泰特斯成了亲家。不过有这么个公爵亲家倒也不错....
    不行!不行啊鱼骨!不能动摇!你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博思泰特斯下台,让弥尔塞上台,其余什么联姻盟友都靠不住!
    莱拉问:“那你去找那个荷蒂了吗?”
    香尼:“不!不!这时我犯了个错误!父亲知道我和唐戈在一块儿,很生气,拆散了我们,并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和唐戈本来也不过就是玩玩,唐戈是个拈花惹草的渣男,分手也无所谓,但我就是气不过这老懦夫干涉我!
    所以我们吵,一直吵,母亲也帮我。我瞧出苗头不对,于是让母亲把父亲的钱一点点偷走,转移到别的地方。
    这触犯了老爹的忌讳!他的继母就是这么对待他的!于是他与母亲离婚,将我和母亲赶跑,他动用伯爵的权势,我们没分到多少钱,他每个月只给我们一点点可怜的生活费,大概两万银元左右....”
    我果断指出:“小姐,两万银元已经可以在本撒活得相当滋润了。”
    香尼一翻白眼,说:“可根本不够用,我很母亲都娇生惯养的,不会干活,只得请小时工,而且我们住的房子,物业费又贵的要命!我还要买包,买鞋,到处旅游,请客吃饭....”
    我说:“他还分给你们一套本撒的房子?香尼酱,人不能不知足哦,亲。”
    香尼说:“到我三十岁后,他给的钱越来越少,现在只有五千银元,这怎么够?他当是施舍叫花子吗?”
    莱拉:“你可以找个人嫁了嘛!你毕竟是伯爵的女儿。”
    香尼说:“那时候他已经是侯爵了。可都怪这老不死的,都是因为他不作为,和母亲离婚,让我操碎了心,我老得很快很快,又有些发胖,三十岁时,我已经有六十公斤重了。”
    她长得还算高,六十公斤确实有坦克的潜质,不过当时也算可以接受,不像现在,我面对她是万万不敢按“F”的。
    我问:“所以说,你手里关于他的把柄究竟是什么?”
    香尼咬牙切齿,捏紧拳头,说:“他抛妻弃女,不给我们生活费!”
    我如遭雷击,大失所望,怒道:“这算什么丑闻?这根本最多只能算是一点小官司,而且还是你们理亏的那种!”
    香尼喊道:“这难道不罪该万死吗?这老混蛋现在坐上了邓恩的位置,整个地下城的钱都从他手里过,我本来还以为他能改过自新,每个月给我们十万二十万的,结果我和妈找上门,他只给了我们一万银元,就把我们打发了,他马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大老远跑过来,从刺客手中救下这肥婆,就是为了这鸡毛蒜皮的小事?该隐啊,耶和华呀,佛陀啊,默罕默德呀,路西法呀,彼列呀,冥冥之中,你们也不能这么耍我吧。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燃烬之余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燃烬之余》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燃烬之余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