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小情诗

524,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一下

    接连半个月的阴雨天过去,林城终于迎来了深秋以来难得的好天气,阳光从落地窗玻璃洋洋洒洒的跳跃进来,笼罩在高大男人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耀眼的金光,晃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林南城听到她的话,几乎下意识的就抬起了垂在身侧的大手,想要探探她额头上的温度,却被她偏头躲开了。

    她的反应有些大,大到让两人皆愣了几秒钟。

    男人的手保持僵在半空中的姿势好一会儿,才低低淡淡的问了一句,“怎么了果果?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吗?还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宋果摇了摇头,有些强颜欢笑道,“没有啊,我没有遇到不开心的事儿,你也没惹到我。”

    说到这里,她微微停顿了几秒钟,才抿了抿好看的红唇继续说道,“我……我就是有点累了,心情难免跟着烦躁,抱歉啊,我刚刚的反应有点大了,不该把烦躁的情绪迁怒到你的身上。”

    “如果累了就好好休息,不要太逞强知道吗?”

    “嗯,我知道。”

    宋果笑着说完,就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了过去,高大的男人看着她娇小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好一会儿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宋果怀心乔的时候,从前期的一个多月,一直吐到孕中期,每天都吐得昏天暗地。

    她现在虽然还没有太大的孕期反应,但她知道这件事情隐瞒不了多久,可是……

    她又没有做好要彻底离开他的准备。

    或者更准确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给的那份轰轰烈烈的深情,还有……深爱。

    她不想看见他因为她难过,又不想心乔受伤害,她想要的太多,却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往前往后,都是难过的深渊。

    看到不尽头,也没有尽头。

    宋果连着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王嫂送到门口的食物,她动都没有动过,这让一直想着理解她,给她空间,让她在房间里好好静一静的林南城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站在那里,胸腔开始微微震动,多少有了点怒意。

    但他克制的很好,刀削斧凿的俊脸上流露出一闪而逝的怒意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他挥手让王嫂离开,又皱眉深呼吸了几秒钟,才伸手敲了敲主卧的房门。

    很快,宋果慵懒的嗓音从门内传出来,他清了清嗓子,低淡的说道,“果果是我,把门打开吃点东西。”

    “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一点,听话,把门打开。”

    怀孕的女人可以很坚强,但同时也可以很矫情软弱,她在听到门外传来他声音的那一刻,所有固若金汤的堡垒都崩塌成了没用的废墟。

    是的,她对他根本就没有抵抗力,一丝一毫都没有。

    门里没了声音,林南城知道她妥协了,耐心等了几秒种后,房门就被门内娇小的女人从里面打开了。

    他看了一眼半敞门内的卧室,窗帘并没有拉开,处于半昏暗的状态,只能勉强看清楚家具摆设的轮廓。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吊带睡裙,本来就不算特别暖和的房间里,她开了很强的冷气,他走在后面,看见她的裙摆被中央空调的冷气吹起,她却毫不在乎,径自往房间中央的Kingsize大床走去。

    男人轻蹙的眉头瞬间锁死,他将王嫂做好的食物放在床头旁边的矮柜上,随后关了房间里的冷气,又拉开落地窗的窗帘。

    光线变强,他转过身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脸色,泛着有些病态的苍白,似乎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他几步走过来,将她拉拽到自己的身边,轻声的问,“果果,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来跟我置气?来惩罚你自己和我?有什么话直接对我说可以吗?”

    “我没有话说,也没有在跟你置气啊!”

    “你突然这么反常,不吃不喝,又把自己关在门里谁也不见,又拒绝与我沟通,不是在跟我置气是在干什么?嗯?”

    他把她的反常分析得清晰又有条理,她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就沉默了下来。

    林南城见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似乎打算用这种方式面对他到底,也就难免的流露出了一些怒意,“果果,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打算这么一直沉默下去,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微微缓和了一下语气,“果果,你觉得这样能解决问题吗?能不能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嗯?”

    “你要是嫌我,就不要来哄我,还有,我就是在耍小孩子脾气!”

