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仪记

第八十二章 小尾巴

    罗昊根本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古堡,怎么到的机场,甚至怎么上的飞机,只知道自己的身份终于被识破了,而自己也没死,直到飞机重新落下的时候,他才有些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放眼看去,景色无比熟悉,竟然是已经到了东远!

    这时已经到了十一月,东远这里早已入了冬,虽然还未落雪,可是所有人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服,不过罗昊穿的一直却是夏装,这刻一下飞机立刻招来了一群人异样的神色。

    罗昊不用看都知道他们肯定是骂自己SB,不过有内功护体,自然不会冻着,只是冷风一吹,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遥想和白小米相处的三月,心中突然多了一丝失落,这温柔单纯的姑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一面了。

    心中叹息着,自然有些心不在焉,出机场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束极为阴冷的目光,他立刻一惊,四下打量的时候却发现人潮汹涌,那目光的主人早就不见了。

    罗昊眉头微皱,不知道是什么人盯上了自己,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起来,当下先给小雨打了个电话。

    这姑娘正在上课,匆匆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罗昊苦思无果,便打车先回书吧。

    东远此刻的大道上万木萧瑟,景色灰暗,唯有成排的松树还在努力生在,为城市多添了一分生气。

    书吧还如往常那样,窗明几净,不过隔壁的饰品店却是换了招牌,成了一家典当铺,罗昊心中大奇,暗道不知道是哪个蠢货来这里开的店,潇湘学院虽然也有家世普通的学生,可是多数都是富家子弟,哪有缺钱到需要典当的道理?这店面开不过三个月怕是又要换主人了。

    刚刚进了店里,小北就惊喜的扑了过来,热泪盈眶的抱住罗昊,“昊哥!你老人家总算是回来了!我一个人又要做糕点,又要卖书租书,还得负责进货,我要涨工资!我要赔偿!”

    罗昊笑着抱着他,“好好好,以后给你双倍,辛苦你了???”

    小北放开罗昊,嘿嘿的笑了起来,接着正要给罗昊汇报工作,没想到罗昊竟然中邪了一般呆呆看着背对着他们的一个姑娘,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小北不明所以间,那姑娘却是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声音柔和中带着喜悦,“罗昊哥哥????”

    罗昊使劲揉了揉眼睛,接着吃惊的大呼道,“小米?!”

    *******

    看着慢条斯理吃着蛋糕的白小米,罗昊郁闷中却又带着喜悦的问道,“你怎么出来了?难道是自己偷偷跑的?”

    白小米很是无辜的道,“没有呀,是父亲大人让我出来的。”

    罗昊顿时吃惊的道,“这怎么可能?”

    “真的!”白小米认真的道,“是梁伯带我出来的,嗯,他就在隔壁。”

    隔壁?那个愚蠢的典当铺?!

    罗昊猛然醒悟,“怪不得???”

    这时一边的向北终于开口了,他悄悄问罗昊道,“昊哥,这小美女是谁啊?”

    罗昊一愣,随后胡诌道,“我表妹。”说完这话竟突然想起了《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复。

    向北顿时满脸怀疑的看向他,“不可能吧?您这尊容看着可不像???”

    罗昊老脸一红,急忙解释,“他家基因好,不一样。”

    向北恍然,随后道,“既然是大小姐来了,我今天就拿点真实本领出来,请你尝尝我的极品慕斯!”说着便去后厨搞大制作去了。

    罗昊这时才松了口气,偷偷去看白小米,却发现这女孩也在看他。

    两人目光一对视,突然都红了脸。

    气氛竟有些尴尬起来。

    罗昊心中一惊,想到难道自己竟对这女孩也起了感情?急忙打开话题,“这次出来,你父亲是不是还有别的吩咐?”

    白小米小声道,“父亲让我跟着你???”

