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门帝师

87

    青索剑和七星龙渊正在纠缠的难解难分,王宇航的‘千洋俱灭’从中搀和,陈彦博渐近感到压力的到来,心神不定,陈彦博一直被两人逼到山边上,后面两人还在追逐,陈彦博一转身,前方是王皓轩和王宇航,后面是大山,数十丈山峰,估量一下,就算武功再高都无法跳那么高。

    上官海棠见状赶紧跑了过去,陈彦博叫道:“你不要过来”,未等王宇航反应过来,上官海棠穿过两人的间隙来到陈彦博的身旁,扑到他的怀中,转身直视王宇航和王皓轩,试图挡在陈彦博的前面,陈彦博一手拿剑,对于一个已经断臂的人无法做到照顾身边的人,只能够担心,火烧眉头,上官海棠义气迸发道:“要死我们一顿时心一揪,王皓轩看到王宇航的脸色不对,生怕在危急关头,心慈手软,劝阻道:“宇航,不要被美色所迷惑,想想铸剑山庄,什么都不能失去”。

    王宇航道:“我自会心有分寸,事情孰轻孰重心中有数”,金小亮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受了很重的伤,自己父亲也是命在关头,王皓轩道:“想死还不容易”。

    天色有变,天空绽放色彩,照耀整个大地,突然大石山上很多石头往下滚,陈彦博幸好离大山比较近,这些石头为能够砸到陈彦博和上官海棠,都往王皓轩,王宇航的面前滚去,王皓轩用七星龙渊接连劈碎大石头,看着山顶,王皓轩说道:“不会又是天门所用的阴招,如果是天门的人,那可就糟了”,两人顿时神经绷紧,着急不安,未想到山峰上却只有一个人的身影,一身藏青色的衣袍,头发飘逸,刺手空拳,站在山峰口上,鹤立独行。

    陈彦博用仅有的单臂将上官海棠揽入怀中,心想道:“对方是谁,不知道是敌是友”,山峰上身影明显是一个年轻人,不可能是天门的人,王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山峰上那人竟然往这数十丈山峰上跳下,陈彦博也是非常惊讶,刚才是那个人有意无意救了自己,这次这个人却要跳崖,那个身影飞流直下,不是垂直跳下,而是顺着山崖的崖面往下跑,数十丈的山峰,就算有人能够垂直跑下,正常的人都是非死即伤,众人心想到这个人肯定必死无疑,没想到那个人竟然稳稳站在四人的中间。

    王皓轩的面孔上露出震惊的面目,那个人只是面朝王皓轩,陈彦博见到王皓轩面目表情非常震惊,想必这个人来头不小,那个人转过身来的那一刻,陈彦博和上官海棠都惊呆了,这个人正是他们要找的天下第一庄少庄主上官令云,也是上官海棠的哥哥,只不过上官海棠不知道上官令云不是自己的亲哥哥。

    上官海棠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一时间的喜悦无法用语言表达,上官令云英俊的脸庞倒是非常冷静,说道:“怎么不认识我了”,上官海棠一激动叫道:“大哥”,声音清脆悦耳,甜美有力,陈彦博也随即叫道:“大哥”,上官令云走进两人面前,说道:“自从你们掉进山谷的那一刻,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没想到今日在此见到你们,我实在太开心了”。

    陈彦博松开上官海棠,上官海棠一头扑进上官令云的怀里,喃喃说道:“大哥,你现在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好想你”,上官令云拍了拍上官海棠的双肩,道:“没事,有大哥在,什么都不要怕,哥也很开心,见到你们安然无恙”,说完将上官海棠松开,却见到上官海棠的面表极其憔悴,苍白无力,连嘴唇都开裂,说道:“怎么脸上变得如此模样,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上官海棠只是委屈,什么事情都没有说。

    上官令云斥道:“陈彦博,是不是欺负我妹妹”,陈彦博顿时手足无措,上官海棠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陈彦博”,上官令云陪着笑脸道:“我当然知道不是陈彦博,一定是这两个人”,一手指着王皓轩和王宇航的鼻梁说话,王皓轩道:“好侄儿,我是你伯父,竟然如此大逆不道”,上官令云苦笑道:“侄儿?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话,我感觉到对你脸红,真是不知羞耻”,王宇航喝道:“你说什么,说话注意点”。