    她指着房门的方向,精致小巧的脸也转向旁边,坚决不再跟他对视,一副跟他置气到底的模样,“现在呢,我不想看见你,请你从这道门走出去。”

    他之前也尝试过跟她耍狠置气,但无一例外每次都是他先低头,这次也不会例外。

    况且之前已经有那么多次跟她耍狠置气的经验,又怎么敢在不把话说清楚的时候,就随随便便的掉头走掉。

    那样的话,她可能真的会气疯掉,然后很久很久都不会理他,他真的怕了她这种吵架置气的方式,多一秒种都不想再尝试。

    他皱了皱眉,缓和一下语气,“说清楚我再走。”

    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伸出大手钳制住女人尖细的下颌骨,让她被迫抬起头面对他。

    他的手指用了力量,她疼的皱眉,几乎想都没想就伸出一双小手开始捶打他的胸膛,“不想跟你说话,你滚出去。”

    他笑着承受她像小猫一样的捶打力度,最后在她打累的时候,用一只大手握住她的小手,然后凑到唇边吻了吻,“好了,不气了,我投降,所以……能不能跟我说说怎么了?”

    “不能,我跟你没话说。”

    男人又笑了笑,随后在她的红唇上偷吻了一会儿,“果果,我可不想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后,再听你有气无力的跟我说委屈,所以呢,在我还没有行动之前,你最好先缴械投降,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出来。”

    女人用那双布满氤氲雾气的双眸狠狠的瞪着他,像是要把他的脸瞪出洞来才肯善罢甘休。

    男人不闪不躲,迎接着她怒气浓浓的眸光,直到她瞪累了,他才继续笑着说道,“想没想好要跟我说什么了?我耐心真的很有限啊!林太太。”

    宋果还是瞪着他,“林南城,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讨厌,我简直要讨厌死你了。”

    “情意浓浓的时候,你有多讨厌一个男人,就有多爱他,相信我,你可能是爱我爱得无法自拔,病入膏肓了。”

    宋果皱了皱好看的秀眉,“林南城,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往你脸上贴金?怎么那么不要脸?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突然凑近的俊脸和呼吸打断,他的薄唇几乎贴着她的红唇,缓缓说道,“我还有更不要脸的,想要见识一下吗?”

    她现在是怀孕初期,属于前三个月胎儿都不稳定期间,如果想要留下这个孩子,不惹怒他碰她,应该都能蒙混过关。

    她想了想,还是服了软,“林南城,你进来就是特地为了欺负我的?”

    “男人欺负女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我这种算哪一种啊?”

    “你……”

    她看着眼前这张刀削斧凿的俊脸,竟然连生气都不会了,“林南城,脸是个好东西,拜托你要一下。”

    他盯着她看了几秒钟,随后淡淡笑道,“所以……一直不要脸下去的话,是不是就让碰了?”

    说着,他的吻就凑了过来,宋果连忙推开他,“不行。”

    “怎么了?”

    “我……我饿了。”

    男人听到她的话,低低的笑了两声,“你可以选择先把我吃了,然后再去吃东西,反正你一天一夜都没吃东西了,早吃一会儿晚吃一会儿都没有什么区别。”

    话落,他没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封住了她诱人的红唇。

    宋果足足愣了五秒钟,才想起来反抗,却被他的一双大手握住她反抗的小手,然后反剪到身后,将她胸前的风光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穿这种裙子,你让我怎么当柳下惠?嗯,果果?”

    “不行,林南城……”

    男人继续攻城掠地,完全把女人的反抗当成了欲拒还迎。

    宋果没有办法,只好软着声音求饶,“林南城,我现在不想做,我想吃东西,好不好?”

    男人像是已经听不见她的话,只顾着继续攻城掠地。

    宋果急的眼睛都红了,声音开始微微哽咽,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林南城,林南城……”

    他撕掉她身上的睡裙,直到她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心上,他才停止了侵略的动作,并把她拥进怀里,呼吸不稳的道歉,“抱歉抱歉,我们好久没做了,我有点情不自禁,吓到你了吗?”

    “林南城,你就是一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

    林南城听到她的话,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又说了一句,“别哭了,不是说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吗?”

    “你根本就不在乎我饿不饿,就知道做那种事情,我讨厌死你了。”

    男人低低的笑了笑,“这么秀色可餐的美女在我面前,我要是还能像柳下惠一下坐怀不乱,那我可能就不是正常的男人了。”

    “还有……我不这么做,怎么可能听到你跟我说这么多话?”

    他的薄唇吻着她的侧脸,吻着她散落颊边的头发,和已经布满密密麻麻吻痕的天鹅颈,“果果,我喜欢你笑的样子,哪怕是生气的骂我混蛋,也好过你冷着一张脸,用什么情绪都没有的样子面对我,知道吗?”

    “林南城,你就那么喜欢我啊?”

