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小情诗

523,林南城,你骗我,你骗我……

    窗外凄迷的大雨仿佛要淹没这座城市般,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模糊成一片的霓虹灯影,还有他们一高一矮映在大屏幕上的朦胧倒影。

    她就这么乖乖呆在他的怀里很久,久到身体都开始僵硬了,才低低淡淡的说了一句,“林南城,直播应该结束了吧?我们……我们回家吧!”

    林南城蹙了蹙好看的剑眉,“没有结束,因为还有惊喜。”

    “可是……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有什么话我们回家私下说不好吗?”

    她和他从出生的那刻起,就注定不一样。

    他是林家身份尊贵的大少爷,更是林家新一代的掌舵人,就连成为林城落魄豪门的那几年,依旧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睥睨众生的人。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云泥之别。

    她太清楚他想给她的高调,她虽然喜欢,但这份高调总是莫名其妙会让她产生不安的情绪,类似于自知之明的崩塌。

    因为明知道拥有他的关心和宠爱,会与全世界为敌,但她宁愿站在他的身边,接受全世界的敌意。

    欲罢不能的诱惑,真的很可怕。

    林南城放开她,那双如夜般深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宋果,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林南城的女人,会让你觉得很为难?或是有负担吗?为什么总想着要逃走?嗯?”

    “我……我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宋果咬了咬红唇,语调温淡的像是水,“害怕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害怕,害怕站的越高,摔得越狠……”

    他淡淡的开口,声音低沉,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可是果果……”

    “我喜欢你就够了。”

    全世界都反对那又怎么样?只要他爱她喜欢她,那对她来说就是全世界,又何必去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眼光和流言?

    “林南城,我和你不一样。”

    “果果,你和我一样。”

    他垂在身侧的大手抚上她的脸颊,声音愈发的低沉魅惑,“一样的喜欢为难自己,一样的……不安焦虑,相信我,做这一切我比你更不安更焦虑,因为我承受的要比你多得多。”

    这份恋情的轰动式效应,可能对她来说只是多了一些蜚短流长,闲言碎语,但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毁灭性的逆转?

    他要承受的不仅仅是那些耳食之言,还要承受家人朋友甚至是商业伙伴的质疑,因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成就,明明可以选择一个富家千金,或是上流名媛,却偏偏选择了一个不堪的私生女。

    甚至是一个一直都不被宋家承认的私生女。

    “我知道,我知道这段感情你付出的并不比我少……”

    “果果,你听我把话说完。”

    林南城开始变得咄咄逼人,他再次开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锥子扎进她的心,“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今晚吗?因为今晚的你身体和心灵都是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时候,我除了私心想霸占你难过时的每一分每一秒,让你日后无数遍回忆萧老先生走的这夜,还会无数遍的回忆到我外……”

    “更多的是不想让你再无休无止的逃避下去,甚至逼迫你答应我的追求,答应嫁给我。”

    他缓了缓,接着又笑着说道,“果果,你知道吗?这座玫瑰塔,就是我为你建造的,从我们发生关系的那夜后,我就开着手建这座塔,你难道不觉得她跟你脚踝上纹的那朵玫瑰花很像吗?”

    “怎么……怎么可能?”

    宋果不敢置信的摇着头,“林南城,你别为了骗我感动就编谎话来糊弄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你可以去看看这座塔的建成碑文,上面的建造时间就是七年前的11月27日,是我们发生关系那晚之后的一个月。”

    “林南城,你骗我,那个时候你又不爱我,为什么要建这座塔?”

    “那个时候我不爱你,但也不代表我爱着别人。”

    实际上,他为了让自己变成林家最优秀的继承人,一直忙着学业和工作,根本没有时间接触女人谈恋爱,温暖是他的青梅竹马,他一直把两人之间的陪伴当成爱情,可直到他和宋果发生关系后,他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绵延入骨的毒药。

    是的,宋果就是那味毒药。

    他和她发生关系的那件事情能那么快被媒体曝光,和他的推波助澜有很大的关系,没有错,他就是想借媒体的手把她找出来。

    没想到这么一找,就是五年。

    她在国外的那几年,属于完全的销声匿迹,而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会越让人心痒难耐。

