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才气

86

    两人直犯迷糊,不明白黎叔所说的速度指的是什么,黎叔道:“当初我和天机子比试武功,争夺逍遥派掌门之位,当年那一战我记忆犹新”,风灵子道:“那黎叔为什么当初输给掌门人”。

    黎叔捂着心口道:“当初那一战我以为自己的剑法已经赢过天机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使用混元神功,害得我功亏一篑”,风灵子傲慢道:“还是技不如人”,黎叔道:“错,以我的剑法远远在天机子之上”,风灵子道:“真是老谋深算,留一手”。

    黎叔拔起风灵子的宝剑,用手摸了一下剑身,说道:“白虎剑,浪子之剑,飘逸洒脱,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就特别要强,只不过没有人好好教你,今天黎叔就教你一招剑法,无形之剑”,风灵子道:“无形之剑?”,黎叔道:“对,是我独创的剑法,比剑十三宗更上一层,可以无形之中用剑”。

    风灵子道:“我不明白”,黎叔笑呵呵道:“你还年轻,武学修为在逍遥派中算是可以,只不过一直都是被萧格压制一头,永无出头之日,只有打败萧格,你才能够在众弟子心目中树立形象”,风灵子念道:“无形之剑?”,充满疑问,黎叔道:“看好了”,往后退了两步,手腕腕力的瞬间,白虎剑已经在风灵子的眼前消失,能够见到的只有黎叔的手腕,别的什么都见不到,随着身躯的扭动,黎叔双脚迷魂,令人眼花缭乱,一个扫荡腿,卷起阵阵石块。

    随心所欲的剑法一圈横扫,飘落起来的石块都碎成两半,眼睛相当集中,,无论是剑招,还是身体的趋势都在一般剑招之上,速度极快,相当一般剑客出剑的三倍,双脚朝天,双手朝地滑动,风灵子眼神不停转动,目光四射只为看见黎叔出剑,只见黎叔身体上下翻动,风灵子眨眼的瞬间,黎叔人已经不见,风灵子感觉到阵阵力量在自己的身后,待风灵子转身,一把剑已经触到风灵子的脖颈之间。

    风灵子道:“果然速度极快,如果我要练此剑法大概需要多长时间”,黎叔将剑交给风灵子,道:“记住心法,每日这个时辰都来这里,我叫你如何走捷近”,风灵子抱拳拜谢道:“多谢黎叔”,黎叔笑脸道:“我们的目的都相同,何必说谢”,刘芝芳道:“黎叔,我要学这套剑法,我要亲手杀了李天龙”,黎叔念道:“李天龙啊李天龙,只怪你坏事做尽,我答应你,到时候一定给你机会”,刘芝芳道:“好”。

    旁晚时分,碍于情面的刘芝芳来到萧格所面壁的山洞,萧格道:“师妹,你怎么来了”,刘芝芳道:“师兄,我来看看你,掌门人也真是的,偏偏非要处罚你,这件事情明明二师兄咄咄逼人”,萧格道:“不关风灵子的事情,是我愿意在此面壁思过”,刘芝芳道:“你这又是何苦,这里这么潮湿为什么只有石板,对身体很不好”,倒是非常体贴起来,萧格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这样的苦日子已经习惯了”。

    刘芝芳眼睛余光喵了一下山洞,并没有特别之处,在山洞内到处转了转,似乎在寻求什么,未果,萧格道:“这里环境不好,你还是早些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刚好安静一下”,刘芝芳道:“大师兄,你要多保重身体”,萧格道:“我明白”,天色渐近黑暗,萧格感觉到在山洞内密不通风,全身不适,心想道:“我身体本来非常硬朗,这是丝毫抵挡不住这里潮湿的空气”,萧格坐在地上打坐,只感觉到阵阵内力灌输到全身。

    两个时辰后,萧格想到李天龙曾经交代我的事情,此时想到禁地石壁上的武功招式,反正在这里更是感觉到不适,更不知道吴安康跑到哪里去了,还不如去学习一下武功,对以后也有很大的用处,立即起身来到禁地,环顾四周,没有见到有人,打开禁地的大石门,走进禁地,点燃四周蜡烛。

    墙壁上的武功招式萧格尽收眼底,于是打坐在地,萧格心想道:“没想到师傅这些都安排我,怪不得我的内功明显比逍遥派其他师弟强,原来是师傅特意安排”,双掌合一归于胸前,天灵盖上的头发开始渐近冒烟,内功散热的效果,墙壁上人的动作在萧格的脑海中闪过,萧格的双手也在不停比划,全身的各大穴位汇为一体,萧格起身照着墙壁上的人物进行比划,有站起,有怀中抱月,双掌合一,再对照墙壁上的武功口诀。