    男人笑了笑,“我喜欢你的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秘密了,整个林城尽人皆知,怎么还总是来问我?你就那么没有自信啊?”

    他用他的问题来回答她的问题,可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很爱听,她一定中了一种叫做林南城的毒,发作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陪衬他的背景,满心满眼都只剩下他。

    “林南城,我饿了,你到底要不要我吃东西啊?”

    林南城把身上的白衬衫脱下来给她穿上,随后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现在就让你吃。”

    这句话说得暧昧无比,就像他在床上说得那些话一样,令她瞬间就红了脸。

    男人见状,笑着凑近她绯红的小脸,“你到底吃还是不吃,不吃的话,我们就继续……”

    “吃,我都要饿死了,怎么会不吃。”

    宋果坐在床沿边瞪着他,男人也笑着迎视她的眸光,直到她再也受不了与他对视,才皱眉说了一句,“你把餐盘拿过来,我要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边吃东西。”

    “刚收回我的福利,就要我这么伺候你,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奖励?”

    说着,他就伸出大手,指了指自己的侧脸。

    女人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就凑过去在他的侧脸亲了一下,男人这才满意的绕过床尾去给她娶餐盘。

    男人的步速很快,十几秒钟后,就将王嫂做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给她端了过来。

    宋果没什么食欲,盯着餐盘看了好几秒钟,才伸手拿起筷子,夹起饭菜喂到嘴边。

    可能是一天一夜都没怎么吃东西,她刚把饭菜送到嘴边,胃里就开始翻涌,她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把手里的餐盘放到一边,就朝着洗手间狂奔了过去。

    林南城看着女人消失的背影,有那么一秒钟好似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脑海里滑过去,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宋果趴在马桶上昏天暗地的吐了好一会儿,直到林南城把已经没了力气的她从马桶旁边抱起来,然后一点都不嫌脏的给她擦嘴,冲马桶,她才终于有些招架不住,开始泪流满面。

    男人见她情绪不好,也就没有多问,只是缓缓的说了一句,“果果,就算胃口不好也要吃一点,不然胃会受不了。”

    男人伸手拿过旁边矮柜上的餐盘,再开口的话,依旧低缓的像是水,“我喂你吃好不好?”

    宋果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她比谁都清楚她的身体状况,就算她不想吃,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她不能那么自私。

    她想了很久,既然有了孩子,她就要负责。

    女人缓缓的张开小口,一口一口的吃着他递送过来的食物,直到再也吃不下,才皱眉推开他的手,“林南城,我真的吃不下了,再吃又该吐出去了。”

    林南城低低的嗯了一声,很配合的就把餐盘端了出去,一点都没有再难为她,或是让她再多吃一口。

    宋果在心里默默的感激了一遍,就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开始补眠。

    昨晚她几乎一夜没睡,白天又因为脑子里乱糟糟的睡不着,这会儿她吃完东西,身体被铺天盖地涌来的睡意侵袭,没过几秒种,就陷入了沉沉的睡眠当中。

    而林南城将餐盘端出去后,站在走廊的落地窗边久久都没有离开,一双深黑如夜的眸子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很快就到了林南城带宋果再次回林家老宅的这天。

    宋果知道推脱不过去,就挑了一件比较素雅的裙子,和他一起回了林家老宅。

    她和林南城到了林家老宅的时候,林嫣和傅青山还没有回来,她一直都对上次的人事情心有余悸,到了以后,多少显得有些畏首畏尾,甚至连眼神都不敢乱飘,生怕做错什么惹人烦。

    林南城一直坐在她的身边,一会喂她一颗葡萄,一会喂她一块苹果,还没吃晚饭,她就觉得她已经饱了,可碍于有长辈在场,她又不敢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咀嚼他递过来的水果,听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父母聊天。

    从他们的对话里,她听出了一个秘密,就是林南城隐瞒了已经重新回到金字塔顶端的事情。

    不知道是他封锁了国内的消息,还是故意用这种落魄豪门公子的形象示人,造成一种即便落魄,也要用最奢靡的手段追求她的假象。

    可他们在谈话的时候,他依然没忘了给她递水果,就在她已经受不了,正想着怎么拒绝时,院落里就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引擎声,是傅青山的那辆黑色视觉车子。

    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十几秒钟以后,那双仿佛天造地设的璧人进到老宅里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被两人吸引了过来。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被林南城生拉硬拽过来的宋果,她看到傅青山抱着林嫣走进来的时候,连送到嘴边的苹果都掉落在了地上。

