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小情诗

525,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喝了很多酒吗?

    傅青山知道她是为了给林南城和宋果让出空间,什么都没多问,就抱着她上楼了。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宋果才挣扎着离开林南城宽大温热的怀抱,而这次林南城并没有继续强迫她待在他的怀里,而是隔着夕阳的余晖与她继续对视。

    大概几秒钟以后,宋果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率先开口,“林南城,我们,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也不想让自己有负担,我甚至能想到和你在一起会有多累,而且……心乔那么小,就要给她做亲子鉴定,即便我们可以瞒着她,但她总有一天会知道,我不想让她觉得我这个妈妈很失败。”

    说来说去,她还是很介意做亲子鉴定的这件事情。

    在她的观念里面,她可以为了爱情受尽委屈,但绝不能让心乔跟着受委屈。

    做亲子鉴定,就表示林家人对心乔的身份有所怀疑。

    她虽然没有太富有,但她足够能养起心乔,并不需要豪门做后盾,或是她的底气。

    她真的可以努力赚钱,自己给自己底气的。

    “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想跟我分开。”

    宋果没有犹豫,点了点头,“对,我想,而且……”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临走之前,他撂下一句话,“还有,宋果,你想的那些,都是你本身的问题,与我无关。”

    两人不欢而散后,暗地里那双眼睛才转移开,唇角露出一抹微笑。

    ……

    林南城和宋果吵完架后就上了楼,却直接碰到了从房间里急急忙忙跑出来的林嫣。

    楼梯上虽然铺着地毯,但林嫣跑的太快了,跑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直接朝前面倒了过去,林南城赶紧伸手扶住,忍不住的说她,“都当妈妈那么久的人了,怎么做起事情来还是毛毛躁躁的?”

    林嫣站稳后,急急忙忙的问他,“哥,你是不是跟果果吵架了啊?”

    林南城挑了挑剑眉,“你觉得呢?”

    林南城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就继续迈开脚步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刚刚走出两步,林嫣就又说了一句,“哥,你不要跟她吵架了,我……我前两天去产检的时候,无意间碰见过她一次,虽然……虽然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

    “什么?”

    林南城迅速的回身看过来,“她去医院?是妇产科吗?”

    林嫣点了点头,“应该是的。”

    林南城没再说什么,迅速的往楼下跑去。

    难怪……

    难怪她刚刚的表情会那么的失望,一点都不像演出来的。

    原来,是她又怀了他的孩子。

    如果心乔都需要做亲子鉴定,那么肚子里的孩子也需要做。

    女人生孩子,等于从鬼门关走一遭,她如果为了他,从鬼门关走两次,却换来两次亲子鉴定,那对她来说,并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的问题。

    没有一个男人值得她这样做,他也一样。

    他跑着追上宋果,却看见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一时心疼到无法自抑,却不得不和她按照剧本演下去。

    宋果也陪着他演,最后还是不可避免的提到了温暖。

    等到暗地里的那双眼睛带着满意的神色离开后,他才将她拉回房间,开始低声询问她怀孕的事情。

    宋果显然已经不耐烦陪他演戏了,“刚刚都已经说过了,你还来问什么?”

    “刚刚是演戏给别人看,现在是你欠我一个解释。”

    宋果躲着他的眸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话落,她就往房间中央的大床走了过去,却被男人的大手直接拉了回来,“爷爷之前找过你,所以你才会对我隐瞒了你怀孕的事情对吗?”

    “林南城,我们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林南城皱了皱好看的剑眉,“这件事情对你来说,就是有意义没意义的问题吗?”

    “林南城,我不是天真的小女孩了,我可以对我的行为负责,但你能保证你对你的行为负责吗?你说你爱我,你说你想娶我让我做林太太,你甚至给了我一个那么奢华的梦,可到头来又怎么样了呢?”

    她用那双盛满星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仿佛下一秒就会有泪滴落下来。

    她停顿了几秒钟,才继续说道,“心乔要去做那个什么DNA亲子鉴定,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又怀孕了,是不是连我肚子里的这个也要去做什么DNA亲子鉴定?”

