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千金:老公饶了我

第154章意思是,我要娶你

    听到这里,司沛琳的心顿时“咯噔”一下,因为惊恐而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对不起,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她的恐惧,一方面是惧怕这个男人;另一方面,是怕他对司昂杰下手。

    而她这惊恐的声音,却让黎夜弦脸上浮现出些许惊讶,抬头看她:“从你进来到现在,就一直在跟我道歉。在你眼里,我真的这么可怕?”

    他的话,让司沛琳愣住了。她直直看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从今天起,随你去哪里,随你去见谁,我都不会管。”黎夜弦说。

    可司沛琳听了,非但没有任何喜悦,反而更为后怕——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不会轻易给任何一个人好处,他必定会让对方以同等的,甚至超出的价值来换。

    果然,下一秒,黎夜弦就开口:“但是,以后你不能再跟任何其他男人厮混。从现在起,你的身心,都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司沛琳有些不明白——当初他在酒吧找到她,把她带回来悉心管教,不就是想把她培养成一朵交际花,让她为他获取更多的利益吗?

    “意思是,我要娶你。”黎夜弦的态度很强硬,没有半点求婚的意思,而是直接的命令,“这半个月你就待在这里,会有专门的营养师给你调理身体。半个月后,我们举行婚礼。”

    现在,司沛琳的惊讶程度,绝对不会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司沛琳的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只有一连串的“为什么”,不停地在里面闪现着,晃动着……

    这个男人,是神经错乱了吗?即使他要结婚,以他的身份,也完全可以找个清清白白的世家小姐,他为什么要娶她这种满身污点的女人?

    他想要干什么,是在拿她开玩笑吗?不可能的,他从来不开玩笑。

    那……那是真的?

    “先生……”反应过来的司沛琳,立即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可黎夜弦却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也别试图惹火我。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黎夜弦这样的话,让司沛琳刚想说出来的话,就生生咽进了肚子里。但她仍然面露难色,甚至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毕竟,要跟这种男人结婚,要跟他朝夕相对一辈子,真的是需要勇气的。毕竟,他只要一个不开心,完全有让你悄无声息地尸骨无存的能力。

    三十多岁的黎夜弦,女人不少,可真诚交往的,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他以前是有过一个妻子,叫周瞳,不过那是他父母硬塞给他的,结婚没两年就因为性格不合而离了婚。

    因此现在,第一次遇到真心想要交往下去的女人,他竟失去了黑道大佬的铁腕,变得像毛头小子般青涩,甚至在默默考虑着——他刚刚的语气,会不会太强硬了点?会不会吓着她了?

    “不管我们曾经有怎样的过去,以后我们彼此忠诚,好好在一起过日子,行不行?”黎夜弦说,“沛琳,我是很有诚意的,希望你也能一样。”

    司沛琳知道,虽然黎夜弦现在是在问她,但他从来就不会给她拒绝的余地。而这一瞬,他那饱经风霜的黑眸里的真诚,竟莫名让她的心一暖。她鬼使神差般地答应了他:“好。”

    淡淡的笑意,在黎夜弦刚毅的脸上绽放开来。

    *

    紫园别墅内。

    厉权和刘芝蓉已经离开,别墅里恢复了安宁。

    晚上,厉擎苍依旧在书房里处理医院的事,陆亦双在卧室里休息,竟接到了何伟祺打来的电话。

    她看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名字,思绪就蓦地飞回到几天前,在A市仁爱医院,在厉擎苍的逼问下,严梦洁被迫承认,给她灌了药……

    虽然,严梦洁至始至终都没承认,何伟祺参与了行动,但根据厉擎苍掌握的证据,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何伟祺一定也参与了。

    想到这里,陆亦双就分外火冒——这个杀死自己孩子的杀人凶手,不好好地等死,竟然还敢打电话给她?

    停顿片刻后,她立马接了电话,却由于过度的愤怒而说不出话来。

    “亦双,你现在在上海吗?”电话那头,何伟祺的语气竟还分外关心,“你身体好点了吗?”