    罗昊顿时一阵头大,心道这白家怎么还缠上自己了?难道那老家伙还真想招自己当上门女婿不成?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店门被人推开,罗昊回头看去,一个充满灵气的姑娘正浅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罗昊几乎是如同一阵旋风般冲了过去,接着抱起那姑娘就是一个长吻。

    白小米看呆了眼睛,心里突然酸酸的。

    “乖宝贝儿!想死我了!”罗昊这一吻足足半分钟,直到小雨几乎喘不过气来才住手。

    小雨被他吻的面色通红,不过虽然被人看着却没什么尴尬神色,只是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便狠狠抱住了他,声音有些抽噎的道,“大坏蛋!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罗昊顿时也是鼻子有些发酸,安慰道,“怎么可能?我还怕这么久没回来你被秦江那色狼给骗走呢!”

    小雨顿时破涕为笑,“你才是色狼,秦老师才不是那种人。”

    罗昊嘿嘿一笑,这才看到泫然欲泣的白小米,连忙对小雨道,“小雨,这是我表妹白小米。”

    小雨眨了眨眼睛,突然走到白小米身边,微笑道,“小米妹妹你好,我是小雨。”

    白小米不懂得隐藏心事,勉强收敛心神,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好,小雨姐姐。”

    小雨立刻答应一声,而后笑眯眯的问道,“小米你家是哪里的?”

    白小米说道,“白山。”

    小雨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罗昊一眼,接着更加开心的道,“你是自己来的吗?”

    罗昊知道不好,急忙说道,“你们俩先聊着,我去隔壁看看。”说罢顾不得别的,一溜烟的出了门。

    典当铺里梁伯正在喝茶看报,眼看罗昊进来指着旁边的椅子笑道,“坐吧。”

    罗昊坐下,略微不满的看向梁伯,“白老爷这是玩的哪一出?我这工作不是完事了吗?”

    梁伯给他倒了一杯茶,说道,“没错,你保姆的工作是结束了,可是现在要让你当老师。”

    罗昊顿时苦笑道,“有您老人家在我算个屁呀!再说您也知道,我这是有家的人,我???”

    梁伯打断他,“我这次主要是负责把小姐送来,过两天就会走,至于以后的事嘛,当然是由你负责。”

    罗昊顿时惊讶的道,“走?你走了小米怎么办?”

    梁伯道,“当然是交给你了!按照我们老爷的原话??”这老人突然面露尴尬之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厚颜无耻、嘴尖舌滑、一肚子坏水,却又心地善良、重情重义,功夫虽然差了点,可是如果小米有难你一定会拼死相救,把小米放在你身边,是希望能让她知道这世界的阴暗面却又不至于对世界失去信心,等她到了而立之年,也好接手家族。”

    罗昊神色郁闷的道,“原来是把我当成她社会大学的老师了,白老爷还真信得过我。”

    梁伯笑道,“你的背8景和故事我们了解的很彻底,老爷看人又一向很准,他觉得你能办到,那你就一定要办到!”

    罗昊听出了梁伯语气中的一丝威胁意味,不过却不觉得受到了什么委屈,毕竟人家是把唯一的掌上明珠教给一个认识不过三月的人,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只好道,“好吧,不过这事总不能也没个时间限制吧?”

    梁伯满意的笑道,“等你什么时候觉得小姐合格了,给她送回到家里就好。”

    罗昊点点头,又道,“我听小米说过,白家的仇人好像不少,我虽然很怕麻烦,可是为了她也无所谓,但是您也知道,这事不是靠有心就行的???”

    梁伯笑道,“放心吧,我虽然要走,可是家里会派另一个人过来暗中保护。”

    罗昊顿时心头一跳,有些惊恐的道,“不会是白管家吧?”

    梁伯不满的哼了一声,“如果要她亲自保护,那还要你做什么?不是她???不过那人也远非一般的高手可比,不过???”梁伯忽然拉长了声音,接着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那人只负责保护小姐,如果是你自己的问题,他绝对不会出手的!”

