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龙

第0571章 最后一刻

    六州河的河水冰冷刺骨,河道冻结,浮冰随流入海。莽古尔泰站着河边满心绝望,就是这么一条最窄处不到百米的河道,愣是断绝了大金国正蓝旗的三万人马。

    半个月前,莽古尔泰就带着大军从北面快速冲过了冻结的河面。可半个月后,他再想逃回去却成了奢望。仅仅半个月,战局就从晦涩难明变得全盘崩解。好端端一个大金国眼看就要分崩离析。

    两天前,骑鹤使者还能从北面给莽古尔泰传递消息。他知道了自己后路被截,知道阿敏战败身死,知道广宁被占,知道父汗不顾众人劝阻执意南下前来救他——他知道这不完全是为了救他,更是为了救大金国。

    大金国本质上就是个部落联盟,所谓八旗其实就是八个关系紧密,由奴酋统领,以家族血缘做联系的八个部落。历史上黄太吉上位,也是四大贝勒同座,权力是对等的。

    直到黄太吉死,他都没能完全摆平内部的兄弟势力。本应接替他继位的大儿子豪格被废为庶人,才六岁的第九子福临上位。权力落在多尔衮手中。

    这种部落联盟内部存在众多利益纠葛。女真人的习俗中又充满了兄弟互噬,父子相残的破事。有好处大家都上,有坏处大家都躲。努尔哈赤建立大金国的基础是他能打胜仗,可若是他战败呢……,女真人可能还会存在,但大金国必然分崩离析。

    努尔哈赤为什么不顾沈阳,执意南下?他不是看不到和卓的威胁,可他要用战争把所有人力物力操控在手,甚至用敌人消灭异己,抹去那些可能在战败后威胁自己的势力。努尔哈赤勘破了权力的奥秘,救莽古尔泰不过是顺带的事,救他自己才是真的。

    莽古尔泰知道这一点,他知道父汗一定会来救自己,因为他对父汗的忠诚。为了效忠,历史上的他连自己亲生母亲都可以狠心杀掉。他不是野心勃勃的褚英,不是看似恭顺的代善,不是桀骜不驯的阿敏,不是心机深沉的黄太吉。他就是个傻子,父汗的忠狗。

    可现在莽古尔泰被困在六州河畔已经两天了,父汗还是没来。从绥中到宁远不过一百里地,轻骑半天就可以到,可死活就是看不到援兵。

    啊……,莽古尔泰站在河边撕心裂肺的叫喊。身躯高大的他状若疯狂,犹如困兽。三天前他丢下了恩格得理向北撤退,只是后撤的那一刻,整个战线就崩溃了。

    恩格得理只聚拢了三千人断后,一个时辰不到就被汉人大军淹没。发现建奴想逃,驻守山海关的高大牛立马全军突击,两万人马从关墙后冲了出来。这其中韩石的骑兵旅最是凶狠,骑着阿拉伯马的两千多人犹如一把滚烫的利刃,将溃逃的女真人捅的七零八落。

    逃了一天一夜,莽古尔泰才把一万多残兵败将拉到六州河南岸。接下来便是绝望的一幕,五千汉人民兵以逸待劳堵在北岸。他们就是用火炮不停的轰,愣是把勇猛敢战的大金三贝勒拦在此地。

    由于冰封的河道被炸药炸开,正蓝旗剩下这一万多人只能看着冰冷的河水发呆。他们已经失去了所有辎重,所有奴隶,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构建浮桥更是痴人说梦。

    有的女真人为了逃命,干脆顶着汉人的枪炮强行渡河。只是马匹跳进河里自己都跳回来。那怕强行入水,一两分钟就会被冻的半死。就算有人命大躲避所有弹丸渡河到达北岸,上岸后也被冻的失去战斗力。北岸的汉人用根叉子就能把上岸的女真人重新推进河里。

    莽古尔泰亲眼看到那些骁勇的女真兵卒哆哆嗦嗦的到了北岸,面对懦弱的汉人却直接跪地求饶。可那些汉人根本不受降,他们就是要所有女真人都死绝。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堵截的那些汉人是以逸待劳,追击的汉人则如狼似虎。

    莽古尔泰也想过是否向西进入燕山山脉。虽然道路难行,苦是苦点,可兴许还能活命。但是屁股后头紧紧追击而来的高大牛不干呀。后者带着两万汉军就跟牛皮糖似的一直跟正蓝旗的残兵保持接触,并且截断了莽古尔泰向西的可能。

    一万多女真残兵就被围困在六州河南岸,被炮火反复轰击。最后这一天下来,炮火声都小了,显然战事逐渐停息。

    “主子,你自己逃吧。”正蓝旗最后两个部将屯不禄和艾巴里还守在莽古尔泰身边。他们两人是莽古尔泰的铁杆亲信,在战场上反复冲杀,身上都有枪伤。现在只能让莽古尔泰一个人离开。

    最后还有一人跟在莽古尔泰身边,赫然是命大一直没死的‘天佑’军统帅高鸿中。这个汉奸兜兜转转一直想逃,可就是没逃成,最后跟抓住救命稻草般跟在莽古尔泰身边。眼看这位三贝勒身边就只剩下几个人,他只能用可怜的语气哀求道:“主子,带奴才一起走。”