    “我知道林家是林城上流豪门,很注重子嗣,可即便我爱你想要嫁给你,也不想我的孩子去做那个没用的鉴定去,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所以不想我的孩子也去经历。”

    她抿了抿红唇,好几秒钟以后才笑着说道,“我知道我的想法太自私,只考虑到我自己会让你很为难,所以刚刚演戏那部分的话,我并不是完全都是瞎编的谎话,里面也有我的真心话,林南城。”

    她会演的那么逼真,甚至连伤心和难过都能表达的那么逼真,是因为她真的把自己想象成了那个角色,而且用了真感情。

    林南城眯起双眸,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最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伸出手,想要伸手揩掉她脸上的泪,却被她偏头躲掉了。

    男人精致好看的大手僵在半空中好几秒钟,才伸向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带到他的身前,并紧紧箍住,让她再也动弹不得。

    男女之间的力量本就悬殊,再加上林南城用了很大的力量,她不敢用力挣扎,只能抬眸狠狠的瞪向他,“林南城,你突然发什么疯?”

    “我为什么发疯你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就叫了,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欺负一个孕妇。”

    林南城听到她赌气的话,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把他取悦了,“多长时间了?”

    她愣了半秒钟,才明白他问得是怀孕多长时间了。

    她本来不想说,但是又知道他的恶劣,只好实话实说道,“一个半月了。”

    “刚刚晚饭你都没怎么吃,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宋果确实很饿,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她这两天的胃口好了很多,“我……我不想吃你做的东西。”

    “那你想吃谁做的东西?”

    宋果偏过头不再看他,“谁做的都不想吃。”

    男人笑了笑,“哦?那看来你今晚就只能饿着肚子睡觉了,林太太。”

    “不许叫我林太太!”

    “怎么?我叫你林太太,你还能过来咬我吗?”

    宋果皱了皱眉,伸出一双小手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敲打了几下,“林南城,你正经一点会死吗?”

    “不会死,但会疯。”

    宋果说不过他,索性就不再说话。

    林南城笑着吻了吻她的红唇和脸颊,接着说道,“别生气了,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你家人都当你是宝贝,重点保护对象,我要是奴役你去做饭被他们看见,他们指不定以为我又使了什么手段让你神魂颠倒,对我言听计从呢!”

    “说到底,宋美人还是很在乎我家人的态度啊?我还以为宋美人刀枪不入,根本不在乎呢!”

    宋果抬起头瞪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林南城,你就不能让着我点?非要每一次都跟我一较高下吗?”

    “我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我的宋大美人。”

    在床上的时候,他很喜欢叫她宋美人,不知道是占有欲太大,还是恶趣味浓厚,他总是喜欢看她脸红又无力抵挡的样子。

    因为那个样子的她,让他无法抗拒,一丝一毫都抗拒不了。

    他用那双深邃无比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直到她浑身不自在,才皱眉问了一句,“林南城,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我在看……宋美人光顾着生气却依然很漂亮的脸。”

    宋果狠狠的瞪着他,“你跟谁学的油腔滑调的这一套?”

    “被宋美人这张脸迷的神魂颠倒,无师自通的。”

    宋果没法跟他沟通,索性就不再说话,也不再搭理他。

    林南城见她一张温净的小脸上满是怒意,就伸出一双铁臂将她拥进了怀中,“好了,哄你你不开心,说你漂亮的话你也不开心,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非要让我疯掉你才满意吗?嗯?”

    宋果微微挣扎,“归根究底就是你说的没用话太多,我听烦了。”

    “哪句没用?嗯?”

    “不知道,放开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男人没放开,反而低头将薄唇凑近她的耳廓边吹着热气,“好了,不气了,到底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番茄牛肉面。”

    宋果怀了孕,当然不会跟自己的胃过不去,毕竟饿着肚子睡觉是非常难受的事情,谁也替代不了。

    而且……他哄她哄了那么久,也没见他不耐烦,或是皱眉发怒,她很满意。

    “好,我现在就去做。”

    男人笑着说完,接着又问了一句,“做完是你下去吃,还是我端上来给你吃?”

    他亲自下厨,肯定会弄得林家上下人尽皆知,她要是还让他给她亲自端上来吃,指不定长辈们会多出多少不顺眼的想法,她想了大概三秒钟以后,低淡的回答了一句,“我下去吃吧。”

    男人挑了挑眉,随后问道,“既然早晚都要下去,林太太是不是应该下去欣赏一下我给你做面的背影?”

