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事

76

    卫臻的这句话含沙射影,目标直指司马懿的居心。

    大殿之上气氛凝重,陈矫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曹叡也有点惊呆了,卫臻这个二愣子话说的隐喻但意思却很明白,在群头耸动的场合说出来,这得如何收场呢。

    陈矫有些手足无措,提议司马懿的是自己,要是被卫臻一句话给噎回去,自己的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搁了。

    “陛下,如今辽东兵凶战危,臣以为非司马仲达不能御敌,数万大军远征在外,司空大人心存疑虑也属正常,臣陈矫不才,愿以行军司马的身份跟随太傅远赴辽东,请陛下恩准。”

    曹叡有些犹豫不决,眼神不经意的看向卫臻。

    卫臻稍加思索后开口质疑道:“陛下,司徒大人其心可嘉,卫臻自然不甘于人后,既然有了行军司马,又怎么可以缺少主簿呢。臣卫臻不才,愿当此任。”

    曹叡舒心的向后靠了靠,主簿掌管着大军的粮草辎重及人员的调动,有卫臻负责此事,朕无忧矣。

    成都。

    刘山狐疑的问道:“你二叔是不是娶了小妾啊,怎么会夜夜笙歌呢?”

    阎伦拱手说道:“陛下,小民因为家族之事,这两天往返于各位叔父的府邸,二叔府内的情况,也是无意中听到的。”

    刘山更加的糊涂道:“丁锐之事涉及到阎家子弟,而且还不甚光彩,可以说对阎府的影响颇大,阎律也是阎家的一份子,怎么还有心情欢娱呢。”

    阎伦嘴角一撇道:“陛下,说起来这是阎家的羞惭之事。二叔是阎家之人不假,但多年来明里暗里的抢夺族长之位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如今阎家大祸临头,万一处理不慎必定影响家父在族中的影响力,二叔他因此原因而承欢不过是其内心的真实写照罢了。”

    刘山的心中依旧大惑不解,这个阎律虽然没见过,但是能够抢夺族长之位,一定不是个傻子,他怎么可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犯下这么明显的错误呢。

    “大舅哥”刘山微微一笑道:“这件事多少有些蹊跷,奉倩先生足智多谋,你可以去找他商量一下,看看能否找出其中的端倪。”

    阎伦哂笑了一下说道:“陛下,二叔家的族弟阎甫已经拜了奉倩先生为师,我向先生问询其弟子的家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刘山低唔了一声,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嗯,这样吧,朕找奉倩谈谈此事。不过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今天的谈话还要注意保密。你也有阵子没见到淑妃了,现在还有些时间,就去看望一下吧。”

    阎伦拱手拜谢而去。

    刘山无奈的摇了摇头,谯周这一嗓子不要紧,阎家立马处于了风口浪尖,小日子也不好过啊。

    回转沙发区,刘山准备再研究研究曹魏的事情。司马懿出征辽东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罗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还带着一丝责怪:“你不好好的看护李公公,跑这儿来做什么?”

    一人沙哑着嗓门急促道:“禀报将军,老神仙让俺来报信,李公公醒了。”

    罗宪还没有走到书房门前,刘山已经打开了房门急切的吩咐道:“准备车驾。”

    ……

    李靖已经可以微微的张开眼睛,看到刘山进入了房间心情一阵激动。努力的挣扎了一下身体,想要起来见礼,被刘山急速走上去安抚住。

    刘山看着已经变成异形的李靖,不禁有些悲哀。这张脸算是废了,从耳垂到脖颈一条弯弯曲曲的伤口,再配上一道道交叉的缝合线,十足是一条蜈蚣趴在那里。

    平复下心情,刘山轻声说道:“嗯,还不错,你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现在啥都别想,好好的让老神仙给你将养将养身体,早点回到朕的身边。”

    李靖煞白的脸色慢慢的泛起潮红,努力的张开嘴巴模糊的吐出两个字:“法师。”

    刘山听了一愣,有点诧异的望向一旁的老神仙。法师这个名字现阶段还没有创造出来吧,怎么就从这位的嘴里吐露出来了呢。难不成老子的手术伤到了他的某处神经,直接把这位变成了残障人士?