    他和温暖分手后,一直用工作麻痹自己,可午夜梦回他梦到的人却全是宋果。

    她在他身下玩转承欢的样子,她嫣红的唇凑过来亲吻他的样子,她柔软的双臂环吊在他的勃颈上,求他轻一点的样子……

    每一个样子,都像是烙印在他的脑海和心间,让他像是中毒一样,不停的寻找她,寻找解药。

    “林南城,你骗我,你骗我……”

    她伸手推开他,用力的摇着头,“我不相信你的话,我要离开这。”

    林南城几个大步走近她,声音更加的低淡魅惑,仿佛窗外凄迷的大雨,只要开口,就能将人淹没一般,“果果,我一直都在找机会说这件事情,但又怕你觉得我是个骗子,现在全城直播,如果我是个骗子,绝对做不到这样。”

    “我爱你,从那晚开始。”

    爱情是不是只需要一个眼神,或是一个亲吻,又或是一夜缠绵的时间?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深爱。

    宋果那双仿佛倒映着星辰大海的眼睛泛着水雾,却满满的都是他的倒影,“林南城,你在骗我对不对?”

    他的双手捧住她的脸,“不是,我真的很爱你。”

    话落,就吻上了那双颤抖不已的红唇。

    宋果鼻端被男人突然靠近的荷尔蒙气息填满,她皱眉想要躲开,却换来男人更加粗暴的对待,直到他吻够了,才让工作人员把周围的隐形摄像机撤掉。

    宋果满脸都是泪,不知道是因为他说的深爱,还是因为他的霸道觉得委屈。

    男人叹息了一声,温热的大手很轻柔的揩掉她脸上有些灼人的眼泪,“别哭了,该不漂亮了,嗯?”

    宋果瞪着他,“情人眼里不是出西施吗?我怎么会不漂亮?”

    男人低低的笑了笑,“对,你最漂亮。”

    说着,他就伸出手,想要把她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却被她伸手拍掉,“林南城,用这么大的阵仗表白,你就不怕引起他人不适吗?”

    “谁会不适?你吗?”

    宋果咬了咬红唇,“我……我万一太激动晕过去怎么办?”

    “你要是只有那点出息的话,我还会中你的毒吗?”

    “什么毒?”

    男人又笑了笑,“傻样,当然是喜欢你的毒。”

    “喜欢我为什么是中毒?”

    “楼上有房间,我们去那里好好讨论一下我喜欢你为什么是中毒好不好?”

    宋果皱了皱眉,“林南城,你别耍流氓。”

    “我没想耍流氓,不过……你看看外面,直升机已经飞走了,我没开车过来,风雨又这么大,根本打不到车,除了在这住一晚,你难道还有更好的想法?”

    宋果随着男人的视线,看向氤氲了一层水雾的窗玻璃外。

    如他所说,那架直升机已经飞走了,雨势很大,大到可以模糊视线,根本看不清对面的人事物,这样的天气没开车的话,在林城是很难打到车的。

    她收回视线,有些迟疑,“可是……”

    “可是什么?”

    她缓缓的低下头,一字一句的说道,“外公刚走,我想陪在外婆身边,还有……还有就是这种日子,我没有心情陪你做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是哪种事情?”

    宋果霍地抬起头,一双星眸狠狠的瞪着他,“林南城,你能不能不要明知故问?”

    “是你思想不单纯,还不允许别人把话问清楚?”

    男人伸手撩起一缕垂落在她肩头的长发,声音磁性又温沉,很像他们在床上做那种事情时才会有的语调,“我说今晚在这住一夜,并没有说跟你做那种事情,还是说……你比我更期待发生那种事情?”

    宋果白皙精致的脸迅速变成绯红的颜色,躲开他意味深长的眸光,“总之……总之你不许胡来。”

    “好,都听林太太的。”

    宋果的脸更红了,“林南城,我都让你别瞎说话了,你怎么还瞎说!”

    “我瞎说什么了?给我生过孩子,又当着所有林城人的面套上了我林南城递过去的求婚戒指,你还想反悔抵赖吗?”

    “那……现在叫太太也太早了点,我们还没结婚呢?”

