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小情诗

522,果果,这座城市风大,不要总是晚回家

    林城靠海,也就显得深秋的雨夜特别寒冷。

    晚上十点钟,过来拜别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只剩下林南城的人守着宋果和关媚。

    林南城以宋果丈夫的身份,送走了最后一批过来拜别的客人,驱车回来的时候,便远远的透过那扇巨型落地窗玻璃,看见了站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宋果。

    高大的男人迈开长腿下了车,站在雨中,盯着看了几秒种后,才收回视线。

    然后绕过车头,弯腰拎起副驾驶座上还在冒着热气的白粥和小菜,就朝着灵堂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门口,两个一直守在那里的保镖赶紧打开灵堂的门。

    他迈着阔步走进去,就目不斜视的朝着落地窗边的女人走了过去。

    可能是夜太深了,又太静了,即便陷入回忆无法自拔的女人,也听到了那道属于男人的沉稳脚步声,然后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扭过头朝着声源看了过去。

    林南城走过来的时候没有撑伞,雨滴落在他的肩头上,氤氲出一大片色的水渍和褶皱,可这并没有增添他的狼狈,反而看起来更加的性感和魅惑。

    他拎起手中的清粥和小菜,在她的眼前晃了晃,“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过来吃点。”

    “我吃不下……”

    “多少吃一点,接下来还要忙几天,你没有体力怎么坚持到给萧老先生风光下葬?”

    话落,男人的铁臂就环上了女人纤细的腰身,“听话,吃完我开车送你回去休息,今晚我替你守灵。”

    宋果听到他的话,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好几秒钟以后才轻轻缓缓的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我们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让你替我守灵太不像话了。”

    “男女朋友?谁家没结婚的女朋友会十几岁就给男朋友生孩子?”

    他低下头,薄唇凑近她小巧好看的耳廓,“孩子都生过了,你说我们只是男女朋友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况且这一整天我都是以你的丈夫自居,也没见你跟我客气,或是反对,怎么到了晚上就开始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了?嗯?”

    他搂着她的臂膀用了很大的力量,她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从他的包围圈里挣扎出来,便抬眸嗔怒道,“林南城,这是两回事儿,要是没有你,我外公的葬礼也不会这么风光,可你……可你实在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

    “我虽然长了一张为镜头而生的演员脸,是不是就必须做演员做的事情?我以你的丈夫自居,忙里忙外,就是为了做给别人看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几乎低淡的没有任何温度,“宋果,我看起来就那么会演戏吗?嗯?”

    “你知道……”她皱了皱眉好看的秀眉,“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抱歉,我不知道。”

    林南城剑眉微蹙,拥着怀里的小女人,一路走向站在灵位前的关媚。

    关媚年岁大了,耳朵不像年轻时那么灵敏,等到两人一轻一重的脚步声临近了才听到,便赶紧抬手擦掉脸上的泪,回头看向身后的那对仿佛天造地设的璧人。

    林南城拥着宋果走过来,将手里的清粥和小菜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随后看向关媚温声说道,“外婆,我回来的时候买了点清粥和小菜,您和果果都来吃一点,然后我派人送你们回去休息,今晚我自己在这守灵就可以了。”

    关媚听到林南城有条不紊的安排,先是一愣,随后淡笑着说道,“谢谢你啊林先生,年纪大了确实喜欢吃清粥小菜。”

    她小步走过去,随后又说了一句,“至于守灵……”

    她顿了顿,抬眸看向了宋果身旁高大挺拔的林南城,“你还是和小果一块回去吧,我陪他的时间不多了,一分一秒都不想错过。”

    萧素躺在鲜花围绕的停尸台上,一张变得惨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有一片安详,能看得出来他走得时候并不痛苦。

    可这么大的房子要是只留下自己,应该会很孤单。

    她不想走,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

    林南城早就猜到关媚会拒绝,所以并没有露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只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好吧,既然您坚持,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一会儿吃完东西,我只送果果一个人回去。”

    关媚低声道谢,“谢谢林先生这么为我们着想。”

    林南城依旧温淡的笑着,“外婆,您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还有,以后叫我的名字就可以,我的家人都这么叫我。”

    关媚也跟着笑了笑,“好,我记下了。”

    宋果在听到两人的对话,完全把自己摒除在外,好像今晚的事情,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时,便蹙起眉头问道,“外婆,您怎么能……怎么能同意让他私自决定我的事情啊?”

