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五好青年

第三一六章 跟咱们斗,他还嫩点

    杨都督的缉私队第一天就堵了两艘商船,一艘前往吕宋一艘说是去浙江实际上也是去吕宋……

    毕竟这个季节只能南下。

    两艘商船为杨信的拦路收费事业开了头彩,一天进账两千多两,而这仅仅是大明商船出海的出口税,接下来汹涌而来的南洋商船,已经把一座银山的大门在他面前打开。

    然后……

    然后广州就炸窝了。

    “杨佥事,老夫怎么未曾听说此事?”

    两广总督陈邦瞻阴沉着脸问道。

    他旁边吴中伟等人正围着那份新税法,一个个满脸阴郁,目光中全都隐含着仿佛被抢了骨头的恶狗一样的杀气,尤其是李叔元和洪纤若这对福建人,明显可以看出在不断吸气,仿佛两台需要降温的风冷发动机。

    他们终于明白杨信这个奸贼来广东干什么了。

    这是来明抢的啊!

    这是来抢大家口袋里银子的。

    “陈都堂,这广州包税的圣旨去年就下了吧?”

    杨寰端着茶杯一脸淡然地说道。

    陈邦瞻没有回答他。

    “既然这圣旨下到广州,都快一年了你们也没包出去,那就别怪我们另外想办法了。”

    杨寰说道。

    “广州一年舶税不过四万,圣旨却要以四十万包出,如此巨额的承包费如何会有人包,总不能包税商自己往里填吧?”

    吴中伟说道。

    “我们不嫌多呀。

    我叔父愿意掏四十万承包一年的广州海关。

    你们嫌四十万太高,但我叔父觉得四十万还有利可图,既然广州这边没有人包,那他老人家为了大明的税收事业,就舍己为国一回,不远数千里来承包广州海关。

    而根据之前的圣旨,包税商有权自行制定税法,所有自广东出海商船,都由广东海关制定税法,收税,缉私,故此我叔父制定了这份,并且让在下来知会诸公。既然这税法已经制定实行,原本广州这边原本的引税,水饷,吕宋船的加征饷,三十六行的出口税,这些乱七八糟都停了吧,原本在海道副使处的盘验也就不必了。

    以后番舶再到澳门,也就用不着香山县,海防同知,海道副使再派人去查验并抽分了。

    总之原本海外贸易的税都停了吧!”

    杨寰笑着说道。

    “停了?杨佥事说的倒轻巧,这些停了水师谁养?靖江王府的银子从哪里出?”

    李叔元怒道。

    “水师就不用你们操心了。”

    杨寰说道。

    “我叔父好歹还是总督沿海军务,这水师也是我叔父部下,他不会饿着水师的兄弟们的,至于靖江王府的银子,让他们找我叔父商议吧,总之这海关的事情就不需要各位操心了。另外再下这里还有几份给诸位的东西,我叔父说这些东西他是不信的,不过既然有这个东西,我们锦衣卫终究还是不能无视,总之诸位请放心,我们锦衣卫都是秉公执法,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杨寰说着从手下那里接过一个小匣子,然后带着一脸诡异的笑容放在桌子上,这才在一帮大员们阴沉的目光中起身扬长而去。

    “都堂,这如何是好?”

    周光燮看着他的背影消失,然后急忙问陈邦瞻。

    “都堂,咱们广东上下可都指着这海关呢,让这个奸臣一闹可就全完了。”

    李叔元说道。

    他也有一大堆货在澳门啊。

    虽然他是晋江人,但泉州不能出海贸易,只能就近到月港,可月港没有澳门这样的好地方啊,福建商人多数都是在澳门做生意的,那里的福建商人甚至比广东的都多,倒是工匠,小贩,雇员多广东的。

    他家在澳门也有商号,货栈,囤积着货物等葡萄牙船来。

    而且是走私的。

    澳门的福建商人全是走私的。

    不走私就走月港了,何必要跑到澳门去。

    实际上最早开拓澳门的不是葡萄牙人,而是在海禁期间亦商亦盗的漳州人严启盛,这家伙从天顺年间就在澳门走私,从某种意义上说澳门最早就是从福建商人的贸易基地发展起来,所以现在控制澳门的其实是葡萄牙人和福建人,这就是为什么郑芝龙的舅舅会在那里。

    泉州漳州的走私商其实全在那里。

    可现在怎么办?杨信要收税啊,就那税率还不如走月港呢,可问题是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都堂,您得给这广东百姓做主啊,这个狗东西一闹,三十六行的人还怎么做生意啊。”

    吴中伟说道。

    他其实是想说这样三十六行还给咱们钱干什么?