    “你母亲和严梦洁应该已经跟你说过,我会在近期跟你离婚。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们法庭上见。”陆亦双开口,声音却要多冰冷有多冰冷,“还有,你和严梦洁做过的事情,我们也会马上跟你们算总账,你们谁也跑不掉!”

    陆亦双的语气里饱含仇恨,就像从地狱里发出来的般,引得何伟祺的声音阵阵战栗,但还试图解释:“亦双,这正是我打电话给你的原因。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这其中是有误会的……还有,我爱你,我不想跟你离婚,不想失去我的老婆……我们见一面,好好聊聊,好不好?”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那一句“我爱你”,简直让陆亦双直犯恶心。她强忍住要吐的冲动,反唇相讥:“我们见一面,好再给你机会陷害我吗?我不是傻子!我们会见面的,但那是在法庭上!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我不会接的。”

    说完,她不等他回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

    A市,一个小餐馆包厢内。

    何伟祺怔怔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真被挂断了电话,他顿时心急如焚,抬头看了对面的杨秀琴一眼:“妈,怎么办,亦双不同意跟我见面,还挂我电话!”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刚出院的杨秀琴,见到这种情形,也是着急上火,“看来,陆亦双是打算追究到底了。陆家本来就不好惹了,再加上有厉擎苍撑腰,那到时候我们可就真完了!伟祺,这样,不如我们逃吧!”

    “来不及了。”何伟祺何尝没想到过要逃,但他早就发现,这几天,他们被很多人监视着,跟踪着。那些一定是厉擎苍的人。

    厉擎苍何许人也,岂会想不到,他们打算逃跑?

    此刻,他试探性地猛然一撇窗外,就看到至少有三个男人,很快躲到了电线杆后面。他了然于心,再看向杨秀琴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我们被监视了,逃不出去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完了吗!”杨秀琴受不了了,捂着胸口大叫起来,“不行,你不能去坐牢,绝对不可以!现在,我们只有想办法见到陆亦双,才会有一线生机!”

    “但她刚刚挂了我的电话,而且说,她不会再接我电话。”何伟祺沮丧的语气,颇有心灰意冷的味道。

    “她不接,我们就去上海找她!”杨秀琴马上说,“陆亦双那么喜欢你,为了你连厉擎苍都不要,她心里肯定还是有你的。只要你能跟她见到面,耐心地哄哄她,骗骗她,我相信她肯定不忍心真送你去坐牢,我们明天就出发!”

    “……好。”虽然何伟祺已经不再相信,他还能左右得了陆亦双;但这是目前唯一的一线生机,他仍旧要试一试。

    *

    第二天清晨,厉擎苍在别墅阳台里,接到了殷明芳的电话。

    “厉院长,您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了个大概。”不同于以往,这次殷明芳汇报工作时,语气明显欢快了很多。毕竟,她也乐于看到,厉擎苍终于出手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摆脱冷面阎王的称号,“严梦洁陷害陆小姐的事情,已经证据确凿,我们随时可以起诉她。但我们手上掌握的,何伟祺参与此事的证据还不够充分,起诉的话,并没有百分百的胜算。”

    “他那天晚上肯定参与了行动。既然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再查。”见目前还不能一网打尽,厉擎苍有些烦躁。

    “是。”殷明芳答应了后,又提议,“厉院长,要不要先让陆小姐跟何伟祺离婚?”

    毕竟,陆亦双现在还是已婚的身份,公然跟厉擎苍住在一起,显然不太妥当。

    “等亦双调养结束再说。”但厉擎苍更关心的,是陆亦双的健康。毕竟,陆亦双一旦要跟何伟祺离婚,何伟祺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千方百计地阻止。而目前,他不想让任何一件繁冗的事情,影响到她的休息。

    “好。”殷明芳说,“我会再加派人手去查证据。”

    厉擎苍刚挂断殷明芳的电话,手机里马上又进来一通电话,是他安插在A市,监视何伟祺他们的安保打来的。

    “厉院长,何伟祺和杨秀琴有异动,”安保开门见山地说,“他们买了火车票,目的地是上海。现在,要不要控制住他们?”