    上官令云道:“天下第一庄和铸剑山庄早就决裂,这些都是王皓轩一手策划的,现在天下第一庄被毁,你们是开心了,不是吗”,王皓轩愣在那里不肯说话,上官令云继续说道:“我也不是在寻仇,我和你也无冤无仇,铸剑山庄也终会有那么一天,让你尝尝什么叫做一无所有”,王皓轩淡淡道:“在利益面前没有谁对谁错,狼为肉食,有天下第一庄的地方,别人总是铸剑山庄的名威抛之脑后,也别怪我不念当初的兄弟之情”。王皓轩无耻的面目表现出来,足以让金响天大吃一惊,二十年来一直效忠的铸剑山庄主人竟然是如此人物,金响天叹气道:“明知今日何必当初,是铸剑山庄成就了我金响天,振兴金家的名声,如今却败在铸剑山庄的手中,此生无以相还,只得以死谢罪”。

    金小亮着急道:“爹,你在说什么,我们金家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更是没有对不起铸剑山庄,这些年我们金家对铸剑山庄任劳任怨,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铸剑山庄这么对待我们金家,于世不公,是铸剑山庄对不起我们”,王皓轩苦笑道:“那我应该多谢你们才对,现在大难当头,任何人阻挡我生存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金响天运足内力,用力一挣,铁链在他的挣脱下,断成两段,王皓轩心想道:“金响天是真的打算造反,看我必须要收拾他,否则铸剑山庄的威严何在”,七星龙渊上手划破天痕,地盾,天穿,夹道而行,金小亮大叫道:“爹,小心”,金响天双手合十,双掌猛然分开,撕心裂肺的掌法,夹杂着愤怒和不满,两股强大的内力相碰,显然金响天这些年一直忙着铸剑,似乎忘记烈火掌,王皓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可是凭借七星龙渊这样的神兵利器名震江湖,成为一代侠客。

    金响天被七星龙渊的剑气刺破掌心,一阵惨叫声跌倒在地,王皓轩用剑指着金响天的喉咙,问道:“你是斗不过我的,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以后,恐怕没有以后,背叛我的人必须得死”,金响天哈哈大笑,说道:“一直以来你都是自高自大的人,你这种心不适合成就大业,也注定一辈子不会成就大业”,王皓轩发狠道:“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金响天道:“就算现在杀了我,你一样不会成功,你的心胸真的变得越来越狭窄,不知道是谁能够笑到最后”。

    金小亮哀求道:“王皓轩,不要伤害我爹”,王皓轩一怒之下,剑尖从喉咙划下,顺着人体分界线划到下半身,金响天更加疼痛,血流不止,‘啊……’,惨不忍睹,金小亮双脚腾飞,朝着王皓轩怒飞而来,王皓轩转身给其一剑,震破金小亮的攻击力,那一刻充满杀伤力,原来王皓轩一直在隐藏实力,连陈彦博都惊叹不起,说道:“好厉害的剑气,原来一直以来他都是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其实江南四侠为首是七星龙渊这样的神兵利器,王皓轩当属第一”。

    江南四侠,七星龙渊王皓轩,斗转星移上官木,回旋掌慕容信,乾坤拳柳肖生,四人各有特色,成为一代大侠,英雄,如今却都变得非常陌生或仇人,王皓轩说道:“七星龙渊还没有你们想象那么弱,烈火掌确实具用阳刚之力,不过七星龙渊更是上古神兵利器,刚硬无比,纵然是金刚不坏之身都能够刺破”,金小亮捂着胸前的伤口,渐渐往金响天的面前爬去,陈彦博道:“海棠,此事我们不能袖手旁观,王皓轩太过于阴险毒辣”,上官海棠点点头,道:“一切都听你的”。

    带着上官海棠来到,金响天金小亮父子身边,看了看两人的伤口,金响天的胸前血流不止,而金小亮倒是没有流多少血,担心金响天的伤势,情绪比较激动,陈彦博点了金响天腹部‘神阙’‘腹哀’两个大穴,陈彦博道:“你们先都将情绪安定下来,情绪越是激动,伤口流血越是严重”,金响天呲牙咧嘴道:“没事,老夫身体还健朗着很,这点伤不会死的”,金小亮扶着金响天道:“爹,你就不要多说话,我为你续功疗伤”。

    金响天阻止道:“你不要为我续功疗伤,你一定要保护好你的剑胚,那是金家的荣誉,我的死不要紧,如果被别人趁机夺走,我将死不瞑目”,金小亮紧张,惊慌失措,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决断,除了担心还是担心,陈彦博道:“金先生,你的壮举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铸剑山庄已经不是当年的铸剑山庄,王皓轩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他可以为了他的一己私欲,加害多年来的朋友,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交”。