    男人缓缓的摇了摇头,声音含笑的问道,“那我该怎么叫你?果果呢我叫腻了,林太太你又不让叫,不然,我叫你甜心,或是宝贝儿……”

    “哎呀,就叫果果不是挺好听的嘛!”

    “行,让我继续叫你果果可以,但你得叫我老公。”他笑了笑,薄唇凑近她的耳边,“现在就叫。”

    宋果太清楚这个男人的恶趣味,知道如果不满足他的恶趣味,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就退而求其次的说道,“我没这么叫过,不习惯叫,能不能换别的?”

    “可以啊!”

    男人点了点头,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那就换你叫我宝贝,现在就叫。”

    她咽了咽口水,在她看来,宝贝比老公更难叫出口好不好?

    “想叫哪个?快点。”

    宋果抿了抿好看的红唇,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不能再换一个吗?”

    “我已经给你两个选项让你二选一了,你还想怎么换?”

    宋果艰难的张开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只说了一句,“林南城,我饿了,想吃你做的葱花鸡蛋面了。”

    “叫完才给做。”

    “你先去做,晚上我在叫……”

    林南城那张过分英俊的脸迅速的靠近她巴掌大的小脸,“可我觉得现在叫比睡觉的时候叫,更让我有幸福的感觉。”

    “你那是理由吗?”

    “当然。”

    实在躲不过了,宋果只好开口叫了一声,“老……老公……”

    “大点声,没听见。”

    “老公……”

    “再大点声。”

    宋果皱了皱眉,知道他是故意的,便又放大音量叫了一声,“老公。”

    “嗯,再叫一遍。”

    宋果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林南城,你别太得寸进尺。”

    “宋果,我觉得你再叫一遍,今晚可能会好过一点,你觉得呢?”

    宋果深吸了一口气,又大叫了一声,“老公。”

    “嗯,以后只许叫我老公。”

    他伸手将身前的小女人拥到怀里,然后淡淡说道,“你知道吗?你叫我老公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在我身下的样子,就像现在,我真的很想死在你的身上。”

    他突然说这种带着荤调的情话,却让她还有些空荡的心瞬间被填满,没有错,她虽然觉得他很难缠,甚至带着足以让人恼火的恶趣味,但她还是很爱他,很爱很爱他。

    都说人有千面,而他的每一面,她都喜欢。

    “你就不能正经点?”

    “不能!”

    宋果叹息了一声,“那你到底要不要去给我做面,我饿了。”

    “做,现在就去做。”

    话落,就放开了环抱她的双臂,把她拥到了那个最佳观景点,并看着她坐下,才低淡的说了一句,“坐在这里等我几分钟,很快就好。”

    男人离开的脚步声,吸引了女人的视线,她偏头看过去,看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逆着灯影缓缓的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后,她才收回视线,看向右手上那枚硕大的钻戒。

    她虽然不懂珠宝钻石,但她知道,这颗钻戒是钻石大师佛洛依德的作品,全球只有这么一颗,市价难以估计。

    虽然今晚的一切梦幻的好像不真实,但已经够她回忆一辈子。

    ……

    萧肃去世一周后,林南城载着宋果和关媚到陵园祭奠,晚上才一起回到南城别墅。

    关媚这些年和萧肃在疗养院独居惯了,突然回到城市里生活,显得处处不适应,还好林南城很贴心,休息日或是工作不忙的时候,会抽出很多时间陪关媚,这让关媚很快就适应了城里的生活,笑容也逐渐变多了。

    宋果在过了最初那些混乱的日子后,开始忙着投简历,出去找工作。

    她不想让林南城一直养着她,更不想做一个被时代淘汰的人,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拖林南城的后腿,因为她知道他跟家里最近闹得很不愉快,可想而知,就是因为他那场堪称世纪经典的求婚。

    既然不想拖他的后腿,又想自己变得优秀,足以跟他并肩,那么出去工作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毕竟她的年龄已经到了适婚适孕的年龄,很多工作单位对女性的要求很苛刻,都怕她入职没有多久就结婚生孩子,这样会对公司间接造成很多的损失,所以很多简历也就石沉大海。