    “你还想活下去?”莽古尔泰看到高鸿中就一肚子气,“我大金那么多勇士都死了,你也死了去伺候他们吧。”说着他抓起高鸿中的脖领,甩手将其丢进了六州河的冰冷河水中。高鸿中掉进河里还挣扎了几下,可灌了几口冷水就再也没冒出来。

    “主子,快走吧。”屯不禄和艾巴里还是要推着莽古尔泰离开。

    可这时已经走不了,四面八方都围过来一圈汉军,成排成排的士兵扛着燧发枪朝莽古尔泰所在的位置前进。甚至还有火炮也被推了上来,这显然是插翅难飞。

    屯不禄和艾巴里立马抓紧了刀兵护在莽古尔泰面前,莽古尔泰则高声喊道:“我是莽古尔泰,我曾经与你们大帅决斗过。今天要我死可以,出来个有名有姓的武将与我决斗。”

    轰……,火炮抢先开火。数百发钢珠全数打在莽古尔泰三人身上。这过程中压根没人搭理其要求,号称女真第一高手的大金国三贝勒,正蓝旗主就这么粉身碎骨了。

    在三天的追击作战后,三万正蓝旗人马就在这六州河的河岸边覆灭,莽古尔泰饮恨而亡,宣告汉人的这次战斗胜利。消息借助神念传讯通报到了京城,周青峰正在忙着搞开国大典,得知此事后既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宁远的情况怎么样?”

    通报的参谋人员报告道:“我们在宁远没有安置传讯的神念,不过这两天扁毛一直用双翼机飞过去运输补给。返回的消息说,宁远城内的一万人被努尔哈赤亲自统帅的至少六万大军强攻,目前损失很大。”

    “我们的秘密武器准备好了没有?”周青峰又问道。

    “据文贵妃在科学院那边的消息,天字一号专案目前进展顺利,不过能用于战阵的还不多。”参谋说道。

    “有多少就用多少吧,能少死点人就少死点。宁远前线的战士们都不容易,好些还是临时征召的民兵。面对敌人数万人马,他们能扛到现在已经是尽职尽责,尽可能让他们多些人回家。”周青峰说道。

    “是。”参谋点头应下了,“我们马上去办。”

    而此刻在宁远,整个城防体系已经崩溃。一万多人守这个小小的城池,其中一半还是缺乏训练,装备普通的民兵。他们能孤军奋战到现在,实属不易。

    从昨天入夜前,努尔哈赤就不断的催动几万大军轮番上阵,不断的强攻。十几门重炮甚至抵近射击,跟城墙上的国防军炮兵进行对射。双方损失都极其惨重。

    不得不说努尔哈赤这么拼命不是没有效果,防守宁远的汉军一夜间损失了四五千人,不得不放弃外围城墙,退入城内进行巷战。

    天津来的动员民兵损失极大,桑全来的手下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其他的全在阵线上交代了。昨晚上敌人动不动就几百几百的冲过来,杀不胜杀。尸体垒起都把壕沟给填满了,可他们后头还有人冲上来。

    桑全来此刻倒在城内的一条街上,后背靠着一堵破墙。他腿上紧紧的捆了几条绷带,可还是止不住流血。这伤是昨晚跟建奴拼刺留下的,差点被扎穿了大动脉。可现在他还是觉着浑身发凉,止不住的身体乱颤,阵阵头晕。

    “完了,这下我们真完了。”昨晚进壕沟的老伙夫还活着,这老家伙机灵的很,打了一夜竟然毫发无损。他探头朝街口方向看了眼,回头就推了推桑全来喊道:“连长,连长,那些鞑子上来了。”

    桑全来流血过多,眼皮子直耷拉。他虚弱的说道:“我不是连长,我是排长。可我手下连一个班都没有。”

    老伙夫又喊道:“副连长不是说了么,他死了,你就是连长。”

    呵呵呵……,桑全来苦笑了。他现在就只剩下这么点力气,“你个老家伙快逃吧,我们是逃不了。”

    桑全来身后,还能活动的就没几个。全排剩下的人都带伤,甚至缺胳膊少腿,真的没什么战斗力了。老伙夫看了看他,叹了声道:“你们这些年轻的后生都不逃,我这个土埋半截的逃什么?”

    说着话,老伙夫又探头从墙后看了眼。对面来了十几个穿着棉甲,戴着铁盔的鞑子精兵,正在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清理街巷。他一扭头便从桑全来的身边拽过一个炸药包。

    桑全来伸手想抓却没抓住,虚弱的问道:“老家伙,你想干嘛?这是老子用来最后拼命的。”

    老伙夫鼓了鼓劲,布满皱纹的脸呵呵笑道:“我老了,受不了那个罪,不想给鞑子当奴才。桑小子,你待会再拼命吧,我先走一步了。到了阴曹地府,我再给你做好饭好菜。”

    说完,老伙夫将炸药包的导火索点着,猫着腰就窜了出去。一伙的功夫,街道上传来鞑子精兵哇哇乱叫的溃逃声,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一阵爆炸。

    炸起的乱石扑棱棱的掉落,桑全来被烟尘迷了眼,泪珠止不住的朝下掉。他明明已经没了力气,却还是拄着一杆上刺刀的火绳枪贴墙站起来,回头喊了声:“弟兄们,还有能喘气的吗?跟我出去,最后厮杀一场吧。”

    墙头后,十几个伤兵站了起来,相互搀扶着跟着自家连长出战了。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斩龙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