    金响天微微点了点头,道:“用二十年的时间看清一个人,我的反应算是比较迟钝的”,陈彦博道:“你的忠义是对的,只不过忠错了人,现在还来得及”,王皓轩道:“陈彦博,你竟然敢管我铸剑山庄的事情,看你是真的活腻歪了”,陈彦博转身站起来,说道:“是,我活的起,更死的起,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爹娘,爱的人,朋友,这些都足够,总比你活的如同行尸走肉强百倍”,七星龙渊似乎按耐不住寂寞的心,想要和青索剑一较高下。

    王宇航更是上前一步,父子两想要联手将陈彦博一举打败,陈彦博又怎么不明白,金响天受了很重的伤,金小亮更是被剑气所伤,那父子俩算是同病相怜,自顾不暇,不过王皓轩心中倒是掂量了一下想法,陈彦博的天宫剑法也不是含糊的剑法,那可是剑宗剑神的成名绝技,剑法造诣可算是江湖上绝无仅有,一下子也不敢轻举妄动,王宇航道:“爹,先将陈彦博杀了,别跟他那么多废话”,王皓轩叫道:“好”。

    陈彦博又是以一敌二,在铸剑山庄内,这两人曾经和陈彦博交过手,很明白陈彦博的剑法招式,仙女散花更是有招胜无招,对于一个已经断了手臂的残疾人来说,如此高强的剑法练到此境界可算是武学奇才,更何况他曾经是一介书生,没有武学基础,陈彦博往侧面退了几步,王皓轩和王宇航紧步相逼,金响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金小亮将自己的内力灌输到自己父子的体内,丝毫没有起什么作用,铸剑山庄的庄客将这两父子,上官海棠团团围住,其中就有铸剑山庄的铸剑师。

    这些人都是和金响天非常熟悉的好朋友,其中一人壮实的中年人道:“金大师,交出剑胚,何必要和铸剑山庄过不去,你不是一直想要和铸剑山庄同存亡吗,为何如今却要在铸剑山庄的节骨眼上出问题”,金响天睁大眼睛,誓死要和命运做斗争,说道:“我只不过想要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王庄主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庄主,我对铸剑山庄更是失望”。

    那中年人道:“作为铸剑人,一生只能够铸剑,这些都是您曾经告诉我的,我在铸剑山庄已经有十多年,这些年都是你教我们如何铸造出一把好的宝剑”,金响天道:“我记得,我怎么会忘记”,金小亮道:“看在我父亲曾经是朋友的分子上,不要为难我们”,那个中年人非常纠结,一面是铸剑山庄,一面是自己的好朋友,其余的人看到金响天如此模样,都非常心疼。陈彦博也丝毫没有将行侠和风侠放在心中,剑宗一脉剑法在江湖上可算是属一属二,陈彦博虽然很年轻,可是他却拥有白衣子五十年的内力,面对面前两位剑术高手,他毫不畏惧,头脑中满是气愤,像王宇航这样人如何做的了铸剑山庄少庄主,看到上官海棠如此模样,心中除了心疼,剩余都是对王宇航的恨。

    王宇航倒是不以为然,看到上官海棠和陈彦博依偎在一起甚是心痛,他千辛万苦将上官海棠掳来,就是想要上官海棠对自己另眼相对,没想到适得其反,上官海棠对陈彦博的依赖感更强,在山洞这几天,天天思念,夜夜思念,王宇航走出行侠和风侠的保护圈,问道:“海棠,你就这么喜欢你面前这个人吗”,上官海棠有气无力,颤抖着身躯,嘴唇泛白,苍白无力道:“彦博在我的心中就是山,我的依靠”。

    王宇航苦笑伸出手掌道:“没想到却加深了你们两人的感情,不甘心,我和他之间为什么要选择他而不是我”,上官海棠看着陈彦博的脸庞,转头面对王宇航说道:“你和彦博相比差太多了,你的心中只有你自己,你不懂什么是爱,你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王宇航气喘吁吁攥紧拳头,陈彦博听到上官海棠这一番话特别开心,两人更加腻歪,王宇航气急败坏怒喝道:“将他们都杀了”,风侠宋春风,行侠郭欣光齐声道:“是”,两人同时拔出宝剑,让开王宇航急促奔跑上前,剑锋朝下,在地上划出两条剑痕,陈彦博拍了拍上官海棠的肩膀,道:“这些欺负你的人,我也一个不会放过,海棠,你先到那边休息休息,让我教训教训他们”,上官海棠很听话往后退两步,来到金小亮的旁边,金小亮微微点了点头。