    偶尔呢也会有几家公司联系她去面试,却在知道她是林南城的未婚妻后,又都望而却步,直言得罪不起。

    以至于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累得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也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

    这晚林南城回来的很早,她面试完最后一家公司回到南城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了。

    关媚和林南城聊天聊累了,已经回楼上休息了,林南城则是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杂志,一边等着宋果回来。

    宋果驱车回来,远远的就看见客厅里亮着灯光,她深吸了一口气,又调整了一下衣衫和脸上的表情,才按下密码锁走进去。

    听到密码按键的声音,林南城就放下手中的杂志,起身走到了门口去迎接她。

    宋果打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边的高大男人,她迟疑了两秒钟,淡淡问道,“你今晚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

    “工作进入阶段性的收尾,这几天可能都会有点闲。”

    林南城很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手包和文件包,又伸手接过她OL风的外套,然后低声问道,“今天面试的怎么样?”

    宋果听到以后摇了摇头,“不怎么样,门槛要不是太高,要不是就太低,没有太适合我的!”

    “那就听我的提议,来我的公司上班吧。”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跟她这么提议了,可她不愿意被别人看成软柿子,只能顺着裙带关系往上爬,她想做强者,不管是生活上还是事业上,她都要做强者。

    宋果犹豫了两秒钟后,还是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自己找。”

    “果果,你应该很清楚,在林城的话,我的公司才是你大展拳脚的地方,我知道你拒绝我只是因为我和你的关系,但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强者,那第一件事情,就是应该把别人的嗤之以鼻和异样眼光,转换成让他们打脸的强者能力。”

    他将手中的手包和文件包放在鞋柜上,又将她OL风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随后拉着她走向客厅的沙发处,让累了一天的她坐下听他说话。

    “果果,你的顾虑我很明白,但有一件事情我想让你清楚,有些人生来就高人一等,这是老天给你的,你除了端着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相信我,你有那个能力。”

    宋果明白林南城的意思,但明白归明白,让她踏出那一步,还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毕竟像他说的,有些人生来就不一样,她和他必须做到一样,才能长长久久的在一起。

    “我考虑一下吧!”

    她终于松了口,这让林南城悬着一颗心多少放下来了一些。

    见她面色疲惫,一副累极了的样子,男人便温声开口问道,“晚饭吃了吗?”

    “算吃了吧!”

    “什么叫算吃了?那到底是吃还是没吃。”

    宋果转头看向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好一会儿才缓缓的摇了摇头,“没吃,只吃了一块小蛋糕,现在饿了。”

    男人听到她的话,眉心狠狠的皱起,“怎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想吃什么?我去做。”

    “有食材吗?我想吃火锅了。”

    男人揉了揉她的发顶,“有,你上楼洗澡换衣服吧,我去准备。”

    说完,男人就离开了沙发,走向了厨房的方向。

    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居然满脸都是泪,她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天奔波受了委屈,还是夜里总是有一盏灯一个人等她,告诉她外面世界再大,也要记得回家。

    宋果坐在那里矫情了好一会儿,才起身上楼洗澡换衣服。

    大概半个小时后,宋果才换好衣服下楼,而男人已经把火锅的材料准备好,正一点一点的放着食材。

    听到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男人缓缓的抬头看过去,见她头发没有吹干,眉心瞬间蹙了起来,“头发怎么不吹干就下楼了?”

    “我饿了,着急吃东西,就给忘了!”

    宋果不喜欢吹头发,很多的时候都是林南城给她吹,他没在家,或是没发现的时候,她能躲就躲,能不吹就不吹,今晚是真饿了,就算他在也懒得吹了。

    宋果缓步的走过来,看着桌子上的火锅冒着沸腾的热气,便笑着问道,“好了吗?”

    “好了,过来吃吧。”

    男人把碗筷递给她后,就转身去了一楼的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把吹风机,随后她一边吃着,他一边给吹着。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直到男人的手心感觉不少湿润时,才关掉吹风机,并拉开餐椅坐在了她的身边。

    宋果真的饿了,吃的有些急,不像平时那么细嚼慢咽,在看到他探过来的目光时,赶紧抽过一张纸擦了擦唇角,“怎么那样看着我?我的唇角有东西吗?”

    “有!”