    大明朝从广州一年出口几百万两的货,法定十抽一的税,最后一年抽了两万两,而且还是强制性摊派出来的,那剩下的几十万都去哪儿了,当然不是牙行的利润。三十六行充其量也就是啃个骨头喝点汤,那肉都在从上到下这些各级官员手里,哪个两广总督干上三年不卷个几十万两回家?

    可现在……

    人家凭什么给他们银子?

    他们又不负责收税了,人家要贿赂也得贿赂杨都督。

    不过杨都督是包税的,所以杨都督不需要贿赂,交的税就是他的,可他那边是爽了,广州这些上上下下的官吏全哭了。

    “诸位,既然杨都督肯代劳,我等何乐而不为,老朽年逾六旬,自从接了陛下这包税的圣旨,那是夙夜忧虑,就愁着如何把这事办了,却不想杨都督大公无私,不远数千里来承包这海关,我等正应当欣慰。至于杨都督这税率合理与否与我等无关,既然海关已为其所承包,他自然有这权力定税法,我等需要做的只是做我等该做的事情。

    不该我等管的就不要管了。

    至于之前收的那些税,与海关有关的自应取消,与海关无关的也就不关杨都督的事了。

    总之诸位议一下。

    老朽年纪大有些困顿,就不陪诸位了,至于这箱东西,先放到老朽那里吧。”

    陈邦瞻说道。

    说完他拿起小匣子,自顾自地站起来走向外。

    “都堂……”

    李叔元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吴中伟拉住了。

    陈邦瞻就那么走了,然后李叔元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吴中伟。

    至于小匣子里面是什么,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陈邦瞻是副都御使,他有权处置这种东西。

    “都堂说的很对,这与海关有关的的确该取消,可这与海关无关的,那杨都督也不能胡乱要求。”

    吴中伟说道。

    “可哪有与海关无关的啊。”

    周光燮说道。

    他明白吴中伟的意思,杨信收杨信的,这边收这边的,最后逼得商人走投无路去跟杨信拼命,或者加大走私力度,最终只要今年杨信在海关的收入达不到四十万两,他自然也就玩不下去,更何况他养着那些手下的成本,也是要在海上贸易里出的。

    四十万两的承包费啊。

    再加上养活那支舰队的,恐怕最少也得六十万才能回本。

    只要让他收不到这些税就行了,杨信也不是做善事的,赚不到银子他也不会继续自己往里填。

    “他说取消牙行,取消船引,所有商人自由贸易那就取消了,他可没有这个权力,另外那些出海的商人在澳门以外收购货物,这税也是要交的,这广东说到底不是他说了算的。就给他把这份税法贴出去,另外跟那些靠海外贸易的士绅说一声,今年的船引重新发,原本已经发的取消,跟三十六行的人说一下,三十六行照旧,派人在虎门和各处关口严查,除了三十六行的人,谁向澳门运货抓住以走私论。

    让三十六行的人明白,杨信才是咱们共同的敌人。

    若他们不懂事,那咱们就只好换人了,三十六行又不是说非他们三十六家做。

    这广州有的是想做的。

    另外他不是说让靖江王那里找他吗?那就把今年运靖江王府的银子停了,让他们去找他要吧。

    还有。

    让米行的人停止对澳门的官籴。

    就说广州缺粮,顾不上管夷人了,他们自己想办法吧,知会各府县严查白艚,知会各地士绅,杨信不赶走谁都没好处,切不可贪一时之利,此时需精诚团结齐心协力把这个狗东西赶出广东,谁再敢向澳门走私粮食,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了。”

    吴中伟说道。

    “高,实在是高!”

    周光燮说道。

    这就是给杨信断粮了。

    一边是断粮,一边是靖江王府的人闹,还有那些商人疯狂走私,看杨信如何应付这些。

    三十六行就是三十六家有特许对外出口权的商号,但是否给这个特许全看市舶司,然后外国商船来了把银子交给市舶司,他们在市舶司主持下谈好价格和数量领银子给货。过去有税监太监时候,税监太监控制整个程序,但太监召回后布政使司控制整个程序,三十六行全靠布政使司赏饭吃,叫他们怎么做他们就得怎么做。

    “跟咱们斗,他还嫩了点!”

    方中伟冷笑道。

    “可我怎么办?”

    李叔元在一旁焦急地说道。

    “端和老弟,些许银钱损失而已,只要我们把这个狗东西赶出广州,以后还不是照旧。”

    方中伟说道。

    “天祸大明,怎么生出这么个奸臣!”

    李右布政使悲愤地叹息着。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大明之五好青年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