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先生的小情诗

527,我在你的吻里没感觉到讨厌,只感觉到了……颤抖

    夜已经很深了,床头的星星壁灯混着窗帘缝隙漏射进来的各色园林景观灯,将宽大的卧室映衬的更加旖旎暧昧,仿佛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看到的浪漫样子。

    他如铁般的双臂撑在她头的两侧,将她密不透风的包围住,女人的一双小手撑在他的胸膛上,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林南城,你知道你喝多了,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耍酒疯?”

    “你知不知道?跟女人耍酒疯的男人看起来不仅没有绅士风度,还特别特别的让人讨厌。”

    “不知道,因为我在你的吻里没感觉到讨厌,只感觉到了……颤抖。”

    此时此刻,不仅她的唇因为他刚刚过于粗暴的吻,而麻木的疼痛,在细细密密的颤抖,就连她的一双手也都在细细密密的颤抖着,仿佛在控诉着他刚刚的恶劣行径。

    男人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有一种你越是委屈我就越想欺负的恶劣感。

    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他能够感觉她身体的过分柔软,仿佛没有骨头一般,让他忍不住的想要蹂躏再蹂躏。

    可女人的感觉跟他完全相反,她只感觉到了男人身体的紧绷和坚硬,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林南城,已经很晚了,你耍酒疯也要有个限度,我没时间陪你在这疯。”

    说着,她开始小幅度的挣扎,“你放开我,赶紧放开我啊!”

    男人那双漆黑如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绝美的脸蛋,直到她皱起秀眉,露出肉眼亦可察觉的愤怒后,男人才笑了笑,声音带着磁性的低沉,眉眼之间流露出性感的雅痞,“果果,你刚刚都说了,跟女人耍酒疯的男人看起来不仅没有绅士风度,还特别特别的让人讨厌,为了对得起你给的讨厌,我怎么也要耍酒疯耍到尽兴才行啊!”

    “你还不够尽兴啊?”

    从客厅到房间,她都帮他解决了两次身体需求,他还想怎么样啊?

    男人轻挑剑眉,声音无比的无辜,外加委屈,“要怪就只能怪你的身体太迷人,让我随时随地都能硬……”

    这一刻,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反驳不出来,只能叫着他的名字泄愤,“林南城……”

    不知道是他太久没给她这种震撼的感觉,还是他就在她眼前身边,让她有一种久违的真实感,填充了她这一周以来,没有见到他触碰到他,而变得空白和不安的内心,竟让她不知不觉感觉委屈,前所未有的委屈。

    她的一双仿佛映着星辰大海的眼睛逐渐变得雾气蒙蒙,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泪来,他竟恶劣的继续欺负她,完全没有要就此停手的意思。

    宋果终于咬着红唇掉下泪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脸上的泪痕就被男人炙热的吻,一点一点的吻干了。

    “别哭,我趁着醉酒多给自己谋一下福利有什么不对?未来一年我都要忍着不碰你,让你先熟悉一下用这种方式取悦我们彼此,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情,有什么值得害羞难过的?嗯?”

    “林南城,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我才没有感觉到愉悦,只感觉自己是取悦你的工具,你想要的时候,我随时随地都要奉陪而已!”

    “可我怎么觉得……你很想讨好我?”

    他的声音里满是低哑的魅惑,“不然就算我有一万种想要欺负你的理由,你却只需要给我一巴掌,可你连巴掌都舍不得赏给我,不是巴不得讨好我是什么?”

    他比谁都清楚,她没有真正的生气,只是在跟他赌气,气他可以一周对她不闻不问,气他只有在醉酒后才会忍不住的碰她,平时对她就像瘟疫一样,能躲就躲,能避就避。

    可事实上,他也很想靠近她,但他怕忍不住,今晚也是借着酒劲才会为所欲为,清醒的时候,他比谁都要珍惜她,更不会让她做这种事情。

    即便……是在她默认同意的情况下,他也不会让她做。

    他不是在故意渲染自己有多深情,而是她太美好,美好到让他无法亵渎。

    “谁要讨好你?我,我就是忘了……”

    话落,她气急败坏的甩过去一巴掌,可他连躲都没躲,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房间里很静,也就显得她挥过去的巴掌声有些大,她被吓了一跳,一双如水的星眸紧紧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好像生怕他会因此愤怒而家暴她。

    半晌,男人才缓淡的说了一句,“一巴掌够解气吗?”