    宋果听到他的话,赶紧又抽过来一张纸擦了擦唇角,刚要问他还有没有脏东西时,男人的吻就落了下来。

    她懵了一懵,还没等挣扎推他,男人就结束了这个类似于蜻蜓点水般的吻,最后还给了一句评价,“嗯,香辣味的。”

    女人的脸因为他的话,迅速变成了绯红的颜色,她皱了皱眉,嗔怒道,“谁吃火锅的时候唇还是香的啊?”

    “我也没说不香啊,不然我再尝一尝……”

    说着,男人又凑了过来,却被女人轻轻的推了回去,“你也去拿双筷子陪我吃一会儿!”

    “我吃晚饭了。”

    她朝他眨了眨眼睛,“可我自己吃好孤单,你再陪我吃一点好不好?”

    男人看着面前这张美丽的脸,笑着说道,“跟谁学的这么会撒娇了?嗯?”

    “这还用学吗?女人天生就会撒娇啊!”

    男人眉心又跳了跳,“是吗?那再撒一回我看看。”

    “你到底陪不陪我吃?”

    “陪,我们家今后的路线就是跟着老婆走,吃喝全都有。”

    宋果瞪了他一眼,“贫嘴。”

    男人笑了笑,随后就起身去碗橱拿了碗筷,随后坐在她的身边,有一筷没一筷的吃着。

    宋果的饭量小,虽然很饿,但没吃多点就吃饱了,男人见她放下筷子,便柔声问道,“就吃那么点?还没有小猫吃的多。”

    “我吃了很多了,再说女人这么晚都怕胖,哪有吃宵夜的?我已经算是女人当中的奇葩了,还敢吃宵夜。”

    男人挑了挑剑眉,“你又不胖,怕什么胖?”

    “不行,就是因为不胖才要控制体重,等到我胖起来你就容易……”

    说到这里,宋果突然噤了声,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林南城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随便猜道,“我怎么样?容易变心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猜的啊!”

    林南城低低的笑了两声,“男人虽然是视觉动物,但对自己的女人都格外宽容,你不用这么担心啊!”

    “谁担心了?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男人突然凑近她小巧精致的脸,在离她的唇只有两三公分的距离时停下,“真的?”

    女人点了点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真的啊!”

    “那好吧,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女人见他故意吊她胃口,就来了脾气,“那你就把你的惊喜留着吧,我才不需要。”

    话落,就站起身打算离开,却被男人伸手拉了回来,“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呀,真的很抱歉呢,我的话说完了,现在只想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现在就说,不卖关了了。”

    女人听到他这么说,才不情不愿的重新坐回来。

    她瞥了他一眼,随后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说吧,我听着呢。”

    “过几天嫣儿和傅青山会回林家老宅商量结婚的事情,我们也一起回去跟长辈说下结婚的事情,你答应我求婚的事情在林城闹得那么轰动,不宜拖得太久……”

    后面的话林南城虽然没说,但她能也能猜个一二出来。

    半个月前的那场求婚,几乎轰动了整个林城,林家事后没有做出任何表态,就像这件事情完全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样,这是一种消极的回应,当然也代表了他们的态度。

    现在很多人都说宋果没有那么容易嫁进林家,甚至比当时议论他求婚时的人还要多,还要恶毒。

    他本来想等一等,等到她适应了这一切再做打算,但现在看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毕竟他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尤其在她的事情上,他就更没有耐心了。

    早一点把她娶进家门,他也早一天舒心,不用再这么提心吊胆的,生怕她会对他失去信心,被别人拐跑了。

    “啊,为什么这么突然啊?”

    宋果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能再往后拖一拖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果果,早晚都要面对,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区别?”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宋果还是显得焦躁不安,她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对。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低声问道,“林南城,他们会不会讨厌我讨厌的直接把我赶出去啊?”

    “不会的,他们会爱屋及乌。”

    宋果有些怀疑,毕竟他是他们捧在手心里疼的孩子,怎么可能在讨厌她的情况下还笑脸相迎?

    “别担心,一切有我。”

    女人听到他的话,笑着点头,“嗯!”