    動靜之機,在於陰陽,總歸神聚。神聚則一氣鼓盪,煉氣歸神。氣勢騰挪,精神貫注。開合有致,虛實清楚。左虛則右實,右虛則左實。虛非全然無力,氣勢要有騰挪。實非全然佔煞,精神宜貴專注。緊要全在胸中腰腿間運化,不在外面。力從人借,氣由脊發。胡能氣由脊發?氣向下沈,由兩肩收入脊骨,注於腰間。此氣之由上而下也,謂之合。由腰展於脊骨,布於兩膊,施於手指。此氣之由下而上也,謂之開。合便是收,開即是放。懂得開合,便知陰陽。到此地位,呼翕九陽,抱一合元,可名混元神功。從此功用一日,技精一日,漸至從心所欲,豫順以動,罔不如意矣。

    務使氣斂入脊骨,呼吸通靈,周身罔間。欲要神氣收斂入骨,先要兩股前節有力,兩肩鬆開,氣向下沈。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行氣如九曲珠,無往不利。能呼吸,然後能靈活。吸為合為蓄,呼為開為發。蓋吸則自然提得起,亦拏得人起。呼則自然沈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運氣,非以力使氣。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則無力,無氣則純剛。

    萧格左思右想,觉得其中一句‘神氣收斂入骨’捉摸不透,说道:“按照本派武功心决来说,这句话却是错的,如果将神气收起无法释放,只能够造成自己走火入魔,本派的心决却是将‘神气散与胸前’,一招制胜,萧格双掌在胸前搓了一下,接连分开,一个顺势朝下震开,萧格突然感觉到一股内力汇集到自己的胸口,自己赶紧收了招式,印堂发黑,萧格赶紧打开大石门,随手将大石门关了起来,急匆匆往后山狂奔而去,脚踏树木两旁,很快来到大石山旁,一把掌按在大石头,感觉到气息倒逆而行,手掌按下的地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印痕,萧格气喘吁吁道:“难道我要走火入魔,不行”,双指点住自己的左右两侧的‘壇中穴’和‘天溪’两大学位,整个人立即坐倒在大石下。

    印堂由原本的发黑变为暗灰,萧格双掌交集在胸口,上上下下不停转换,双掌运足内力撑开,猛然向前一推,顿时内力四射,气势磅礴无比,落叶飞起,乱石弹飞,一道地面裂痕出现在萧格的面前,萧格将体内的内力都释放光,感觉到神清气爽,看了看自己的双掌,接连运足内力,双脚跳起来,对着大山接连一掌,天崩地裂,萧格心想道:“没想到混元神功如此大的威力,原来想要练就混元神功还要经历要入魔的危险”。萧格倒是非常淡定道:“这里已经非常不错了,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好挑剔的”,吴安康坐立不安,坐也不对,站也不对,看着潮湿的山洞,只有一块石板,上面堆了一些干草,山洞口还会有落水在不停滴答,萧格说道:“你先回去吧,不必留在这里陪我受罪”。

    外面传来阵阵脚步声,吴安康说道:“有人来看你”,踏过坎坷的水湾,那人来到山洞内。萧格道:“师傅”,李天龙来看望萧格本为理论情长,可是萧格却是自己让他闭关,面壁思过,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来看望萧格,李天龙上前道:“格儿”,萧格喜道:“您老人家怎么会来这里”,李天龙道:“你生气了,怪为师将你困境在此”。

    萧格道:“徒儿不敢”,李天龙道:“清晨的事情为师是没有办法,面对众逍遥派弟子一口咬定,为师只得委屈你”,萧格摇头道:“可别这么说,男子汉大丈夫站得直,立的正,这点事情并不算什么”,李天龙道:“看来事情远比我想象中有些糟糕”,萧格疑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您如此着急”。

    李天龙道:“恐怕逍遥派要遇到百年一遇的劫难,为师最担心的事情莫过于此”,不紧是吴安康吃惊,更令萧格一惊,萧格道:“你有事情就请直说”,李天龙看了一眼吴安康,萧格说道:“师傅,这位朋友是我在江湖上的生死之交,不必怀疑”,李天这才放心说话,说道:“逍遥派的暗鬼开始蠢蠢欲动”,“暗鬼”萧格随口而出,李天龙道:“不错,这些年一直在提防着我,想要谋夺我的位置”。