    她还是那副惊慌至极的表情,男人被她这副表情愉悦的心情大好,“或者我这么问,这一巴掌挥完,还要跟我赌气下去吗?”

    宋果连连挣扎,“林南城,你烦不烦?”

    “果果,让你承认心疼我,舍不得我难过,甚至是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爱我,就那么难吗?”

    宋果终于受不了了,“林南城,你直接说我小孩子气,不解风情,不懂风花雪月不懂浪漫不是更好吗?”

    林南城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随后撑坐起身,然后在她要转身背对他的那瞬间,直接把她拉拽到了自己宽大的怀抱里,“果果,我以后都不会用这种自以为对你好的方式躲你了,我知道你更需要我的陪伴,而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他这些天一直有意无意的躲着她,工作忙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在刚刚的那番对峙较量后,已经变得不言而喻。

    是的,他确实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想要她,而给她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孩子带来什么伤害。

    而比这些更让他介意的,是她委曲求全的样子。

    她应该不会喜欢用其他的方式来满足他不得不发泄的生理需求,但她知道他喜欢,所以她无论再不喜欢,也会迎合他的喜欢讨好他。

    可他不想要她的讨好,因为她没有必要讨好他。

    “你就只会花言巧语而已!你知不知道前几天夜里打了好久的雷?可你却还是深夜回来的,满身的酒气,发现我差点被你吵醒,甚至直接去了书房,选择和我分开睡……”

    说着说着,她开始泪如雨下,“林南城,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这段感情是一个错误,可那晚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居然有了这种想法,我甚至在想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所以你才会疏远我,装作看不见我……”

    男人再也听不下去了,“sorry,sorry,是我不好。”

    “我不想要你的道歉,我也知道我现在很矫情,在看待很多事情的时候都很自私,从来都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说到这里,她微微停顿了几秒钟,接着继续说道“可是林南城,我现在怀了孕,你就该迁就我的啊,这难道不是你理所当然应该做的吗?还是……我的要求真的太过分了?”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该跟你商量一下这件事情的,但却被我私自决定了,以为那是对你最好的方式……”

    林南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宋果柔声打断了,“林南城,我不介意的。”

    “你说什么?”

    “我说……”

    林南城突然噤了声,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宋果被他盯得脸色绯红,甚至有那么一秒钟,连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她低下头,间隔了十几秒钟后,才用着低淡的声音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做那种事情我不介意的,当然,我会那么做也并不是单纯的只是想要讨好你,你……你不要误会。”

    “孩子都要有三个了,我还能误会到哪去?嗯?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他从回来就在咄咄逼人,一直都在用着非常强势的态度逼她承认内心深处的所思所想,她以为打太极能够多少掩盖一下自己的心思,可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林南城行走军政商三界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怎么会看不懂一个喜欢自己喜欢到可以为了他生三个孩子的女人心思?

    是她从头到尾都太天真了。

    “行,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从今天开始,你要寸步不离的陪着我,我不管你是为我着想,亦或是舍不得我为你做那种事情,总之……”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从男人坚硬如铁的胸膛前抬起头,看着他深邃如夜的眼睛,“我为了你还要从鬼门关走一趟,我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宋果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所思所想,可她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觉得紧张,前所未有的紧张。

    她怕他的反应会低于她的预想,更怕他的反应高于她的预想,可这个世界上又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

    所以,她在等,等他主动对她说过分的话,这样她才能彻底的死了那份要他和普通丈夫一样,陪伴体贴妻子的心思。

    是的没错,在她看来,像林南城这种男人,如果能用钱解决或是打发的人事物,他绝对不会用另一种方式。

    人们都说,就算她母凭子贵,也要进林家门之前去做DNA亲子鉴定,又何况复杂如海的男人心思,她摸不清更猜不透。

    索性,她就不再摸不再猜。

    “所以……”

    林南城当然听懂了怀里小女人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笑了笑,声音里的情绪一点一点被抽离,“你觉得你自己是个用钱就能打发的女人?”

    话落,他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再开口时,声音里已经再没有任何情绪,“我还以为你必须是个用真心才能打发的女人,所以,你告诉我,一直都是我想多了吗?”

    他生气了,宋果明显的察觉出了他的怒气。

    “林南城,我们难道不是在互相误会吗?你以为我是那种可以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女人,我以为你是那种可以和普通情侣一样,能够毫不犹豫给我全世界的男人。”

    “可事实上呢?”