    关媚坐在桌旁,语调温淡的像是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干嘛要拉上我?还有啊,以后你们小两口怎么过日子,我可不干涉。”

    宋果白皙的脸迅速红成一片,并狠狠的跺了跺脚,“外婆……”

    林南城拥着她坐在关媚的身旁,低声说道,“快点吃东西,然后我送你回去,你的身体禁不起整夜整夜的折腾。”

    宋果生气的皱眉,“那也不用你管。”

    “快点吃,别逼我亲自喂你。”

    “林南城,你……”

    宋果气得瞪大眼睛,却在看到关媚微微暧昧的神色时低下了头,语气也缓和了不少,“我也想留下来多陪陪外公……”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前提是你必须有足够的体力完成这些,我答应你,明天早上会早点去接你。”

    这番话下来,宋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拒绝的话才会显得不那么牵强,憋了半天,只能无奈的点头。

    林南城见宋果和关媚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就买了三人份量的宵夜,打算让她们多吃一些。

    起初并没有一起吃的打算,就站在桌边看着她们吃。

    宋果刚舀起一勺粥喂到嘴边,就皱眉看向了杵在桌子边的林南城,“你怎么不吃啊?”

    “我不饿。”

    “这么多我和外婆吃不了,一起吃吧。”

    林南城摇摇头,“你吃吧,我去外面抽根烟。”

    话落,就转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刚刚走出两步,垂在身侧的大手就被女人伸过来的小手抓握住,并急急的说道,“一起吃点吧,你胃不好,又要熬夜。”

    林南城低头看了一眼她白皙纤细的小手,“这些年,我早就已经习惯忙起来不吃东西了,再说我一个大男人不比你们女人,熬这几夜没事儿的,赶紧去吃吧,一会儿该凉了。”

    “林南城,你能不能听点话?”

    她皱眉看着他那张刀削斧凿的俊脸,“跟我一起去吃,或者我留下来陪你,二选一,你选吧。”

    林南城拗不过她,就跟着她走回来,把剩下的那一碗粥都喝掉了。

    男人吃东西快,已经吃完又出去抽了根烟回来,宋果和关媚才解决自己碗里的粥。

    不是细嚼慢咽,而是在强迫自己往下咽。

    就像林南城说得那样,没有体力根本就不能坚持到把外公风光的下葬,所以她和外婆都在咬牙坚持。

    吃完东西,关媚就回到灵位旁继续守着,林南城把桌子上的残羹剩饭收拾好,扔到垃圾桶里,就牵着宋果的手走了出去,没有和关媚打招呼说再见。

    或许这种时刻,关媚最需要的就是无言的安静,享受萧肃入殓火化前的每一分每一秒。

    外面还在下着雨,到了灵堂门口,保镖就小跑着过来递给林南城一把双人黑伞。

    林南城接过来递到宋果的手里,随后脱下身上的西服外套罩在了女人的娇小的身体上,驱赶着宋果身上的寒冷。

    宋果正出神想着事情,连自己被冻得瑟瑟发抖都不知道,突然被带着体温的外套吓了一跳。

    她赶紧抬眸看向身边的高大男人,想说什么,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果果,这座城市风大,不要总是晚回家。”

    宋果抿了抿红唇,就伸出一双小手拉紧了身上宽大的西服外套,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包裹在这里面,好像只有这样才会感觉到活着的温度。

    男人的健硕长臂搂住宋果不盈一握的腰身,朝着停车坪的黑色宾利车子走了过去,伞外狂风暴雨,伞内一片旖旎。

    ……

    林南城以宋果的丈夫自居帮萧肃处理后事的事情,一下子成了林城最火热的话题中心,接连几天都占据微博热搜榜前十的位置。

    林家人出于对死者的礼貌和尊敬,在吊唁期间未发一言,始终保持缄默。

    而这种态度也让林南城和宋果之间的感情,和各种甚嚣尘上的绯闻,显得更加的扑朔迷离。

    萧肃火化下葬的这天,林城下了深秋以来最大的一场雨,林南城依然和前几天一样,把各种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这给了宋果很多跟萧肃告别的时间。

    关媚接连熬了几天,除了精神有些不济外,其他看起来都很好,甚至在送萧肃最后这程的时候,还让宋果专门给她化了妆,她说她不想让萧肃看见她形容枯槁的样子,那样配不上他。

    雨很大,大到几乎看不见对面的人事物。

    宋果撑着黑伞站在坟坑前,憋忍了几天的眼泪,终于像是决堤的海般,夺眶而出。

    关媚站在宋果的身边,一滴眼泪都没掉,她知道萧肃不喜欢她掉眼泪,在最后送别的这一刻,她也选择坚强的隐忍,不让他走的不痛快。

    在棺木放进坟坑,周围工作人员把土填埋以后,关媚才敢让自己晃了晃,宋果赶紧走过去扶她,却看到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还能挺。