    萧格道:“师傅,何出此言”,吴安康道:“这未免太过于危言耸听,您武功这么高强,还有谁能够谋夺您的位置”,李天龙道:“这次不紧是一个人的动作,而是联手”,萧格愣在那里,紧听李天龙将话语都说完,李天龙继续说道:“黎叔和风灵子,这两人日后一定会搅局”,萧格解释道:“黎叔这些年对逍遥派的贡献是有目同睹,风灵子更是将逍遥派管理的有条有据,这两人怎么会想要谋夺位置”。

    吴安康插话道:“这么一说倒是非常明确,今天风灵子想要借助我的事情,公然挑衅你的逍遥派地位,如果今天战败的人是你萧格,那他肯定日后更加不把你放在眼中”,萧格不听解释,义正言辞道:“我不信,那么亲的师弟,胜似兄弟,我不信他忍心谋杀于我,除非他真的没有良心”。

    李天龙道:“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你也不是不知道,处处与你为难,无非他想要做逍遥派的掌门”,萧格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很正常,如果他能够在武学上超过我,我愿意拱手相让”,李天龙骂道:“懦夫,逍遥派的掌门在你刚入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属于你,从小到大我一心都是栽培你,更是将我的成名绝技混元神功有意无意传授于你,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在你出任掌门的那一刻,有更多的胜券”。

    吴安康心想道:“没想到大恶魔李天龙竟然这么关心他的大弟子,这样难怪二弟子想要一心谋夺掌门的位置”,萧格道:“不会的,他不会不顾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对我不利”,李天龙脸色一变,咳嗽两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萧格急速上前扶住李天龙,问道:“师傅,您这是”,李天龙道:“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强支撑着自己的身躯,我的大限也不远了,为师只想在离死之前将毕生的武学全部传授与你”。

    萧格拒绝道:“师傅,你这又是何苦”,李天龙道:“你在这里可以安心学习混元神功,这个是掌门人的扳指,现在就传授与你,天色渐暗的时候到逍遥派禁地学习混元神功”,掏出掌门人扳指递给萧格,萧格连忙拒绝,说道:“不行,我不能接受”,李天龙道:“你也看到我现在身体现状,年轻的时候不会畏惧任何人,一旦人到了老年,什么都害怕,害怕那一天很快到来,为了以防万一”,萧格看着李天龙手掌中的扳指,一时手足无措。

    吴安康道:“萧兄弟,既然你的师傅看重你,说明你的身上只得他骄傲的地方,收下来,给你师傅一丝心中安慰”,萧格愣了半晌,战战兢兢手下扳指,李天龙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说道:“一定要把扳指收藏好,外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的扳指,带上扳指代表责任”,萧格抱拳道:“是”,李天龙道:“我先走,时间长了以免给别人留下把柄”,萧格道:“恭送师傅”。

    待李天龙走后,吴安康喜面恭贺道:“萧兄弟,恭喜你”,萧格玩弄手中的扳指,说道:“不知道逍遥派会不会如师傅说的那样”。

    吴安康俏皮说道:“混元神功,当年可是一举战胜上官木和王皓轩的武功,两大门派联合出手都不是你师傅的对手,如果你学了这种武功,一定可以战胜雄飞,不让雄飞的奸计得逞”,萧格喃喃道:“外忧内患,多事之秋”,吴安康道:“不,是多事之春”,逍遥无奈的摇了摇头。

    逍遥派东面山峰上,风灵子独自一人坐在山峰顶上,面朝一望无际的山脚,剑插在旁边三尺处,手中提着一壶酒,蒙头大喝,气喘吁吁,心中想着今天和萧格的那一战,萧格以绝对的胜算占上风,抓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头,立即捏的粉碎,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风灵子耳朵一动,神情一惊,猛然转头,只见一位美丽的姑娘站在风灵子的身后,成熟的女子,正是小师妹刘芝芳,一脸愤怒谁都看得见,刘芝芳也满脸不高兴,说道:“二师兄,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和大师兄大大出手”,风灵子冷峻道:“我的事情你少管”。