    厉擎苍稍想了片刻,便命令道:“不用,只要盯着他们就可以。”

    何伟祺和杨秀琴应该不是准备逃跑,毕竟他眼皮子底下的上海,可不是藏匿的好地方。他们应该是还抱着最后一点幻想,想要来这里找陆亦双求情,那可真是天真得很。

    厉擎苍对安保把细节说完后,就突然听到主卧里,传来一声尖锐而惊恐的叫喊。他的全部神经顿时被拎了起来,转身就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

    可当他跑进主卧,站在门口,却看到陆亦双站在全身镜旁,双手十分用力,才能捏起肚子上的一点肉,但她仍然惊恐万分:“才几天功夫,就长了这么多,肚腩都快要出来了!”

    厉擎苍这才松了口气,一撇她肚子上已经被捏得发红的一点肉,有些不悦:“你本来就瘦,长这么点肉怎么了?”

    “你还说,都是你,既不允许我出门,又要让我多卧床,还给我做那么多好吃的……”陆亦双有些埋怨地看着他,“这样,我真的会被养成猪的……”

    突然,厉擎苍眸里一道精光闪过:“你想出门?”

    “嗯。”陆亦双一听他这么问,立马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毕竟,成天闷在这别墅里,她真的快要被闷得怀疑人生了。

    “好。马上,我就安排司机带你出去。”厉擎苍说,“但要如美陪着你。”

    “真的吗?”陆亦双没想到,厉擎苍真的会松口,她脸上顿时露出极其兴奋的笑容,“去哪啊?我要去……南京路,淮海路,德基广场什么的,我要买好几身衣服,化妆品,包包……嗯,我还要去徐汇区,那边好吃的多……除了小笼包,百叶啊什么的,还有呢?有没有什么硬货,我要吃一大堆……”

    现在,她这副兴致勃勃地在计划着吃喝玩乐的模样,与她刚刚挤着肚子上那点肉痛苦嚎叫的模样,形成了鲜明对比,简直让人怀疑,这不是同一个人。

    厉擎苍被逗乐,嘴角微微弯起一个笑容,但随即消失:“那些地方都不准去。”

    他的话,宛如一盆冷水从陆亦双的头顶浇下,让她的声音瞬间变沮丧了:“那去哪啊?”

    “国仁医院的康复理疗科。”厉擎苍随即回答。

    陆亦双:“……”

    什么嘛,不过只是让她去医院做检查,说得好像要放她多大的假似的!

    不过,就算只是去趟医院,也算是放放风了,总比一直闷在这里要强很多。想到这里,陆亦双还是很快点头答应。

    *

    如美帮陆亦双收拾好东西,就带她离开了别墅。

    一个多小时后,厉擎苍看了看腕表,已经十点多。按照高铁的速度,何伟祺和杨秀琴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想到这里,他立马打电话给早已准备好的安保:“你们现在就过来。只要看到何伟祺和杨秀琴,不要废话,直接把他们赶出去。”

    安保答应了后,厉擎苍又补充了一句:“如果赶不出去,那就打出去。”

    挂掉电话,厉擎苍惬意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右手扶额,静静地等待着何伟祺和杨秀琴找上门来。

    之前,他们一个个用最狠的杀招来对付陆亦双;现在东窗事发,他们又想要过来求情?当然不可能!

    *

    十几分钟后,何伟祺和杨秀琴就到了紫园别墅门口,却看到别墅大门紧闭,门外站着好几个彪形大汉,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

    何伟祺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很显然,跟踪他的那些安保已经把消息告诉了厉擎苍,厉擎苍才会如此戒备,目的就是不让他和杨秀琴见到陆亦双。

    他猜测着,陆亦双肯定还不知道他要来紫园。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重生千金:老公饶了我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