    “听说老婆盯着看老公做饭的背影,脑海里只会涌现出一个词语,那就是……性感。”

    都说给女人做饭的男人背影很性感,他想试一试,看看到底有没有这种效果,好让她更迷他一点,别动不动就说那些让他能气得吐血的话,才是这其中的关键。

    宋果比较认床,换了环境也会认生,房间里的一切她都不熟悉,哪哪都觉得别扭,跟他一起下去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不会孤单。

    她连犹豫都没有,就欣欣然的点了点头,“好啊。”

    林南城伸手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说了一句真乖,就牵着她的手一起下了楼。

    楼下林爷爷和林奶奶正在看综艺节目,林爸爸和林妈妈则坐在两位老人的身边,陪着看电视的时候,偶尔喝喝茶聊聊天,气氛看起来无比的融洽和谐。

    当林南城牵着她的手下了旋转楼梯,暴露在几人的眼皮底下的时候,几人皆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晚饭后吵得那么凶的两个人,现在居然和好了?

    林南城随便打了声招呼,就牵着宋果继续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宋果为了不显得失理,也硬着头皮跟几位长辈打了招呼,然后就被林南城牵到了餐椅旁坐下。

    刚刚没下楼的时候,她以为长辈们都回了房间,即便发现他亲自下厨给她做东西吃,也会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四位长辈会整整齐齐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样的话,肯定会把所有的过程都看在眼里,他们的心里肯定会不是滋味,甚至会更坚定的反对她和他之间的感情……

    想到这里,宋果赶紧伸手拉拽住林南城垂在身侧的大手,小声的说道,“林南城,长辈们都在,你不要给我做了,让月姨给我做吧,别给大家添堵了……”

    他笑了笑,随后低头吻了吻她的红唇,“月姨做的东西偏清淡,年轻人不怎么吃得惯,我去给你做,没事儿的,看一会儿ipad,我很快就好。”

    话落,他就将桌上的一个平板电脑递到了她的手里,并翻开了她平时最爱看的那部连载漫画,她看了一眼,居然已经更新了五六话没看了。

    她看了一眼客厅沙发的方向,发现几位长辈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致的看向电视机的方向,她便受不住诱惑的点了点头,开始看起了漫画。

    君子远庖厨,在林家这种规矩森严的军人家庭来说,就显得尤为的深刻具体。

    以至于在林南城走进厨房里,亲自给她做东西的时候,沙发上的四位长辈的脸同时变得难看无比。

    就像是有一颗原子弹投在了几人的心上,瞬间炸成了一片废墟。

    宋果低头津津有味的看着漫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沙发上几位长辈投来的目光,直到林南城将做好的番茄牛肉面端在她的面前,她才舍得抬起头,“我还有一话没看,等我一会儿。”

    “吃完再看,我最近发现了一个很好看的动漫基地,吃完我找出来,那里面有很多好看的漫画,包你喜欢。”

    宋果的眼睛开始冒星星,“真的吗?”

    “真的,快吃吧。”

    林南城把她手里的平板抽出来,然后坐在她的对面,看她一口一口吃着他做的番茄牛肉面,直到她再也吃不下了,他才抽空往客厅沙发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四位长辈再也受不了他们两人的腻歪,一前一后的上了楼。

    当然,也有可能是气的上了楼。

    宋果专心的吃着面,并没有发现这些细节,实在吃不下了,她就把面条推到了林南城的面前,“剩下的你吃光。”

    男人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就开始吃了起来,完全没有迟疑,或是嫌她脏的意思,这让宋果多少有些莫名的感动。

    当然,也只感动了那么一瞬间。

    毕竟像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她要每次都感动好久的话,那就得每天以泪洗面了。

    几分钟后,男人就把碗里的面条解决掉了,随后主动的端起面碗和筷子去洗,洗完以后又将自己弄乱的流理台打扫干净,直到一切都恢复了清洁,他才转身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宋果一直托腮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那句话很对,就是……老婆看老公做饭的背影会感觉很性感的那句话。

    当然,她更想说,看男人整理家务的背影更性感。

    林南城几个大步走过来,见她托腮笑眯眯的看着他,便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什么事儿这么开心,说出来分享一下。”

    “没什么,就是觉得以后如果你总是这样分担家务,给我做饭吃的话,我会很有幸福感。”

    “嗯,只要我有时间,家里的事情都可以我做,你只需要打扮的美美的,坐在这里看着就行。”

    宋果眨了眨眼睛,“时间长了……你不会有怨言吗?”

