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军方的消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伊塔之柱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 进入下一章。

伊塔之柱由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才刚关闭通讯,黑暗中水晶又亮了起来,方鸻不由微微楞了一下。
    他拿起水晶,下意识看了一眼一旁的通讯ID,发现并不是苏菲,而是一个有些特殊的数字。不过看到这个号码,方鸻眼中却闪过一丝恍然的神色。
    是军方的人。
    他用拇指在水晶光滑的表面上轻轻一按,那边先传来了一阵沙沙的杂音,过了一会儿,才响起苏长风的声音:“艾德?”
    军方其实早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但双方约定好,在艾塔黎亚仍旧用这个ID称呼他。虽然方鸻觉得这有些多此一举,但也没反对。
    “我在。”
    那边沉默了片刻,才问道:“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
    方鸻其实早知道军方一定会联络自己,对方当然不会相信超竞技联盟的一面之词,会转而向自己求证。但他原本以为这次联络会更早一些到来,只是没想到一直到现在才来。
    他平复了一下之前从苏菲那里收到消息的心情,这才讲述起从奎斯塔克到奥伦泽以来发生的事情。
    包括弗洛尔之裔与自己的矛盾,考林人与希尔薇德父亲之间的事情,他当时如此作决定的前因与后果,有一些过去已经说过,有一些则是头一次提起。
    苏长风静静听完,并不显得意外。
    “艾德,伊斯塔尼亚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在坦斯尼尔做得有些莽撞,但也无可厚非。考林—伊休里安的政局不稳,各方都卷入其中,而身在局内的选召者不可避免会成为一股推动性的力量。”
    “我们希望约束选召者的行为,至少不让大多数人成为一些人野心的工具,不违背《星门宣言》的本质,这才是我们的初衷。但这并不是说每一件事都要缩手缩脚、瞻前顾后,而只要所做的是正确的,那么有一些人就永远会是你们坚实的后盾,不用去担心——”
    他停了一下,“这就是我要说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方鸻点了点头。
    但他其实担心的并不是自己在坦斯尼尔惹出那点小乱子,虽然超竞技联盟仍拿着这件事情作文章。他真正担心的是希尔薇德,一旦卷入了考林—伊休里安的政治纷争之中,那背后代表着无穷无尽的风暴与旋涡。
    他不害怕麻烦,甚至不畏惧危险,但他担心有人会把这件事上升到更高高度,希尔薇德与她父亲的身份在这个旋涡之中是如此的敏感,作为考林王室的对立面,一旦曝光出来就会将他们推向风口浪尖。
    如果超竞技联盟以此为名义,让七海旅团不得不交出舰务官小姐的话,他会怎么做?一边是《星门宣言》的大义,一边是恋人与承诺,而他也从来不认为考林王室与宰相一方的所作所为就是正确的。
    《星门宣言》,不是为了追求未来与正义的宣言么,它什么时候又为贪婪自私的人们而服务了?
    法里斯主教与大猫人已经给过他答案——
    而方鸻此刻看向通讯窗口另一面的苏长风,希望从这位来自自己国家的军人身上得到答案。
    苏长风像是看出他的想法,“你是想问你们船上那位舰务官小姐的事情,对吧?”
    方鸻点了点头。
    但苏长风看着他,忽然问起另一件事情,“你老实和我说,你和苏菲是不是合起伙儿来骗我?”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方鸻差点没吓得直接关闭了通讯水晶。
    “好家伙,”苏长风看他这个神色,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你小子是不是不知姓甚名谁了,连我都敢骗?”
    那还不是你宝贝女儿出的主意,方鸻欲哭无泪。而且她还先斩后奏,当初可没征求过他的同意。不过你不仁我不义,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他当即很没义气地把对方出卖了出去。
    苏长风听完前因后果之后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小子出的主意,否则你就不是在通讯频道里看到我了。”
    方鸻抹了一把冷汗,心想还好,要是让对方找上门来的话,自己少不了要吃一顿胖揍。别看苏长风已经四十多岁,但作为军方的第一代选召者,可没有之后借助星辉装置的选召者那么多限制,要揍他一顿还不是随随便便?
    他暗暗为那位银色维斯兰的公主祈祷了一下,然后就装作乖巧地不作声了。
    苏长风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才看向他道:“所以你和你的那位舰务官小姐的关系?”