    她咬了咬红唇,好听的声音中虽然带着颤抖,但字字句句都很清晰,足够彻底搅乱他的心,“我们一直在互相猜忌,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线。”

    “林南城,婚姻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它还需要很多营养品,我能给你的和你能给我的都太少了,这样的婚姻要靠什么维系下去呢?”

    “三个孩子吗?”她笑了笑,声音和微笑都透着一股悲凉,“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都太可悲了,变成了婚姻和爱情的守墓人,不死不休。”

    林南城皱了皱眉,语调温淡的像是水,仿佛刚刚那个冷言冷语的男人已经不存在了一样,“果果,如果你觉得这两个孩子不能带给你快乐,婚姻也不能带给你快乐,我可以同意把这两个孩子打掉,也可以同意不结婚一直恋爱,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但你不能说我的爱有造假的嫌疑。”

    听到他可以同意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时候,她整个人懵掉了,大概过了十几秒钟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林南城,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

    “我知道你害怕面对我的家人,害怕三个孩子都要去做DNA亲子鉴定的画面,更怕生完双胞胎身材走形,无法定格我的眼睛……”

    他仿佛已经彻底恢复了清醒,刚刚那个醉酒状态的男人已经不复存在,“这些我都知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可以对我说过的话负责。”

    他并不想让两人的爱情变成什么悲情恋曲,只要她开心的陪在他的身边,他们有没有孩子,结不结婚都可以。

    人生苦短,没有必要为那些可有可无的事情烦忧,况且他们已经有了心乔,人生已经可以说是很完美了,实在不用过分强求更完美。

    宋果听到他的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林南城,你不知道打掉孩子也很伤女人身体的吗?”

    “知道,但比起生双胞胎的伤害要小很多,等到你身体恢复,我就会去医院做结扎,这辈子除了你的孩子,我谁的都不要。”

    他在给她承诺,用结扎的方式。

    只是……他去做结扎手术,和她去打胎,不是在互相伤害吗?

    “林南城,你是在逼我做选择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在自卑和更自卑的自己中,做一个最终取舍。

    而他会在两个取舍之中,都做出最大的让步和妥协。

    “如果我不是因为自卑才这样呢?”

    “不是因为自卑的话……那我倒要洗耳恭听一下了,毕竟我不能十分理解,还有什么样的原因和理由让宋美人在真爱和婚姻面前这么望而却步。”

    宋果将头垂得更低了一些,“那……如果我说我得了产前焦虑,你会不会觉得我的心理已经病态的太严重了。”

    她怀心乔的时候,因为外界的眼光,加上学业和家里施加给她的压力,让她的身体和心理一度崩溃,也就顺理成章的得了一个叫做‘产前焦虑症‘的病。

    这种病是抑郁症的一种,但小于抑郁症的危害。

    但也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情感脆弱,不愿意独处,她就是典型的症状之一,她已经在尽量克制压抑,但很显然,效果并不明显。

    “生心乔的时候我大出血,抢救了一天一夜,被推出手术室还要喂哺母乳,产科的护士一边给男朋友打电话,一边给我的胸部按摩产奶,那种推-奶的手法比顺产生孩子都疼,从那以后,我就对怀孕产生了极端恐惧……”

    她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她从得知怀孕以后的一系列变化,但他只听了一小部分,整颗心就像是被万剑穿了心,无比疼痛。

    “嘘,别说了,果果。”

    “林南城,我不是故意要说这些卖惨,更不是不愿意给你生孩子,我就是克服不了那种恐惧……”

    男人闭了闭眼睛,“别说了,我们以后都不要孩子了,明天我就陪你去打掉,嗯?”

    “你舍得吗?”

    “只要你快乐,我都无所谓。”

    宋果依偎在他的胸膛里,声音低淡的说道,“可我想给你生孩子,再说林家三代单传,到了你这里怎么可能不要男孩……”

    “那是我的事情,你不需要考虑。”

    “林南城,你听我把话说完。”

    她一双柔软的手臂环上男人劲瘦的腰身,因为窝在他的胸膛里,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透着几分性感,“我……我就是有些情感脆弱,不愿意独处,也许你陪着我,我就不会那么难过和恐惧了。”

    生心乔的时候她只有十八岁,别人都在上课化妆打扮,她却要给孩子喂奶换尿不湿,失去了十几岁女孩应该拥有的一切。

    可问她后悔吗?