    “当然会有怨言。”

    宋果听到他的话,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男人那张刀削斧凿的俊脸就靠了过来,在离她的脸只有两公分的距离时停下,并缓缓淡淡的说了一句,“不过……可以肉偿。”

    宋果一开始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反应了两秒钟,才明白他说的肉偿是什么意思,瞬间就红了脸。

    “林南城……你的思想就不能干净一点,三句都不离那些东西。”

    男人笑了笑,温热的呼吸喷在了她的脸上,“哪些东西?”

    “你别明知故问!”

    “可是怎么办呢?我现在就想明知故问。”

    宋果狠狠的瞪他,一双小手撑在他的胸膛上,“你就不能要点脸?总是说那些荤话,简直就像个流氓一样。”

    “你见谁家老公对老婆是柳下惠的模样?夫妻生活不就是一个耍流氓,一个被流氓耍吗?”

    他句句都有理,句句都不吃亏,她索性就不说话了。

    林南城见她满脸涨红,便不再逗她,“好了,很晚了,我们上楼睡觉吧!”

    宋果偏头不看他,“走开,不想跟你这个流氓睡。”

    “可惜啊,今晚客房都满了,不睡一个房间的话,我就只能睡客厅,到时候长辈下楼看到,可能会……”

    他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宋果就打断了他的话,“行,不睡客厅也可以,那你就给我打地铺,不许上床。”

    男人盯着她看了几秒,才温柔的出声哄道,“好,听老婆的话跟党走。”

    宋果又瞪了他一眼,才起身朝着楼梯口走过去,男人三两步追上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横抱在了怀里。

    腾空的失重感让宋果吓了一跳,几乎是出自本能的叫出声,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够楼上的所有人听见。

    而这一声,带着受惊吓时特有的娇媚,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就像情侣之间的嬉戏打闹的腻歪声,简直让几位长辈的心又被凌迟了一遍。

    当然,这一切宋果都没有察觉,她只知道今晚的林南城有些兴奋,或者更准确点说,是格外的兴奋。

    “林南城,你就不能轻一点,我怀着孕呢?你要吓死我吗?”

    林南城低头看着她受了惊吓的小脸,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低下头,在她嫣红的唇上吻了吻,“就是……突然想抱你了。”

    宋果被他吻吓了一跳,最后赶紧埋进他的胸膛里,“你……你注意点影响,是生怕长辈对我的想法不够多,还是逼他们跳脚,现在就把我赶出去啊!”

    “笨蛋,我越宠你,你就越应该开心。”

    “开心?惊吓才对吧!”

    男人轻轻的笑了笑,“他们不忍心的,我越表现的爱你,他们就越拿我们没有办法,他们如果不想逼得我失去理智,只能同意。”

    原来做这一切,就只是为了让他们同意?

    可她竟然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是她的演技太差了吗?还是太容易为这个男人动心了?

    “果果……”

    “果果……”

    林南城连着叫她两遍,她都没有任何回应,一双眸子盯着他胸膛的某处,半天都没有动,他叹息了一声,又叫了一遍她的名字,“果果……”

    宋果反应过来,赶紧嗯了一声,“怎么了?”

    “我就知道你会多想。”

    “多想?我没有啊……”

    这时,男人已经迈着长腿走到了房间门边,他停下脚步站在那,低声的说道,“开门。”

    宋果哦了一声,伸手打开房门,进去后,林南城就把房门用脚踢上了,动静有些大,让窝在她怀里的宋果不禁瑟缩了一下。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帘外面透射进来的微弱光影,男人适应了眼前昏暗的光线后,就抱着女人走到了大床上。

    女人刚刚坐稳,男人就将她直接拉拽到了自己健硕的双腿上,他腿上的肌肉很发达,她坐上去的时候,明显能感觉那里的坚硬。

    “林南城,你干什么?”

    “很简单,想‘干’你。”

    宋果听到她的话,微微挣扎,“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你哪里都得罪我了!”

    “林南城,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话都是你自己说的,还怪我多想吗?”