    ‘恍’,陈彦博拔出青索剑,剑指侧面,风侠和行侠的双剑齐发攻击,一上一下,双剑齐下,陈彦博左顾右挡,剑碰剑,发出火花,风侠的剑法极端,迅速极快,如果是普通的用剑之人,肯定会被如此急速的剑法招架不住,幸好陈彦博的剑法名为天宫剑法,更是天花乱坠的先河,相比较而言,更加让人眼花缭乱,三十招之内,三人都不分上下,行侠的剑法沉着稳定,两人在陈彦博的一前一后,陈彦博,双脚离地,整个人都半空中旋转,左挡右挡,渐近离地越高。

    风侠和行侠见到陈彦博在两人的头顶,双剑朝上刺去,青索剑一个剑锋顶住两把剑锋,一个向上的助力,陈彦博越飞越高,风侠和行侠见势双剑朝上,似乎在等陈彦博自落在两人的剑尖上,想要直接刺死陈彦博,站在一旁的上官海棠不禁双手紧握,双目直盯陈彦博,担心道:“彦博,小心啊”,金小亮道:“放心吧,陈兄弟不会有事情,他的武功高强,剑招更是无人能敌,这就是天宫剑法的精髓所在”。

    令风侠和行侠没有想到的是,陈彦博确实没有按照两人的想法落下,反其道而行之,一招‘风追影’跳出两人包围圈,落到两人后方,等两人转过身来,陈彦博一招天宫剑法横劈而来,剑气宛如浩大的江湖,绵绵不绝,风侠和行侠立即双剑阻挡,‘当当’两声,风侠和行侠的双剑断裂,两人被剑气所伤,一同倒在地上。

    金小亮喜叫道:“好剑法”,王宇航见到风侠和行侠都败在陈彦博的手中,暗暗叫悲,风侠和行侠捂着胸口来到王宇航的面前,叩罪道:“少庄主,我们…”,王宇航道:“你们没事就好”,两人觉得面子全部丢光,暗暗躲到王宇航的背后,陈彦博道:“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未等陈彦博静下心来,一把宝剑接踵而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把宝剑正是王皓轩的神兵利器七星龙渊,七道剑光,陈彦博接连后退,用青索剑怒砍七星龙渊,两把神兵利器相碰。

    陈彦博被震往后退,王皓轩一个纵身来到距离陈彦博三丈远处,王皓轩看到金小亮后背包袱,说道:“小亮,你这是准备去哪,这么急促”,金小亮道:“我只是出去办点事情,难道这还要向您打报告”,王皓轩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父子俩铸剑山庄的铸剑师,你们的言行都要通过我的批准”,金小亮道:“庄主,你就不要用你的官威在压迫我,我不会屈服在你的威严之下,我是铸剑山庄的铸剑师,不是铸剑山庄的奴役”。

    王宇航道:“爹,不要和他说话,杀了他,这样的叛徒留着只是祸害”,王皓轩侧着头,问道:“你的包袱里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神秘秘,赶紧交出来”,金小亮一手捂着包袱,一边言道:“我不会交给你,铸剑山庄已经毁在你们的手中”,王皓轩哼了哼,道:“既然如此,休怪我无情无义”,语言激励,厉声喝道:“将人拉过来”,后面一群人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被押之人正是金响天,金小亮的父亲,双手双脚都被拴上很重的铁链。

    这才时隔一个时辰左右,也是金小亮和金响天在铸剑池刚刚分手,一转眼的功夫,金响天竟然成了阶下囚,一生铸无数,打出的铁更是不计其数,没想到竟然被铁链锁住,金小亮愤怒道:“王皓轩,你这个畜生,快放了我爹”,王皓轩喜笑道:“我铸剑山庄对你们金家也算不薄,为什么要背叛,你们知道的,我最恨被人背叛我,背叛我的人,无论是谁,都没有好下场”。

    金响天突然大笑道:“庄主,我金响天何时背叛过您”,王皓轩道:“还想狡辩,神兵利器的剑胚一直被你们藏着”,金响天将双中的铁锁看王皓轩看,说道:“你看,这就是神兵利器的剑胚,我是铸剑师,一生只知道铸剑,更是铸剑山庄忠心不二,没想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被自己亲手所铸的铁锁所困,这就是铸剑山庄给我的回报”,王皓轩道:“怒住嘴,铸剑山庄对你们不薄,为什么要背叛铸剑山庄,将剑胚交出来,现在天门的危难在即,我要铸造出绝世好剑,一举将雄飞打倒,不能让铸剑山庄毁在我的手中,任何人对铸剑山庄不利的,我都会将他杀死,什么人都不行”。

    金小亮道:“王皓轩,你妄为铸剑山庄的主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将别人的生死弃之不顾,为了地位什么人都可以出卖,现在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开始出卖,你还算是人吗”,王皓轩指着自己,反问道:“我,我当然不是人,我是神”,随即疯狂大笑。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千门帝师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