    像是林家和傅家这种传统的军人家庭,很少会出现什么特别伤风败俗的动作,比如当众拥抱亲吻。

    尤其是小辈,都特别的注意。

    所以,当傅青山大摇大摆的抱着林嫣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难免露出惊讶的表情。

    趁乱的时候,他突然凑到她的耳边,笑着说了一句,“果果,一会儿陪我演场戏。”

    “什么……”

    宋果还没有明白过来他话语里的意思时,傅青山就已经抱着林嫣走到了沙发旁。

    林南城和宋果坐在林明翰和欧荞对面的长排沙发上,傅青山抱着林嫣走过去,就直接将她抱放在了宋果的旁边。

    宋果礼貌的朝两人笑笑,更是浑身不自在,一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对了。

    毕竟这场复婚前的家宴,她是真真正正的外人,多少会显得拘束又局促。

    林南城何等敏锐,一眼就察觉出了她的不安,便直接伸出长臂,将她揽抱到了胸膛前,动作很大,大到把放在林嫣和傅青山身上的所有长辈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宋果嫩白的脸红成了一片,她微微挣扎,却根本挣扎不出去,依然被他密不透风的抱着,她只能低头整理头发,假装没有看到别人投过来的视线,掩饰这一秒钟的尴尬。

    林南城接受长辈的目光洗礼后,就将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然后倾身捞起一块苹果递给身边的女人,漫不经心的说了问一句,“傅总整天忙着收购别人的公司,还有时间来我们这小门小院做客,真是让我们林宅顿时就蓬荜生辉起来了。”

    林南城揶揄的话语,令宋果皱起了眉头,她用手轻轻的捅了捅他的腰身,示意他说话别总是夹枪带棒的。

    男人像是根本没有感觉,继续说道,“要我说,我们林家才是真的供不起您这尊大佛……”

    后面的话,林南城没有说完,就被宋果直接往嘴里塞了一块苹果,“说了半天该口渴了吧,苹果挺甜的,你尝一尝。”

    林南城低头瞥了一眼宋果,就直接开始咀嚼她塞进来的苹果,末了加了一句,“嗯,是挺甜的。”

    他的话说得有些意味深长,好像真的在说苹果甜,又好像在说因为是她递来的苹果,所以才甜。

    她没有细细分析,而是偏过头看向旁边,没再说话。

    傅青山早在林南城调侃他的时候,就将宽大的背脊深陷进了沙发的椅背中,一只手横放在沙发的椅背上,无形中就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而包围圈的人无疑就是双手紧紧绞在一起的美丽女人。

    他一直等到林南城把话说完,才轻启薄唇,想要回应他的话,却被身边的女人如法炮制的递过来一块苹果,然后粗鲁的塞进嘴里,“我也觉得这苹果挺甜的,你也尝一尝。”

    傅青山挑了挑剑眉,与她对视了几秒钟,才开始咀嚼嘴里的苹果,最终什么都没说。

    欧荞见状,赶紧站起身说道,“我去厨房看看晚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林奶奶听到欧荞的话,也跟着站起身说道,“我也去看看,老头子,你陪客人先聊着。”

    “客人”两个字,不仅拉开了林家与傅青山的距离,同时也拉开了林家与宋果的距离。

    她不知道林南城刚刚那句陪他演场戏是什么意思,可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等着他先开口。

    两人的对话无疑就是他追她,她又畏缩无比的那些话,直到林正臣再也受不了,喝厉了一声,“你们要是再这么眉来眼去,嘀嘀咕咕的,就给我滚出去。”

    林正臣先是忍了傅青山和林嫣的浓情蜜意,没过一会儿,又轮到林南城和宋果,他的脾气再也控制不住,低吼出声。

    宋果被林正臣突如其来的脾气吓了一跳,整个人一哆嗦,脸上的血色褪尽,迅速的变成了苍白的颜色。

    她说了一声抱歉,就要往出走,却被林南城拉了回来。

    她倒在林南城的怀里,还没有开始挣扎,就听到林南城淡淡的说了一句,“爷爷,爸爸,我今天带宋果回来,一是让她认一下林家的门,二是……我准备娶她过门,让她做我的的妻子,成为林太太。”

    “不可能。”

    林明翰从沙发上弹跳着站起来,反观林正臣的反应就很淡定,仿佛寄托了全部希望的孙子娶了这样一个不入流的女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