    老神仙无奈的摇着头说道:“陛下,李公公现在清醒一阵迷糊一阵的,还没有大好,臣以为,这个时候还是让李公公多多休息为好。”

    刘山直起身来,点着头同意道:“嗯,说的不错,病人是需要多加休息。小李子,你安心的在这儿养病,朕过两天再来看你。”

    李靖艰难的挥起手臂,一把拽住了刘山的衣袖,努着嘴喊道:“衣服。”

    刘山冥冥之中好像意识到什么,李靖是在寻找证据的路上受伤的,难道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在他的衣服里。

    “老神仙,李靖的那件血衣呢,不会扔了吧。”

    老神仙急忙拱手道:“没有,陛下,我这就去找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老神仙捧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跑了进来,刘山接过来急速的在衣服里寻找着,一张沁着鲜血的画像来到了手中。

    罗宪定睛看去,悄悄的对刘山说道:“陛下,这张就是步枫的画像,那天去客栈前,李公公找宫里的画师给画的。”

    刘山惊醒了过来,看着李靖轻声问道:“小李子,是不是让朕把画师找来啊。”

    李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

    罗宪不等陛下吩咐,立刻跑出门外,刘山则轻轻的拍着李靖的肩膀,轻声说道:“小李子,朕没有看错人。”

    洛阳,司马府邸。

    司马师气愤的怒吼道:“父亲,这算是什么事情,想让你带兵出征,却安排两个监军,这仗还怎么打。”

    斐景轻声的劝阻道:“大公子,还是让大都督好好的斟酌斟酌,咱们就别打扰他了。”

    司马懿呵呵一笑道:“没什么好斟酌的,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眼神随即慢慢的冰冷,司马懿接着说道:“陛下如此待老夫,老夫只好勉力相持了。”

    斐景惊异的说道:“大都督,您就要出征在外,现在实施那条计划,朝廷的大权便尽归曹氏家族所有了。”

    司马懿看了看斐景道:“伯凌啊,朝廷突变而老夫不在洛阳,天下还有谁敢质疑老夫心存不轨。再说了,曹家的那几个小子有多少能耐咱们都清楚,先给他几年的好风光,等到他们泛起众怒,咱们再出来收拾残局,不是更好麽。”

    斐景想了想,拱手赞叹道:“大都督心思缜密,景深感佩服。”

    司马师突然说道:“父亲,大军出征在即,却有两个人在您身边掣肘,难道您就一点都不担心么。”

    司马懿与斐景对望了一眼,突然呵呵一笑道:“伯凌啊,这件事情可以告诉他了。”

    斐景一揖道:“大公子,难道你现在还没看出来其中的端倪么。”

    司马师莫名其妙的询问:“先生,看出什么?”

    “司徒司空两位大人真是好手段,连大公子都没有察觉出一丝异样,骗过朝堂之上的一干人就不奇怪了。大公子,这都是大都督的安排,两位大人一红一白的唱了一出对台戏,这才坚定了圣上启用大都督的决心。”

    司马师顿时呆立在当场,口中喃喃的说道:“怪不得,怪不得,……”

    司马懿拍了拍司马师说道:“子元啊,世事险恶,任何时候都不要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要牢记一点,笑容和眼泪都是表象,千万不要被他们所误导。”

    司马师一揖到地,眼中充斥着崇拜的神情。

    司马懿想了想说道:“伯凌啊,替我书写一份奏折,我要向皇上建言。大魏兵马半数出征辽东,燕王一部又南下荆襄,而西蜀与东吴正在密谈平分交州,万一达成所愿,西蜀便极有可能出兵雍凉以解江东之急。因此,西蜀方向不可不防,郭淮虽然久历沙场,但还不足以抵敌西蜀的全线攻击。”

    司马师不解的说道:“父亲,你操那么多的心作甚,那郭淮是如何对待与你的,难道都忘记了。”

    司马懿有些恼怒的说道:“子元的心胸何时能够再宽广些,如果郭淮败了,被西蜀占据了雍凉,对大魏是损失巨大,对司马家族不是一样么,记住,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不可想更不可做。”

    司马师惶恐的地下了头,不停的自责道:“父亲教训的是,孩儿记下了。”

    斐景急忙劝解道:“大都督,大公子也是关心则乱。”

    司马懿缓缓的说道:“伯凌说的是,老夫确实有些心急。可是,老夫已经年逾花甲,还能有多少时日存活于世,只好寄希望于儿孙辈早日成才。行啦,都下去准备吧。”

    成都。

    刘山端着一副画像,冷静的问道:“李靖确认此人就是行凶之徒?”