    她不后悔,尤其看着心乔开心快乐的成长,之前所受的苦难就全都不值得一提了。

    她母亲身体不好,只生了她这么一个孩子,她常常就在幻想她有兄弟姐妹的画面,所以她曾发过誓,不会让心乔像她这样孤单,一定要给她生个弟弟或是妹妹。

    现在老天给了她实现愿望的机会,她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还是她最爱男人的孩子,她就更没有理由拒绝了。

    男人的脸蹭着女人的头发,声音性感到有些撩人,“真的不是为了哄我才这样说?”

    “我像是天生爱情狂,会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的女人吗?”

    男人听后,毫不客气的回了一个字,“像!”

    她气得眉毛一跳,“林南城……”

    “真的只需要我陪就行?”

    女人很轻很轻的点了点头,“有你陪着,再加上我积极做一下心理疏导,应该没有问题的!”

    男人听到她这样说,一双铁臂紧紧的拥住她柔软的身体,并深情款款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果果。”

    “嗯。”

    “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

    男人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廓,声音低淡,“当初怀孕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道的,有了孩子我就算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拜托林南城,你才是思想顽固不化的老古董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已经不兴母凭子贵的那一套了,再说了,我找到你,你就会娶我了吗?明明是我失误走错房间,而你又刚好喝了杯兄弟下了料的酒,责任根本无法划分。”

    女人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还有就是……我不想让心乔做私生女,既然我成不了林太太,给不了她光明正大的身份,还不如把她带在身边,这样的话,我余生也不会太孤单,心乔也会快乐一些。”

    “你就从来都没有想过,也许你逼位成功,我真的娶你了呢?”

    “怎么可能呢?”

    宋果深吸了一口气,“温暖那么有能力的女人,都没有入你们家人的眼睛,更何况是我,而且……那时候你心有所属,我带球出现也只是换来更多的难堪而已,我又不是欠虐体质,为什么还要屁颠屁颠的在你眼前晃悠,惹你烦呢!”

    林南城听到她的话,就在想,如果她早出现在他的身边,他会不会早点爱上她?

    可答案他也不知道,就像他从来都不知道他没爱过温暖一样,怎么去判断一段未知的情感?

    “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当然了,我从小什么都不行,就是特别有自知之明,很会察言观色,我想我要是在古代,一定会是一个左右逢源又八面玲珑的太监。”

    宋果的话成功的逗笑了林南城,他又抱紧了她一些,仿佛在用体温和怀抱的力度给她安慰和力量,“为什么是太监,不是贵妃?”

    “皇帝有那么多的老婆,我又最不喜欢在女人堆里争风吃醋,当太监多好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你呀,就是古灵精怪。”

    “那你喜欢古灵精怪的我吗?”

    男人嗯了一声,“喜欢。”

    “非常敷衍的语气。”

    “那怎么样才不敷衍?用不用我把衣服都脱了,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在敷衍?”

    “你浑身上下就系了一条浴巾,还想怎么脱啊?”

    两人四目相对,都露出了类似于幸福的笑容。

    这个夜似乎注定漫长。

    ……

    在宋果和林南城促膝长谈了一晚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变了,更像是热恋期的情侣了,就连被傅青山宠的无法无天的林嫣都说,他哥对宋果的宠爱都有些变态了。

    宋果倒是没有觉得林南城有多么变态,只是觉得他更温柔体贴了,什么事情都会先考虑她,再考虑自己,让她有一种这个男人已经把她放在了心里第一位的感觉。

    当然,也是从那晚以后,她就跟在他的身边陪他工作。

    他忙的时候,她就在他的总裁办公室里面看看电影刷刷剧,累了就上总裁休息室睡一会儿。

    他不忙的时候,就会带她出去兜风看风景吃美食,还时常带她去钓鱼下象棋修身养性。

    宋果虽然觉得他的生活习性和老年人差不多,但还是乐在其中,并且乐此不彼。

    这天,宋果和林嫣约了要一起去看电影。

    由于两个人都是孕妇,傅青山和林南城不放心,就亲自跟着,导致本来能看一部无厘头喜剧片的两人,为了妥协两个大男人的观影需求,硬生生的改成了一部好莱坞功夫大片,全程都是紧张刺激的打戏,让本来想要看电影放松一下的两人,硬是精神紧绷了两个小时。

    看完电影出来,林嫣就埋怨两人非要跟着,傅青山宠老婆什么都没说,林南城说了林嫣两句,却被宋果怼了回来,“林南城,你还好意思说嫣儿,明明就是你怂恿的最凶。”

    林南城看了宋果一眼,顿时闭了嘴。

    傅青山一直站在旁边看热闹,当看到林南城怂的一句话都没再说的时候,笑着说道,“林总这么宠女人,就不怕哪天把你女人宠得蹬鼻子上脸,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啊!”