    或者更准确点说,他的精力已经被傅青山和林嫣折腾消磨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大发雷霆了。

    林明翰的反应,无疑是在本就不够坚定的宋果心上,下了一剂猛药。

    林嫣看见宋果苍白的脸色,赶紧捅了捅身边的男人,示意他帮帮忙。

    傅青山斜睨了她一眼,一副我为什么要帮忙的眼神。

    林嫣皱了皱眉,那表情明显在告诉他快一点,他又看了她两眼,才不慌不忙的开口,“爸,爷爷,我们还是先谈谈我和林嫣的事情吧……”

    “哼,我跟你更没什么可谈的。”

    林明翰瞪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林明翰一走,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了傅青山,林嫣,林南城,宋果和林正臣。

    林正臣那双历尽沧桑的大手放在精致的拐头上,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完全不像已经落势的人,更像是久居高位后沉淀下来的睿智犀利,还有几丝看透世事的云淡风轻,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很难接近,靠近。

    半晌,林正臣才说了一句,“这样吧,小城,你和宋小姐的婚事先往后推一推,毕竟你妹妹的肚子等不了,我怕再给她和傅家小子复婚的事情,这个孩子就要生出来了,我们林家虽然成了落魄户,但也不至于让从小捧在手心里疼的掌上明珠受委屈,你说呢?”

    林南城剑眉一蹙,还没有开口说话,林嫣就接话道,“爷爷,其实我可以和哥哥一起办婚事啊,反正咱们林家已经好长时间没这么热闹过了,而且……心乔也需要妈妈。”

    林正臣终于变了脸色,看向脸色苍白的宋果,“不急,心乔的身份还没有验证,我想宋小姐也不会急于这一时半刻的。”

    宋果低下头,响起之前林正臣找到她时说的那些话,她感觉她的心都在滴血。

    “爷爷,心乔和我哥长得那么像,根本就不需要验证啊……”

    林嫣怕哥哥和爷爷吵架,在一旁拼命的缓和气氛,可她的话,显然没有得到林正臣的认同,“小嫣,你自己的事情都没弄明白,就别操心你哥的事情了。”

    言外之意就是,心乔必须得做DNA。

    而这个DNA验证,显然是压垮宋果和林南城之间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正臣玩了一辈子心机,虽然不屑用在自己的子孙上面,但如果有必要,他也不介意玩一玩。

    林嫣还想说什么,被林南城挥手打断了,“爷爷,你经常说我跟您哪哪都像,那是因为我们对看上眼的东西异常的执着,不瞒您说,宋果是我这些年来第一个遇到的想娶的女人,不管我和她之间会有多少阻碍,我也会得到她。”

    傅青山的大手不停的敲着膝盖骨,看到两人吵架,好像格外的享受。

    或者更准确点说是,幸灾乐祸。

    林正臣瞥了一旁幸灾乐祸的傅青山一眼,又看了一眼难得一脸认真的林南城一眼,笑着说道,“小城,家丑不可外扬,你是专挑今天这样的日子,故意来跟你老子和爷爷摊牌,好让我们林家丢脸的吗?”

    “不算是吧,我不知道他也会来。”

    这个“他”,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指的就是傅青山。

    傅青山听后,眉目不动,只是摊了摊手,用着非常无辜的语调说道,“爷爷,我也不知道他会选择今天摊牌,如果知道,我会选择晚点来,或是干脆改天再来,要是您觉得没面子,我现在就可以离开,到外面等着嫣儿……”

    说着,傅青山就要起身离开,林正臣拿起拐杖,在地面上狠狠的敲击了一下,冷哼着说道,“你也好意思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俩私下已经串通好了吧?不然这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

    “从头到尾都是烂剧本,一直上纲上线,如果还能骗过我,我这辈子还真是白混了。”

    说完这些阴阳怪调的话,林正臣就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接着说道,“既然都来了,就没有再走的道理,今晚都留下来住吧,林家确实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林爷爷……”

    宋果不明白男人之间的阴谋较量,但刚刚的那些话确实让她看清了自己,她很想说些什么,但林正臣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不用说了,所有的话等到吃完晚饭在好好说吧。”

    话落,就拄着手中的拐杖走远了,留下沙发上的四个人面面相觑。

    当然,傅青山和林南城脸上的表情都很淡然,没有过多的情绪外露,就好像刚刚林正臣什么都没说一样。

    林正臣离开后,林嫣就附在傅青山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我有点累了,想上楼躺一会儿。”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