    林南城送走冒雨赶来为萧肃饯别的亲朋好友后,就吩咐人把关媚送回了南城别墅,自己则无言的陪在宋果的身边,直到她哭累了转头看向他,他才走过去,把她拥在自己宽大的胸膛前,一遍又一遍的安慰。

    宋果很喜欢他的体温和拥抱,很久很久才哽咽着说了一句,“林南城,我没有外公了,我再也没有疼我的外公了。”

    她从小没妈疼,没爸疼,记忆中只有外公外婆,却还是这么猝不及防的失去了一个。

    而她更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关媚也会离她而去,到那个时候,她就真真正正的成了一个没妈没爸没有外公外婆疼的孤儿了。

    “别哭果果,你还有我。”

    “你也会走,我知道你们大家都会走,我就是一个不应该被生下来的克星,克死了妈妈,克走了爸爸,这次又克走了外公……”

    显然此时的宋果已经失去了理智,失去了关媚在的时候,那些强撑下来的理智。

    此时的她是一个失去了亲人的小女人,她在用痛哭表达她的伤心和绝望,而他能做的,似乎只有陪伴。

    “嘘嘘嘘,别这么说,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你知不知道,对我来说,你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无人可以替代。”

    伞内的两人紧紧相拥,伞外是瓢泼落下的大雨,她埋在男人的胸膛前,听着他的心跳声,和落在伞顶的雨声,一时脆弱的像是个小孩子,只知道用哭解决一切。

    而此时此刻,也唯有痛哭才能让她好过一些。

    林南城一直安慰着,直到她彻底哭累了,才抱着她离开墓园。

    上了车子后,宋果就一直偏头看着窗外的大雨,直到车子停在南城别墅的停车坪上,才转过头,低低淡淡的问了男人一句,“我脸上的痕迹明显吗?外婆能看出来吗?”

    “能,这么漂亮的眼睛,现在肿的像核桃。”

    “啊……”宋果惊讶过后,赶紧伸出双手去捂眼睛,“那怎么办?”

    林南城见她惊慌失措的厉害,便凑过来,用那双深黑如夜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直到她受不了想要推开他,他才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过……依然很美,美得让我动心。”

    “林南城,你就不能正经一点?不要这么油腔滑调巧舌如簧的?我现在肯定难看的要死,你却睁眼说瞎话,谁信呢?”

    林南城笑了笑,薄唇一点一点的靠近她的红唇,“不信的话……我们做个试验?”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跟你做实验,你让开点,我要下车了。”

    林南城还是笑,“不做试验也可以,跟我去个地方,我就放过你。”

    宋果知道以她现在这个样子走进别墅里面,就只会让关媚担心,完全起不到任何安慰她老人家的作用,反而让她不敢流露出任何关于伤心的情绪。

    可外公走了,外婆才是最难过的那一个,她不想外婆因为顾虑她,而不敢伤心难过,甚至连哭都要找个没人的地方。

    如果给外婆更多更大的空间,能让她更好更快的走出外公去世所带给她的阴影,那么她能做的,就只有最大限度的给她独处和自由。

    “去……去哪里啊?”

    林南城拉下她覆盖在脸上的那双手,淡淡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话落,高大的男人就启动汽车引擎,车子一路朝着山脚下的城市灯火驶去,仿佛漫画里才会有的大雨凄迷的场景。

    ……

    林南城说的地方,是林城地标性的建筑物,叫做玫瑰塔。

    玫瑰塔的外形酷似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但又不完全一样,至少坐着直升飞机从空中向下俯看的时候,是类似于长桔梗玫瑰的形状。

    听林南城说,这座玫瑰塔是一个华裔富商筹巨资为‘未来妻子’修建的,已经修建了七年,最近才完工,并揭下了裹在外面的那层神秘面纱,让所有的林城民众目睹了林城这座新的地标建筑的风采。

    宋果最喜欢的花,就是长桔梗玫瑰花,而这些天都在忙着和他和好分手分手和好,根本没时间去注意外面的世界的变化。

    可当她和林南城坐着直升飞机,向下俯看这座地标性的建筑物时,除了感慨人类建筑学的伟大,也在感慨这位华裔富商对‘未来妻子’的深情。

    毕竟‘未来妻子’只等于女朋友,谁会在谈恋爱的时候,为对方斥巨资打造一个巨大的建筑物作为恋爱的纪念?