    罗昊顿时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知道了,您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梁伯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老爷交代的事我说完了,可是我自己还有一句话对你说。”

    罗昊立刻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资质很好,也很有悟性,修习的更是绝顶武学,不过你要记住一句话,武功这个东西,虽然越练越深厚,可是越打才越厉害。”

    罗昊记下,可是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他几次以弱胜强,虽然是武功为主,可是计策才是重中之重。

    梁伯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不过还是没继续说什么,只是有些萧瑟的道,“秦昭收了个好徒弟,若不是你已经练了两仪乾坤道,我还真想把一身所学传与你。”

    罗昊猛然一个哆嗦,不过好在有白管家的前车之鉴,这次倒是勉强镇定下来,讨好道,“我虽然是两仪弟子,可是也不介意再学点别的,您老人家的武学想必定然是惊天动地的,要不您教我几招?”

    梁伯神色诡异的看了他一眼,嘲讽道,“我自问这一身武学不会比两仪乾坤道差,可是要想修习,必须得先化去你一身的功力,你若真想学,我教你又何妨?”

    罗昊顿时面色大变,讪讪道,“还是算了???”

    梁伯笑道,“武功在精不在多???说了你现在也不会明白,快回去吧,你家的女主人现在大概杀你的心都有了,哈哈哈???”

    罗昊这才想起家里那两个女人,不禁头大如斗。

    *******

    “师傅,那小子回到东远了!”

    这里是东远的一家豪华宾馆,名叫锦绣酒店。

    此刻在十三楼的一间套房里,一个面色阴沉的年轻人正在汇报什么。

    一个浑身都透着一股冰冷气息男人站在窗前,他虽然看起来才不过三十余岁,可是却有着一头花白的长发,面色苍白的好似白纸,没有一丝血色,瞳孔中隐隐带有一丝玉色的光泽。

    听到年轻人的话,这男人突然叹了口气,声音却是异常的悦耳,“这次我违背门主的意思,偷偷出来,虽然能杀了那小子,可是回去以后怕是也要受冰狱之罚,阴沐,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不要白白耽误了前程,回去复命吧。”

    阴沐阴沉的面色虽然不变,可是声音却多了一丝惶恐,“师傅,您自己在这里,徒儿怎么放心的下,那小子既然能暗算冰天师伯,想必也可以暗算你,弟子不能走!”

    这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师傅当年给我们四个分别取名冰天、地雪、冬冷、霜寒,就是希望我玄阴派有朝一日重新崛起,到时候宛如寒冰过境,重现祖师风采,可惜我们资质太差,有负他老人家所托,至今时,门主甚至不得不低头与那些人合作,就连冰天的大仇也不能报,这是何其可笑?”

    他长叹一声,“我和冰天情如手足,如果那小子果真连我也能暗算,那和冰天大哥一起,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可是你们不同,九夜是我们玄阴派中兴的希望,只是他太年轻,少不得你们的辅佐,所以,为了门派,回去吧!”

    阴沐不再说话,跪在地上用力磕了三个响头,声音依旧阴沉,可是其中却多了一些颤抖,“徒儿知道了,请师傅放心,徒儿定然会誓死辅佐九夜师弟,不负师傅所托!”说罢爬了起来,竟然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男人独自站在窗前,眼中闪过一丝哀色,喃喃道,“门主啊,你是被蒙住了眼,还是老糊涂了?与那些人合作,不吝于与虎谋皮啊!说不得我玄阴一派的基业,就要毁在那些人的手里???”

    他看着远处的花翎江,眼中忽然出现了一丝狠色,“冰狱之罚,我怕是还没捱到三年就会撒手人寰了,倒也好过看到门派毁在你手里!罢了,我霜寒一生快意恩仇,今天就看你这小子是否还能再暗算一次!”
全本小说网手机站:http://wap.xbquge.com/ 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两仪记目录
推荐阅读:伏天氏 三寸人间 圣墟 重生军嫂猛于虎 乱世宏图 天帝传 穹顶之上 地球纪元 难道我是神

全本小说网是分享热门小说的开放平台,所有小说由热心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全本小说网http://xbquge.com) All Rights Reserved.