    方鸻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他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坚定起来点了一下头。
    苏长风看着这一幕,不由叹了一口气——大约是为了自己女儿的事情而头痛,不过很快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思索了片刻,才开口道:“选召者与原住民之间产生爱慕,甚至是婚姻,过去也不是没有过,但你考虑过了,你们之间身份的差异么?”
    方鸻对此倒是早已考虑周全。
    “选召者与原住民之间最大的隔阂,无非是与辉光装置同调引起的衰退而已,”他胸有成竹地答道,“可我并不是与辉光装置同调进入这个世界的,就和第一代选召者一样,我可以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很长。”
    “很长但也有尽头,”苏长风见他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倒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年纪的男女之间的感情,只是那种冲动而不顾后果的叛逆而已,“而且你在另一个世界中也有亲人,到了辉光同调期之后,想要再往返于两个世界之间就没有这么容易了,你考虑好了么?”
    方鸻回过头去,看着希尔薇德在灯光下一边儿光洁的侧脸,与层层低垂着的睫毛,她睡得很安稳。他再回过头来,点了点头。
    舅舅和舅妈,应该也会支持他的决定的。
    苏长风看他的样子,也点了点头,他沉默了片刻之后道:“也好,说不定未来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方鸻只当这是一句祝愿,也没想太多,但他心中的疑问仍没得到解答,忍不住追问道:“那希尔薇德她的身份……?”
    苏长风忍不住有些好笑:“年轻人追求自己的爱情是他们的自由,难道还要我们首肯不成,《星门宣言》可不管这个。”
    “可是……”
    苏长风摇了摇头,意有所指地答道:“艾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有一些人可能不同意,但他们不同意没有用,因为这要看当事人的意愿,我们支持每个人追求自己的自由,只要不妨碍他人——”
    他笑了一下:“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的那位舰务官小姐是同不同意,这你可得问问她的意思,我们可不能主张包办婚姻。”
    包办婚姻什么的,方鸻听得脸都红了,要放在一些漫画之中,头上或许都冒烟了。
    &nb
    inject()
    sp;但苏长风看着这个年轻人,明白这个话题终归不仅仅是关于爱情的,他这才严肃了起来,一字一顿地开口道:
    “有些事情,如果你认为是正确的,那你就光明正大地去做。这世界上总会有一些公理,人心所向,可能一时为乌云所遮蔽,但人们终归会看得分明——”
    他默默看着这个年轻人,“艾德,我们不会向你承诺什么,甚至也不会主动去做什么,因为这有违于我们的原则。但倘若,有人想不那么光明正大,那么他们也终归会明白,我们并不是什么都不能做——”
    方鸻静静听完,忍不住张了张口。
    直到那一刻,他才有一种放下心来的感觉。
    虽然他早已做好了准备,即便是七海旅团要独自面对这一切,他也不会放弃自己所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但有祖国与自己站在一道的感觉,却是别样令人感动与心安的。
    “可别高兴得太早,”苏长风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不由又想到自己女儿的事情,忍不住想要打击一下这小子,“虽然我给你许了很多空头支票,但拿着这些白条你可兑不了现,归根结底,你还得靠自己。”
    “就像是眼下超竞技联盟所作的事情,你们在坦斯尼尔的海盗行为可是板上的钉钉,我们所能作的也只是不进一步追究而已。虽然我知道你们有苦衷——但除非鲁伯特公主愿意出来为你们作证,否则谁也帮不了你们。”
    方鸻沉默了片刻。
    这些他自然明白,可让鲁伯特公主出来作证是不可能的,否则他们当初还不如不做那些多此一举的事情。
    苏长风看着他,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停了一下,才又说下去:
    “但在这样的局面下,你们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们的影响力越大,超竞技联盟就越不会容许你们在规则之外。”
    “就像Loofah,但他们已不得不容下一个Loofah,只是却不会再犯同样的失误,再让你们成为另一个Loofah。”
    他声音有些淡淡的,“其实还有一件事还要通知你,超竞技联盟与艾尔帕欣工匠总会方面取消了你大陆联赛的参赛资格,工匠总会是迫于王室的压力,而联盟还在运作注销你的工匠资格一事。”
    方鸻闻言不由一怔。
    他下意识闭上了嘴巴,面色也不由沉了下来,虽然自己本来就不打算参加大陆联赛,但不参加,与被取消了资格之间感受还是截然不同的。