    没有人可以做到,至少她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听过谁能做到这样深情。

    林南城看她盯着建筑物看,便笑着问道,“果果,你喜欢吗?”

    宋果点头,“当然喜欢。”

    “我们去里面坐坐吧,里面你可能会更喜欢。”

    宋果听到他的话,转头看了他一眼,“你来过这里?”

    林南城点了点头,“来过。”

    宋果挑了挑好看的秀眉,突然问道,“林南城,这个建筑物不会是顾西沉或是傅奕怀建的吧?”

    顾西沉和傅奕怀都有海外投资的经历,而且也算得上海归,另外,林南城身边的男人除了顾西沉和傅奕怀没有结婚外,大多数都结婚了,用排除法的话,她很容易就联想到了这两个人。

    林南城摇了摇头,“不是。”

    宋果听后,失望的垂下眼睑,“说实话,你没对我说答案之前,我还以为真的以为是我身边人发生的浪漫事情呢。”

    “你很失望?”

    “没有啊,就是不敢想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深情的男人,如果是我认识的男人,可能会觉得更惊喜一点。”

    “放心,我只会让你更惊喜。”

    说这句话的时候,直升飞机已经停在了天台的停机坪上,两人撑着伞,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顶楼的餐厅里面。

    今天虽然下着大雨,但像这种高级别的餐厅,尤其是刚开业的高级别餐厅,应该不缺来用餐的人,可现在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宋果只能想到一种可能,就是林南城包了场。

    这样的餐厅包下来,大概要花不少钱吧?

    她们宋家虽然也算得上林城的富商之家,但相比林家的富贵,还是差得太多,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从这扇窗往下看,几乎能将林城的风景尽收眼中,甚至还能看见半山腰上的富人区,是全市最佳的观景点,当然……也是表白的最佳位置。”

    宋果假装没有听明白他的话,看着他问,“表白吗?”

    林南城点了点头,就伸出右手打了一个响指,下一秒钟,就有服务员端着菜品走了出来。

    等到她爱吃的菜端上来后,所有的服务员又有序的退下,然后餐厅里所有的灯光尽数熄灭,换成了蜡烛照明,渲染的气氛犹如电视剧里才会看见的场景。

    宋果还没有从氛围变化的惊讶中回过神来,就见上一秒还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下一秒就屈膝跪地,并拿出一个戒指绒盒,里面摆放着一颗巨大的钻石,面朝着她诚恳的说道,“宋果,嫁给我吧!”

    宋果心跳加快,整个人不敢置信的看向单膝跪地的男人,半晌才说了一句,“林南城,你这是干什么啊?”

    “果果,没看出来吗?我在向你求婚。”

    “我外公才刚刚去世,现在谈论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林南城低淡的嗓音,环绕在她的耳边,“你外公在世的时候,比谁都希望你找到一个好归宿,很显然,我就是你最好的归宿。”

    “那……”

    “别想逃避,告诉我你的答案。”

    林南城完全不给她推脱或是迟疑的时间,这种时候,他只有紧紧的逼迫她,才能让她下定决心嫁给他。

    宋果抿了抿红唇,“你先站起来好不好?”

    “不好,回答我的问题。”

    宋果原本以为惊喜就这么多,却没想到餐厅里的隐形摄像机把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并投放到了玫瑰塔对面的摩天大楼的屏幕上,而且是全城直播。

    也就是说,林南城的求婚,是全城直播的求婚。

    当林南城跪地将近五分钟后,宋果终于受不了对面大屏幕上显示的弹幕,和全城人关注的压力,接下了他手中的戒指绒盒。

    高大的男人站起身,并拿出绒盒里的戒指戴到了女人的手上,在拥抱的那一刻,宋果小声的嗔怒道,“林南城,你谋划这个谋划多久了?不会一会儿还有什么惊喜吧?”

    虽然她很想说成是惊吓,但是又怕他当众做出什么举动出来,所以忍了又忍还是把惊吓改成了惊喜。

    “有,你想听吗?”

    “我要是说选择回家再听,你不会不高兴吧?”

    现在的宋果尽量温声细语的哄着他,直到他们走出这栋建筑物,她才敢发作,不然她什么都不敢做,甚至连大声说话都变成了奢侈的事情。

    “不会,但多少会有点失望。”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