    画师急忙跪倒于地道:“陛下,此画像已经李公公确认,就是此人持刀行凶。”

    刘山挥退了画师,冲着罗宪狠狠的说道:“速将此画像送交休昭先生,传朕的旨意,不管贼人有几个,杀无赦。”夏日的阳光出现的比较早,因此,公鸡大大的上班时间就比较早。

    在各种鸡大大的点名声中,罗宪强睁着惺忪的睡眼站到了那间洋溢着诱惑的大门之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罗宪准备舒展了一个雄厚的懒腰。一名小卒紧赶慢赶的跑来,神情紧张的吼了一句:“将军,首相大人和奉倩先生来了,有大事要见毕姥爷。”

    罗宪被小卒的一句话轻轻的撞了一下腰,缓解了好一阵才好转过来,没好气的指着小卒轻声细语的愤怒道:“一惊一乍的作死啊,还不快请几位大人到包房里静候,本将军这就去请毕姥爷。”

    悄悄的,罗宪贴近了闺房的大门,一番仔细的勘探后认为,房间里还是有一些动静的。

    嗯,好像是脚步声,还越来越近……

    刘山今天起的很早,心中总是感觉到要有啥事情发生。

    整理好衣着,咱们陛下回顾了一下依旧深沉的美人,嘴角一歪便走向了房门。

    伸手、挑栓、推门,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咣”的一声脆响,大门外随即传来一声惨嚎。

    刘山急忙跨出门外,看到罗宪的面容扭曲的夸张,不禁开口问道:“令则啊,你这是作甚。”

    罗宪伸手摸了摸鼻子,良好的触觉反馈了一个信息,自家的鼻子虽然遭到重击,但仍然保持着原有的模样。

    瓮声瓮气的,罗宪眼含热泪的禀告道:“毕姥爷,公琰先生在包房里等您呢。”

    刘山轻唔了一声,快步向包房走去。

    蒋琬带来了几天中最好的一个好消息,宗预在江东终于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刘山嘴角歪歪的想到,孙权这家伙终于沉不住气了,汉吴两国的和谈从此走上了正轨。

    蒋琬冷静的说道:“陛下,东吴虽然答应了咱们的和谈条件,但也有自己的想法。概括起来是两条,第一是全面放开两国边贸,包括钢铁、军械等军用物品无一例外,第二是加强军事合作,不管是哪国有针对曹魏的军事行动,另一国必须及时的予以支持。”

    刘山看着蒋琬问道:“首相大人是怎么想的,分析给朕听听。”

    蒋琬说道:“陛下,第二条可以答应,第一条必须加以拒绝,此消彼长的道理大家都清楚,钢铁和军械是大汉军伍强盛的基础,不能随意的供应江东。”

    刘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蒋琬的想法在现阶段是正确无比,可是刘山却不完全认同。

    这个世界什么东西最赚钱,当然是军工产品了。放着这么好的生意不做,那不是傻子么。

    最先进的可以不卖给他,但其他的还是可以考虑的。

    “公琰先生,朕是这么想的……”刘山整理好思路,开始了一堂关于世界贸易的课程。

    蒋琬早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对陛下的荼毒有着超强的免疫力,但荀桀这个后进新人就有些不堪了,总体来说,在陛下的全方位浇灌之下,奉倩先生完成了一个壮举,此生以来第一次失去了思维能力。

    混混沌沌的走出了包房,荀桀在一阵熏风的烘烤下清醒了一些,抬起手臂冲着自己就来了个五指山,终于在一丝痛楚后确定,这一切居然就是真的。

    “陛下真是神人也,这样的招数都能想出来。首相大人,陛下的这些想法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嗯,这个不好说,总之跟诸葛丞相有着莫大的关系。今天说的这些还都比较的有迹可循,以前陛下还说有一种带着翅膀的铁鸟叫那个飞鸡的,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到现在我都没整明白,钢铁制作的飞禽怎么可能飘在天上不掉下来呢。”

    “不过首相大人,荀桀这会儿也想通了一些,要是陛下说的这个倾销方案真的实施起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大汉还真的就把东吴的经济控制了。”

    蒋琬一阵唏嘘道:“说起这个我想想就有些惭愧,陛下今日提出的设想,是建立在工厂的产出比原先高出数倍的基础上的,当初陛下提出工厂这个概念的时候,我还曾经反对过,唉。”

    荀桀安慰道:“公琰先生多虑了,我敢说,在当今世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理解陛下的神思。”

    蒋琬笑了笑道:“嗯,奉倩说的不错。陛下神思过人,岂是我等可以揣测的,咱们只要做好陛下的左膀右臂,大汉的兴盛国家的一统便有望可期。”

    俩人精神振奋了许多,神采飞扬的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刘山的气色也精神不少,按照他的估计,大汉与东吴的和谈基本上算是敲定了,紧随其后的各种事宜,需要从现在开始安排了。

    眼前就有几件事情比较的头痛,今后这半个交州要交给谁来管理呢。

    把官员放到交州这个地方,在中国古代就是流放的代名词,大汉的官员还都比较的正统,让谁去不让谁去确实有点让刘山伤脑筋。

    原来的交州刺史戴良还没有得到刘山的完全信任,因此这厮举家迁移到内陆某地区或者直接到成都来报道是最佳的选择。

    “以夷制夷”四个大字出现在刘山的脑海里,让有些模糊的脑海里有了一丝清明,可不可以在交州试点一下选举制呢?