    刘芝芳道:“你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风灵子突然站了起来,脸部紧贴刘芝芳的面孔,两人之间只隔大约一尺的距离,刘芝芳不好意思往后退了一步,刘芝芳笑道:“你不也是一样”,刘芝芳道:“我怎么和你一样”,风灵子道:“难道你是真的喜欢萧格”,刘芝芳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风灵子道:“你喜欢萧格无非是因为他以后会坐上逍遥派掌门人的位置”,刘芝芳解释道:“你胡说”,风灵子哼了哼,疯疯癫癫,自嘲道:“我胡说?你的心思我最知道,那么有心机的女人,萧格怎么会喜欢你”。

    刘芝芳大骂道:“你不要出手伤人,你也不照照镜子,凭你的本事如何赢得了萧格”,风灵子愤怒起来,双拳攻击刘芝芳,刘芝芳也不是吃素的,反应极快,迅速闪开,双手按在地上,双脚腾空,双脚踢风灵子,风灵子运足内力,汇集到双掌,刘芝芳见势赶紧翻身,双脚落地,双掌相迎击,对掌过后,两人都是面不改色。

    山腰边上又上来一个人,那人正是黎叔,站在很远处看了一会,漫不经心走到两人身边,风灵子和刘芝芳都没有称呼黎叔,想必这三人之间已经很熟悉,黎叔道:“你们还不嫌闹,非常在这里打斗”,风灵子哼了一声,默不作声,刘芝芳道:“黎叔,风灵子是不是疯了,今天竟然大胆挑衅萧格,这不是暴露我们的目的吗”。

    黎叔转脸对着风灵子道:“想必今天李天龙已经知道我们的目的,这些年我们所受的委屈到时候一并还给他”,风灵子道:“知道又怎么样,老狐狸,从小到大只知道对萧格关爱有佳,什么事情都轮着他,根本没有将我们放在眼中,做事情总是留有一手”,黎叔道:“今天试探萧格的武功,感觉有多少把握”。

    风灵子道:“凭借剑法他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不知怎么后来感觉到他的掌法有种特别的内力,使我招架不住,突然间的一股力道”,刘芝芳道:“是不是他在江湖上跟谁学的什么特异的武功”,黎叔道:“那不是在江湖上学的武功,而是李天龙的成名绝技,混元神功”,自从李天龙回到逍遥派,众人都知道天机老人本名为李天龙,逍遥派上上下下都知道。

    刘芝芳道:“那就是混元神功,这些年我从来都没见过”,黎叔道:“你当然没有见过,他一直隐藏自己的武功招式,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李天龙竟然将混元神功传授给萧格,不行,我们不能等萧格的羽翼丰满,那样我们更没有办法对付李天龙”,风灵子发狠道:“可恶”,黎叔道:“今天见你的剑法过于强势,这是练剑最愚蠢的招式”,风灵子道:“什么意思”。

    黎叔道:“剑招变化多端,以一变应万变,虚中带实,实中带虚”,风灵子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黎叔哈哈大笑,风灵子紧盯着黎叔双目看,说道:“凭内力你不是萧格的对手,如果你的剑招中不加点虚招,你从什么地方可以占到便宜”,风灵子道:“你所说的虚招指的是什么”,黎叔伸出食指道:“速度”。萧格微微点头道:“都是我的错”,李天龙道:“好,为师就罚你到后山面壁思过一个月,你有什么异议”,萧格抱拳道:“徒儿甘愿认错”,吴安康欲言又止,抓耳捞腮,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这是逍遥派门派之间的错,李天龙道:“那好,今天的事情都到此结束,该干嘛干嘛去”,众人齐声道:“是”,纷纷左奔西走,萧格来到吴安康的面前,问道:“你的伤势怎么样”,吴安康陪着笑脸回道:“没事,都是皮肉之伤,没什么大碍”。

    萧格拍了拍吴安康的肩膀,萧格走到后山,吴安康也紧随其后,萧格道:“吴兄弟,面壁的事情就不要你过来了,你留在青龙阁”,吴安康道:“不,青龙阁哪能够呆的下去,你都面壁了,我回青龙阁不是找死吗”,萧格道:“让你见笑了”,吴安康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维护你的二师弟”。

    萧格道:“我和他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我处处压他一头,青龙阁的位置之争更是让他迷失自我,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为什么这次他能够主动挑衅”。

    吴安康直摇头道:“没想到逍遥派竟然也是明争暗斗,我觉得那个黎叔来头不小,处处袒护着风灵子,他们关系不错”。

    逍遥派的后山风景幽雅,山洞内却是幽暗无比,潮湿的环境,吴安康已进入山洞就感觉到阵阵风刺骨,山洞内山洞外温差太大,吴安康破口大骂道:“什么鬼地方这么潮湿”。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翡翠才气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