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龙

第0570章 尸山血海

    入夜后,宁远城外的枪炮声就没停过。数万的女真精锐开始一拥而上,白天他们连靠近城池都难,夜里方才能围住这小小的城市反复攻打。

    只有攻下这座拦路的城池,努尔哈赤才能救出被困在辽西走廊的莽古尔泰。后者此刻正被三万汉人国防军和民兵阻截追击,随时都将覆灭。

    代善带着一万正红旗的人马押送十几门火炮送到前线。刚刚抵达便是一个噩耗传来,他的大儿子岳托死在攻打宁远的前线。据退下来的女真兵卒说,宁远城的汉军使诈,诱骗岳托主子发起攻击,再用排枪打死了他。其倒下时血流如注,连尸首都没抢回来。

    女真人的父子兄弟关系很诡异,经常势同水火。代善对这个大儿子一向不喜欢,可听到岳托战死还是愣在当场。接下来他便发狂般的把自己押送来的火炮全部送到前线,喝令炮手向宁远城开火。

    代善抵达时已经天黑,隔着夜幕都看不清宁远的城墙,倒是城外用来预警照明的篝火可以提供瞄准。于是十几门好不容易运来的火炮就瞄准了那些篝火不停轰击。

    桑全来躲在城墙下的壕沟内,一发发的炮弹就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建奴的炮兵是荷兰人训练的,他们发射的炮弹同样威力巨大,沿途弹跳而来,大多撞在城墙上。

    宁远是一座小城,城墙完全没法跟山海关比。山海关的城墙挨一炮就跟挠痒似的满不在乎,宁远的城墙低矮单薄,中一炮就得崩掉一大块。溅射的砖石会像子弹般乱飞,照样能把人打死打伤。

    桑全来就抱着脑袋缩在壕沟内,他们在壕沟上修的木棚也在敌人火炮的轰击下瓦解。乱飞的木料和城墙的乱石带来致命的威胁,他只能抱着一口铁锅扣在自己脑袋上,然后在锅下面祈祷老天爷别让自己死的莫名其妙。

    下午的战斗中,桑全来带队反冲锋打垮了敌人的一次突击,事后立马挨了个全连通报批评。连长差点要暴打他一顿,若不是战况紧急,非得把他丢去禁闭室不可。可没多久,营部却专门跑来把桑全来给大大的夸了一通,甚至连旅部都来人表扬他。

    “姓桑的,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俘虏说你居然打死了代善的大儿子。”连长回头又骂了桑全来一通,“老天爷不长眼啊。岳托那个蠢货既然要死,怎么就不撞到老子枪口上?”

    连长骂了一通,直到旅部通报说要给全连通报集体二等功才算完。桑全来呵呵呵笑到入夜,立马就被敌人凶狠的报复火力给吓的只能缩在壕沟里躲着。

    “妈的,老子若是能活着回去,一定上报要求给所有士兵每人配个铁锅当帽子。”漫天乱飞的杂物把壕沟里的士兵祸害的够惨,普通的皮帽子一点用都没有,只有脑袋上扣着铁锅的桑全来轻松点。他正叫嚷着,忽然头顶落下个重物,哐当一下差点没把他的脑袋开瓢。

    重物掉在桑全来脚下还滚烫的,带着暗红的色泽。他强忍着头部的疼痛,低头一看方才认出那是一颗从几百米外打来的炮弹。炮弹命中城墙,动能抵消后掉进壕沟,正砸在他头上。这要不是顶着的一口铁锅,他当场就得交代了。

    “你小子真命大!”来壕沟送晚饭的老伙夫感叹道,那口子铁锅就是他带来的。如今他也被困在壕沟里动弹不得,看着那颗人头大小的炮弹就正好掉在桑全来脑袋上,“要不是这口锅,你命就没了。”

    命是抱住了,可锅还是破了。

    桑全来一摸脑袋,湿漉漉的全是血。他连忙从身上取出三角巾进行包裹,裹住后方才觉着麻木的头皮传来火辣辣的疼。

    “准备,准备,狗鞑子上来啦!”连长急匆匆的在壕沟里跑过,看到桑全来满脸是血,问了句:“你小子咋了?”

    “没事,破了点头皮。”桑全来答道。他站起来朝壕沟外看了眼,只见黑夜的城外竟然密密麻麻来了一大群的鞑子士兵。这些家伙不怕死的列队向前,直挺挺的扛着火绳枪朝桑全来所在的壕沟迈进。

    连长没空多管桑全来,听他说没事就去了其他地方。全连的防线被敌人的火炮打出了好些漏洞,都需要他去处理。桑全来对自己排里的部下招呼了一声,“列队,装弹。”

    壕沟外原本用敌人的尸首修了道矮矮的胸墙,被冻的生硬的尸首现在也被敌人的炮弹给打出好些缺口。桑全来面前就有这么一个,倒是显得视野良好。

    建奴昨晚没能攻下宁远,今晚真的是来拼命了。毕竟再拖下去,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就别救了,因为救也救不了几个人。桑全来这里就是区区一个排几十号人的阵地,可对面至少来了了两三百人,队形密密麻麻的,对火炮火枪来说就是最好的靶子。

    宁远城墙上的火炮一直没开火,此刻倒是进行凶狠的炮击。这样密集的队形,一发霰弹下去能打死一二十个。桑全来则等着敌人靠近到五十米,就恶狠狠的拉响了布置在外头的地雷。轰轰的炸了两声,对面那一波建奴在被排枪轰一阵就溃不成军,只能败逃。

    “这帮家伙真是疯了。”看到外头满地被炸碎的尸体,桑全来表示自己无法理解,“这得死多少人哪?”