    林南城皱了皱眉,直接吻了她的红唇,这一次不是蜻蜓点水的爱抚,更不是看见她红唇的诱惑就吻上去,而是实实在在的惩罚吻,没有一点温柔和怜惜可言,就是单纯的为了让她疼而吻。

    宋果不断的挣扎,可是男女之间的力量本就悬殊,再加上她窝坐在他的腿上,只要稍稍挣扎,就能感觉到那里的变化,她不敢再动了,生怕他就这么把她就地正法。

    男人吻了一会儿,直到胸口那股怒意跟着消失不见,才缓缓的结束了这个吻。

    宋果委屈的红了眼眶,“林南城,你怎么事事都这么霸道?现在这种情况,我能不多想吗?我又不是个傻子,明明知道配不上你,却还要一意孤行……”

    “嘘嘘嘘……”

    他的大手覆上了她的红唇,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果果,是我配不上你。”

    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声,“果果,你不要妄自菲薄,你那么美好,是我配不上你才对!”

    “我有什么好?你就只知道用这种甜言蜜语来哄我!”

    男人又吻了吻她湿润的眼眶,“我是一个满身都沾染铜臭味道的商人,做事讲究不择手段,甚至无所不用其极,可你不一样,你是一片净土,到处都是白色,只要看到你,我就觉得我没有多么黑暗肮脏了。”

    行走军政商这三界多年,他见惯了太多的黑暗和肮脏,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了那种黑暗和肮脏的人。

    但她不一样,她身上到处都是别人没有的美好,一举一动就像是误落到人间的天使,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会永远爱你,哪怕对我的家人不择手段,我也不在乎。”

    他现在为了娶她,可以对他的家人不择手段,可是如果连她都不信任他,那他做这一切似乎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只需要记住,我爱你,很爱很爱你,那就足够了。”

    宋果眼底的那些温热,在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时,突然夺眶而出,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哭什么,更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感动。

    她只知道她的心在抽搐,那种致命般的疼痛感一点一点的蔓延到她的五脏六腑,最后是每一根神经上。

    她开始不能自已的哭泣,甚至他越是安慰她就哭得越厉害。

    林南城以为他说错了什么话,或是真的做的太过分了,她才会哭得这么厉害,便赶紧道歉,“对不起果果,我不是有意的,别哭了好不好?”

    以前,他的世界里只有林家,只有生意,现在,他的内心因为她多了一片柔软,他甚至看不了她的眼泪,一滴都不行。

    这种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凌迟他的心脏,直到停止跳动才会善罢甘休。

    宋果听到他哄慰的话,非但没有停止流泪,反而越流越凶。

    林南城见状,眉头紧紧的锁死,忍不住的加重了语气,“你到底在哭什么?告诉我好不好?这样我会疯掉的!”

    “我……我就是觉得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我不是,我不是多么美好的人啊。”

    她从小就以私生女的名义寄人篱下,学会了各种各样的生存技巧,这样的她怎么可能还是什么美好的人?

    大概情人眼里出西施,他看到她好的一面,就觉得她美好,但其实她很多的时候也会很自私,甚至会耍手段。

    “果果,这世界上没有多么干净的人,但你已经足够干净了,因为我见过黑暗,所以知道什么是干净。”

    她的世界相对于他说,还是太过纯净无暇,如果她见过他的世界,肯定会说自己的世界多么美好。

    “你值得我对你好,以后不要再有类似的想法,知道了吗?”

    “可我控制不住……”

    她就是控制不住的觉得她配不上他,也控制不住的觉得他们早晚都会分开,而且这种感觉还很强烈。

    “嗯,太患得患失的表现,说明你很在乎我,但在乎我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种,知道了吗?”

    宋果眼泪的攻势逐渐的弱了下来,她没再说话,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应他。

    男人见她不再说话,便叹息的说了一句,“没关系的果果,时间会证明一切。”

    话落,他小心翼翼的吻了吻她的红唇和眼眶,最后又吻了吻她的额头,用这种方式告诉他对她的珍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这晚的夜色,被他的深情一点一点的拉长,长到她再也不想看到尽头。

    ……

    隔天离开林家以后,林南城又恢复了以往的忙碌,和她碰面的时间很少,很多时候她已经睡了他才回来,而第二天早上她还没有醒来,他就已经离开家上班去了。

    这天晚上她特别想他,想等他回来再睡,可等着等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林南城应酬回来,看到客厅里微弱的光火,和躺在沙发上的娇小人儿,内心突然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换了拖鞋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抱起她,打算抱她上楼好好睡,可她心里装着事情,睡得不算深,在他抱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就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怎么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这样很容易感冒,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这点事情还用我跟你操心吗?嗯?”

    他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温柔的不像话,更像是一种变相的炫耀,炫耀她的女人等他等睡着了。

    宋果倒是没在意这些,而是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喝了很多酒吗?”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