    军队由国家控制,但大小政务官员却由民众选出,这个想法使得刘山心中充满可一丝期待。

    国学院的学子们现在已经基本接受选举这种方式了,至少每个班的班长和委员都是采用这种方式产生的,这批人就是种子,他们的第一块试验田应该就在交州。

    “步子一定不能过于着急,这个一定要好好的想一想。”刘山不停的告诫自己,人心初定的交州绝对不能发生太大的岔子,不然就得不偿失了。

    刘山的主意初定,但感觉还是有些瑕疵,具体的实施方案还要好好的斟酌斟酌,必须做好万无一失才行。

    卸去思考,刘山对一桌子的美食产生了兴趣,都说民以食为天,nnd,皇上也是人类的一份子。

    洛阳。

    曹叡的胡子又长了不少,还打着卷儿。发情的眼珠子说明了一个问题,曹魏的大当家的目前非常的愤怒。

    毋丘俭的告急文书已经到了七八天了,手下的大臣们还处于沸沸扬扬的争吵之中,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可行的方案出来。

    “哼!”曹叡发出一个极为不满的冷哼说道:“各位爱卿都是国家栋梁,七天过去了还没有找到应对之策么?”

    大殿之上顿时冰冷异常,众臣战战兢兢的大气不敢出,纷纷祭出一种悲壮的神情望向地面,远远看去就是一副活生生的向遗体告别的场景。

    “陛下”人群里有个声音传了出来:“臣以为,太傅司马仲达善能用兵,多次抵御西蜀诸葛亮的进攻,据说现在太傅的病体已经康复,可否命其统兵前往辽东。”

    众人悄悄望去,赫然是司徒陈矫。

    大殿之上更加的静了,无数颗心脏都在噗通噗通的狂跳。如今陛下与司马懿之间的关系微妙,甚至可以说戒心十足。咱们这些大臣已经有日子没提及司马懿这个名字了,原因就在于此。

    但人家陈矫就不这样,今天不但点了司马懿的名,还直接给安排了任务,这份胆气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了。

    倾向于司马懿的官员表情比较复杂,富含着赞许和羞愧。为陈矫的大义凛然赞许,对自己的缩手缩脚羞愧。

    曹叡的表情呢,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苦,苦不堪言的苦。

    冷藏司马懿是这半年多自己做的最好的一件事,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了,毋丘俭这厮却败了,还败了个体无完肤。

    手下的其他人吧,又大都是文科生,说起打仗头头是道口若悬河,你要让他带兵去打仗,他都有可能把大军带到火星去。

    但司马懿这个人自己实在是有些驾驭不了,这要是放他去辽东,其后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司空卫臻(字公振)出声阻止道:“陛下,臣以为司徒之言不可取。太傅年事又高又大病初愈,此去辽东近千里,只怕太傅受不了这番折腾,请陛下明察。”

    曹叡听了这话,恨不得抱着卫臻的大头啃上两口。这卫臻平时不怎么说话,没想到这一说还如此的动听,嗯,知我者卫臻也啊。

    都说大魏的朝廷分成了曹家和司马家两派,朕看不见得。这个卫臻就是个特例,他谁都不结交自成一派,所有的事情都坚持一个原则,对大魏有利的就支持,不利的就反对。

    再看向卫臻,曹叡是越看越顺眼,大有一种做丈母娘的感觉。

    陈矫冲着卫臻一拱手询问道:“敢问公振先生,可有更合适的人选主持辽东之事么。”

    卫臻看都没看陈矫一眼,大头一昂凛然道:“没有。”

    陈矫差点背过气去,nnd,你啥都没想好就来跟我争辩,不带你这么玩的。

    怒气冲冲的,陈矫表情严峻的说道:“军国大事,司空有些儿戏了。”

    卫臻低下头颅,冷冷的看着陈矫问道:“司徒大人,按你所说,太傅此去你能保证我大魏的兵马安然归来?”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唐朝的事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