    “说这句话之前,傅总还是先撒泼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吧!”

    当然,两人对话都用了非常小的声音,电影院外人声嘈杂,走在前面的两个女人就算有心想听,都根本听不出来说了什么,更何况两个男人还是故意压低了声音。

    不过宋果和林嫣确实没在乎两人的嘀嘀咕咕,在走出电影院后,两人一致决定要去吃韩国菜,两个大男人这次再也不敢有任何意见,她们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多一句话都没说。

    到了韩餐馆里,傅青山直接要了一间包房,到了包房里面,宋果和林嫣就开始讨论买什么样的奶瓶尿不湿和奶粉好,两个男人则坐在旁边陪着,很有耐心的样子。

    两个女人热烈的讨论着,完全忽略了身边男人,直到选不定的颜色时,才会抽空过来问一嘴什么颜色好看。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以后,之前点好的餐也陆续的被服务员端了上来,两个女人停止了讨论孩子,开始讨论起了美食。

    “果果,你如果喜欢吃韩餐的话,我还知道有一家韩餐特别好吃,过几天我就到了预产期,月子里应该什么都吃不了,我一定要趁着生之前好好吃一顿,明天你再陪我去哪家吃好不好?”

    宋果点头,“好呀。”

    “果果,你真好。”

    傅青山冷哼了一声,“你老公忙前忙后的伺候你,就不好了吗?”

    林嫣见傅青山冷了脸,便笑着说道,“你也很好呀,老公。”

    “哼,虚伪。”

    傅青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唇角弯起的弧度去出卖了他。

    林南城听到宋果要陪林嫣去吃韩餐,忍不住的问了一句,“果果,韩餐大都是辣味菜,你胃不好吃不了辣,又怀着孕,去了能吃什么?”

    “谁说韩餐都是辣味的呀?还有不是辣味的菜呀,再说辣的程度也可以选择。”

    宋果是有名的吃不了辣,但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吃辣,因为这个事情,林南城不知道说过她多少回,但她就是不长记性。

    现在她怀了孕,就更为所欲为了。

    “好吧,那明天我继续跟着你们,防止你这个小赖包作弊偷偷吃辣。”

    “林南城,你……”

    “我什么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宋果看着男人,男人也看着宋果,就这样对视了十几秒钟以后,宋果还是率先偏过了头,选择吃东西,不再说话。

    林嫣见林南城对宋果的口味控制的这么严格,不禁微微皱眉,“哥,你干嘛呀,怀孕的人本来就味觉不好,喜欢吃些重口味的东西,你不能总是跟着果果,不让她吃这不让她吃那的,那得多委屈嘴和胃呀!”

    怀孕的人本来就很辛苦,再加上味觉不好,会很喜欢吃辣的东西,林嫣很理解宋果的感受,但又怕宋果舍不得拒绝她哥,才会出声帮着说。

    可林南城显然不这样认为,宋果怕林南城会说难听话,于是就先开口打断了他要说出口的话,“没事的嫣儿,我的胃确实很不好,吃点辣的就容易疼,而且之前医生嘱咐过我,要让我在怀孕期间禁止吃辣,他已经给了我很多的宽容了,不然我连这些菜都吃不了。”

    傅青山在点菜的时候,非常注意两个怀孕女人的口味,点了一半辣味的才,又点了一半不是很辣的菜,所以林南城什么都没说,如果傅青山只点了辣味的菜,他肯定早就开口说话了。

    林嫣听后还是皱眉,“那怎么办呀?不吃辣会很难过吧!”

    宋果小心翼翼的瞥了林南城一眼,“有一点点吧。”

    “什么一点点?根本就是非常难过啊,我要是吃不了辣味的东西,就会衍生出许多委屈,就连和傅青山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都会拎出来说一通,直到他受不了,却又不能对我发脾气,只能妥协我的时候,我才会罢休,你怎么会那么听我哥的话呀?”

    “他,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呀?”

    林南城咬牙切齿的叫了一声林嫣的名字,林嫣吐了吐舌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宋果抿了抿嫣红的唇,半晌才说了一句,“他没有欺负我,就是……就是我有产前焦虑症啊,吃辣吃的多容易流产,所以我自己也特别注意……”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纪先生的小情诗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