    何况联盟方面还在运作让工匠总会注销他的工匠身份,这个消息一时间甚至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
    这不是小事,炼金术士虽然本身只是一个头衔,但这背后却代表着一整个体系的支持。今天艾塔黎亚的魔导技术,并不是靠一两个天才,或是几个小作坊式的摸索而得来的——
    那是无数籍籍无名、并无高职衔的低阶炼金术士们,甚至是工匠学徒与进入这个领域之中最后又黯然离开的普通人们,是堆积在各大工匠协会资料库之下数不清的无用的图纸与设计,与人们所称之为的那些‘废物专利’的一叠叠废纸。
    是数不清无用的思路之中偶尔的闪光点,并由这些点点的星光,所汇聚而成的闪光的河流,它所流经的历史——共同构成了今日魔导技术光芒璀璨的尖塔。
    没有这一切,就如同脱离了大海的海水,与无根的浮萍。
    任由个人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不站在巨人的肩头之上进步。就算他方鸻狂妄到自认为自己是旷古烁今第一人,但也不可能一个人从头爬一遍这个世界的魔导科技树。
    他虽然已经从工匠总会之中学过了许多前人的知识,但与那之后还要学习的相比,那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当然脱离了工匠总会,并不代表着炼金术士生涯就此而止,但之后的路可以想象,会难走百倍千倍。联盟这简直是釜底抽薪,想要直接断绝他未来的可能性——
    方鸻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心想自己何德何能,竟然可以让堂堂国内选召者联盟如此针对。
    当然,其实也不是没有回头的余地。
    之前他在苏菲的引导下去查看过社区上的帖子,大家对于他们在坦斯尼尔的行为将信将疑,只在水军和弗洛尔之裔的小号的带节奏之下,很多人才相信他们真去当了海盗。
    虽然当海盗本身不算什么,若只在选召者之间的话,甚至不算是违背《星门宣言》。事实上有许多活跃在空海之上的私掠者,比如Loofah,专门与各大公会过不去。
    但选择这么一条路,就意味着他们可能放弃了成为职业选手,与未来参加三大顶尖赛事的机会。
    这放在今天第三赛区新人日渐凋敝的背景之下,许多人原本都将他视作未来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免会感到失望与可惜。
    甚至于路人转黑的也不在少数。
    而超竞技联盟也假装宽宏大量地给他们留出了一条路来——在社区置顶的公告中,他们倒是用无不惋惜的语气劝诫七海旅团的众人‘回头是岸’。
    只是方鸻想起那公告时,甚至忍不住有点好笑。
    回头自然是不可能回头的,不管联盟打的什么主意,他可没有轻易向人低头的习惯。
    “其实要注销你的工匠身份也没那么容易,”苏长风看他的神色,安慰了一句:“放心,我们也不会仅仅是看着而已。”
    方鸻点了点头,这他自然是相信的,维护选召者的合法权益,也是星门港的本职工作,不算逾越。
    但超竞技联盟的着力点,应该在他们攻击坦斯尼尔的行为上,联盟与弗洛尔之裔唯一的顾虑,大约是社区之上的舆论压力。
    毕竟圣约山一战之后,社区之上可不只有大公会一个声音。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考虑一下如果工匠协会这条路走不通,自己要怎么在战斗工匠这个职业上继续下去。
    苏长风也考虑到这一点,又道:“退一万步说,其实就算真失去工匠身份,我们军方也不是没有自己的资料库,关于这一点你也不用太过担心。”
    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安慰而已,军方的资料库方鸻也听说过,关于其他战斗职业的可能还算齐全,但魔导技术相关的也能说是聊胜于无而已。
    看到他神色,苏长风就明白自己吹破了牛皮,但他倒一点也不尴尬,只换了一个话题道:“好了,先不说这个。除了你这边的事情之外,我其实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一下,是我们这边的。”
    方鸻不由抬起头来看着对方,自己来到艾塔黎亚已经接近两年,舅舅和舅妈还有表妹目前都在这边,他想不出对方还有什么关于那边的事情要通知自己的。
    但苏长风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
    “黄炳坤死了。”
    ……
inject()

全本小说网(m.xbqug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伊塔之柱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bquge.com

全本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的最新网址: http://www.xbquge.com/ 域名非常好记。第一时间阅读 《伊塔之柱》的最新章节
您可以在阅读中使用键盘“左右键[← →]”快捷翻页,按“回车键[←Enter]”直接返回章节目录.返回顶部

喜欢看伊塔之柱也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