    若是周青峰在场,一定会对这种不顾伤亡的列队冲锋战术报以极大的蔑视,又是极大的嘲讽——努尔哈赤以为自己是乃木希典么?提前两百多年玩‘肉弹’战术。他想把几个儿子丢在宁远呀?

    可城外的努尔哈赤是真的不在乎了。

    代善天黑后赶到宁远,他带的一万正红旗精锐就被投入到战场上。仅仅打了一波,一万人上去,退下来就只剩下六千多。原本还在恼怒自己死了儿子的大贝勒瞬间清醒了,他扑到努尔哈赤面前哀求道:“父汗,不能这样打了。再这样打,我正红旗非得拼光了不可。”

    “正红旗拼光了,就镶红旗上。今天晚上必须拿下那座城。让那些开炮的奴才卖力些,多轰几遍,你继续冲。”努尔哈赤根本不管不顾,咬着牙硬逼着代善到前头去亲自带兵。“拿不下宁远,我大金就要完蛋,你作为大金的储君,就死在前头吧。”

    代善万万没料到自己父汗竟然如此看重宁远这座孤城。可他看看黑夜中努尔哈赤那张惨白的脸,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带队冲。

    打退了一波,桑全来的阵线又得挨炮击。他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不妙,连忙去连部要炸药包,好歹要把自己阵地外的地雷重新补上。否则光靠一个排那几十条火绳枪,根本无济于事。

    “连长,连长。”桑全来冲进连部的掩体时,只看到副连长在,“连长呢?”

    “连长牺牲了。刚刚一排的人没能把握好机会拉地雷,被敌人攻入了阵地。他带人去补漏洞,被敌人一刀砍中了大腿根,一会的功夫就死了。”副连长浑身是血,一个卫生员正在给他包扎。他向桑全来问道:“你想要啥?快说。”

    “我想要两个炸药包。”桑全来愣愣的,差点要忘记自己的来意。刚刚连长还骂他‘桑小子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一眨眼的功夫竟然说没了就没了。

    副连长没空陪桑全来掉眼泪,他就喊了声:“文书,给桑排长弄两个炸药包。”他回头又说道:“你小子有文化,又会打仗,还挺能走狗屎运的。我要是死了,你来当代理连长。现在给我滚,防线要是垮了,我会先要你的脑袋。”

    副连长说的狠辣,桑全来说了一声‘是’,夹着两个炸药包就回到自己的排。就这一来一回的功夫,建奴的大军又上来了。还是排着不怕死不要命的密集队形,直挺挺的朝宁远的防线杀来。

    “这帮狗娘养的,还真是要跟我们拼个高低,见个分晓了。”桑全来也没空为连长难过。现在建奴真是疯了般不断强攻,靠着努尔哈赤操控士卒思想的能力不断的投入兵力。

    战场上甚至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尸臭味,叫人闻之欲呕。细一看那些倒在战场上的女真尸首都在快速腐化,好像已经被人提前抽取了生命力。

    “怪物,真是一帮怪物!”敌人在快速逼近,快到桑全来没时间去布置炸药包。这下除了城墙上的火炮,他就只能指望兄弟们手里的火绳枪。

    对面的建奴步卒靠近到一百米,立马就有一大堆手握长矛重剑的步卒使劲的冲上来。他们跌跌撞撞的在尸山血海的战场上奔跑,地面被炮弹和地雷炸开一个个坑坑洼洼,会让他们跌进去摔个头破血流。他们的队形很快就变得散乱,可他们还是一根筋般的冲锋。

    开火!

    壕沟和城墙上的民兵都同时扣动扳机,密集的弹丸跟随火炮的霰弹横扫过去,一口气就能打死几十号敌人。可这些家伙真是来送死的,前排的人倒下,后面的人继续冲。直到壕沟里站着的三排民兵将弹药打空,没死绝的部分女真士卒已经冲到壕沟前。

    等好不容易把三两个冲进壕沟的残敌捅死,后头扛着火绳枪的女真步卒已经在壕沟前二十米的距离。他们竟然还能慢条斯理的站着装弹,跟壕沟里的民兵对射一波。

    砰砰砰……,双方同时开火。

    桑全来就觉着耳边溅开一蓬热血。对面的建奴步卒直挺挺的倒下一批,民兵的伤亡也暴增。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斩龙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