    ……

    这一夜无梦,宋果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日晒三竿。

    她遮住眼睛,适应了一会儿从窗帘缝隙映射进来的太阳后,才掀开被子下床洗漱。

    不知道是最近换了牙膏品牌,还是朱嫂做东西太油腻,她在刷牙和吃早饭的时候,总是会有呕吐的感觉。

    她不是无知小姑娘,知道月经推迟,再加上这种异常的反应很有可能是怀孕了。

    她虽然觉得这个时候怀孕不是好时机,但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她又舍不得打掉,或者更准确点说,只要是跟他沾边的东西,无论是电影票,还是超市的购物小票,她都不舍得扔掉,更何况是他的孩子。

    她虽然这样想,但是现实总是会给人狠狠的一巴掌让她保持清醒,因为就在她打算出门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林正臣找上了门。

    这是时隔两个多月,她第二次见到林正臣,老人家戎马一生,眼睛里的锐利像是一把尖刀,好像随时能将人杀死。

    到了一家咖啡馆,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包房,林正臣也没跟她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宋丫头,小城现在对你鬼迷心窍,我们也不好硬生生的拆散你们,如果你同意给心乔做亲子鉴定,并且鉴定结果是小城的孩子,我可以同意他娶你。”

    宋果听到林正臣的话,低低的笑了两声,随后淡声开口,“可是爷爷,您这么说,和逼我不要嫁给他似乎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啊!”

    心乔那么小,让她去做那种鉴定,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严重的影响,她不想让她的孩子也跟她经历同样的事情。

    当年宋家为了逼迫宋果的母亲离开宋岐山,也曾经做过亲子鉴定,她一直都记得别人投过来的异样眼光,那么的尖酸刻薄,没有一丝温度。

    如果让心乔再跟她经历一遍同样的痛苦,她宁可不嫁,也不想给心乔的心理蒙上一层阴影。

    “不,有区别,前者是对孩子的认同,后者是对你的认同,你可以选择两全其美。”

    林正臣这一生叱咤军政商三界,遇过的事,见过的人数不胜数,不过瞬间就能判断出一个人的心思,她的心思再明显不过,他几乎不用猜就能够猜出来。

    “爷爷,其实你可以直截了当的告诉我,我不适合做林家的人,或许更容易让我死心一点。”

    林正臣笑了笑,“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为的提议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记住我不和小城一样,都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所以考虑好直接告诉我答案,我等着你。”

    林正臣说完,就拿起放在桌面的精致拐杖,走出了包房。

    宋果看着面前那杯没动的咖啡,突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还真的是折磨人。

    可能是察觉到自己怀了孕,所以变得敏感,但也很坚强,她没让悲伤继续蔓延,而是打车去了附近医院的妇产科。

    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在医院里碰到了林嫣和傅青山,她及时的躲到了一边的柱子后,以为躲过了林嫣的视线,但林嫣早在她背过身的瞬间,就看出了她的背影,并叫傅青山一起看过去。

    傅青山并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背影,便摇了摇头,“我没看清,要我派人查一下吗?”

    “嗯,还是查一下吧,我哥和果果现在感情这么好,如果怀了孕应该不会背着我哥自己来医院检查,是不是中间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

    傅青山见她那么紧张,赶紧安慰道,“别想那么多,我查完以后告诉你,由你决定告不告诉你哥,这样可以了吗?”

    傅青山很少插手别人感情的事情,如果林南城不是他认识多年的兄弟,不是她女人的哥哥,他想他根本都不会多管闲事。

    “嗯,只好这样了。”

    两人相拥离开医院的大厅后,宋果才从柱子后面走出来,并拍了拍胸口,缓解惊吓。

    她倚在柱子上好一会儿,才朝着挂号区走过去。

    半个小时后,她做完一系列检查后,结果和她预想的一样,她怀孕了。

    怀心乔的那会儿,她才刚满十八岁,七年过去了,她又怀了他的孩子,有的时候,她不得不感慨这兜兜转转的人生。

    走出医院,她就打车回了南城别墅。

    林南城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就回了家,见她从门外走来神色有些异常,便疾步走过来,关心的问,“怎么了,果果?”

    宋果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见到他先是一愣,随后慌慌张张的低下头,“我……我没事,就是有点晕车了。”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